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 莉莉斯的变化
    ***************************************************************************************************

    一双比房间色调更加鲜红的眸子,从小黑炭缓缓睁开的眼中露出,即便是已经熟悉这双血眸的魅力,我依然忍不住艰难的吞咽一口。

    夜魔这个种族,对男性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深吸了一口气,乘着小黑炭……不对,是莉莉斯完全清醒过来之前,我伸展双臂,将眼前的莉莉斯一抱,紧紧搂在了怀中。

    片刻之后,莉莉斯出乎意料的没有动静,预料中的反抗挣扎并没有发生,我微微松开一分力道,低下头,诧异的看向她。

    那双血红色的,拥有致命诱惑的眼眸,此时正随着她上仰的面庞,毫无感情的盯过来,和我的目光碰撞个正着。

    “你将本王叫醒过来,就是为了做这种事情?”用着居高临下的冰冷口吻,莉莉斯一脸高傲不屑的质问道,仿佛此时此刻的我是多么幼稚和无聊。

    “嗯,顺便说几句话。”我点了点头,习惯了被人用藐视的目光看待但是被女儿这般藐视还真是少有的体验感觉不错……啊呸,都说不要再给我强加抖m属性了混蛋!

    “你觉得本王和你这个血奴之间,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吗?没有吧,你只要乖乖的等待本王恢复力量,然后接受一千倍,一万倍的复仇惩罚,不就好了吗?”

    莉莉斯的口吻更加高傲。仿佛在她眼中,天地万物都只不过是蝼蚁一般,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女王陛下?以前的莉莉斯虽然也是高傲的不得了,但总是缺少现在这样的冷静沉着,很容易就会生气,使得她的高傲多了几分小孩子的稚气可爱。

    难道说是萨绮丽教导有方?老天。你到底教了莉莉斯什么?

    定了定神,我压下因为莉莉斯改变而引起的慌张失措,重新找回节奏,目光毫不退缩的和她那双鲜红威严的瞳孔对视着。

    “不管你愿不愿意和我交流,我只想把话传到你的耳边,亲自的。”

    “看来本王还拒绝不了了?愚昧,无礼,你会因为自己的自大而付出代价,在将来。”

    “……”

    卧……卧槽。我家的莉莉斯不可能那么成熟!

    “无论你说什么都好。”我再次冷静下来,退后一步,半蹲下来,让彼此的目光平等直视,然后一字一句,郑重有声的说道。

    “我,回来了。”

    “你可以去死了。”

    “这次回来,我决定将你带到身边。这一次,一定会好好陪伴你。不会再让你孤单一人了。”

    “……”

    “……”

    “说完了?”良久的沉默后,莉莉斯面无表情的问道。

    “嗯,说完了,想要传达给你的话。”

    “所以说人类就是愚昧无知,竟然想用幼稚无聊、令人作呕的感情打动本王,就如同一只蚂蚁。试图理解巨龙并和巨龙做朋友,感情对我等夜魔而言是多余之物,在我等眼中,只有三类,血奴、敌人、同类。身为血奴……不,你已经是本王的敌人,既是血奴又是敌人,你认为本王还会轻易饶恕你,亲近你吗?”

    “这个嘛,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已经渐渐适应了莉莉斯的变化,闻言一笑,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那就尽管尝试吧,本王到要看一看,你能用无聊可笑的感情,把本王恶心到什么程度?”

    莉莉斯退后一步,挣开我的怀抱,随即双手抱胸,背后的小恶魔翅膀轻轻一扇,双脚便脱离地面,缓缓浮空,用真正的居高临下嘲笑目光看着我。

    “……”

    “……”

    大眼瞪小眼,又是好一阵沉默,还是莉莉斯先一步忍不住:“怎么,没有其他想说的废话了?”

    “嗯,已经说完了。”

    “那本王就不奉陪了,好好酝酿你那些感情把戏吧,否则连逗猴的趣味都没有,本王怕看了会打哈欠。”

    说着,莉莉斯眨了眨眼,看样子是想切换回小黑炭了。

    “等等。”

    “已经想好要怎么表演了吗?”

    “不,我是想说,你……肚子不饿吗?”

    一直保持着冰冷高傲的莉莉斯,首次露出微愣表情,下意识的反驳。

    “什么?区区血奴,竟然还打算对本王何时用餐指指点点吗?嚣张也该有个限度吧,还是说觉得本王离不开你的血液,因此得意洋洋?”

    愣了一下,莉莉斯用更加冰冷的语气说道:“没这个必要,给本王滚远一些!”

    话刚落音,她的肚子就传出一阵咕噜噜轻响。

    “……”

    “……!!”

    渐渐地,那张仿佛挂着万载寒冰的脸蛋,泛起了一丝红晕。

    噗!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莉莉斯啊。

    “笑了吧,你这个卑贱血奴,刚才笑了吧!”双拳紧握,莉莉斯犹如火山爆发的前一刻,怒火正在急剧酝酿中。

    “不,没有,当然没有,怎么可能,明明没有笑,你不相信我,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努力的摆出无辜表情,刚才的确是没笑,只不过是在心里噗了一声罢了。

    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正如莉莉斯心中的怒气一般,如是许久,她才缓缓地,完全松开了拳头,重新回到之前冰冷神色。

    大概……并不是相信了我的话,只是知道彼此的武力值差距,就算发怒也无济于事,没办法对我怎么样,才强行压下了怒火,比起之前。莉莉斯真的已经成熟了许多。

    “本王要用餐了。”忽然,莉莉斯樱唇微启,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不是说不需要吗?”

    “不需要的是区区卑贱血奴的无礼举动,现在是代表本王的意志!”

    “好吧。”眼看莉莉斯又要火山爆发了,我连忙打住自己的作死行为,点了点头。向莉莉斯伸出双手。

    啪、啪两下,她挥手打掉了我的双手,怒瞪了我一眼,扇动着娇小可爱的蝙蝠翅膀飞上前,小手往我肩膀上重重一按,将措不及防的我按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探上脑袋,在脖子上先是闻了闻,很嫌弃的用手帕擦了又擦。直到快将我脖子上的一层皮都给擦掉了,才收好手帕,下巴一压,小嘴埋在了脖子之中。

    哈呜的轻轻一声,尖锐虎牙轻易的刺破了皮肤,进入体内,一丝丝的鲜血逐渐涌向伤口,被吸食到那温软湿润的唇口里面。伴随着这个过程,从伤口处向全身蔓延开来的。无以伦比的酥麻感觉,拼命的向荷尔蒙发出刺激信号,意志稍差一点的冒险者,大概用不了几秒钟就要陷入夜魔所制造的狂烈快感之中,沦为yu望的奴隶。

    还好,我这边已经习惯了。到是没有出丑,而且莉莉斯并没有像前面几次那样,故意加大吸血的速度和力道,让感觉来的更加强烈,所以勉强还能应付。否则的话,那真是能保持理智就已经是极限了。

    甚至,还有闲裕重新张开手臂,将莉莉斯轻柔的搂住,这一次,趴在我肩膀上忙着吸血的莉莉斯,身体一僵,到是没有拒绝,或者说没有空闲拒绝了。

    原本以为走了将近一年,只靠血包过活的莉莉斯,这次肯定要狠狠大吸特吸一番,不把肚子喝涨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出乎意料,吸血过程只持续了短短一分多钟,她就已经停了下来,虽然像是还心有不甘的没有松口,继续保持着吸血的姿态,但我能感觉到她已经没有再吸了。

    “怎么了?难道说不合你的口味?”

    我有些担心彷徨,莉莉斯现在只能吸我一个人的血,如果我的血再不符合她的口味,她以后岂不是要饿死了?

    “如此粗劣下等的鲜血,一直就没有合过本王口味!”想吸而不能再吸,变得恼羞成怒的莉莉斯,终于松口,重重呸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沫。

    怎么回事,随着年龄增长,实力增长,本王对血的渴求明明应该会变得更大了才对,本来还想着再过几年,这卑贱血奴一个人已经没办法再给本王提供足够的鲜血了,到时候该怎么办,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区区的……卑贱的血奴,鲜血里蕴含的能量和潜力,比上一次吸的时候又提升了不知多少,以前还能狠狠吸个三四分钟,现在呢,哪怕在饥饿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吸一分多钟,就已经饱的无法再吸下去了,再强行吸下去的话感觉会很不妙,血液中蕴含的恐怖能量,有可能会来不及消化,把身体撑破,自己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撑死的夜魔。

    莉莉斯强忍着要夺眶而出的委屈愤怒泪水,死死的握住拳头。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自己身为夜魔一族高贵的王,成长速度竟然被血奴给比下去了,再这样下去,本王一辈子也不可能赶上这个卑贱血奴,更别说将以往受到的侮辱百倍千倍奉还。

    “怎……怎么了?”见莉莉斯忽然低头一言不发,既不发脾气,也没有露出那副高高在上的冷傲态度,只是一个劲的在眨眼,死咬着嘴唇,我更加担心了,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不用你管!”狠狠拍开我的手,莉莉斯翅膀一张,退后飞离,双目死死瞪着我,透露着强烈的愤怒和仇恨。

    “给我等着瞧吧,等着瞧,本王是不会放弃的,一定会……一定会报仇,一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说着,感觉莉莉斯已经快要哭出来了,她忽然眼睛一闭,弥漫房间的鲜红色调逐渐褪去,房间重新暗下,浮在半空的莉莉斯忽然身子一软,失去意识的倒了下去,我连忙将她接住。

    数秒过后,倒下的莉莉斯眼皮抖了抖,缓慢张开,依然是那双鲜红魅惑的夜魔之瞳,但里面蕴含的不再是冰冷高傲仇恨,而是深深自责。

    “对不起,爸爸,莉莉斯又对爸爸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变了回来的小黑炭,紧紧抱上来,忍不住流出泪水。

    “乖,这不是小黑炭你的错,当然,也不是莉莉斯的错,是爸爸,是爸爸没有照顾好你们,是爸爸让莉莉斯变成这样。”我将小黑炭紧抱着,不断安慰道。

    “小弟,发生什么了?”忽然,窗口掠过一道人影,是萨绮丽,她放心不下自己的好学生,早在莉莉斯变身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动静,只不过一直没有现身。

    “稍微和莉莉斯谈了一下。”我朝从窗口进来的萨绮丽露出笑容,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看我,又看看怀里的小黑炭,萨绮丽微微叹息。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莉莉斯再放着不管的话,真的会出事。”

    “可能要多辛苦一下绮丽阿姨你了。”将埋首在怀的小黑炭的脸蛋捧起,在上面轻吻一口,我下定决定道。

    “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我打算带小黑炭去教廷山。”

    “你还真敢想,真敢做啊,莉莉斯现在离伪领域境界还差一步距离,连在第三世界立足的资格都还不具备,让她去地狱世界,你就不担心吗?”

    萨绮丽语气里透露出几分惊讶,但表情却是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

    “所以才说要多辛苦一下绮丽阿姨你,比起地狱世界的危险,莉莉斯现在的状态我觉得更加危险,更应该优先解决,我已经在地狱世界立足,应该能稳定一阵子不会乱跑了,要是不乘着现在扭转莉莉斯的性格,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看来我这个当老师的是天生命苦,既要给你当手下,又得指导保护莉莉斯。”萨绮丽眨了眨眼,十分委屈。

    “大不了给你加薪,怎么样?”

    “哦?能从罗格第三吝啬的小弟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还真是稀奇,到是令我生起了几分兴趣,不过事先声明,金币和宝石我可不要,我萨绮丽可不是金钱能买得到的人才。”

    “这个嘛,敬请期待吧。”我冲萨绮丽神秘一笑,现在时间不对,地点不对,还有小黑炭在身边,这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那我可就期待着咯,要是让我失望了,我可不会绕过小弟你。”萨绮丽也明白不是时候,冲我晃了晃拳头以示威胁,再目露关切的看了一眼小黑炭,便无声无息的从窗户回去了。

    我说,你就不能好好走正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