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七十九章 悲剧的汉斯
    ***************************************************************************************************

    半个小时后,可耻的出卖队友,临阵脱逃的十多人小心翼翼的重新回到酒吧。

    不,这已经不能称之为酒吧了。

    罪魁祸首,那两个尚且陶醉在自己刚才的表演中不可自拔的家伙,以他和她为中心,构成了一副惨绝人寰,宛如十八层地狱的可怕景象,就连酷脸王子白狼,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默哀落泪。

    人间悲剧啊!

    以两人为中心,方圆十多米,半个酒吧大小的地面上,密密麻麻躺满了一群【尸体】,估摸有上百人,他们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直接被歌声摧毁意识,在昏迷之前,面庞还保持着极度扭曲狰狞的模样,或是捂着耳朵,或者掐着喉咙,仿佛经历了什么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事情。

    再往外一圈的人,因为距离关系,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但也就或许一秒不到的时间,并没有人能把握住这么丁点时间,可以从他们倒下的位置和体位判断出,在某歌神扯开喉咙的一瞬间,他们尝试过逃跑,却只来得及转过身背对着中心位置,就已经绝望倒下,而且因为这一秒钟时间,承受了比靠近中心那些直接昏迷过去的人更多的身心伤害,心灵阴影面积估计可以以平方公里为单位。

    再往外一圈,他们坚持多了几秒,但还是没人能逃脱歌声的索命,纷纷倒地。有些在昏迷的时候还保持着五根手指头死死扣在泥土上,试图多爬出哪怕半米也好。

    老马他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以元凶为心中,以各种痛苦绝望悲哀扭曲姿态倒地的【尸体】,呈辐射状排列出去,看起来宛如悲惨地狱。

    至于新新罗格酒吧。很遗憾,那些试图逃跑的冒险者,在生死一线之间,可不会再遵守从门进出的规定,他们都是直接撞破墙壁,以求最短时间拉开最大距离,虽然都失败了。

    冒险者是什么?动起真格那完全就是一座座人形推土机,整个酒吧四面八方的墙壁都被撞出一个个人形窟窿,瞬间千疮百孔。有个别已经意识模糊口吐白沫的冒险者,甚至朝上跳起,将酒吧的天花也撞出一个个窟窿。

    可想而知,被破坏到这种程度,就算酒吧的机构再怎么坚固,也不可能支撑得住,最后终于轰隆一声崩塌,只剩下残垣断壁。打着新新罗格酒吧的牌匾,断成了两截。恰好就掉在门口处,显得异常刺眼。

    老马他们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新新罗格酒吧,果然还是没保住。”老马捂着头,叹气一声。

    忽然哗啦一声,在废墟之中一道人影猛地钻出。站了起来,让大家大吃一惊,在此等魔音摧残下,竟然还有人能那么快清醒过来,着实厉害。

    而且仔细一看。这个人还是个平民,面貌很熟,不就是一直在装我是幕后boss的新新罗格营地的酒吧老板吗?

    环顾了一眼已然变成废墟的酒吧,老板深深的低下头,仿佛在伤心,大家正待上前安慰几句,忽地,老板就抬起了头,捂着脸狂笑不止,中二狂气病的气息浓烈的让老马这种人都连连后退。

    “这个人……该不会是已经被凡老大气疯了吧。”

    “我想也是,这是第几次了?第二次还是第三次把人家的酒吧给拆了,换成我我也受不了。”

    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酒吧老板却已经开始手舞足蹈,宛如疯魔。

    “终于,等了将近十年,终于等来了今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你们看到了吗?我们辛辛苦苦做的准备,在今天终于用上了!!!”

    酒吧老板大声狂笑,忽然扭动着肥胖的身躯,狠狠撞向他身后的巨大木质酒架。

    “酒吧没了还可以重新开,反正凡老大会赔偿,别想不开。”老马刚想阻止,却将撞击数下后,看似坚固的酒架竟然整个倒塌,酒吧老板状若疯狂的弯下腰,从酒架底下抱出一块块巨大的……巨大的牌匾?

    一块,两块……五块……十块……酒吧老板一拿就足足拿出了二十多块牌匾,让人目瞪口呆。

    等看到牌匾上的内容后,大家更是无语。

    新新新罗格酒吧。

    新新新新罗格酒吧。

    新新新新新罗格酒吧。

    ……

    这样一直排下去,最后一块牌匾,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新】字绕了整个牌匾足足一圈。

    “看吧,天国的父亲,罗格酒吧是不会倒的,我还要做更多的牌匾,更多的牌匾,子子孙孙,世代流传下去,哈哈哈哈哈!!!”

    “嘶~~~不知为何有股凉意。”老马忽然打了个冷战,抱紧身体。

    “是啊,我似乎从那些牌匾上看到了浓重的不详的诅咒黑气。”库特退后了几步,面露惊恐。

    “还是快点带吴老弟离开这里吧。”

    “惨了,莎拉肯定会怪我,我就不该和这臭小子一起喝酒。”

    “咦,这里还有意外的牺牲者。”

    道格有了新发现,从满地的【尸体】当中拖出了三具。

    可不是高特米山可汗这三个可怜虫吗?瞧他们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的模样,这大概就是动物与神的差距吧。

    “你们几个,又做了什么混账事情?!”一声娇喝,卡丽娜风风火火的带着巡查士兵杀过来。

    “不好,被抓到就完了,快跑。”

    “凡老大呢?”

    “有卡丽娜大姐在怕什么。”

    说着,在卡丽娜杀到以前,十几二十人一哄而散。眨眼就跑的无影无踪。

    赶过来的卡丽娜一看这副地狱般的景象,再看看依然陶醉在表演之中,站在木桌上面的轻音部歌神乐队二人组,聪明如她立刻就能将经过猜了个七七八八。

    “你这个笨蛋,是真的打算回营地来当大魔王的吗?”

    “疼疼疼,丽娜大姐。有话好说。”耳朵被卡丽娜一提,我清醒了七八分,连忙叫疼。

    “嗯?有酒味,是谁让你喝酒来着?”

    “老马和拉尔他们。”我毫不犹豫的卖了队友,看看倒在地上屁股撅起的高特,又补充了一句。

    “还有高特。”

    “这几个混蛋,虽然吴小弟你是元凶但这些帮凶也不可原谅,别以为你们能跑得掉。”卡丽娜气的直咬牙。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或者说,我到底做了什么?”茫然看了四周一眼。崩塌狼藉的废墟,以及如同晒鱼干一样趴在地上的冒险者,难道这里刚才被地狱一族袭击来着?

    “你!还!好!意!思!问!”卡丽娜表情凶神恶煞,一字一顿,伸手猛地拉扯着我的脸颊不放。

    “都这种时候了还给我添麻烦真是的,快点给我回去,迟些再找你算账,还有阿琉斯你。都给我回去,新新罗格酒吧的赔偿费。都由你们两个分摊。”

    为什么新新罗格营地酒吧倒塌了,非得我赔偿不可?我很想问这个问题,可以一接触到卡丽娜的恶狠狠眼神,脖子就缩了回去。

    赔就赔呗,反正不是第一次赔了……

    回到家后,我又把罗格酒吧拆了的事情已经传了回来。咦,为什么要说又呢?

    “饲主真是的,比水晶还要残暴,比水晶还要像一头巨龙。”幼稚的水晶不知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老马的作死本事,竟然敢调侃起我来了。我大怒,一手把她夹起,啪啪啪就是十下大板,水晶疼不疼我不知道,总之我的手是肿了。

    “大人真是的,明明今晚就要举行宴会了,不是说要出去找人吗?”维拉丝也是气呼呼的发出温柔训斥。

    “就是就是,竟然一个人躲在酒吧里喝酒,太不仗义了。”老马跟着附和。

    等等,老马?

    “你给我站住,我打死你!”脑子转了半圈,我终于反应过来,张牙舞爪的扑向罪魁祸首。

    “等等,凡老大,我是无辜的啊,虽然一开始是我让你喝酒,但明明是拉尔他们和你喝最多。”“原来是爸爸你做的好事!”莎拉绯目一瞪。

    “不,等等,莎拉,我也冤枉啊,虽然我的确和吴小子喝了几杯,但那都是麦酒,真正让吴小子醉的是让他喝朗姆酒的里肯汉斯。

    “不,不是这么回事,我是因为汉斯这小子提议说让吴老弟和阿琉斯在今晚庆祝会上结婚,想庆祝一下才这么做的。”里肯又果断的把老对头汉斯给卖了。

    “结……结婚?”女孩们呆住了,看看阿琉斯,又看看茫然状的某德鲁伊。

    “不,我是开玩笑,开个玩笑而已。”

    “汉斯先生,这种事关女子名节的事情怎么能拿来开玩笑,阿琉斯可是你的妹妹!”

    “不,其实也不是开玩笑,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在诸多女孩的压迫性目光瞪视下,汉斯已经快要哭了。

    “也就是说,你真的有打算让哥哥和阿琉斯在今晚结婚?”

    莱娜十分罕见的展露气魄,上前一步,声音有些不淡定,并没有阻止哥哥开后宫的打算,倒不如说哥哥不愿再接受新恋情的话她反倒要更加苦恼,但凡事都要有个先来后到,我攻略了哥哥那么多年都没得手,如今你一句话就想插队?你这是自寻死路!

    “我错了,我有罪,我甘愿接受惩罚。”面对无数的控诉,打死也想不到一句无心之言会害自己变成这样的汉斯,泪流满面的抱头蹲地,俯首认罪…………(未完待续……)

    ps:第三更,凌晨六点了,躺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