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九十六章 原来童话里的饲主都是骗人的
    ***************************************************************************************************

    除了手中这片红色龙鳞以外,我们在水晶的龙巢里再也没有找到其他看似有用的东西,我的耐心也差不多耗光了,很快就和塔莫娅一起回到部落,此时夜色已黑。

    第二天一早,我简单的收拾行礼,在塔莫娅的相送下来到熊人族的传送阵。

    “那么塔莫娅,我就先回去了。”

    “一路小心。”武帝大人含笑看着我,目光透露着淡淡的温柔,这不是在不经意间,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吗?

    “嗯,你这边也快点忙完吧,说不定世界之石传送已经快要连接好了。”塔莫娅还要留在熊人族,仔细挑选加入魔王军的援兵,总不能让哈吉塔大叔一个人去当光杆司令吧?

    我和塔莫娅商量好了,人数不用太多,十个左右就够了,其他族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就当是先头部队吧,总得先尝试一下,如果能适应地狱世界的环境和强度,以后可以酌情增加人手也不迟。

    如果不能的话,那可就有点麻烦了,或许得和各族的头头一起开个碰头会,重新制定教廷山据点计划。

    嘛,现在想太多也没有用。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这种动脑筋的事情有阿卡拉在前面帮我顶着,我这个菜鸟魔王新人表示压力不大。

    “虽然按照现在的形势。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熊塔,万一,如果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千万要记得召唤我,我随时准备着。”临走之前,塔莫娅不忘千叮万嘱。生怕我扔下她不管似的,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我要对她始乱终弃呢。

    “哦,【那个】时间点也可以?真的没问题?”我眨眨眼。笑问道。

    “熊塔,你真是越来越坏心眼了。”有熊人士兵在一旁看着,武帝大人勾勒着微笑的嘴角颤了颤,强行忍住伸手扯脸的冲动。

    顿了顿。她的笑容收敛。认认真真的把头一点:“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那个】时间也没问题,我会原谅你,约定好了,绝对不能忘记哦。”

    哎呀哎呀,用这么认真的表情对我说出这种话,让本来想调侃一下武帝大人的我反倒是不知所措了,在她的温柔坚定目光注视下。挠了挠头,脑海中稍微想了一下那种情况。顿时有股鼻血上涌的冲动。

    “熊塔?!”武帝大人似乎也掌握了读心术,脸色一红,笑容瞬间变得险恶起来,下一刻,不顾熊人士兵惊讶的目光,我的脸再次发出梆梆梆的拉扯声响。

    揉着发麻的脸离开熊人族,我决定回去营地以后,先把不作死就不会死默写个一百遍,然后再把老马揍个半死,别问我为什么。

    从营地出发,一路经过四大区域,鲁高因的赫拉迪克族,库拉斯特的精灵族,群魔堡垒的矮人族,还有哈洛加斯的四大种族,这么转上一圈,时间也将近过了半个月,回到营地后,自然免不了要和维拉丝她们小别胜新婚一下,虽然说去狼人族的时候回来过一趟(跟阿卡拉借莱娜),其实硬说的话只不过是和大家三四天没见面而已。

    水晶这吃货很好找,要么就是在家里觅食,要么就是在阿卡拉那觅食,本来如果死狗还在,她说不定还会跟死狗一起跑哪去疯,现在死狗回去了,她的行踪也就变成两点一线,我在阿卡拉那轻易的找到了她。

    “哟,水晶。”

    “水晶感觉到了,饲主在窥视水晶的清神水。”我才刚刚打招呼,这只**蠢萌的水晶龙就抱着她的杯子,警惕的躲到了阿卡拉后面。

    “……”这是何等敏锐的直觉,我还真打算从她身上敲一笔清神水。

    “咳咳,你在说什么呢,水晶,我可是你的饲主,我的东西是我的,你的东西也是我的,怎么能用窥视这种无礼字眼。”

    虽然被水晶猜了个正着,但我丝毫不虚,反而理直气壮,别忘了是谁把你捡回来的,更别忘了是托谁的福,你才能过上这令我这个饲主都要羡慕嫉妒恨的美好日子。

    “水晶是高傲的巨龙,不属于任何人,不会屈服于饲主的淫威,士可杀不可辱。”水晶大概觉得躲在阿卡拉身后很有安全感,胆子也肥了。

    “哦,是吗?”我的眼睛眯了起来,这可是你自寻死路,怪不了我。

    “话说我去熊人族的时候,顺便去了一趟你之前的老巢。”故作抛开刚才的话题,我若无其事的坐下,给自己倒了杯水。

    “是吗?那又怎么样,那里没什么好东西,水晶已经说过了,水晶并没有从孕育水晶的那头巨龙那里继承任何宝物。”

    水晶松口气,露出一脸“什么呀,你想说的原来是这个,水晶可不会被这种事情威胁到”的轻松表情。

    从她不似作假的表现看来,这头水晶龙的确是一穷二白,身上没有任何好东西,榨不出油水,这个事实我早已经接受了,没关系。

    “是啊,没有在那里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真可惜。”我慢慢啜着水,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直线,仿佛喝的是琼浆佳酿。

    “哈哈哈,贪心不足,笨蛋饲主。”仍然不知大难临头的水晶,很是嚣张的冲我做着鬼脸。

    “但是啊,到了那里,不禁睹物思情,又想起了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场精彩的对战。是吧,水晶?”

    瞬间,水晶的脸色苍白如雪。

    “饲饲饲……饲主在……在在在……在说些什么呀……水晶怎怎……怎么听不明……明白?”

    “尤其是我们之间最后决定胜负的一击。真是精彩啊,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意识到了,水晶你是个优秀的,十分具有【特色】的强者,这样的强者怎么能默默无闻呢?我一直心里不安,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把这场精彩的战斗公诸于世,让大家都知道水晶龙的风采,你说是吧?”

    “啊啊啊——————不要啊——————!!”抱头尖叫一声。水晶发了狂似的,以最快的速度从阿卡拉背后冲出来,冲到我面前,然后……

    然后把平时藏起来的所有清神水都掏出来。仿佛进贡贡品一样摆在我的脚下。接着紧抱我的大腿抹起了眼角泪水,用上仰的楚楚可怜的哀求眼神看着我。

    “饲主的东西是饲主的,水晶的一切也是饲主的,毋庸置疑,谁要是敢不信的话,水晶绝对不会饶过它。”

    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姿态,水晶怒目而视,仿佛周围真的有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胆敢怀疑这句话。然后继续用湿润晶莹可怜的眼睛望着我,一眨一眨。卖得一手好萌。

    “嗯,水晶真乖,真乖。”我笑摸狗头……哦,应该是龙头才对。

    虽然是头蠢龙,时常分不清自己的地位,做出一些挑衅行为,但在关键时刻却意外的识时务,这就是我所认识的水晶。

    “好了,亲爱的吴,再欺负水晶下去,我可不会答应了。”

    这时候,一直笑看着这场闹剧的阿卡拉,终于笑呵呵的发话了,水晶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刚想龙仗人势,再次抖擞起来,可是一想到某德鲁伊握着她的死穴,整个人顿时又蔫了,想了想,决定继续紧抱大腿一百年不动摇。

    “如果这个笨蛋早点识时务,又何至于被欺负到这种程度呢?真是的,想要下克上也得考虑一下自己的能力,我可不是白当你的饲主的,你这笨蛋水晶。”

    我伸手不断捏着水晶光滑柔软的脸蛋,很可惜,换做别人的确会被你楚楚可怜的眼神打动,但唯独我不会,因为你长着的是萝莉圣月贤狼的模样,而我,恰好就是那个圣月贤狼,期待山寨货用可怜的目光打动正品,你也真是太navie了。

    水晶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但是没办法,这笨蛋连撒娇求饶都忘记了,只是用愣愣的,无辜的眼神继续盯着我。

    “说起来,你应该不会无缘无故去水晶的巢穴转一圈吧。”阿卡拉机智的转移了话题,这也正是我接下来想说的。

    “是这样没错,但也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心血来潮想确认一些东西,所以就去了一趟,喏,你这笨蛋,接好了,可别弄丢了。”

    我也没吊胃口,把水晶欺负到这种程度已经很满足了,于是直接掏出那片红色龙鳞,塞到水晶怀里。

    “这是……”水晶看着手中的龙鳞,露出微妙的不可思议表情。

    “怎么样,想起了什么没有?”

    见她发愣的样子,我有些感兴趣了,说不定在这片龙鳞的刺激下,蠢萌水晶可以借此想起更多东西,最好把智商也提高一下,至少意识到饲主的地位是不可动摇,不可挑衅的。

    “有种……怀念的感觉,水晶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水晶喃喃自语的看着手中之物,焰色的龙鳞,透露着一股让人心动的妖艳红光,表面光滑的仿佛一面镜子,上面倒影着她迷茫的面庞。

    忽然,她感觉脸庞有些湿润,下意识抬手擦了擦,竟然落泪了,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从眼眶划落,滴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滴状水晶。

    哦呀哦呀,这可不得了,难道是传说中的龙之泪?很好,下次让水晶去切洋葱试试看吧,如果真的可行,那我还干啥捞子救世主,直接转职当商人算了。

    脑海里转动着罗格第三吝啬的念头,我却下意识的伸出手,在水晶的头上抚摸着,十分轻柔地,比之刚才的笑摸狗头不可同日而语。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反正你也只不过是个区区笨蛋,就做这样的笨蛋我觉得挺好。”想说些安慰的话,可是开了口后却变味了,我这张嘴也是得治。

    水晶出奇的,竟似理解了我的温柔,点了点头,看了看手中的龙鳞,又看了看我,露出犹豫之色。

    “本来就是你的,拿去吧,可别弄丢了,我可不会再去你的脏兮兮龙窝里帮你再找一片了。”

    “水晶的窝才不脏。”

    努了努嘴,小声抗议一句,随即,水晶擦干脸上的痕迹,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啧,原来圣月贤狼灿烂笑着的时候竟是这副模样吗?只不过是区区一头山寨**水晶龙而已,竟然妄图做我这个正牌也没有做过的事情,胆子可真不小。

    “水晶,想出去,一个人静一静。”怀里紧抱着龙鳞,水晶说了句中二病十足的台词。

    “去吧去吧。”

    “那么,水晶先告辞了,不打扰你们了。”忽然变得有礼貌的水晶,磨磨蹭蹭的站起来,小手偷偷的往地上的清神水摸去,被我抓了个正着。

    “怎么,进贡给了饲主的东西,还想收回去?”

    “呜呜呜,饲主大笨蛋,饲主欺负人,饲主不要脸,连水晶的东西都要抢。”

    水晶愕然的看着我,仿佛被整个世界背叛了一样,脸上写满了“原来童话里的饲主都是骗人的”,然后呜呜大哭着泪奔离去。

    “你啊……”阿卡拉无奈的摇着头。

    “哼哼哼,一码归一码,温柔不等于纵容,我可是辛辛苦苦帮她找了一整天,收些辛苦费很正常。”我将地上的贡品逐个擦干净,轻轻地,温柔地放入物品栏,就像葛朗台在一遍又一遍的数着自家的金币。

    “对了,爱娃儿那边有消息吗?是不是被关起来了?”我早就拜托阿卡拉帮忙联络五爷,打一下听爱娃儿的情况,转一圈回来,怎么说也该打听到了吧。

    “嗯,泰瑞尔大人那边回消息了,并没有提到爱娃儿因为盗窃神器而被抓,而是说她接受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任务。”

    “十分重要的任务?”我疑惑的嘀咕一遍,该不会是在忽悠我,其实爱娃儿还是被关起来了吧?不,如果是这样,也没有必要用“有重要任务”这样的借口来掩饰。

    “阿卡拉奶奶你认为呢?”

    “我觉得应该可信,证据就是天使到现在还没有来找你讨要回珀鲁奇亚之眼,不是吗?”

    “说的也是。”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情况……算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阿卡拉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任由我怎么从旁侧敲,她就是不开口。

    从阿卡拉的笑容之中,我感受到了浓重的阴谋气息,不可名状的寒意袭来,咝~~~好冷!……(未完待续……)

    ps:月中了,希望大家能再给力一次,现在的月票成绩还不够稳,随时都有被暴的危险,小七不要啊!!

    ps:感谢【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酱的万赏,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