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八十章 我成为光棍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

    “大家玩的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们能加入一份喵?”

    正当汉斯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时,一道让他觉得如沐甘露的声音从不远处出现。

    原来是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

    我笑着和碧丝含笑羞涩的目光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微微皱起眉头。

    哎呀,不知道为何最近看到这三个人出现,总是对绿林酒吧的前途产生了巨大忧虑,真的没关系吗?你们三个酒吧台柱老是乱跑,那个彪悍的老板娘现在说不定正蹲在吧台后面痛哭哦?

    “你真的要加入?”我指了指汉斯,又看看菲妮,莫非一年不见,她又新加了抖m属性?

    “菲妮,救我!”

    虽然职业不同,菲妮现在已经基本告别冒险者和流浪者,专心做起她的伪娘侍女了,最多偶尔客串一下盗墓贼,但老是不务正业的带着她的两个小伙伴来营地玩耍,也和同样不务正业的里肯汉斯他们结下了友谊,菲妮的悲剧帝属性和老马的作死帝属性,现在已经扬名于外。

    “喵?”菲妮看了可怜兮兮的汉斯一眼,又看了大家一眼,歪头一想。

    “抱歉喵,我想加入表哥这一边喵。”不得不说,虽然是悲剧帝,但菲妮格外的机灵。一眼就分清了局势,但正因为在格外机灵的情况下依然是悲剧帝,才让人觉得可悲,命运弄人。

    “不!!!”被全员背叛的汉斯发出绝望惨叫。

    “不哭,不哭。”就在这时,阿琉斯给哥哥递上了手帕。

    “汉娜。你……”愣愣的看着手中的手帕,汉斯的泪水更加汹涌。

    “呜呜呜~~~对不起,汉娜,我对不起你,擅自帮你的婚姻做主,无视你的主见,我这个哥哥当的太不合格了。”汉斯边哭边用手帕擦着眼睛,心中直想唱上一首世界只有妹妹好。

    忽然,汉斯的动作停顿下来。仿佛化作一座石雕,然后,他僵硬的抬起头,眼睛似哭肿了一般微微浮肿,已经睁不开了。

    “汉……汉娜?”

    “安心,手帕上,加了一点,辣椒水。”阿琉斯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喔喔喔——————!!”下一刻。汉斯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法师公会。

    啧,没想到这只小腐女也挺腹黑的。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我以后可得小心点了。

    整过汉斯以后,大家也偃旗息鼓,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就连维拉丝她们也不例外,本来巨型庆祝会的话,按道理来说女孩们尤其是维拉丝。应该是最忙的时候,可是阿卡拉说了一切她全包,包括宴会,所以维拉丝她们难得清闲,清闲的甚至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大人。要茶喝吗?还是说温水,清神水,果汁,啊,蔬菜汁也行,听说很有营养,但是酒可不行。”

    来到身边,比侍女还要尽心尽责的维拉丝,仿佛在开心的摇着小狗尾巴般向的问道。

    “嗯啊,给我泡杯茶吧,拜托了。”

    片刻过后……

    “大人,要喝茶吗?”

    “好……好的。”

    “大人,要喝茶吗?”

    “但是我这杯还没有喝完……”

    “已经凉了,我再给你换一杯。”

    “大人,要喝茶吗?”

    “可是才刚刚过了一分钟,你看也没有凉……”

    “老是喝茶晚上会睡不着的,我给你换点其他的吧。”

    “那就果汁吧。”

    “大人……”

    于是一整个下午,我去了十躺厕所。

    “可恶啊,我何时才能娶到像维拉丝那么贤惠的女子。”看着这一幕的老光棍们更是眼睛渗了血。

    “我觉得我找到我们至今还是光棍的理由了!”库特一拍手心,露出真相只有一个的锐利目光,见大家洗耳恭听,才洋洋得意道。

    “因为我们老是来凡老大这里玩啊,见惯了维拉丝她们,吃惯了维拉丝她们做的菜,眼界自然而然就变高了,不求能取到像以前罗格三大美人这样的妻子,但至少略逊一筹的总应该有吧,但是偏偏就连略逊维拉丝她们一筹的女孩们还是难找,所以才打着光棍。”

    “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不会吧。”我想了想,却不得不承认库特说的有理,的确,像维拉丝这样的女孩呀,就算找遍三界大概也再难找到一个。

    不过还是不对,其实应该还是有的吧。

    “你们看,欧娜怎么样?”我将目光放到那名一直没有出声,娴静的听着我们胡闹的优雅侍女身上。

    “凡长老能够将我和维拉丝大人相提并论,真是太开心了,但是很抱歉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欧娜轻轻一笑,抱着菲妮的胳膊从容应道。

    其实我一直觉得她应该是某个贵族家的女儿,不经意表现出来的举动都很有淑女范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绿林酒吧里做区区一介侍女。

    “那么……碧丝呢?”目光一转,又落到碧丝身上,就算让长长的刘海遮掩了几分美丽,她依然是绿林酒吧的三当家,人气只比菲妮和欧娜低一点,若是能将刘海剪短些的话,那简直就是集温柔贤惠美丽为一体的完美妻子,哦,还酿得一手好酒。

    大家的目光落到碧丝身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齐齐摇头。

    “怎么了,你们对碧丝有什么不满意?我告诉你们,她可温柔贤惠体贴了,还会酿酒。作为妻子而言并不会逊色于维拉丝,当然,在我眼中维拉丝她们肯定是最棒的。”

    我为碧丝感到愤愤不平,让一直低头不语的碧丝,更加害羞的低头。

    还有一些优点没法说,比如说分开刘海的话。可以让本来就十分的样貌打到突破天际的十二分,还有,比如说胸部很大,只不过是被束紧了看不出来而已,这是欧娜告诉我的,至于为什么她要告诉我这些,我也搞不懂。

    “不,碧丝好是好,但是。那个……对吧。”

    “是啊,没办法,毕竟……”

    “唉,要是能早几年发现碧丝的魅力……”

    “当场历练经过库拉斯特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发现碧丝呢,真是瞎了狗眼……”

    “喂喂,你在第一世界库拉斯特历练的时候碧丝还不到十岁吧。”

    一群人含糊其辞的嘀咕起来,看着碧丝的眼神满是哀叹和惋惜,这也就罢了。为什么看向我的目光变得十分不善?

    “好吧。”我拍拍手,润了润喉咙。往三位侍女中最后的一位——菲妮身上一指:“那么,大家觉得菲妮如何?”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菲妮身上,身为万众瞩目的酒吧侍女菲妮,面对这么多目光丝毫不怯场,“喵”的一声侧头微笑回应。

    “她……她是那个吧……”

    “但是……”

    “不……不好,被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被菲妮的魅力迷住了。”

    “真的可以吗?可以吗?!”

    “阿琉斯,苦恼中。”

    “可以跨过那条禁忌的界限吗?先祖啊,请给我启示吧!”

    面对菲妮的万人迷风情,一群大男人显得有些不淡定了,当中也夹杂着阿琉斯的奇怪悲鸣。或许是菲妮的伪娘属性太成功了,本该让她这个小腐女灵感如泉的角色,现在却让她陷入纠结,因为一直没办法把菲妮当男人看。

    “等……等等,你们想对菲妮做什么,凡长老也真是的,为什么要开这种奇怪的玩笑。”欧娜更加不淡定,赶紧的将菲妮拉到身边,以示名……名花有主。

    “抱歉喵,大家的心意我只能心领了,我呢,已经决定和欧娜在一起了喵。”肯定是已经面对过无数粉丝表白的菲妮,驾轻就熟的将所有人的炙热目光挡下来,但是,忽然,她的小脸泛红,偷偷看了我这一眼,让我生起不妙的念头。

    “但是……但是如果这个人是表哥的话……喵……菲妮该怎么办好呢喵?”

    “凡老大你这个混蛋啊!”刚想走向禁忌的不归路却被无情拒绝的老马库特他们,将愤怒全部转移到我头上。

    “说来说去,还是吴老弟的错!”

    “没错没错,怎么想都是吴小子占据太多资源了,我们找不到女人都是他的错。”

    “爸爸,这句话我可以告诉妈妈吗?”

    “不,莎拉,我刚才说错了,应该是除了我之外的大家找不到女人都是吴小子的错才对。”

    “咦,我也算吗?有了丽娜的我,也要被算在内吗?这样做好像会被丽娜揍的很惨。”

    “高特你什么时候出现的?不是已经死了吗?!”

    “没死!才没有死!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段记忆罢了,对了,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会光着身子晕倒在酒吧里,酒吧又是什么时候被拆掉的?”

    “不,不知道真相对你来说比较好。”

    “真……真的吗?好像很可怕那我还是不打听了。”被众人不死作假的【我这也是为了你好】的严肃表情镇住,高特立刻缩了缩脖子,怂了。

    结果打光棍这个话题,被高特这么一插话立刻被扔到了爪哇国,大家又展开了一轮新的听起来很蠢且毫无意义的争(废)论(话)。

    所以说男人啊……

    唯一不变的是温柔体贴的维拉丝还在给我继续添茶水,生怕我说太多口渴似的,呃,不好,又想上厕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