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三章 吃货花藤
    ***************************************************************************************************

    摇摇头,从恍惚中醒过神来,不管是梦也好,不是梦也好,这里都不是久留之地,必须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将刚得到的宝贝教廷山安置好再说。

    虽然七巨头的威胁暂时解除了,在未来的五年内它们都没办法对我们出手,但是我可不会因此得意忘形,忘记了除了七巨头的势力,还有不少魔王强者能够将教廷山抢走,甚至置我于死地。

    在地狱世界,我现在勉强能算个一流强者,上面还有超一流和绝世高手呢,然而却被路西法这个朝廷狗官硬是冠了一个东武林盟主的地位,你说我现在遭不遭人嫉?估计不少魔王强者都想试一试干掉第五魔王,第八巨头到底是什么滋味吧?都不用四魔王和三魔神去怂恿。

    总言之,明白现在自己的处境还很危险,并没有余裕就是了。

    至于去哪里?我脑子转了一圈,又和小狐狸商量了阵子,地狱世界我们不熟悉,一路全靠地图瞎摸乱撞过来,所以说到安全,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只有地狱山那片了,那儿对我们有威胁的家伙,大概只有靠近中心地带边缘的那头骸骨巨龙,但没关系。我离远一点这个恶邻,它还能追着我咬不成?怎么看那货智商都不太高,安心安心。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地狱山那有我们联盟的据点,有我们潜伏在地狱世界的正义小伙伴,我们开着千米长的教廷山闯过去,他们总不可能再睁眼瞎看不见我们了吧?我现在急需联络联盟,让阿卡拉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再给我来个遥控指挥,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才好。

    说白了。我累了,感觉已经不想再动脑子了。

    想开动教廷山,还得先将小幽灵叫醒过来。这小圣女一睁眼,看到我身体倍儿棒,笑容倍儿傻的出现在她眼前,顿时就泪眼汪汪。抱着我又哭又啃。不愿意放手了,没办法,我只能陪她一起去中枢大厅开飞船,当然还有小狐狸,三人身体无大碍,精神方面却已经有些竭力了,毕竟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寻常人一万辈子都不可能经历。

    结果来到中枢大厅。我们才发现忘记了一样东西,没错。就是一开始被安达利尔放置在中枢大厅冰封起来打算阴我们的那头巨大毒怪,如今这可怜的家伙已经被安达利尔抛弃掉了,除此之外还有两只一头小牛那么大的巨型绿色史莱姆(?)倒在地上,我猜的不错的话它们应该就是小狐狸之前所说的被这头毒怪吐出来的小喽啰。

    这两只据说有世界初级实力的史莱姆状小喽啰,已经被小狐狸解决掉了,什么也没爆落,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流着墨绿色的恶心毒液,一动不动,到是那只巨大毒怪,还苟延残喘的在雷电网的捆缚下不断挣扎,不断吐出毒雾,这些恶毒的绿气已经快要蔓延到中枢大厅那去了。

    我连忙警戒叫停,将其他事情放到一边,先把这头怪物处理掉再说,小幽灵和小狐狸的实力不高,接触不得这些毒雾。

    而后,变身cosplay熊,在毁灭火焰的层层保护下,我才敢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浓烈毒雾之中,那些几乎液化的毒雾甚至试图侵蚀毁灭之火,火红和墨绿的交界处发出渗人的滋滋声,让我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这只巨怪,还好给了它见面杀,否则cosplay熊应付起来也不容易。

    一步一步接近巨大怪物,它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死期快到了,回光返照,挣扎的更加厉害,闪电网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我正想快步上前将它拖出教廷山解决掉,忽然这时,发生了让我预想不到的事情。

    手腕处传来一阵麻痒,最近有渐渐苏醒之势的剧毒花藤,似乎在这只巨怪的剧烈毒雾刺激下,彻底醒过来了。

    紧接着,cosplay熊手上爆发出一圈绿光,剧毒花藤水桶那么粗的庞大身躯轰然落地,让地板震了一震。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毒雾外面的小狐狸和小幽灵紧张兮兮传来声音,生怕我又会消失不见似的,之前的巨变仍然让她们心有余悸,若不是这片毒雾以她们的实力实在靠近不得,小幽灵说什么也不会再放开我。

    “没事,剧毒花藤醒过来了。”我回头大喊一声,让她们安心。

    剧毒花藤?两位圣女殿下面面相觑,记得这家伙好像沉睡了好几年了吧,都快把它给忘记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是被毒雾刺激醒过来的吗?

    刚刚苏醒过来的剧毒花藤,在地板上不断蠕动着它那似植物蔓藤又似活物毒蛇一般的绿色身体,下意识想钻地,结果撞了个满头包,这可是用比钢铁还要坚硬的白岩通过魔法加固所打造的教廷山,还真不能让它随随便便钻。

    一醒过来就遭遇阻挠,从剧毒花藤那儿传来委屈的信号,但是一转眼间,它就不委屈了,因为发现了食物,发现了前所未有过合它胃口的食物。

    身为剧毒花藤的主人,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它的食欲正在爆发,已经不可阻止了,喂喂,真的够了,好不容易才醒过来你又要吃?万一像之前那样吃坏肚子,又睡着了该怎么办?真的打算打一辈子酱油吗?

    无视我的吐槽,剧毒花藤飞快窜到那两只巨型绿色史莱姆旁边,从头部张开森森巨嘴。真的宛如吃果冻般,一口一个,哧溜哧溜的就将这两只剧毒史莱姆吞下去了。

    这可是世界初级实力的怪物。你的肚子撑得住吗?我心颤颤的想着,现在才想起观察剧毒花藤的实力,不错嘛,不愧是我的第一个召唤宠物,在沉寂了数年之后,竟然还是比小雪先一步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实力,吃下同等实力级别的敌人。应该不会再让它闹肚子了吧?

    心里刚松一口气,我忽地两腿发软,又差点给剧毒花藤跪了。

    两只和它实力相差不大的怪物进了肚子。我分明能感觉到,它已经吃的饱饱,快要把肚皮撑破了,但是这吃货竟然还不满足。又虎视眈眈的看向史莱姆的主人。那头巨大毒怪。

    我说,花藤童鞋,那可是介乎世界巅峰到世界圆满级别的强者哦,你吃下去就不是闹肚子沉睡的问题了,真的,相信我,你会成为史上第一个撑破肚皮的剧毒花藤。

    剧毒花藤也意识到了屎里有毒这个道理,知道眼前的怪物强者不是它现在能吃下去的。但还是不甘心,不断朝我发来求助信号。看得出,这头怪物的剧毒力量对剧毒花藤的吸引力很大很大,否则它也不会那么嘴馋。

    该怎么办好呢?算了,不管这货先,把这头怪物拖出去斩了再说。

    不再理会委屈巴巴的剧毒花藤,我一手抓住怪物的一条腿,将它像块死猪肉般拖动着,它还想奋力挣扎,我想都不想,控制肚子里的鲑鱼剑给它搅动一发,这头怪物发出杀猪的惨叫,再次奄奄一息倒下。

    这家伙的身体实在太大了,磕磕碰碰,还是弄坏了不少地方,足足用了大半个小时,我才满头大汗的将它从教廷山下层弄上来,扔到广场上,看似在晒一根腊肉。

    啧,也不知道这货当初是怎么挤入中枢大厅去的,可把我累坏了。

    剧毒花藤也跟了出来,对这头怪物依然投来恋恋不舍的目光,让我无语,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为财死藤为食亡?

    如何干掉这头怪物到是个轻松事,为了不污染教廷山,我将它狠狠抛上半空,然后让鲑鱼剑自爆,boom一声巨震爆炸,一直烦恼着我们的巨大怪物终于被解决了。

    话说我现在才想起,它也是够可怜的了,明明实力在我遇到的敌人当中排得上号,却偏偏连一场像样的战斗镜头都没给,不仅如此,连名号都不为人知,就算想给它立块墓碑都做不到,死的不明不白,冤枉之极。

    算了,我也不是那么无情的魔王,做为死在本魔王手下的第一个怪物,就赐予你冈姆这个名字吧,嗯哼。

    我也是很佩服自己,这就已经开始进入魔王的节奏了。

    解决掉了冈姆,刚想摆个真男人从来不看背后的爆炸的pose,没想到冈姆这货很争气,竟然在空中来了个大爆,五光十色的爆落物品哗啦啦像下雨般落下。

    这大概是我干掉过的最强怪物,战利品肯定不会差,一想到这里,我口水直流,哪管什么真男人不真男人,立刻转过身像条狗一样扑上去,引来小狐狸和小幽灵的鄙视目光。

    冈姆的爆落颇丰,暗金两件,看样子都是上好货色,高级符石一枚,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我暂时没空一一去细数。

    因为剧毒花藤这吃货竟然还是不死心,大老远的又将冈姆的尸体拖了回来,贼头贼脑,东张西望,终于给它找到了一处可以钻的地方。

    圣树之心的埋藏点!

    剧毒花藤二话不说,拖着冈姆的巨大尸体飞快窜去,对它来说,地底就像水,它就是水里的鱼,虽说不钻地不至于窒息而亡,但就是闷的慌,且缺少安全感,好像脱光衣服走在大街上。

    它要钻地也就罢了,只要别把下面的圣树之心也一口吞了,我不说什么,但是这吃货竟然还想将冈姆的尸体也一起拖到地底埋起来,慢慢吃,慢慢消化。

    这样我就不能忍了,刚想将剧毒花藤召回,却被小幽灵制止,只见她看着那片泥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怎么了?”

    “我之前不是说过,这里还缺少一棵树吗?”

    “是这样说过,和这有什么关系吗?”

    “或许,剧毒花藤能够成为这棵树也说不定。”

    “哈……你在说什么,它可是剧毒花藤。”我伸手往小幽灵的额头上摸了摸,没发烧啊,怎么就能说出这样的胡话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好像在哪儿看过类似的记载。”拍掉我的手,小圣女不满气呼呼的冲我咬过来,问她在哪里看过,她也不知道,毕竟是万年前的事情了。

    “总之就暂时让它呆在那里吧,放心,圣树之心不会被怪物的毒素污染,剧毒花藤也不可能把它吃下去,这点我敢保证。”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直觉而已,如果它敢吃圣树之心,本圣女就把它给吃了。”小幽灵灿烂一笑,露出的那口洁白好牙让我为剧毒花藤的命运而颤抖。

    “我记得你说过,这儿必须要有一颗拥有意识的大树,为什么?”见小幽灵好像对这棵树的存在特别执着,我不禁更加好奇。

    “我说啊,教廷山可是没有智慧的,也就是说我必须操纵它向前一步,它才能向前一步,有这颗树就不同了,通过和圣树之心相连,可以把它当成是教廷山有了意识,一些简单的指令只要下达给它,就不需要本圣女再劳心费力了,懂吗?”

    “明白,完全了解,说白了其实有没有这棵树对教廷山的影响不大,你就是怕麻烦对吧。”

    “啊啊啊,嚣张的笨小凡,蛋小凡,你试试一整天操纵教廷山试试,再和本圣女说这番话?”小幽灵恼火了,追着我又是一通乱咬。

    “咳咳,我说你们两个,别忘了正事。”小狐狸看不下去,咳声提醒道。

    “没错没错,差点忘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小幽灵,快点去开你的船。”我一拍脑袋,想起了正事。

    “不开,本圣女可是个怕麻烦的人。”小幽灵脸一撇,闹别扭了,让我好好哄了一番,她才撅着小嘴回中枢大厅。

    “我看你很欢乐的样子。”跟在小幽灵后面,小狐狸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似有所疑问。

    “从安达利尔手中逃命,又得到了教廷山,高兴也正常吧。”我回以疑惑目光,当然,除了不小心当了魔王以外,这个消息应该还没透露出去吧,我得好好保密,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我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小狐狸恍然一拍手心。

    “什么我知道了你还不知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我被绕糊涂了。

    “你成为地狱第五魔王,第八巨头这件事,已经传遍三界了。”

    某德鲁伊五雷轰顶,当场石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