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 手牵手一起愉快的战斗吧
    ***************************************************************************************************

    一大早,塔莫娅来找我,邀我一起去熊人族的考验之地巡逻,看到外面飘着茫茫雪花,我远目一秒,当然只能答应。

    穿上厚实的,能闻到维拉丝味道的衣服,我和塔莫娅走出帐篷,踩在一尺多深的积雪之中,吱呀吱呀的在新雪地上留下两串脚印,考验之地的方向位置我隐约还记得,是在熊人族部落临近的另外一座雪山,当初我为了寻找迟迟没有消息的塔莫娅上演了一出千里雪山寻妻记……咳咳,姑且这么比喻吧,别误会,我可没什么深意,对武帝大人更没有不良的动机。

    总之是把我累坏了,期间还遇到水晶什么的,暴揍水晶什么的,水晶吓尿什么的……

    阿勒,听起来似乎那头蠢萌的水晶龙比较可怜的样子?

    驻地和考验之地两座雪山之间,被一座看起来十分危险的吊桥连接着,吊桥下面是深不见底的峡谷,就算知道自己掉下去也不会有事,但别的熊人可不一样,光是走过这座吊桥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胆量考验了,不过我想应该没多少熊人会害怕,他们是天生的勇士,从来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战斗风格比野蛮人还要莽。

    数千年前的地狱战争中,熊人族和野蛮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守卫哈洛加斯,就是因为冲的比野蛮人还莽。本身传宗接代能力又比不上野蛮人,才导致人(熊?)口数量激减,而不得不选择退出战争,退回大雪山深处隐居休养生息数千年。

    这一修养,就修养出了数十万人口,战士数量差点将考验之地挤爆,最后还把武帝大人给修养出来。不得不说熊人族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一离开背风坡,原本柔和的雪花就变得凛冽起来,宛如刀割。吊桥被吹的像是荡秋千一样,让我这小心肝扑通扑通跳的呀,恨不得飞过去好了。

    通过吊桥来到考验之地所在的雪山,情况好了不少。顺着螺旋状的路线前进。时不时能遇到熊人战士朝我们打招呼,小点的战士一口一个熊塔大哥,塔莫娅大姐头,搞的我们好像是黑社会姐弟头目在巡查地盘似的。

    我到是没什么所谓,一心想寻找那看似飘渺其实近在眼前的女人味的塔莫娅却没办法淡然处之,一再提醒不许再这么叫她,不过我想效果应该不大,她从几年前就开始提醒了?自己当年竖的旗。含泪也要插在脑袋上啊。

    “我说塔莫娅大姐头……”话还未落音,脸颊就被面带笑容。眼睛却一点都没有笑意的塔莫娅伸手捏住了,梆梆梆的拉来扯去,都快把我这张完美的沉浮在水准线上的四方脸拉成了一张大饼。

    “熊~塔~连~你~也~要~作~弄~我~吗?”一字一顿,武帝大人的声音里透露出几分杀气,让我可怜的眨巴着眼,连连摇头。

    “很好,那么请再叫一遍,应该不用我教了吧。”仁慈的武帝大人松开手,继续用那脸笑眼不笑的可怕表情盯着我。

    “是,是的。”我不知为何笔直身体,肃然敬礼,眼珠子咕噜转着想了想,干巴巴的叫了一声。

    “塔莫娅……大小姐?”

    “大……大小姐?这个嘛,听起来到是很有女人味,但总感觉很别扭,虽然是很符合我的愿望没错但果然还是太别扭了,感觉完全不相称。”

    塔莫娅愣了愣,小声的嘀咕起来,越是嘀咕,神色越是沮丧,因为发现了这么一个有女人味的叫法,竟然遭到自己本能的抗拒,难道说连自己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拥有传说中的女人味吗?

    “那么,塔莫娅公主殿下?”

    “这只是阐明性别和地位的基本叫法吧,公主不一定代表有女人味,而且听起来很生疏,好像我和熊塔才刚刚认识似的,也不行。”

    “塔莫娅姐姐?”

    “你是想说我的年纪比你大?”塔莫娅的微笑中又带上了一丝杀气,果然女人都很在意年龄啊。

    “那塔莫娅妹妹?”

    “被叫成是妹妹却完全没办法像莱娜那样,太不公平了。”

    “是……是吗?”我总感觉哪里不对,歪头想了想,的确,每个人的属性不同,让我硬是将塔莫娅当成妹妹,也没办法激发出我内心的妹控之魂,像莱娜一样对待她。

    只是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武帝大人你忽然会对莱娜产生对抗意识,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啊。

    难道说,别看武帝大人一本正经的,其实比较喜欢另类的风格?

    我谨慎考虑,再三思量后,小心翼翼开口。

    “塔莫娅……女王大人?”

    梆梆梆……被扯脸了。

    好吧,果然是有点过激了,应该是温柔点的,甜蜜点的,比如说……

    “塔莫娅小甜心?”

    梆梆梆梆梆梆……被扯的更用力了,而且脸红耳赤了,这样的塔莫娅难得一见,感觉这次被扯值得了。

    换了十多种叫法,结果还是没一个满意的,到是我的脸皮,不知道是否已经松弛,降到了可怕的平均值以下。

    塔莫娅似乎也死心了,我不是没有正经的帮她想过,只是都不尽如意。

    “塔莫娅,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就这么决定了。”

    “这不是和原来一样吗?”

    “和原来一样就好。”

    “那我们讨论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的脸又是为了什么受罪?”

    “还不是因为熊塔自己擅自挑起话头?”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也有认真帮你想过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真拿熊塔没办法。”那双蓝紫色的明眸,将目光投落到我的脸颊上,忽然伸出冰凉小手。当我以为又要被扯脸的时候,小手上面传来柔和的力道,在我脸颊上轻轻的抚摸起来。

    揉啊揉,揉啊揉,塔莫娅的表情由严肃变得柔和,又由柔和变得严肃,仿佛正在做着一件极其重要而精细的事情。

    虽然被揉着很舒服。但是终于,我还是忍不住了:“塔莫娅?”

    “什……什么?”塔莫娅像是被惊醒过来般,吓了一大跳。出乎意料的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下来,玩小幽灵的脸上瘾我能理解,那真是手感好的让人感动流泪,我的脸真的有那么好玩吗?

    “要一直揉下去吗?”我微鼓腮帮。然后用目光示意时不时路过的熊人战士。他们都朝我们俩投来温暖的目光,意义不明。

    “这样就好了,嗯。”塔莫娅强自镇定的松开小手,在凛冽寒风吹刮下,脸蛋又微微泛红了。

    “为什么一大早就兴致勃勃的把我拉到这里来?”欣赏着眼前难得一见的美丽风情,我终于扯回正题,塔莫娅不像是无的放矢的人。

    “啊,差点忘了。都是因为熊塔。”我这一说,塔莫娅好像终于想起了什么。直接牵上我的手,拉着我向前走,脚步变得匆忙起来。

    “怎么了,赶时间吗?”

    “嗯,今天有族人完成最高考验回来。”塔莫娅一边走,一边说道。

    “最高考验?就是你上次经历的那个?”

    “嗯。”

    “那可是相当困难的,听你父亲说几十年未必有一个,可真巧了,我一口气赶上两个了。”接受最高考验意味着又有新的强者诞生,我面露笑容,由衷为塔莫娅,为熊人族感到高兴。

    “到不能说是巧合。”塔莫娅也笑的很开心。

    “哦?”

    “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们一直隐居在雪山深处,与世隔绝,资源不足。”

    “是这么回事,和这有关吗?”

    “现在联盟对我们敞开了大门,各种资源一下子充裕起来,使得很多原本处境尴尬,只能原地踏步的战士们更进一步,终于具备挑战最高考验的资格,熊塔你有所不知,自从传送阵开通的这一年多时间以来,算上这一次,我们已经有六位战士接受了最高考验,其中有五位挑战成功。”

    “五……五个?!”我当然要大吃一惊,必须大吃一惊。

    你想想看,塔莫娅接受最高考验的时候,以她的实力天赋,绝对是越级接受考验,也就是说,寻常熊人战士想要接受考验,至少得是领域巅峰,甚至是世界之力级别才行。

    熊人一族的最高考验奖励是传承,获得传承后实力能够提升一大截,换言之,哪怕是以领域巅峰的实力接受考验,挑战成功,在获得传承以后,也必然能达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实力,如此一来,塔莫娅所说的五个人挑战成功,便意味着熊人族一口气多了五个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我能不吃惊,能不惊讶吗?

    “我们熊人一族可是天生的战士,比野蛮人战士还要优秀,这可是连野蛮人都承认了的事实,那天熊塔说过,要让我们熊人一族成为魔王军的中坚力量,对此我可是自信满满,并没有打算辜负熊塔的期待。”

    见我如此惊讶,哪怕是一直沉稳冷静的武帝大人,此时此刻,亦忍不住为自己一族露出自豪之色。

    “我得承认,熊人族的确是兽人一族中最彪悍强壮的战士。”

    “现在才恭维我们已经没有用了哦。”

    回过头笑靥如花的武帝大人,拉着我的冰凉柔软小手,紧握了握,以更快的速度牵着我向前小跑起来,若是换成旁观者角度,现在的我们会不会像是手牵着手互相追逐的情侣呢?嗯,以熊人族对武帝大人的认知来看,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或许在他们眼中,我和塔莫娅更像是手牵着手,随时准备战斗的无敌小伙伴。

    “就算现在没有用,我也要恭维一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了。”

    “呜啊,熊塔原来是那么功利狡猾的人。”

    “哼哼哼,请称呼这种做法为外交的智慧。”

    “外……外交?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我也是联盟长老啊。”

    “熊塔不说我都忘记了。”

    “不许忘记,现在就给我记起来,马上,然后夸我是一个八面玲珑的长老。”

    “熊塔是八面玲珑的长老。”

    “语气没有一点起伏,是在作弄我吗?”我怒了,恶向胆边生的加快几步,伸出另外一只手捏向塔莫娅的脸蛋,你刚才捏了我,总不能不让我捏你吧。

    “没那么简单。”塔莫娅笑容绚丽,犹有余裕的冲我俏皮眨眨眼,然后才侧身一闪。

    “可恶,再看看我这招。”

    “熊塔还是太天真了,我早就料到了。”

    “刚才那是假动作,这才是我的真功夫。”

    “可惜,可惜,还差一点。”

    “等等,啊,你看,一头熊在飞!”

    “嘿,反击。”

    “呜~~~可恶,竟然还敢反攻。”摸着又被捏了一下的脸,我双眼圆瞪,决定拿出自己的真正实力,那是源自真(死)男(废)人(宅)的信(y)念(y)之力,只要想做的话就一定能做到,只要努力的话就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我,只要我认真起来世界第一只不过是随时的事情。

    可惜,在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塔莫娅面前,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会儿,在路过的熊人战士眼里,一边手牵着手,一边互相捏脸展开攻防战的我和塔莫娅,是不是真的成了手牵手的战斗伙伴呢?

    数千米的艰险雪路,在打闹之间不知不觉就走完了,越靠近山顶,迎面刮来的风雪就越是暴躁,几乎将视野侵染成了一片白芒,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放弃打闹,认认真真的走完最后一段路,远远的,在风雪遮挡下,看到了进出最高考验的祭坛,这里是熊人族的圣地。

    几道人影比我们更早站在那里,有塔莫娅的父亲莫西德卡尔,还有塔马西等重要人物,大家都对新晋的第五名熊人强者充满期待。

    到了这里,塔莫娅终于有些害羞的松开了紧牵着的手,向前跑几步,忽然背手转身,纤纤玉指轻竖在她若有若无的勾勒着柔和浅笑的优美唇口上,明媚眼眸轻眨一只,对我做了个嘘声动作。

    “其实水晶留下来的洞穴,里面残留的龙之气息,对我们熊人的修炼帮助很大,你可不能告诉父亲我跟你说过这件事哦。”

    我仿佛石化般呆住了,不是因为塔莫娅说的内容,而是这一刻,她展现出来的无以伦比的女人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