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 都来了
    ***************************************************************************************************

    “岂有此理,你这臭小子天生吝啬,还怪到我头上来了?”

    法拉气的胡子都哆嗦起来了,到是一点都没否认他自己一毛不拔的性格,不愧是罗格第一吝啬。

    “不,等等,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怎么也来了?”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冷静一想,忽然大惊道。

    虽说这老头谁也不受待见,但他的身份毕竟是法师公会会长,法师公会各种各样的事情都离不开他调度,他竟然跑到地狱世界里来了?这是不准备回暗黑大陆的节奏吗?开什么玩笑!

    “哼,现在才反应过来吗?就算当了魔王你的智商还是一点也没变啊。”见我现在才露出吃惊表情,法拉得意的摸着他的稀疏胡子,似乎很满意把我吓了一跳这个事实。

    “听好了……”正当他吊足胃口,酝酿足了气氛,准备告诉我惊人的事实真相时,才刚开口就被另外两道身影挤出了镜头外,没有丝毫悬念。

    “你闹够了没有,配角就该有配角的觉悟,抢我这个主角的风头可不行。”

    挤开法拉的其中一道身影,用她嚣张无赖之极的声音大言不惭道。从那宽大的黑色斗篷帽子,隐约能看到几抹酒红色的发丝在飘动。

    “你是……”我瞪大眼,比刚才更加惊讶。更不可思议。

    “哼哼,终于认得我的身份了吗?我的不肖笨蛋学生哟,知道我知道你成了魔王以后,心情是有多么悲痛欲绝吗?没想到我只是出去溜达了一圈,缺少管教的你就已经堕落了,这个联盟果然没有我卡夏是不行……”

    “难道说,是莎尔娜姐姐?!”只是看了喋喋不休的老酒鬼一眼。我就将目光转向另外一道沉默身影,惊喜叫道,既然老酒鬼出现了。那和她一起进入奶牛关的莎尔娜姐姐,想必也会一起出来,绝对错不了。

    越看身影越是眼熟,无论身高。还是那从隐藏之中渐渐释放出来的女王傲气。我不再怀疑,雀跃的飞扑过来,将身影牢牢搂在怀里。

    掠起的一阵风,将怀里身影的斗篷帽子轻轻吹落,一头灿烂纯粹到极点的金色秀发随之倾洒而下,那双海蓝色的冰冷眼眸轻眨几下,露出几分暖意。

    从毫不起眼的斗篷里面出现的绝色女王身姿,让明知道她身份的人都出现了瞬间恍惚。仿佛这晦暗绝望的地狱世界里,忽然出现了灿烂夺目的金色阳光。映着广阔而冰冷的碧蓝海洋,或许她的实力不是最强,但是存在感却无以伦比,就好像天生的主角,命中的王者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她将来能否登上顶点。

    “太慢了。”浑身散发出冰冷气场的女王陛下,轻轻一笑,刹那间,如同雪白的哈洛加斯春暖花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偏偏又是如此美丽动人,她伸手回应着唯一的,最疼爱的弟弟的拥抱,终于开口。

    “还不是因为姐姐隐藏起了气息,不让我察觉到。”蹭着那宛如缎带一样柔滑的金色发丝,我用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撒娇依赖语气抱怨道。

    “就算是隐藏了气息,凭借我们姐弟的羁绊,也应该立刻察觉到才对。”莎尔娜姐姐拦腰抱过来的双臂,微微用力一箍,表达着女王陛下内心的不满。

    “是,是我错了。”和莎尔娜姐姐作对可没好果子吃,再说也的确是我的不对,没有立刻察觉到姐姐的到来,我立刻老实的道歉了。

    “喂喂,我说,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至少等我说完了你们再姐弟重逢行吗?”

    旁边传来谜之配角声音,却被久别重逢,内心洋溢幸福喜悦感情的我们完全忽略无视掉了。

    “姐姐是什么时候从奶牛关里出来的?”

    “大概一个月以前。”

    “一个月前吗?那时间上岂不是很呛,而且还是来到这种地方。”

    重逢的喜悦过后,我目露忧色,没想到不止法拉老头,连莎尔娜姐姐也下来了,这以后可怎么回去啊,难道说大家都已经决定在地狱世界呆一辈子了?这可不行,五年,五年以后七巨头大概就要立刻攻打过来,不给我一丝喘息机会,如果没办法守住,迫不得已只能放弃教廷山,我和小狐狸小幽灵可以利用无限制返回回去,那大家呢,大家该怎么办?

    越想,我心里就越是不安,阿卡拉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走了这么一步臭棋,我还以为她会有更好的办法,没想到却将这么多重要的人一起拖下地狱世界这潭浑水。

    下一步呢?难道她还想把维拉丝她们也弄下来?不,不行,我得阻止阿卡拉这么干。

    见我面露忧色,莎尔娜姐姐用力一搂我的脖子,将我的脸埋在她那温软深邃的胸怀之中。

    “怎么,难道说你不愿意我在这陪你?”

    “不,怎么会呢,只是……只是这里可没有回程票,来了就回不了了,感觉对不起大家,哦,不包括卡夏和法拉。”

    “为什么就不包括我们两个?”曾经的营地两大恶棍,顿时露出不爽之色。

    “你,我怕你把我的教廷山给炸了,至于你,你除了喝酒欠债之外还有什么特长?自我介绍一下?”

    我毫不客气的揭这两位的短,本德鲁伊在营地混了那么多年,还会不知道你们两个是什么德性?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孽。为什么罗格第一第二第三吝啬会在数年后再次齐聚,而且是在这种地方。

    “你说什么?我也是有特长的,比如说这颗正义之心。你看看我为了你这个不肖学生,忍痛放弃营地里的一切,不远万里赶过来,不就知道了吗?”

    “其实这酒鬼是因为士兵统领被人抢了在营地里感觉分外没有存在感无所事事才死皮赖脸要跟上来的。”

    法拉因为爆炸狂魔的外号实在无法辩驳,只好通过打击老酒鬼的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地位,至少要拉个垫底的。

    “你说什么?你才是,不是差点跪求阿卡拉才不要脸的蹭到这次机会吗?”

    “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跪求阿卡拉了。是因为这次的任务缺不了我,阿卡拉亲自登门拜访求着我来的好不好,大家说对吧。”法拉得意洋洋的看向身后那一群黑袍斗篷法师。

    结果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人附和他。

    “你们这是怎么了,说好要给我点面子的呢?”法拉快要哭了,同事多年,自己的威望就那么低?

    何止是低。简直声名狼藉。

    “咳咳。你们不要闹了,还有一个人,想必吴你会很高兴见到。”卡琳达打断了卡夏和法拉这对剑拔弩张的老对头耍宝,又从斗篷客人之中拉出一人,送到我面前。

    “卡露洁,你怎么也来了?”这次我学乖了,不,倒不如说精灵那尖尖的耳朵哪怕罩在斗篷帽子里也比较好认。

    “亲王殿下。卡露洁奉吾王之命,前来侍奉照顾您来了。”

    掀下斗篷。卡露洁那绝色秀美而温柔正经的面庞,纵使无法和一旁的莎尔娜女王争辉,但依旧让人觉得夺目耀眼,并非衬托鲜花的绿叶,而是向日葵旁边的一片怒放郁金香。

    天底下,大概也只有吾王才能和莎尔娜姐姐争夺光辉。

    “本来陛下是打算亲自前来的,可是实在拗不过大家的劝说,只好让我先一步过来了。”

    “阿尔托莉雅想亲自过来?当然不行,她可是一族女王,怎么能那么乱来。”

    听了卡露洁的话,我惊的下巴都快掉了,这金色呆毛,她可不仅仅是我的妻子,还是一族女王,怎么能那么任性,幸好被大家劝住了,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精灵族交代。

    不过,阿尔托莉雅的举动还是让我很心暖,她肯定是全心全意的信任我,相信我就算做了魔王也不会变,并且担忧我的安全,才打算亲自过来一趟。

    “被劝阻后,陛下又想让姐姐、蜜拉姐姐、尤丽叶姐姐和我一起过来,可是考虑到世界之石残片的传送容纳问题,只能让我一个人先过来照顾殿下了。”

    卡露洁又语不惊死人不休的爆料道,吾王啊,你这是打算将你的十二骑士全都塞过来给我吗?

    “也就是说,洁露卡和蜜拉丝尤丽叶她们三个,随后可能还会过来?”

    “姐姐可能有点呛,毕竟她的实力还稍有不足,蜜拉姐姐和尤丽叶姐姐到是很有可能,如果殿下觉得人手不够,我可以随时上禀陛下,请求她多送一点人过来?”

    卡露洁明显误会了我的意思,这一本正经的侍女歪头想了想,变本加厉的要继续帮我招兵买马。

    “不不不,够了,已经很够了,说实话我根本没想到会一口气来这么多人,你们来了以后可就难回去了,难道不知道吗?”

    法拉和他身后的老法师团们,听完我这话后,相视一笑,似乎有什么阴谋诡计的样子。

    “我们还是进去再说吧,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教廷山到底是什么样子了。”其中一名老法师,我一时忘记了叫什么,是法师公会里的重要长老之一,他身后的法师们一眼看去也都十分眼熟,我想了想,这些人不大多都是当初想要和我一起来地狱世界,打算将自己的生命献给魔法研究的那群人吗?

    感情我和小狐狸以及小幽灵的三个月努力学习,到底还是白费了,最终没能阻止他们来到这里,不仅如此还添上了法拉卡夏姐姐和卡露洁等人。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先将这群等不及想要研究教廷山的老法师们请入了教廷山内部,将他们带到中枢大厅后,这群法师就忘记了一切,包括他们的头头法拉,开始聚精会神的对那些魔法阵研究起来,时不时发出类似洒家这辈子值了的巨大惊叹。

    我和小狐狸则是带着剩余的人,老酒鬼,莎尔娜姐姐,卡露洁和法拉,以及两对前辈夫妇,来到了中枢大厅旁侧的房间,看他们的样子,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想对我说。

    顺便一说,小幽灵跑路了,天不怕地不怕,连小亚瑟王也敢招惹的她,不知为何有点怕莎尔娜姐姐。

    卡露洁立刻就进入了贴身侍女角色,脱下斗篷,展现出一身日常的侍女服装扮后,马不停蹄的泡好茶,在我身后站立侍奉起来。

    待众人落座,我立刻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法拉老头,之前那神秘一笑给我留下了不小的疑问。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阿卡拉会放任我们那么多人过来,甚至包括莎尔娜,对吧。”在大家的目光催促下,法拉老头也没吊胃口,直接就进入了正题。

    “是的,那群法师也就罢了,毕竟他们一开始就打算哪怕舍弃生命也要一睹教廷山的风采,但是你还有老酒鬼,以及莎尔娜姐姐和卡露洁,为什么阿卡拉会答应让你们过来,这不是坑人吗?”

    “当然不是,你还记得你从远古野蛮人祖先那里获得的圣物吗?”法拉淡定喝口茶,不过激动的微微颤抖的胡子却出卖了他。

    “你是说那块大石头?当然记得,肯定忘不了,我辛辛苦苦被虐了三个月,就得了这么一块毫无用处的石头,罗格第三吝啬的名头简直败光了。”

    一想到那三个月付出的汗水,我就咬牙切齿,当然,并非针对三位吃货野蛮人,三个月的地狱修行让我一举突破到了世界巅峰之境,怎么说也值了,就是觉得期待越高,失望越大而已,野蛮人一族的圣物,哈洛加斯的心脏,听起来貌似很了不起,怎么说也应该是神器级别的宝物吧,却没想到竟只是一块丑不拉几的大石头。

    “嘿嘿,要说那块石头的坏话,也就乘现在吧,待会你可就要跪着向它膜拜道歉了。”法拉贱笑几声,颇为期待我待会的反应。

    “难道说那块石头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我有些纳闷,这块石头我可是向艾芙丽娜确认过了,它亲口对我说这石头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卵用,难道它还能看走眼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