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四章 我的妹妹会捞船
    ***************************************************************************************************

    “师兄,师兄师兄师兄,贝安沙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带着不小的力道,小师妹直接飞扑过来,两人一起从树杈上摔下,还没等我来得及缓上一口背部着陆挤出来的肺气,怀里的贝安沙就蹭了上来,那小小的,柔软的脸蛋,不断地在我的面颊上亲昵磨蹭着,就好像一只极尽可能撒娇的幼猫。

    “我……我也是,很想你哦,贝安沙。”轻轻伸手,将这样的贝安沙抱住,抚摸着她那两根乌黑顺滑的马尾发束,我心里也是柔情一片,思念之情几乎满溢出来。

    似要一口气将数年的撒娇份额消费掉般,足足蹭了半个多小时,蹭的我的脸都发烫发麻了,我这黏人可爱的小师妹才停下动作,微微趴起身子,仔细的从正上方注视我。

    “怎么,是不是觉得师兄变帅了?”被这双宛如纯墨一般乌黑美丽的眸子盯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不甘示弱的抚上贝安沙的光滑脸蛋,在上面轻捏了一下,然后果断奶自己一口。

    “帅?是什么?”贝安沙轻轻歪头,露出疑惑的,满是求知欲的目光。

    “就是好看的意思。”

    “原来如此。”不知道是真理解了还是惯例的误解歪曲了我的意思,贝安沙露出恍然目光,再细细的盯着我几秒钟,狠狠把头一点。

    “贝安沙觉得师兄很好看,喜欢像这样看着师兄。”

    哦哦哦。哪怕只是安慰我的话,我也很高兴。

    “和妹妹一样好看。”

    “……”不,就算再怎么样,把我和女人等同起来,这未免也有点……贝安沙,你是不是理解错误了我的意思。是不是把好感度之类的东西和好看混淆了概念?

    “说起来……”我抱着笨笨的小师妹,忽然一个挺身坐起,变成了面对面紧挨拥抱的姿势,因为身高原因,贝安沙不得不抬起头才能和我对视。

    “最近这几年你去了哪,我到处找都没找到你。”

    “贝安沙?没有去哪。”甩动着两根活泼的马尾发束,贝安沙轻轻摇头。

    “主要是给妹妹找好吃的,做好吃的。”

    “几年来一直都是这样?”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难……难道说贝安沙的那个妹妹,怎么说呢,难道说是……病了……行动不便……生活无法自理之类?

    感觉贝安沙好像不怎么愿意让别人——甚至包括我和腿毛仙人在内,不是很愿意让我们知道关于她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的事情,所以我犹豫半晌,最终还是没有问下去,不管怎么说,我的小师妹太伟大了。太温柔太体贴了,为了自己的妹妹。数年如一日的照顾,我真是太感动了,绝对要为有你这样的师妹而感到自豪,呜呜呜~~~

    “师兄……怎么了?”见我忽然感动泪目,贝安沙不明所以的露出困惑表情。

    身为度过了万年漫长岁月的四魔王之一,她对时间的流逝比较迟钝。数年的时间,对她来说大概就等于是一两个月甚至不到,因此并不觉得自己花了多长时间照顾妹妹,感到枯燥无聊,相反。照顾妹妹是她的最大乐趣之一,就如同和师兄在一起一样,如果是隔了数年不见不照顾妹妹的话,她反而会感到寂寞难受。

    所以说,人类和魔王终究是两种不同层次,有着本质区别的存在。

    “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照顾你的妹妹?”

    “嗯,也来这里找过好几次师兄和老师,但是没有找到。”说到这里,贝安沙低下头,露出难过表情,仿佛被抛弃的小狗。

    “我每次来也都在拼命找你,同样是没能找到,看来我们是错过了。”

    麻烦啊,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在第三世界定居的打算,不,这个计划随着教廷山的开启已经取消了,以后我来第三世界的次数和时间可能会越来越少,至少不会增加,也就是说贝安沙想要找我,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如果贝安沙能告诉我她的家在哪里,我去找她,会方便许多,但这似乎是禁止事项,我以前问过,都被贝安沙一副【虽然不想瞒着师兄但是没办法说出口】的欲哭表情给挡了回去,事到如今我也没办法再开口问了。

    我这神秘的笨蛋小师妹哟,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说,我们这对可怜命苦的师兄妹,以后注定要聚少散多?

    等等,不如问一问贝安沙,看她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教廷山?

    我对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想法怦然心动,下意识的看向贝安沙,她也在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目光在半空撞车后,便朝我露出纯洁无垢的灿烂笑容。

    张口欲把刚才的想法说出来,但最后还是没能开得了口。

    不着急,我们俩才刚刚重逢,忽然跟贝安沙说这种必须做重大决定的事情,她的脑子可能处理不过来,等过一两天,用委婉间接的办法,试探一下她的意愿再说,对于贝安沙去地狱世界的安全问题,我是一点都不担心的,她的实力估计不比腿毛仙人差多少,想当年轻轻一拳,就能将皮粗肉糙的世界中级境界的cosplay熊揍的命悬一线,这还不足以说明我这萌萌小师妹的可怕战斗力吗?

    数年未见,我和贝安沙自然都有满肚子的话想和对方说,这不,贝安沙已经喋喋不休个不停了。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师兄,妹妹她偶尔也会做很过分的事情。”

    “哦?”

    “就是在前一阵子,我去找她最喜欢吃的蘑菇。结果回来的时候发现她不见了!!”

    “哦哦,那的确是很不得了,然后呢,应该没事吧?”

    “没等我出去找她,她就回来了,就是那时候。对我这个威严满满的姐姐,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说到重点,贝安沙身后的两根乌黑马尾,就仿佛是电水母的触手一样哔哩哔哩的放电抖动个不停,和小狐狸的尾巴以及吾王的金色呆毛,有着类似的表达感情功能。

    “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我有点蒙,难道说自己猜错了?贝安沙的妹妹……并非病弱属性?否则的话怎么能一个人出去又回来?这不是很健康么。

    还有,威严满满啊……我低头看了一眼贝安沙,目光不可避免的从上往下。透过她的长袖披风以及露腰短衫,看到一抹白里透红的肉色——那宛如馒头形状的微微隆起的小小可爱胸部。

    的确很有威严呢,我家贝安沙的威严简直就跟大小姐一般,想着想着,我不禁又眼眶湿润了。

    “她不愿意告诉我她去哪了,以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师兄师兄,你说妹妹她是不是很过分。竟然有事情瞒着我。”

    “的确,对于照顾了她那么久的你来说。去哪里先打个招呼,至少回来以后解释一下,是很有必要的,否则的话不是会给照顾她的人徒增忧虑和麻烦吗?”

    “师兄,说的太有道理了。”贝安沙露出崇拜目光,嗯嗯的点着头。似乎在说,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么个道理,贝安沙我没办法表述出来。结果厉害的师兄帮贝安沙表述出来了。

    和贝安沙在一起,我经常会产生【我的语文仿佛又是语文老师教出来的】的幻觉,成就感十足。

    不……其实我只是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假如说莱娜某天在我的眼皮底下一个人独自离家出走,几天后回来,去做了什么也不告诉我的话,我大概会发疯的,这是妹控之间的共鸣啊贝安沙!!

    “所以说,到最后她也没告诉你她去做了什么?”

    “嗯……好不容易开了一点点口。”

    “到底是什么呢?”

    “好像是说和二姐去……一起去捞船什么的……到底妹妹那时候说了什么呢?说的都是贝安沙听不懂的东西,记不清楚了。”贝安沙萌萌把头一侧,冒出无数个问号,我这蠢萌的小师妹哟。

    捞船?

    在脑海里稍微的脑补了一下,二姐海伦娜领头带着妹妹等四名小学生一起去捞船结果衣衫凌乱大破回归吃全家桶的情景,画面太美我不敢想下去,这难道就是妹妹不愿意告诉贝安沙去做了什么的原因?!

    好吧,原谅我放荡不羁的脑洞,回到正题,正题是什么来着?

    贝安沙继续和我说着这几年发生的各种各样事情。

    阴险狡猾,飘忽不定,总是爱作弄她的大姐,神出鬼没,时不时出现在她身边,想忽悠她去做苦力,结果被机智的贝安沙识破,反其道行之,气死对方。

    我说,到底是你反其道行之,还是你的大姐反其道行之?这个问题值得深思。

    二姐性格一如既往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暴躁,人称暴走姐,尤其是捞船回来的时候,差点将整个家闹翻天,隔着百里都能听到恐怖的咆哮声,莫非她是白皮非洲人?喂,萨满叫你回家吃饭(全家桶)了。

    至于妹妹嘛,天天宅在家,躲在床上要么睡觉要么发呆,偶尔出来吃串蘑菇,老天这不是比我以前还要宅吗?莫非暗黑大陆的新一代宅神已经诞生了?!……(未完待续……)

    ps:昨天真是灾难啊,码完一章就已经燃烧殆尽了,没办法,今天尽量补上,试一试三更吧,敏娜桑,请多给点月票,让小七获得动力,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