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五章 剧毒花藤啊啊啊!!!
    ***************************************************************************************************

    发现小狐狸消瘦了一圈后,我心疼的要命,将心比心,如果小狐狸生病了,而且奄奄一息,差点没命,我也会六神无主,彷徨惊恐,说不定会做出去单挑七巨头这样的傻事。

    饶是如此,我还是在小狐狸霸道的要求下,又躺了两天,被她温柔伺候了两天,身体彻底恢复过来了,这只小天狐才完全安心下来,在我哭笑不得而心疼的注视下,往床上一倒,就是睡了一天一夜。

    好吧,这会儿该轮到我伺候天狐大人了。

    又过了两天,渡过这场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危机之后,我才以冷静的姿态,开始从头梳理这些天发生的一切。

    首先,我见到路西法了,并在她的强迫下成了地狱八巨头之一,爱与正义的魔王。

    混蛋,不要让我重复叙说这么羞耻的事情!

    路西法给了我五年时间,确保我这五年只要主动不作死,七巨头就不会来骚扰我,然后又爆料了一些当年地狱入侵的惊天内幕,之后麻溜的挥挥手将我赶了回来,和担忧落泪的圣女大人们重新团聚。

    安达利尔果然如路西法承诺的那样退去,接着我们前往地狱山,而本德鲁伊,却在这个时候不幸身负高烧,差点蒙主召唤去了,也就是在这期间。发生了不少事情。

    值得一说的有身处在地狱世界中的联盟伙伴,来到地狱山后,总算是靠着教廷山的强大存在感和他们联系上了,当时我重病昏迷,全靠小狐狸一个人,又是要照顾我。又要忙着和联盟那边联系,解释一切,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力,让她憔悴了不少。

    现在,该我这个一家之主撑起栋梁了。

    “所以说,我们和联盟的联络到底怎么样了?”还是靠近中枢大厅的房间,我和一觉睡醒,终于恢复了精神的小狐狸正在谈话。

    那只没心没肺的小幽灵,不知道是十分淡定我这种笨蛋怎么可能会发烧致死还是怎么。在我最危险的那几天竟然睡的天昏地暗,丝毫没有察觉,当然,也怪不了她,她之前一口气操纵着教廷山飞到这里,足足十天没合眼,别说是这只睡神圣女,就算是普通冒险者也熬不住。

    现在。小幽灵也醒过来了,不过她对这些不感兴趣。正操纵着教廷山玩打飞机游戏,我没有在开玩笑,教廷山依靠着自我修复功能,如今大部分功能设施已经恢复,其中就有武器系统,足足一千门魔法副炮。没错,这只是副炮,也就是说还有主炮,虽然只有一门,但是那威力。啧啧,比四重焰拳还要强大数十倍,估计七巨头也不敢正面硬接。

    缺点是消耗过大,一发入魂,就将教廷山积攒了半个多月的能量耗空。

    这里要说明的是根据小幽灵的说法,教廷山貌似一共有三套能量系统,其中一套以圣树之心为主,是核心能量系统,主要供给中枢魔法阵的运行,教廷山的自我修复能力和动力系统也靠它。

    另外一套主能量系统依靠飞行积攒,教廷山的一些进阶能力,比如说攻击防御系统,比如说穿梭空间,以及其他各种还不甚明了的能力,都是依靠主系统供能,主系统还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给核心能量系统供能,减轻圣树之心的负担,但是不能逆向,也就是说圣树之心不能给主能量系统供能。

    最后一套是备用能量系统,平时处于放置play状态,关键时刻才会启用。

    顺便一说,教廷山的穿梭能力似乎被路西法做了手脚,无法启动了,真是的,竟然不信任我这个诚实憨厚的黑暗大陆五好优秀少年的承诺,还怕我跑路吗?

    现在小幽灵正是操纵教廷山的千门副炮,对付那些敢于飞近教廷山的怪物,练习准头,可怜的怪物们,也没招谁惹谁,就是吃饱了想在空中散个步,结果biu一下就被轰成灰了,一时之间以教廷山为中心方圆十里的范围成了生命绝境。

    算了,暂且不讨论那只残暴的圣女幽灵,还是回到正题上吧。

    “其实联盟那边已经来信了。”小狐狸露出一副这才想起重要事情的模样,摸了摸,将一封信拿出来。

    “来信了?什么时候?里面写了什么?”我惊讶的接过信封,看了一眼上面的魔法封口,的确是阿卡拉才拥有的大长老徽章没错。

    “我还没来得及看,应该是三天前吧。”

    “应该?三天前?还没来得及看?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惊眼睛都瞪圆了。

    “哼,怎么,不行吗?”小狐狸气冲冲的瞪过来。

    “不……当然可以,抱歉。”我这才想起,三天前正是我重病在床,快要嗝屁的时候,小狐狸大概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我身上,连联盟的重要来信都扔到一旁了。

    “拆开来看看吧,看看阿卡拉都写了些什么?”见我道歉,小狐狸反倒不好意思了,傲娇的轻哼一声,连忙转移话题。

    “说的也是。”我轻车熟路的打开信封,拆开里面的信纸,和小狐狸坐到一块,逐字逐句的看了十多分钟。

    信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并没有太值得琢磨深思的东西,阿卡拉果然很信任我,或者如小狐狸说的那样信任我的智商,知道我不是干魔王的料,少了她的智慧就什么也做不成。

    里面提到她会尽量帮我重新树立救世主的正名,并散播其实我成为魔王是联盟的其中一步重要计划,这样一来应该能打消不少人的怀疑了,再加上我这个魔王的名号本来就就让人吐槽不能,说实话就算阿卡拉没做什么,大陆的反应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尤其是在冒险者之间的反应,基本没有冒险者信我会背叛联盟跑去地狱世界做走狗。

    家人那边,阿卡拉已经挨个和女孩们聊过,大家纷纷表示情绪稳定,到是担心忽然做了魔王的我有什么不适,吃不好睡不好拉不好。还有希望我这个大魔王尽早回来云云,看了一遍,我这颗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这些话都是为了让我安心,下面是阿卡拉的打算,出乎我意料之外的简单,她打算派一个队伍前来地狱世界,至于具体想什么,成员都有谁,她神秘兮兮的没有说。说到时候对我而言将会是一个惊喜,至于这个队伍的到来,也不需要我多操心,地狱世界的同伴们已经开始行动,开始在地狱山范围设置引导魔法,尽量让他们在降临地狱世界的时候落到安全且附近的地方,相信只要不是我这样的【人品帝】,做了那么多安排。应该能的将他们引导,成功接应。

    说白了。这封信的意思就是让我洗洗睡觉,调整好心态,迎接成为魔王的新一天。

    看完之后,我和小狐狸相视良久,对这样的意外结果,只能表以无语望天。

    好像……自己成为魔王这件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并没有引起太大波澜的样子,虽说这样的结果我应该开心,但是微妙的又有点不甘,有点被小看了的感觉。喂喂,我好歹也是救世主哦,救世主堕落你们怕不怕,你们到底怕不怕?表现的也太淡定了吧!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这个一家之主只是镇场子用,拿主意的还是小狐狸。

    “凉拌,按照阿卡拉说的去做呗。”小狐狸耸耸肩,表示今天我也是偷懒党。

    “也就是说,没什么事情可做咯?”我有点心疼自己,好不容易做了魔王,他喵的竟然闲着没事做,我是不是该去做点魔王该做的事情,比如说侵略某块区域,再这样下去,我这个魔王兼救世主就要沦为打酱油的了。

    “怎么,你闲得慌?我可是巴不得,这几天照顾你这坏蛋累死了。”小狐狸伸了个懒腰,将美好身姿尽展。

    “是是是,小的这就给给天狐圣女大人您捶背。”

    “嗯,悠着点,本天狐的身体可是很金贵的。”小狐狸把眼睛一眯,到是大咧咧的当起了这个大爷,没办法,谁让我亏欠她呢,只好乖乖的侍奉起来了。

    “哦,对了,我那几天,我是说病重的那几天里,到底都说了什么梦话?”捶着捶着,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小狐狸身子一震,又想起了那时候彷徨绝望的,甚至做好了殉情准备的心情,原本舒舒服服的,忽然整个人就不好了。

    “口渴了。”她故作镇定,宛如老佛爷般小手一抬,某德鲁伊立刻大献殷勤的捧来好茶。

    装模作样的喝了几口,润润喉咙,小狐狸才冷静下来,回忆那天。

    “让我想想看,你这坏蛋那天似乎说了【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之类的奇怪梦话。”

    “哦,是吗?”歪着头,我表示非常淡定。

    “该轮到你说了,到底做了什么奇怪的梦,要说那种话?”放下茶杯,小狐狸发现自己的话语里带着一丝紧张。

    “该不会是在外面又有了女人吧?!”

    “怎……怎么会呢?误会啊。”我捶的更加卖力了,只恨不能将心掏出来让小狐狸看看上面到底有没有花。

    “快说!”

    “是是,小的这就说,其实我也记不大清了,模糊印象中好似梦到了自己双手沾满了鲜血,旁边还落了一把沾满鲜血的长剑,哎呀呀,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垂下头,语气缓慢而沉重,充满了沧桑和忧郁,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明显感觉到小狐狸紧张兮兮起来了,还在强装不屑。

    “你这坏蛋历练多久了,就这样就怕了?”

    “你不知道啊。”我眉头一皱,露出后怕表情。

    “我还记得,那地上还有十几具羊的尸体,都是维拉丝养的。”

    话落音,房间沉默了片刻。

    “你该庆幸那只是一场梦。”听完我瞎说的小狐狸,露出认真表情,仿佛我真的逃过了一劫。

    “是啊,幸好只是梦。”明明是在和小狐狸乱扯,但是为什么我下意识抹了一把额头,上面却冒出了冷汗呢?

    回想当年菲妮试图宰羊,结果……我已经不忍心再说下去了。

    “哎,算了,不说这个,去看看小幽灵吧,可别让她把教廷山的能量给用光了。”我想起还在中枢大厅里玩“biu~biu~biu~”的小圣女,头疼道。

    “你自个去,我要休息。”小狐狸不高兴了,轻哼一声,催促我赶紧滚,别扰到了她的清闲。

    出了房间,过道还是狼藉一片,教廷山可没兴趣修复这个,只能等以后慢慢修缮了,当初冈姆两口乱喷,留下来的剧毒毒雾,十分顽固,清理了好几次都没清理干净,最后小狐狸支了招,把剧毒花藤弄过来,仿佛在喝十全大补汤一样,三两口就将毒雾给吸光了。

    虽说多亏了剧毒花藤,但是……哎呀小藤你好恶心,连敌人的口水都吃,暂时别靠近我了。

    总之就是这样,如今的教廷山基本没啥太大问题,但要是仔细打理起来,让它成为一座真正集舒适性和战斗能力为一体的堡垒,可绝对不是我们三个能完成的任务。

    到了中枢大厅,本以为这只贪玩的小圣女肯定还在乐此不疲的biu个不停,可是一眼,她已经从中央魔法阵上下来了。

    “怎么,玩够了?”我忍不住调侃一句。

    “没。”小幽灵一脸的意犹未尽。

    “……”你到是挺老实的,拜托也用到正确的地方如何?

    “那怎么了?”

    “本圣女终于要解放了。”我一说,小幽灵露出兴奋目光,神气的两手叉腰说道。

    “哦,这到是新鲜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感觉到了,剧毒花藤正在和整个教廷山融合,等它完成融合后,我就可以轻轻松松的做船长,只要下命令就行了。”

    “……”那个……请问一下,谁能告诉我我这时候该露出什么表情才好?

    剧毒花藤啊啊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