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 推销阿琉斯计划
    ***************************************************************************************************

    “那你看我怎么样?”老马亮了亮自己的圣骑士二头肌,满是得意,简直就像是海龟博士去小公司面试,两个字,屈才了。

    “嗯,很好,很不错,瞧你力气一定很大,正好我那缺少个搬砖的,就你了。”

    “凡老大,你这可不厚道,我们是什么关系,那可是再铁不过的兄弟不是吗?”在哄笑声中,老马气愤的嚷嚷起来。

    “哦,难道你还想去对付那些地狱怪物?”

    “那当然了,不是我吹,想我老马当年在罗格营地大杀四方的时候,凡老大你还是个刚出营地的菜鸟呢,资历来说还是我深一点点。”

    “嗯,好像是这么回事,要不……我先带你去第三世界历练试试?”

    “这……第三世界的怪物对我来说有点……”

    “地狱世界的怪物更强。”

    “好吧,搬砖就搬砖。”老马呆了呆,竟然认了,无论如何都想作死去地狱世界跑一趟,不愧是大陆第一作死帝,菲妮都比不上。

    “喂喂,擅自打断的我精彩故事,这样不好吧,大家说是吧。”正吹起劲的道格不乐意了,想发动群众的力量声谴老马。

    “今天我请客。”老马也是老泥鳅一条,闻言不慌不忙的打了个响指,正想响应道格号召的冒险者们闻言,立刻倒戈,让道格气的瞪大双眼。直道现在的人,意志还不必上一杯麦酒。

    “哎呀凡老大,你这怎么是果汁,快快快,上麦酒,好麦酒。”见我一个大男人面前可耻的放着一杯果汁。周围何种麦酒果酒朗姆酒,分明就是鸡立鹤群。

    “不成不成,今晚还有宴会,你们没有收到阿卡拉的通知吗?”

    “收到了,这不赶过来了吗?今晚的宴会今晚再说,现在还是中午,美好的中午,热情的中午,离宴会还有足足六个小时不是吗?”

    “你等等……”我正准备找碧丝给我的喝不醉的酒。没想到手一摸,竟然没存货了,失策啊。

    “不用找了,来,干了这杯,白狼,你们狼人一族的雪口烧酒也别忘了拿出来,我们要在宴会之前先庆祝一番。”老马明显来劲了。不顾酒吧的规定自顾自的拿出自带酒。

    “这可是哈洛加斯的好酒,你们有口福了。”

    “哦!”酒吧里的酒鬼们兴致高涨起来。

    “来。大家和我一起喊,爱与正义的魔王万岁!”

    “爱与正义的魔王万岁!”

    “用爱和正义拯救世界的魔王万岁!”

    “用爱和正义拯救世界的魔王万岁!”

    “虽然看起来很普通的确也很普通的没有一点高手气势的吴凡大魔王万岁!”

    啪嚓一声,我面无表情的悄悄踢断了老马屁股下面的凳腿子,在他后仰倒地的时候又是隐蔽的一脚飞出,直接将他踹到酒吧外面。

    “大家别和老马学坏了,来。不说不说,喝酒!”这种时候,用酒堵住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混蛋们的嘴巴是最佳选择。

    “为了大魔王凡长老,干杯!”在我一脸黑线下,大家还是高声嚷嚷着。唯恐人不知。

    站在吧台里面的酒吧老板,推了推鼻梁,默默的看了这一幕一眼后,重新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擦着他的酒杯,仿佛离他只有一台之遥的喧闹,属于另外一个不同的世界,丝毫不能影响到他。

    “我们好像来晚了。”

    酒吧大门再次被推开,一手拖着口吐白沫的老马走进来的里肯,东张西望几眼,笑着走过来。

    在他身后,汉斯,格里斯,巴尔,基拉等汉巴格小队和肯德基小队队员,陆续走进来,连小腐女阿琉斯也在。

    这小腐女,像只怯生的小动物般,进来张望一眼,立刻就跑过来,往我身边一坐,隐藏在帽子下的绯红双目闪闪发光。

    “老师,阿琉斯,已经是,魔王,学生了,对吧?”

    我:“……”

    漠然的看着阿琉斯,我以迅雷之速忽然扯下她的帽子,就你话多,闭嘴。

    一头焰发在酒气冲天的酒吧里散落,那张精致而透露着冷漠的面孔,就宛如是在污浊的工厂下水道中美丽绽放,不沾丝毫污垢的红莲之花。

    “哦哦哦,是个大美人,凡长老,你太可恶了,什么好事都被你占尽!”一群冒险者,尤其是那些单身狗,悲痛的跪倒在地,夸张的仰天大喊道。

    “怎么了怎么了,你们想对我的妹妹怎么样?”汉斯那一头超卷的红色汉堡头忽然出现,怒瞪着每一个窥视阿琉斯的冒险者。

    “阿琉斯,你也说点什么,解释一下。”我没料到效果如此拔群,引起了误会,连忙看向阿琉斯。

    摘下斗篷后变得酷酷的阿琉斯,酷酷的把头一点,用刺客的冰冷眼神扫了酒吧一眼,给大家降了温后,重新戴上帽子,气质突变,胆怯的发出声音。

    “阿琉斯,和老师,志同道合,已经发誓,要在一起。”

    “没有这种誓,没有发过这种誓!”眼看连汉斯都朝我投来警惕的目光,我怒掀心灵茶几道。

    “阿琉斯,和老师,心连心,这种话,不需要,说出口,也行。”

    “也行你妹,你一个人在擅自脑补些什么?给我纠正过来,最好把整个脑子洗一洗!”

    “阿琉斯,和老师,已经是,亲密的,互相洗头。这种关系,了。”

    “哦哦哦,是在浴室洗吗?果然是在浴室对吧,凡长老真是太禽兽了,以洗头之名将自己的学生骗入浴室做这样那样的滑溜溜事情,到底是用的什么洗发。该不会是……该不会是……”

    一帮冒险者鼻孔喷着粗气,定定的看着我和阿琉斯两个,或者是注视着阿琉斯那从宽大斗篷帽子之中散落的几缕光滑柔顺的绯红发丝,脑海中想象着一些非常少儿不宜的东西。

    目光落到上面似乎都会滑下来的,如此柔顺的秀发,该不会是用了凡长老的……凡长老的自产自销的特殊洗发液吧?吼吼吼吼吼!!!

    “吴老弟,这是真的吗?这真的是真的吗?你已经对纯洁的汉娜做了这种事吗?亏我那么相信你。”汉斯的泪水瞬间浸湿了整张脸,抓着我的衣襟拼命摇摆起来。

    但是下一刻,他的泪水就仿佛流入了干涸的河床似的。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表情。

    “既然是这样也没办法了只能在汉娜的少女名节被吴老弟你彻底毁掉之前将她嫁给你了不要犹豫了就是今晚的庆祝会一并把你和汉娜的婚礼举行了吧可谓双喜临门可喜可贺并且随婚附赠一百颗宝石十件金色装备作为嫁妆还有像我这么优秀的大舅子以及我们整个汉巴格小队也会全力支持你罩着你你还等什么现在就牵上汉娜的手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仿佛早就准备好了台词一样,一连串毫不停顿宛如诅咒一般的话语从汉斯口中发出,听的我一愣一愣,这赶脚怎么像是在迫不及待的卖妹妹啊?

    “这是,不对的,男人和,女人。怎么能在,呜呜呜~~~”

    没等阿琉斯把话说完。我就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在这种地方暴露你的腐属性,你不在乎,顶着你的老师的头衔的我还在乎呢。

    “汉斯,你今天很可疑啊,那么急着将阿琉斯嫁出去……”一边捂住阿琉斯的嘴。我一边用上下打量怀疑的目光看着眼前的汉堡头教主。

    “怎……怎么会呢,一定是你多心了吴老弟,我可是在关心汉娜,对,在关心她。”汉斯演技不精。已经开始慌张起来,露出马脚,他连忙向一旁的狗头军师巴尔小声嘀咕。

    “我说,真的可以吗?吴老弟好像看出端倪了。”

    “没办法,硬着头皮也要上了汉斯老大,我已经再也没办法忍受汉娜一边散发黑气一边用恐怖的目光盯着我们一边在笔记上写下一些散发出比地狱怪物还要邪恶的气息的可怕文字。”

    “我……我也没办法忍受了,今天一定要把汉娜嫁出去,就算是买一送一赔给吴老弟也成。”汉斯用力点点头,做出了艰难决定。

    “我说,我都听到了。”耳朵凑上去,我用一字眼斜视着这两个买卖人口的家伙。

    “吴……吴老弟,你别误会。”大惊失色的汉斯和巴尔连忙比手画脚解释。

    “自从你跑去地狱世界以后,汉娜因为担心你,变得比以前还要更加孤僻和奇怪了,整天捧着一本笔记躲在角落里散发出黑色气息,我们也是为了汉娜着想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啊。”

    “哦,是吗?”

    愣了愣,我目光下意识的落到身边的小腐女身上,那张隐藏在斗篷帽子里的脸蛋,朝我透过来的目光,带着几分无暇,几分清透,以及几分温润,就仿佛是找到家的鸟儿,分明是明媚灿烂,哪有一点阴森孤僻的模样?

    真是拿这小腐女没办法,果然还是放心她不下啊。

    我叹了口气,伸手轻柔抚摸着阿琉斯的头,见她眯上眼,幸福的想要睡上一觉的样子,完全就是小猫小狗小动物的表现,不由的好笑。

    “安心,我不会放下你不管的。”

    “嗯。”阿琉斯轻轻把头一点,将眼中最后的一抹绯红关上,整个身子依偎了过来……(未完待续……)

    ps:先更一章压压惊,接下来就是加更章节了,争取今天继续三更,求月票哦,以现在的形势,说不定这个月能争一下分类奖,大家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