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 惊喜
    ***************************************************************************************************

    在所有人的惊讶与不信注视下,阿卡拉淡然自若,仿佛刚才那番话只是在闲聊家常,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发表了惊天宣言的痕迹,别说其他人,就是我都觉得像是在做梦,怀疑自己刚才出现幻听了。

    带着笑容的祥和神色,静静面对着数十万观众,不知不觉间,大家的议论纷纷声变小了,都重新用期盼的目光看着阿卡拉,希望她能多说点什么,多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阿卡拉并没有唠叨的打算,台上的她和台下的她说话方式判若两人,简单而明了,从不兜圈子。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不过,除了我这个老太婆以外,还有几位尊贵的客人,想必会让大家赏心悦目,让我们一起欢迎她们吧。”

    说着,阿卡拉也不解释什么,就转身走了下台。

    尊贵的客人?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任谁都没办法猜测出阿卡拉口中的尊贵客人到底是谁,我也没办法,于是将目光转到琳娅和莱娜身上,这两个小妮子,今天是彻底想要和我作对到底了,面对我的询问目光,她们神秘兮兮的嘘了一声,俏皮的眨着眼,示意我很快就会知道了。

    这次可不行,我非得从你们口中先一步得知秘密不可,不然就家法伺候。我露出张牙舞爪的表情,虎躯一震,一家之主威势从无到有,自体内爆发出来,就宛如那夏日的萤火虫……啊呸,是宛如那夜幕下的太阳般耀眼。

    “……”是不是用萤火虫还要好上一点?

    不管了。给我乖乖翘起屁股,吃我愤怒的一家之主大巴掌你们这两个调皮的小妮子!

    我正待上前执行家法,忽然,整个罗格广场的灯光一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在昏暗光线下,一道娇小玲珑却巍然而立的女性身影,缓缓走出,一举一动,一步一印。皆是散发出优雅而威仪的气势,其身姿犹如一根笔直旗杆,其威势如同飘扬万里的旗帜,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引所有人的注目,将天地的色彩汇集于一身,让其他景色黯然,甚至让人觉得,广场忽然暗淡下来的光线。或许是因为她的身影太过耀眼伟大,让廉价而卑微的魔法灯光自惭形秽。

    这份对绝大多数观众而言。显得陌生和威仪的浩大气势,在我眼中却是如此熟悉,熟悉的让我张大嘴巴,合不上来。

    是……是阿尔托莉雅?!

    也只有精灵族的女王陛下,在王之道上独一无二,无可匹敌的阿尔托莉雅。出场时才有这种仿佛自带闪光背景和bgm一样的华丽震撼效果。

    果然,当威仪的让人窒息的黑影走上高台,灯光又明亮起来,将阿尔托莉雅那天生的王者姿态,放肆的展露在数十万人面前。一身线条柔和的银白盔甲,身披紫色大氅,头戴皇冠,纯净高贵的碧绿眼眸,注视着众人,竟让数十万道目光败阵低垂,不敢与之直视。

    柳眉微扬,眼角细翘,嘴唇轻抿,自然而然的严肃表情,带来席卷灵魂的王之威凛,反而让人忽视她的绝艳美貌,甚至没有胆量抬头看一眼她的面庞。

    和阿卡拉相比,如果说阿卡拉是润物无声,日久渐深的春雨,那么阿尔托莉雅就是一壶醇酒,酒香浓郁,闻之酣醉,气势十足,入口却凛而不烈,那份如临深渊的王者威仪之中,蕴含着她的独特温柔和单纯,可惜一般人根本品尝不到。

    阿尔托莉雅环视整个广场一眼,瞬间就打败了所有目光,明明站在广场中央,落于低位,但她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居高临下,用威严而包容的目光俯视着自己的臣民。

    “我,阿尔托莉雅,精灵一族之王。”寂静的广场中,她的清澈声音缓缓响起,并不嘹亮,也无刻意做作的深沉严肃,却缭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久久回荡。

    没有人怀疑她的话,哪怕是第一次见到她的人,从她身上散发出的王之风采就是最好的证据,实在想不出除了那位和凡长老并称为大陆双子星的精灵女王以外,还有谁能够如此优秀,如此耀眼,不,相比之下,如果比较的是气场这种无形之物,凡长老简直败的体无完肤,连提鞋都不配。

    “代表精灵族,在此宣布,我精灵一族将鼎力支持我们的亲王殿下,我的丈夫,凡,我们一族的英勇战士,将无条件接受他的调遣,不管是联盟军也好,魔王军也好,我,至始至终相信着凡,相信着他会带领精灵族,带领整个大陆,斩破荆棘,开辟光明和希望的道路,我和我的族人愿化为剑与盾,常伴其身,共存共亡。”

    说完,一身高贵戎装的阿尔托莉雅,将手中的胜利之剑举起,庄重的向所有人行了骑士誓约之礼,而后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下高台,留下一群愕然的观众。

    这……这可不得了,刚才那位威武的让人无法直视的精灵女王到底说了什么?归纳起来,好像就和阿卡拉一个意思,也要调遣精灵战士加入凡长老的魔王军?

    而且这番话说的更加毫无保留,愿意化作剑与盾共存亡,啧啧啧,就连阿卡拉大长老都没有说出这样的话,要领着联盟和凡长老同生共死,该说果然不愧是凡长老的妻子吗?这就是妻子和领导的差距吗?这可不行啊,凡长老要被精灵族抢走了!

    领会了阿尔托莉雅的意思后,大家再次沸腾。

    精灵族,那可是比人类历史更悠久,更具有底蕴的古老伟大种族,虽然这些年来没落了。被人类赶上,但谁也不会否认她们还有着强大的力量,尤其是现今,亚瑟王和十二骑士的继承者纷纷出现,崛起之势已经十分明显,势不可挡。有这样的助力支持,说不定真的可以顶着七巨头的压力,在地狱世界打下一片天地。

    如果说某德鲁伊的发言,给大家画了一个大饼,那么接下来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的宣言,就是给这张凭空画出来的大饼填上面饼和芝麻,让它看起来更真实,更有说服力。

    “阿尔托莉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一脸讶然的看着面带微笑走回来的阿尔托莉雅。我既是激动,又有些小脾气,好啊,感情大家都在瞒着我。

    “昨天,本来应该更早回来的,但是和阿卡拉奶奶商量过,想给凡一个惊喜。”

    吾王眉目轻弯,带着一缕温柔笑意。额头上的金色呆毛却不安分的转来转去,仿佛是恶作剧成功的熊孩子。

    “我情愿不要这个惊喜。早点看到你。”看到这样的吾王,我就算有气也发不出去,等她来到面前,便上前一步,展臂将她抱在怀里,鼻头轻嗅。回味着那绚丽金发之间散发出的独一无二香味。

    “谢谢你,阿尔托莉雅。”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凡,我要成为你的剑与盾,自我们结婚的那一天开始,从未忘记过。”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抱着。阿尔托莉雅的白皙脸颊上泛起了一丝淡淡红晕,直到这时,她身上的王者气势才逐渐收敛,骑士王少女的风情占据上风,威严糅合少女羞涩的绝色,让身为女性的众人都看呆了。

    “还有,欢迎回家,辛苦了,凡。”

    “嗯,我回来了,阿尔托莉雅,在地狱世界的时候,一直在想念你哦。”

    “我也是……”

    轻轻抬起阿尔托莉雅的面庞,她那双纯净威仪的碧绿眼眸,此时已经被一层水纱笼罩,湿润晶莹,波光流转,带着些许动人的少女妩媚。

    “阿尔托莉雅……”

    “凡……”

    “……”

    最终还是没能吻上,因为周围有许多道目光眼定定的注视着,我和阿尔托莉雅清醒过来,连忙分开,即便是发现彼此的脸颊通红了,也要强行装作若无其事的闲聊起来。

    “猜~猜~我~是~谁,兰斯特大人。”忽然,眼睛被一双小手蒙住,背后传来软绵绵的,如同耳朵在轻咬棉花糖那般酥软迷糊甜糯的声音。

    会把我的名字和红b搞错的,天底下只有你一个吧,尤丽叶!

    我伸手将蒙在双眼上的一只小手抓住,拉开,叫着尤丽叶的名字转过身,却愣了。

    手中抓着的,却是蜜拉丝的小手,而尤丽叶则是站在她身边,恶作剧得逞的笑眯眯看着我。

    系……系马达,竟然中了那么简单的计谋,我太大意了,一听到是迷糊骑士的声音,下意识的就认为她不会耍阴谋,没有料到她身边还有咪啪骑士这个狗头军师在。

    “你们也回来了,尤丽叶,蜜拉,好久不见了。”

    “是啊,殿下去了地狱世界快有一年了,我和尤丽叶可都思念的紧。”

    “哦?怎么个紧法?”我表示怀疑,尤丽叶还有几分可能,毕竟她的朋友不多,但是你这个咪啪骑士,天天都在琢磨些鬼点子作弄人,还会想起我这个远在天边的亲王殿下?

    “紧的就像殿下现在温柔的抓着我的手这般。”咪啪骑士带着一脸天真无邪迷糊柔软的人妻笑容,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我这才注意到还抓着她的小手,连忙放开。

    “哼,现在不紧了。”

    “嗯,现在就像亲王殿下噗通噗通跳动的心脏。”

    “才没有跳,没有噗通噗通的跳!”

    “听到了吗?尤丽叶,殿下在怀疑我们的忠诚。”咪啪骑士故作伤心的抹了抹眼角,低头哀戚的向迷糊骑士诉苦。

    “殿下,不要尤丽叶了吗?”尤丽叶可没那么多心眼,一听到闺蜜这样说,眼睛立刻就泛红湿润起来了。

    “不不不,你这种说法有些奇怪,让大家误会了可不好,不是要不要的问题,应该是从来没有要过……”越解释,尤丽叶的眼眶就越是湿润悲伤,眼看快要落泪了。

    “打住!”我上前一步,帮尤丽叶擦了擦眼角,握上她的小手,一脸郑重。

    “不如这样,我们抛下蜜拉远走高飞好了。”

    嘛,反正一转眼她又会忘掉,说了也没什么所谓,毕竟是记忆力可以和金鱼一拼的迷糊骑士。

    “咦……咦咦?”尤丽叶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侧头想了想,然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忍俊不禁的咪啪骑士,这样来来回回看上几眼,忽然脑袋一阵冒烟,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大脑当机了。

    单核单线程的悲哀呀,你还是回你的好姬友怀抱去吧。

    将尤丽叶的轻软娇躯一送,送到咪啪骑士手中,紧接着走上来的紫发紫眸少女让我再次头疼。

    “哟,哟哟,洁露卡,你也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在殿下当着陛下的面和陛下的骑士**的时候,被无视掉的贴身侍女洁露卡,凄凄惨惨戚戚的吞咽着寂寞泪水坚强的默默走了回来。”

    “……”我就知道这小心眼爱吃醋的笨蛋侍女不会说出什么好话,不就是将她放置play了一分钟时间吗?用得着吗?至于吗?

    “凡,快看,下一位贵客要上去了。”笑看着这一幕的阿尔托莉雅,忽然将目光转向广场中心,说着话,顺手就将我拉了过去,一起肩并肩手牵手的看向广场。

    我这才想起,似乎阿卡拉并没有宣布结束,理所当然的,还有其他贵宾要登场,这次又是谁呢?我瞪大双眼看着对面的出口,仿佛要印证我的想法般,一道高挑身影缓缓走出,站上高台。

    是蒂亚这小丫头!

    我发出无力低吟,早在阿尔托莉雅出现的时候,我就猜测到了,既然吾王偷偷摸摸的给了我一个惊喜,那么想来这几天一直以实验为由没有出现的蒂亚丫头也会是一样。

    站在高台上面,身穿华贵繁奥的法师长袍,眼前的蒂亚比平时少了几分活泼可爱,多了几分庄严雍容大气,她缓缓深呼吸一口,似乎还没办法像阿尔托莉雅这般从容的面对数十万人目光,那份少女的羞涩也别有一番风情。

    之后,冰蓝而灼红的奇异艳丽双眸,环视一周,蒂亚少见的肃然声音开始在广场上空回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