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吴家班
    ***************************************************************************************************

    “别慌,我已经都帮你准备好了。”阿卡拉淡定一笑。

    “真的?”我大喜过望,以前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被阿卡拉逼着硬着头皮上,手中无稿心头空白,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乱嘴炮一通,也不管符合不符合主题。

    现在,阿卡拉竟然说给我准备好了一切?她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仁慈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不管怎么说,阿卡拉从来不会忽悠人,因此,我难得的抬头挺胸,在众目睽睽之下放肆走过,就差八字步和一个鸟笼了,看起来已经有那么几丝魔王范儿。

    等进了罗格广场,里面果然如我所料,已经人山人海,光是远远看着就感到一阵窒息热浪袭来,幸好我们几个是大人物,可以从威而屁通道进入,否则还不知道会被挤成什么样。

    “主要的人都来齐了?”阿卡拉向迎来的卡丽娜问道。

    “是的,都来齐了,随时可以开始了,大长老阁下。”卡丽娜行了一礼,大声应道,然后目光越过阿卡拉,飞快的冲我眨了眨眼,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是让我自求多福吗?

    “嗯。那就开始吧,别让大家久等了,你看吴。都已经急的火烧屁股了。”

    “哪里,哪里有,阿卡拉奶奶你别骗我。”我装模作样的露出大吃一惊表情,急忙拍打着身后,仿佛真的着了火,然后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向大家。

    “没有?没问题。待会我给你点一把就有了。”阿卡拉难得的开着玩笑,然后冲菲妮和老马示意,安排好大家后。对我招了招手。

    终于来了吗?到底给我做好了什么样的准备?我正了正色,走上前去,却见阿卡拉什么都不说,只让拼命忍着笑的琳娅递给我一块大牌子。

    牌子?

    我一脸迷茫的接过来。一看。顿时就呆了。

    “真的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了?”

    “嗯,放到以前的话肯定是让你自由发挥,不过这次的情况比较特殊,为了达到目的,只能安排固定流程了,不会怪我吧,亲爱的吴。”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顿了顿。一脸诚恳:“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请务必帮我安排好一切。不要让我自由发挥。”

    “诶?之前几次哥哥自由发挥,表现的不是挺好吗?”莱娜不大乐意,她可是很喜欢看哥哥在台上尽情【口胡】。

    “哥哥我老了,已经不行了,以后就要靠你们了。”我驼着背,努力的咳嗽几声,就差把凯恩的拐杖借过来一用。

    “哥哥才不老,再娶几个妻子都没问题。”

    “咳咳咳,你在说什么呀,莱娜,这么打趣哥哥可不行。”我差点被口水呛死,拼命朝莱娜示意,一旁的琳娅在虎视眈眈着呢,你真想你的哥哥早日归西吗?

    “嘿嘿。”莱娜调皮的吐了吐香舌,察觉到旁边琳娅投过来的颇有深意的目光,她那如粉雪般的俏脸不禁浮起了美丽红晕。

    在我们这边对话的时候,得到阿卡拉授意的老马和菲妮,此时已经站在了罗格广场最瞩目的中央高台上,在数十万双炯炯目光注视下,开始主持这场宴会,非但没有怯场,反而更加人来疯,这两个家伙本来就是这样,和拉斐尔一样爱凑热闹,越热闹,越来劲,也难怪阿卡拉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就我认识的人而言,还真没比他们更合适的。

    既然是给我的回归举办的庆祝宴会,那么两个人的话题自然离不开我,甚至将我的一些黑历史也给揭露出来,让我一脸黑线,在台下暗暗寻思着等会该不该让他们竖着下台?

    这不,老马这个作死帝又在揭我的短了,还是今天刚刚发生的事情。

    “听说过了吗?就在今天,新新罗格酒吧又被拆了。”

    “咦咦咦?到底是谁,谁这么过分喵?”菲妮故作惊讶迷茫。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是不是该回顾一下历史,比如说为什么是新新罗格酒吧?”

    “这个我知道,我知道喵,因为被拆过两次对吧,原名是叫罗格酒吧,然后是新罗格酒吧,现在是新新罗格酒吧。”

    “完全正确,那么到底是谁拆的呢?”

    “这……这个喵,好像是……像是……”菲妮做出一副我明明知道但是不敢说的惊恐表情,四处张望几眼,才在众人的提示下微颤颤的说出答案。

    “好像是……当年的莎尔娜女王……和她的弟弟……凡长老喵。”

    “是啊,真是可怕的姐弟,可怜的罗格酒吧。”老马也打起了冷战,不是在作假,莎尔娜女王的名头就是那么可怕,哪怕是他这个作死帝拿出来调侃,也要战战兢兢,慎之又慎。

    “难道说这次……喵……这次又是姐弟俩……喵……”菲妮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不不,猜对了一半。”

    “一半。”

    “没错,这次是的壮举,是凡长老独自一个人完成。”

    “咦咦咦?!”菲妮露了一个惊讶表情,然后忽然明白了,恍然一拍手心。

    “我明白了喵。”

    “明白了什么?”这次换老马迷茫。

    “可怕的凡长老喵,自从变成魔王以后变得更加可怕了,原本要姐弟两个一起拆的酒吧,现在他一个人就能拆了喵。”

    “果然不愧是大魔王。太可怕了,话说我们两个在这里这样议论他没问题吧?回去以后我们住的地方该不会也会变成废墟吧?”

    “咦……咦咦咦?!怎么办,我现在就想回去了喵。”

    老马和菲妮的对话。引发了整个罗格广场数十万人的爆笑,笑声甚至蔓延到广场外面,独力拆掉酒吧的大魔王,这算哪门子的魔王啊?

    听到这里,我虽然恼羞,但也总算是明白老马和菲妮,或者说是阿卡拉的用心了。

    她是想通过这些告诉整个营地。乃至整个大陆的人们,联盟的凡长老,还是那个人畜无害的凡长老。一点都没有因为魔王之名而发生改变,充其量只不过是从姐弟拆屋升级到徒手拆屋这种程度,如果这也算是魔王的话。

    再仔细联想一下,今天早些时候在酒吧。老马。拉尔,里肯汉斯等人的一举一动,每句对话,似乎也隐约带着这些意思,引导人们往这方面想,甚至骗我喝酒,让我再次把新新罗格酒吧拆掉,可能也是他们有意为之。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些家伙的智商没那么高,我猜十有**应该是阿卡拉的吩咐。

    看了一眼笑眯眯的听着中央高台上的相声表演的阿卡拉。那仿佛一切尽在把握中的淡定睿智,让我佩服不已,她到底利用这次庆祝宴会做了多少事情?这才叫高人啊。

    然而,阿卡拉的布局显然还不止这些,甚至眼前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我现在还被蒙在鼓里,不得而知。

    台上的作死悲剧二人组合还在继续围绕着徒手拆屋大魔王做文章。

    “虽然这个问题问的太迟了,在十多年前罗格酒吧第一次被拆的时候就该问,为什么凡长老要拆新新罗格酒吧呢?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其他酒吧不拆偏偏就喜欢拆罗格酒吧?”

    “喵?这个嘛,我知道了,一定是为了彰显魔王的威风喵,想想看,身为恐怖的地狱第八魔王,不做点坏事怎么行呢喵?”

    “咦,咦咦?但是我记得凡长老的魔王之名,是爱与正义吧?”

    “那么……以爱与正义之名拆了酒吧,是这样喵?”

    在连续不止的笑声中,老马一脸黑线,被菲妮蠢萌的发言吓呆了:“难道说新新罗格酒吧才是邪恶的一方?不过最近那的酒味的确是变淡了,我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真相,哎呀,这个先不说,我到是听说有另外一个版本。”

    “喵?”

    “据说是凡长老喝醉了。”

    “喝醉了喵?”

    “对,喝醉了。”

    “喝醉了就要拆酒吧喵?”

    “醉汉什么都做得出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会喝醉喵?”

    “你这不是废话吗?是人都会喝醉。”

    “可是凡长老是魔王喵。”

    “这到是个盲点,难道说魔王也会喝醉?”

    “可是表哥说他没喝多少喵。”

    “你怎么会知道的,等等,表哥?!”

    “是的喵,你口中的大魔王凡长老,就是我的表哥喵(单方面承认)。”

    “噢——噢噢!!你怎么现在才说,拜托了,千万别把刚才的对话告诉凡长老,否则我活不出罗格广场。”老马几乎以五体投地的方式拜求菲妮,也是够拼了。

    “放心喵,我菲妮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喵。”

    “太好了,安心了。”

    “但是表哥就在台下喵,已经全部听到了……大概喵。”

    “啊啊啊————!!!算了,死就死了,能死在魔王手下也是一种光荣,我们再来讨论讨论关于凡长老的酒量问题吧,既然你已经自曝了是凡长老的表妹,干脆向大家透露一下如何?”

    “表哥的酒量不大喵。”

    “说出来了!说出口了!以后我们就是要死一起死的伙伴了!”

    “喵,你这个人真险恶喵,表哥一定不会原谅我的喵。”菲妮抱头悲鸣中。

    “算了,到了这种地步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吧,我们继续。”

    “呜喵~~~”

    “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凡长老的酒量应该很好才对,他可是联盟长老。”

    “联盟长老代表的是联盟身份,不是代表酒量好不好喵?”

    “好吧,可是他现在又成了大魔王。”

    “成为魔王酒量就会提高喵?”

    “这也是个盲点,但是没听说过会喝醉的魔王。”

    “这么说,如果单纯以酒量而论,我比表哥还要厉害,可以当大魔神了喵?”

    “那酒量更好的我算什么,千杯不醉的野蛮人和矮人兄弟们又算什么,天啊,台下挤了一大波上帝吗?!”

    在老马和菲妮的搞笑组合主持下,响彻罗格广场的笑声就没怎么停过,整个罗格营地,今晚都被欢乐的海洋给淹没了,看阿卡拉的思索表情,似乎是在考虑以后干脆将这两个家伙调回来,别去当什么酒吧侍女和冒险者了,成为营地的王牌搞笑组合吧。

    其实要说搞笑组合,我认识的人当中还真不少,不,应该说除了维拉丝她们以及比较正经的那几位,其他人几乎都可以胜任搞笑艺人的角色,可以组成各种黄金组合。

    比如说里肯汉斯组合,比如说老马库特组合,比如说拉尔三条子组合,比如说我和阿琉斯组合,比如说高特+x或是高特的动物部队组合。

    就算是在女孩们当中,小幽灵和黄段子侍女也是个中楚翘,吐槽能力巾帼更胜须眉,缺点是只能和我打搭档。

    天啊,我认识的都是些什么家伙,这是要开吴家班的节奏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