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二章 神秘的暗金商人
    ***************************************************************************************************

    谁?到底是谁?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老话,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吗?按照这个定律,我那可怜的没多大印象的爹爹妈妈,刚才就已经死过两三次了!

    罗格第三吝啬之魂嘭一下爆发出来,我摇摇晃晃的从摊位上站起,抬起一双黑化的死鱼眼,正待去问罪一番,不过转眼一想,还是想查探清楚敌情再说,找个人问问发生了什么吧。

    我拦住了一个心急赶过去的冒险者。

    “前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朝那边涌了过去。”

    “什么,你还不知道吗?神秘的暗金黑斗篷商人出现了,大家都想去捡便宜,别耽误我时间,再不赶过去,连汤都喝不着了。”

    匆匆忙忙的说完,这名冒险者绕开我,一个猛虎出山,气势汹汹的朝人群拥挤处挤了过去,那战斗力,堪比超市限时打折时的大妈。

    神秘的暗金黑斗篷商人?

    我头一歪,脑袋上布满了问号,这是啥玩意呀,萨绮丽她们没和我说过。

    眼看那边已经里一层外一层,围了足足上百层,我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过去,肯定连毛都看不到一根了,也就压下内心的强烈好奇,重新做回自己的摊位,用不怀好意的觊觎目光看着人群中心。

    哼。没想到我非极品不卖的大救世主大魔王大商人德鲁伊吴凡,有朝一日竟然也会被抢生意,你很好,是个不错的对手,我叶良辰承认你的实力了,改天必有重谢。

    骚动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大概十分钟左右吧,人群就开始缓缓散去,绝大部分都带着失落表情,只有其中两三个冒险者,看似一脸兴奋的紧紧揣着怀里,仿佛领到了马老板的大红包。

    怎么回事呀,这些人?

    这会儿大家总算冷静下来了,我逮住一个,仔细询问。终于弄明白了为什么大家会变成这样。

    这事儿说起来……应该是在半年前还是什么时候来着,对方记不清了,总之第三世界出了一个神秘之极的商人,全身笼罩了漆黑的斗篷之中,连脸都被严实遮住了,只能从身高和体型勉强判断出来大概是个女人的商人。

    这家伙,从出现至今,卖的东西没一样都是暗金或者绿装。所以才会被冠神秘的暗金黑斗篷商人,简称神秘的暗金商人。

    这样也就罢了。问题是,她好像并不是十分懂市场价,哪怕有好心人提醒她,她只也是随自己的喜好定价,该说是散发出冰冷气息的她,不愿意轻易相信别人的话呢。还是说不在意钱的问题呢?搞不懂。

    在第三世界,好的暗金和绿装是钱买不到的,一般大家只会拿来以物易物,各取所需,而现在能用钱。而且是远低于装备本身价值的钱买到这样的好东西,谁不高兴啊?

    原来如此,这简直就是善财童子化身啊,用低廉的金钱买到的暗金装备和绿装,就算不是自己想要的,拿去换其他东西,也绝对是大赚特赚了,竟然还能这样,到底是谁?我一脸震惊莫名。

    在第三世界混了不短时间,我十分清楚,哪怕是自己,有bug小护身符这种让咸鱼都能翻身的爆率加成道具,在地狱世界兜了一大圈,干掉过各种魔王级别的强敌,带回来的暗金和绿装加到一起,也不超过十件之数,可想而知在第三世界的冒险者是如何苦逼。

    根据图拉科夫这个专业人士的猜测,整个第三世界加起来,单位时间一年爆落出来的暗金绿装(当然,指的是精华级别的高级暗绿装),一般也不会超过五件,偶尔甚至一年连一件都出不了。

    毕竟,高级暗绿装只有魔王级怪物身上能爆落,而在第三世界,魔王级别的强者十分难找,就算找到的,也不一定有实力干掉,就算有实力干掉,也不一定能干,否则的话我早就去把那些已知能力和据点的魔王挨个刷一遍了,比如说树头木拳,又比如说在哈洛加斯曾经差点让我受难的粉碎者、冰冻魔怪和剥壳凹槽这魔王领主三基佬,以我现在的实力,干掉他们毫无压力。

    现在,有个可以直接买到暗金和绿装的商人,卖的最差的暗金绿装都是扩展级别,不用去找什么魔王领主,也不用在最后补刀的时候拜神求佛,去指望那可怜的爆率,更不用冒着生命危险战斗,只需要一点点金钱就可以入手,还在等什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圣地亚哥牌金坷垃,你,值得拥有。

    再加上,对方半年来只登场了五六次次,平均一个月一次,每次只卖一两件,所以大家如此疯狂,也是理所当然,换成是我,我也要挤上去试一试,买到就赚大了。

    对比一下,我颓废发现,自己还真比不上这个忽然冒出来的暗金神秘商人,至少在买卖气量方面完全比不上,我要是努力,一个月弄个两三件暗金绿装,也不是不可能,但这些极品装备都是用来换的,拿到交易市场上买钱的都是金色装备,光是这一点就比对方差远了。

    感受到了,商人等级上的差距,原本以为我这个救世主魔王级商人已经是封顶了,没想到竟然冒出了一个创世神级商人。

    以挫败的otz姿势跪倒在地,我再也无心摆摊了,草草收拾一下便离开。

    晚上,我和从其他区域回来的图拉科夫他们聊起了这个神秘的暗金商人(少女?),这些家伙才拍着脑袋,露出【我知道的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就是忘了告诉你】的让人可气的嘴脸。

    “说实话,其实是我第一个遇到她,我也第一个和她交易。连神秘的暗金商人这个外号,都是我传出去的。”图拉科夫抹了抹鼻子,自豪宣称道。

    鉴于这家伙经常吹牛皮的事实,我将询问目光投向沙希克,只有他的老对手不会说假话,让我没想到的是。沙希克竟然点了点头,看来这次图拉科夫真的没有吹牛。

    “你怎么能怀疑我老图,我虽然经常吹牛,但可从来没有撒过谎。”见我竟然想沙希克确认,图拉科夫立刻受到了莫大委屈冤枉似的叫嚷道,然后在身上一套,拿出了一件古朴成色的暗金装备,赫然是一间暗金精华级别的头盔——刚影.活动头盔。

    看了看属性,虽然无论品级还是属性方面。都比不上我在地狱世界上得到的安达利尔的xxx面具,但既然是暗金精华级的头盔,就肯定不会差。

    “这就是你那时候从她手上买到的?”

    “没错,说真的,吓了我一大跳,本来只是看她孤零零一个站在交易市场角落,散发着让人难以接近的气息,好心问一下。没想到她竟然是商人,一声不吭的就把这玩意卖给了我。而且还是这个低价位。”

    图拉科夫一脸做梦般的表情,比了比指头。

    “骗子。”

    “小人。”

    我和沙希克纷纷露出鄙视目光,第三世界的冒险者都是好战友,就算对方不知道行情,以极低的价格出卖,你也不能真的买呀。这不是欺负同伴吗?

    “冤枉啊,我老图是那样的人吗?那时候我明明已经再三提醒对方,这个价格低的根本不像话,而且像这样的暗金精华装备,不是应该以物易物吗?难道说你和你的小队。富裕的已经没有其他想要的装备了?再三的这样劝说对方了,可是她就是一声不吭,而且不愿意听,还露出不耐烦的气息,几乎是用强的从我手上抢走了宝石,然后把头盔扔给我,就跑了。”

    图拉科夫一脸无辜和冤枉,在我们的追问下,将当时的情况,以后之后他所了解到的一切有关于这个神秘之暗金商人的信息,全部向我们倒出。

    总结他那过于繁琐的话语,再挑走吹牛皮的部分,我们得出以下几个结论。

    首先,这个神秘的暗金商人(少女?)十分神秘,至今为止,从出现到现在,从未说过一句话,连价格都是用包裹在严实的铁手套中的手指比划。

    其次,她应该是一个难以亲近,不,甚至可以说根本不可靠近的人物,哪怕每次出现,大家都蜂拥而去,挤的水泄不通,但却从来没有人敢靠近她三米之内,那冰冷气息实在太恐怖了,仿佛一个眼神就能瞪死自己,这也合情合理,不是如此强大的人物,又怎么能弄到如此多的极品装备?这一定是个外冷内热的天使,不少冒险者擅自这样想象着,但是第一个和她见面的图拉科夫并不这么认为。

    当时,搭话的时候,一瞬间,还以为会被干掉,那是真真实实的杀气。

    经过我们再三询问,老图同志终于心有余悸的说起了让他难以启齿的事实真相,那绝对不是一个热情的人,甚至不是内热,而是彻底的冷漠无情,藐视人命,让人觉得如同面对魔王一般,就算是有冰冷女王之称的莎尔娜也远不如她。

    我:“……”

    为什么忽然会产生一种微妙的即视感?是错觉吧。

    “蜂蜜今早用完了,没能买到新的,你们身上有蜂蜜吗?”忽然,在厨房里做着晚饭的萨绮丽探出脑袋问道。

    “没有,为什么我们身上要带这种东西,有不是喜欢吃甜食的小孩子。”图拉科夫他们纷纷摇头,到是我,在物品栏里一摸,意外的摸出了一坛,但愿没有过期吧。

    “太谢谢了,小弟。”萨绮丽那弯弯的月牙眼眸中带着了然笑意,似乎在说,小弟你果然很喜欢吃蜂蜜呢,误会啊绮丽大人,这不是我要吃的东西!

    然后,只听到缩回厨房的萨绮丽自言自语:“奇怪了,最近蜂蜜经常断货,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