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 师兄的证据
    ***************************************************************************************************

    第二天,我将摊贩子的活交给了西雅图克,反正二师兄也没啥事做,与其让他去酒吧里浪费粮食,不如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至于我嘛,我另有它事,昨天图拉科夫提到的神秘暗金商人,以及萨绮丽提到的蜂蜜缺货,让我一直很在意,脑海中若隐若现的联想到了一些东西,打算去做点什么。

    并没有离开罗格营地,我在营地边缘兜转几圈,看到周围已经无人,便一个拐弯钻到了无人的小巷子里,深入其内,最终在一间破落的,已经荒废掉的旧旅馆门前停下,记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在这里吧?

    看看紧锁的旅馆大门,我直接一跃,从二楼敞开的窗户里窜了进去。

    里面并没有人,皱着眉头,我并没有放弃,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向房间里面走过去,最后停留在一块熄灭的篝火面前,蹲下去,伸手捏了捏里面的灰烬,俨然化身成了名侦探吴凡。

    果然没错,感受着灰烬的余温,我舒展眉头,露出灿烂笑容,这种偏僻的地方,这处破落的旧旅馆,平时哪怕乞丐或是流浪狗也不愿意来,除了有限的几个人知道。

    但是。她到底去了哪里呢?该不会是已经离开罗格营地,失之交臂了吧?

    想到这里,我拍了拍手掌。离开废弃的旧旅馆,顺着无人的小巷走出,低头思考着。

    除了这里以外,我只知道鲁高因还有一处藏身点,或许我应该去那里找找看?不不不,让我再想一想,是否还有其他可能的地方。

    整个罗格营地。能让她记住的东西并不多,我,腿毛仙人。肉包子,蜂蜜,当然还有让我记忆犹新的能将碗底都融化掉的黑暗料理。

    等等,或许那里有可能……

    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我加快速度。一路奔跑的穿过条条街道,穿过半个营地,最终来到一处熟悉的地方。

    孤儿院。

    记得以前带她一起来过孤儿院,本来还想用那些天真淳朴的熊孩子的热情,感化她那除了我和腿毛仙人以外,谁都不愿意接受的冷冰冰内心,没想到作战失败,但那时候。我意外的发现,看着我和孩子们玩耍的她。那双单纯的近似傻呆呆的乌黑眼眸里,好像掠过了一些其他难言的感情。

    就是这一抹细节记忆,让我想来这里撞撞运气,不行的话再去鲁高因,还是找不到的话就只能四处瞎摸乱撞了,但愿她还没有离开联盟范围。

    远远的,我看到了孩子们在修女的带领下玩耍,重度中二病患者兼好胜心强的密瑟雅并不在这里,大概是在巡逻工作中吧,再怎么说,就算是为了孩子们,天天逃班也是不可以的。

    不在吗?一眼望去,我并没有看到黑色的身影,也对,说不定那时候是我看花眼了。

    不,等等,那是什么?

    或许更多的是直觉因素,我发现离孤儿院数百米外的一片树林里,似乎有什么亮光一闪而过。

    眯着眼,弯下腰,化身觊觎猎物的豹子,我蹑手蹑脚的绕了孤儿院半圈,来到那片树林背后,然后一点一点的靠近刚才发现端倪的地方。

    不在?不,从刚才的角度来看,应该是在上面。

    头一抬,我立刻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让我忍不住要眼眶湿润的黑色身影,正蹲坐在一颗数米高的树丫上面,透过细密的叶子,目光不偏不倚,恰好落到孤儿院那边。

    似乎在看的入神呢,待我吓一吓她,偷笑几声,我收敛气息,将脚步声完全隐藏起来,一步一步,以极慢极静的速度靠近黑影,等到了离她不足三米远,忽然一个飞扑,将萌萌哒小师妹抱住。

    正待捂住她的双眼开口,忽然,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从抱着的娇躯上面爆发,刹那间就将我冻结,然后,一个秀气的,熟悉无比的拳头在眼前放大。

    咻一声,拳头在离额头还有不到半分的距离停了下来,我吓的全身湿漉漉,惊魂未定。

    这个拳头,如果没有及时停下,就这么轰到我的额头上的话,我的整个脑袋都会被轰碎,绝无一丝侥幸。

    同时,也深切感受到了图拉科夫提起第一次和小师妹接触的时候,为什么会露出恐惧表情,大概和我此时的感受一样吧,在那冰冷杀伐的气息面前,就像被蛇盯住的老鼠,根本无法动弹。

    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拳头最终还是停了下来,我也真是个笨蛋,当初被小师妹的拳头揍的生活不能自理,早就知道她一拳超人级别的威力了,为什么还要作死这样吓她呢?

    “师……兄?”停下出拳动作的斗篷人,将帽子摘下,一头扎成双马尾的乌黑秀发倾洒而下,同时,她那黑色长袖披风也从中间敞开,露出极为清爽的露腰短衫和紧身短裤的打扮,脚下是一双及膝的皮长鞋,一身全黑,就好像是从哪个时代跑出来的朋克少女,看起来酷极了,第一眼看到她的人都会这么想。

    但是,只有我和腿毛仙人知道,隐藏在她这副看起来冷酷的打扮下,那份深不可测的笨蛋属性,绝对可以排到大陆前三。

    “我啊,是我啊,贝安沙,难道连师兄都不认得了?”

    见小师妹还在犹豫,我受到了极大的心灵创伤,虽然是有好几年没见了。但是我的模样可是一点都没变啊,竟然认不出来了吗?

    小师妹你也是,这张可冰冷可蠢萌的精致脸蛋。这并不傲娇却依旧可爱无双的乌黑双马尾,这副高挑纤细的体态,还有这残念的胸部,和几年前一模一样,师兄我真是不知道该为你高兴好,还是悲哀好。

    “真的是师兄?!”

    “当然是真的。”我用力点点头。

    “从感觉气息和味道来看,的确是师兄没错。但是……”贝安沙嗅了嗅鼻子,明明已经很肯定了,却还是露出警惕眼神。仿佛曾经有人冒充过我欺骗过她似的。

    “但是,师兄教过我,凡事都要讲证据,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我不是别人啊亲。算了。我的确是这么教过贝安沙,怕她太天真被人欺骗,千叮万嘱过这句话,这算不算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要什么证据?”我哭笑不得的问道。

    “如果是真的师兄,那应该和贝安沙一样,拥有深不可测的算数能力。”贝安沙向后一跃,拉开类似擂台对战般的距离,身上燃烧起了战意。

    “决斗吧。拿出你是师兄的证据。”

    “哼……哼哼哼,贝安沙哟。看来你已经忘记了当年败在我手上的耻辱了,也罢,今天就让师兄我让你重新回忆起来。”

    “贝安沙,才没有败,只是平手而已。”

    “……”可……可恶,明明是个笨蛋,这种事情却记得那么清楚,本来还想忽悠一下我这蠢萌哒小师妹。

    不过,记得那时候斗了许久,最后连人生游戏都玩上了,还是没能分出胜负,这岂不是说,如果我现在要和贝安沙决斗的话,也要花上许多时间?

    “等等。”我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怎么,怕了吗?果然是个冒牌的师兄。”

    “不,你听我说,证据并不止一样,我还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

    “哦哦哦,那就快点拿出来给贝安沙看。”

    没办法了,为了快点取得贝安沙的信任,只能这样做了吗?虽然有点羞耻,但是应该没有其他人看到吧?

    我四周看了一眼,确认没人后,咳嗽几声:“贝安沙哟,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大魔王布欧的故事吗?”

    “当然还记得,那是贝安沙最喜欢的故事。”

    “那么你肯定还记得,在讲故事的时候,师兄我顺便教你的合体术吧。”

    “噢,记得一清二楚!”小师妹欢呼雀跃,似乎很中意我口中的所谓的合体术,说来也是,当初她可是练的很起劲,明明我都已经后悔莫及教了她这种东西,羞耻的快要崩溃了,她还一直拉着我【双修】。

    “那么,如果能施展这套合体术的话,应该能证明我的身份了吧,不,老实说现在我也怀疑你是不是冒牌的师妹,如果真的是我的师妹,就一起做出来吧,证明给我看吧!”

    “贝安沙就是贝安沙,才不可能是假的。”小师妹神色一凛,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保持距离和对峙的姿势不变,开始在一个圆里绕起了圈圈,就宛如对战的相扑手一般,随时都要冲上去扑倒对方。

    “哈呀!”

    “嗨!”

    忽地,我和贝安沙同时启动了,不约而同的冲向对方,在距离还不足一米的时候,忽然一个转身,齐齐面向一方,然后宛如螃蟹般啪嗒啪嗒的迈着步伐,跳起了各种古怪的舞步。

    “哒哒哒哒哒哒哒。”

    “咻咻咻咻咻咻。”

    “嘿嘿,嘿嘿。”

    “哈呀!嘿咦!”

    “噗咻噗咻!”

    “合体!!!”

    最后,我和贝安沙加起来的四根食指整齐相对,齐齐一喝,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师兄!”

    “师妹!”

    热泪满盈,终于,再次相认的师兄妹俩紧紧拥抱到了一起,上演了一场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感(羞)人(耻)重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