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父亲和女儿的日常
    ***************************************************************************************************

    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过来。

    又来了又来了,又是这个节奏,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应该说十次有九次也不过分,每次自己跳上舞台,准备向世人展现自己隐瞒了十多年的歌神身份时,就会遇到不明的事件。

    具体来说,就是前一刻还在舞台上,刚拿去魔法扩音器,下一刻两眼一黑,醒过来的时候,要么被倒吊在树上,要么趴在桌上,要么躺在床上。

    就好像冥冥中,有一只可怕的,我无法抵抗的大手,在阻止我用bug一样的歌神力量去拯救大陆。

    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到底是谁躲在幕后操纵这场戏?每次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要打冷战,比从路西法那得知大陆和地狱的万年战争竟是她和米迦勒一手操纵还要震惊莫名。

    昨晚似乎喝的有点多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这不,刚想起床,宿醉的头疼便让我捂起了脑袋。

    这也就罢了,毕竟不是第一次喝醉,但为什么我会有更加陌生的感觉?全身火辣辣的疼,就像是在喝醉的时候,被十个大汉撂倒在地拳打脚踢围殴了半个多小时,就没有一处感觉舒服的。

    是谁,是谁胆敢偷袭我这个救世主兼魔王,胆子可真不小,小心我让你在大陆和地狱都没法混下去。

    呲牙咧嘴的翻了个身子。我立刻察觉到了,除了全身疼痛以外,似乎还有一些被忽略掉的东西。

    怀里,似乎有谁趴在怀里,被自己紧紧搂着,软绵绵的。香喷喷的,不用低头看我就知道是女孩子,而且知道是谁。

    毕竟身边每个女孩都有独一无二的香气,对我这个鼻子灵敏的德鲁伊而言,就像是指纹一样,绝对不可能认错,对吧,小黑炭。

    低下头,我轻柔抚着怀里那一头如同水银流泻。银丝般闪闪发光的散落在洁白床单上的美丽长发,在发香之间低头轻吻了一下,昨晚宝贝女儿说要等我回来,看来是没有食言,而且连萨绮丽的那番玩笑都听进去了,竟然真的爬到了我怀里睡了一晚,当然,也有可能是我醉着的时候抱着她不愿意放。毕竟世界第一女儿控,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真是久违的幸福一觉。感觉女儿控之力已经快要满溢出来了,毕竟西露丝艾柯露已经长大,不可能再和她们一起睡,纵使她们心里千万个愿意,小黑炭更是平时练陪她的时间都少。

    感觉头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全身也不疼了……不,其实还是蛮疼的,到底是谁下那么狠手,把我揍的那么惨?

    心里一边思索着凶手是谁,我一边微微抬起头。想要更加仔细的将小黑炭的可爱睡脸看在眼里,刻印在脑海之中一辈子,如果把大脑当做是储存卡的话,那么我这张容量低的可怜储存卡里,大概有九成容量都用来存储女孩们的各种珍贵cg。

    就在这时,小黑炭似乎被我的细小动作惊醒了,毫无预兆的睁开了双眸。

    哟,我正想用父亲最清爽的笑容和她打招呼,结果声音刚到喉咙就被卡住了,一个音符也发布出来。

    这不是小黑炭,这双冷冰冰的,充满仇恨的双眼。

    “抱够了没有,你这个卑贱的血奴!”

    是莉莉斯啊!!

    “你……你怎么会?”我呆若木鸡的问道。

    “被摆了一道,当然,最不可原谅的还是你这混蛋,你这恶臭的蛆虫,你这卑微无耻的蝼蚁,又做了,又以下犯上,对本王做了万死不辞的事情,这份耻辱,这份羞辱,你可做好了一百倍一千倍偿还的准备?”

    莉莉斯冷漠的死死瞪着我,眼眶里不可抑制的闪烁起了羞耻到极点的愤怒泪光。

    “我?我做了什么?”

    歪了歪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到现在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还想抵赖吗?就是你现在做着的事情,竟然用污秽不堪的肮脏身体,强硬将本王搂抱起来,亵渎本王的高贵之躯……死一万次……不,给我死十万次吧你这臭虫血奴!”

    被莉莉斯杀气冲冲的大喝着,我却没什么感觉,或许是被黄段子侍女的“被n匹马踩死吧你这禽兽亲王”给骂惯了,抵抗力高了很多,话说莉莉斯刚才的骂人方式,和她的妈妈,也就是黄段子侍女,还真有种异曲同工之妙的感觉,爽爽的,草莓味。

    呃……我这个人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

    原来如此,通过莉莉斯这番怒斥,我大概已经能联想到昨晚发生了什么。

    被摆了一道,指的应该是她被小黑炭给摆了一道吧,最开始的时候应该是小黑炭被我抱在怀里,然后不知道怎么的,莉莉斯被引了出来,结果自然变成她被我抱住,而且一抱就是一整个晚上。

    然后,我全身仿佛被十个壮汉围殴半个小时的疼痛,也顺理成章的找到了源头,肯定是莉莉斯昨晚拼命挣扎的时候留下来的辉煌战绩。

    “还不快点给本王放手?!”大概意识到无论怎么骂,我都是不痛不痒,莉莉斯终于反应过来现在还被我抱着,立刻就拼命的挣扎起来,想要远离我这具【肮脏污秽】的身体的亵渎。

    下意识的想松手,但只是零点一秒钟,我又重新紧紧抱住。

    “不放。”任由着莉莉斯在我身上继续踢打,我摆出一副坚决的态度。

    这可是小黑炭给我争取到的机会,我怎么能辜负?

    “我想就这样抱你一辈子。”

    “愚蠢,恶心,肮脏,臭虫!”

    结果一句深情话语,却换来莉莉斯更加猛烈的叱骂和挣扎,哎呀哎呀,就只有这些骂人台词吗?比起你的妈妈,你还差太远了,根本连皮毛都没学到啊。

    我有点欲求不满的咂吧了几下,这时候不知为何格外的怀念黄段子侍女。

    “不要这样嘛,莉莉斯,让爸爸蹭一蹭。”普通的方法对莉莉斯根本不起作用,我只能拿出自己最擅长的厚脸皮,死皮赖脸,就算被莉莉斯又抓又推,还是硬把脸蹭上去,想要蹭一蹭她那张可爱的小脸蛋。

    “啊啊,我要杀了你!!”莉莉斯发出尖叫,不知道是慌张还是愤怒,连声音都有些跑调了。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家的莉莉斯呀,就是喜欢嘴硬,不蹭也行,但是你得叫我一声爸爸,怎么样,很简单吧,只要叫我一声爸爸,就能避免被蹭哦,两者选一,你自己选择吧。”

    “休想!”莉莉斯再次尖锐叫道,就算音调如此声嘶力竭,给人的感觉依然是带着淡淡的妩媚魅惑,换做是正常的男人而不是我这个爸爸,大概会忍不住涌起强烈的凌【哔哔】望吧?该说不愧是夜魔吗?

    “没办法,你都不选的话,那我就算被你打死,也不会放手。”

    我也是铁了心,说完便合上眼,摆出一副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的架势,重症就得下猛药,我要先从气势上压倒莉莉斯,看看到底是她的抖s属性更胜一筹,还是我的抖m属性万受无疆。

    啊呸!到底是谁在乱编台词?还想不想在饭盒里加鸡腿了?我怎么可能是抖m?!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莉莉斯使劲踢打我,使劲推搡我,可是都没有用,谁让我的力气比她大。

    如是挣扎了一会儿,忽然,莉莉斯毫无预兆的停下了所有动作,宛如昏睡了过去般,变得一动不动了。

    我疑惑的睁开眼,发现她真的合眼睡起来了……不对,不是这样。

    几秒后,莉莉斯睁开眼,此时在我怀里的已经是小黑炭了。

    不赖嘛,竟然立刻就想到了用这招,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

    我到是没什么挫折感,如果莉莉斯真的那么容易屈服,她就不是高贵的夜魔一族了,我已经做好用上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的时间,去融化她的冰冷内心的心理准备。

    水滴石穿,就算莉莉斯的内心包着一层钢板,我也要用我的女儿控之力穿透给你看。

    “爸爸,对不起。”

    睁开眼的小黑炭,小手温柔的在我脸上抚摸着,露出心疼之色,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这张脸肯定已经被莉莉斯抓的不成模样了,上面少说也有二三十道抓痕。

    除此之外,新伤加旧伤,身体更是已经疼的在发出危险警报,莉莉斯的夜魔血统在渐渐苏醒,实力不断强大,那一拳一脚打过来,能把我打死就绝对不会留一分力气,所以说真的很疼。

    “都怪我,擅自做出这样的决定,害爸爸被莉莉斯打成这样。”

    “不,绝对没有这回事,应该说你做的很好,以后还要继续发扬,为了你,为了莉莉斯,一切都是值得的,哪怕拼上这条老命,爸爸也要让你们幸福。”

    我紧紧抱住面露懊悔和愧疚的小黑炭,一字一句,强而有力的说道。

    “为了莉莉斯,我们一起努力吧。”

    “嗯,一起努力。”小黑炭擦了擦眼角,重重把头一点,然后更深更深的埋首在我的怀抱之中,享受着这份温馨,久久无言…………(未完待续……)

    ps:一个不小心打瞌睡眯了一小会,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