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 女王回归
    ***************************************************************************************************

    “琳娅和莱娜呢?”环视一眼,凯恩发现少了两个人,对于这次会议要讨论的目标和内容而言,她们是至关重要的存在。

    “她们……已经不行了,到现在还处于魂游状态。”阿卡拉无奈摇头。

    “也是,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精灵族的代表莱曼长老,看了一眼他身边呆若木鸡的精灵公主贝雅,苦笑着道。

    赫拉迪克的长老代表也是一脸蛋疼的不行:“本来发生这种事,应该由蒂亚亲自过来,她最有发言权,现在也是……”

    狐人族代表神不守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她们的天狐圣女还跟在某德鲁伊身边,难道说……一起堕落了?天狐魔女?这是兽神给我们狐人族开的最大玩笑吗?

    狼人族的假笑王子克里斯在场,可是他现在心忧妹妹莱娜,再加上受到的冲击太大,平时脸上挂着的假笑不见,沉默的一言不发。

    熊人族的雅阁塔长老不断挠头,刚从封闭的世界走出来的憨厚熊人们,到现在还没能明白反应过来,本该是代表和相关重要人物的塔莫娅也不在,让他们多少有些茫然。

    “咳咳,大家冷静,冷静一下!”面对各执一言,吵吵闹闹的会议,阿卡拉不得不拉高声音。制止骚乱。

    就在她的话刚刚落音,整个营地忽然出现轻微震动,放到平时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却在如今大家神经紧绷的要紧关头,让所有人都疑神疑鬼起来。

    这莫非是暗黑大陆药丸的节奏?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见气喘吁吁的卡丽娜走进来,阿卡拉连忙问道。

    “阿卡拉大长老。各位长老阁下……”卡丽娜的目光轻轻扫过,肃然而立,这里如今可是聚集着整个大陆的重要人物。

    “红门……红门自己开放了。”

    “什么,红门?”阿卡拉想到什么,心里一喜,但紧接着又是露出头疼之色。

    终于回来了吗?可惜却是在这种最要命的关头,什么事情都集中到一起,太给我添乱子了。

    “呼哈……新鲜的空气。”

    在卡丽娜忙着汇报的时刻,一片混乱的营地中。陡然多出两道夺目身影,走在前头的那道身影,集冰冷,骄傲,高贵,绝色,狂傲为一体,身上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息。宛如踩在尸山上遗世孤立的女王。

    在她身边的另外一道身影,则是相反的存在。一头齐肩的鲜红长发乱糟糟,步伐也是大摇大摆,两手支着后脑勺,仿佛是常年混迹在这片区域的土痞流氓。

    出声的正是红发女性,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冷漠,她也不寻求回应。目光接着四处顾望,露出疑惑表情。

    “气氛好像有点不对,难道说……我懂了,阿卡拉一定是算出了我们这两天回来,打算给我这个李霞汗马功劳的联盟长老一个巨大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呢?丰盛的宴会?五光十色的宝石奖励?还是说陈酿多年的美酒?不行了,一说起酒口水就止不住,小丫头,你自个慢慢晃悠,我去酒吧逛一逛,两年不见,那里的老板是该有多想念我卡夏大人呀,啊哈哈哈哈。”

    “他们巴不得你永远别回来!”一声喝斥,将卡夏即将拐弯的脚步给喝停下来,就连一直冷冰冰的莎尔娜也露出了诧异之色,阿卡拉竟然亲自出来迎接?

    “你们两个,我都不知道该说回来的不是时候,还是正是时候,随我来吧。”顿了顿拐杖,阿卡拉带路,莎尔娜默默跟了上去,卡夏犹豫片刻,到底还是屈服在了阿卡拉的淫威之下,乖乖收拢了肚子里的酒虫。

    很快,在阿卡拉的带领下,刚从奶牛关里一身杀戮,风尘仆仆的回来的两人进入了会议帐篷,看到里面聚集着如此多重要人物,都愣了愣。

    大家看着眼前忽然闯入的两名女性,也在发愣。

    虽然整整离开了两年,但是她们的大名却没人敢忘,左边是以道德败坏,在营地留下斑斑劣迹的联盟长老,前罗格士兵统领,老酒鬼卡夏,据说曾经创下被整个营地的酒吧老板联手讨债的光荣历史,堪称联盟史上第一污点,当然,正面的情报也有,只不过是远不及她的恶名罢了。

    另外一名有着亚马逊的高挑火爆身材,同时糅合了精灵绝色典雅气质面容的少女,虽然名声不及卡夏那边历史悠久,臭名远播,但在参与会议的人眼中,她的存在却远比卡夏瞩目百倍。

    如果换成别人,被某德鲁伊那正的负的好的坏的各种各样的强烈存在感冲刷,或许大多人只会记住她的其中一个名号——救世主的姐姐。

    但是眼前这位可不同,她的事迹虽然远不及某德鲁伊,存在感却强烈的发指,那凛冽的冰山女王形象,孤傲狂气的性格,在世人眼中可是足以和精灵族的女王相提并论,不少人都建议,救世主的位子随便怎么都好,唯独大陆双子星,绝对要将某德鲁伊剔除,改为眼前的少女更合适,只有她,才能在何种方面和精灵女王互相争辉。

    当然,要是真改成她,大陆双子星这个说法大概也要改一改,改成大陆双王星?

    亚马逊莎尔娜,或者莎尔娜女王,大家脑海中纷纷出现了有关于她的传闻,只属于她的传说。

    “哟嚯嚯,那么多老朋友聚在一起,莫非是想欢迎我卡夏回来?”

    对于在座的众多联盟长老,同为长老的卡夏自然不会陌生,微微愣了一下。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喧宾夺主般的夸张一笑。

    放到平时,肯定已经引来了老朋友们的反驳,但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开口,静的诡异。静的让卡夏十分不适。

    “怎……怎么了你们,一脸严肃的,莫非……发生了什么大事?”

    “没错,就是这个莫非。”阿卡拉在位首落座,示意二人也坐下,一起参加会议。

    “不见那臭小子,跑哪里去了,莫非是他惹出来的事?”卡夏嘴上小声嘀咕着,却让大家面色一变。好像正中红心。

    “什……什么,那混小子堕落,成魔王了?!”片刻之后,卡夏的惊叫声贯穿整个帐篷。

    “小声点,没人耳朵聋。”凯恩瞪了她一眼,还愁不够乱吗?

    “可是……可是你们忽然和我说这个……天啊,这两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直面带懒散笑容的卡夏,也忍不住手忙脚乱的比划着。如果不是看这么多重要人物齐聚一堂商议,她肯定会以为这是个玩笑。

    “说来话长。之后再和你解释,你现在只要乖乖带上耳朵听就可以了。”阿卡拉不再理会卡夏的一惊一乍,回过头,准备商议正事,就在这时,莎尔娜忽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莎尔娜。有什么想说的吗?”面对莎尔娜,阿卡拉的神色可就和悦多了,她和某德鲁伊等人,可都是阿卡拉的掌心掌背肉。

    “我要去地狱世界,现在。”刚从奶牛关回来的莎尔娜。毫不犹豫的决定了下一个目的地。

    果然不愧是莎尔娜的作风,看在眼里,大家心里都是微微感叹,一点都不感到惊讶。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地狱世界,到时候肯定会让人去,也不会阻止你,但不是现在,在去之前,我们必须做好相应的准备。”

    “要多久?”莎尔娜皱了皱眉。

    “具体的时间还没办法下定论,早则数天,迟则一个月。”

    “我明白了,时间到了通知我。”说完,莎尔娜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你这冒失的丫头,就不准备听听大家的想法吗?”卡夏假惺惺的阻拦道。

    “等去了地狱世界,找到我那魔王弟弟,我亲自问他不是更好?”说到魔王二字,冰山女王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动人微笑,似乎并不介意这个身份,反而赞许有加。

    不愧是我莎尔娜的弟弟,已经成了魔王了吗?我也要加油了。

    “说的很有道理,到时候狠狠拷问一番那臭小子不就好了?”卡夏不在阻拦,目送莎尔娜的身影大步离去,她一拍掌心,也跟着站起来,准备脚底抹油,开会什么的最讨厌了。

    “其实我想的和那丫头一样,所以说我也……”

    “你哪都不许去,留下来。”阿卡拉将拐杖重重一顿,卡夏立刻就想霜打茄子一样垂头丧气的重新坐下,嘴里还愤愤的抱怨着。

    “我可是刚从奶牛关里历经九死一生回来,累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你们看看这浑身血腥汗臭,再看看这渗人的伤疤,却遭到了这样的对待,这还有人权,有同情心吗?”

    可惜,没人理会卡夏,这叫自作孽不可活。

    ……

    地狱世界,被路西法挥挥手赶出失乐园,两眼一黑的某德鲁伊,滚啊滚,终于滚回了他本来应该呆着的地方。

    教廷山。

    眼看着最重要的恋人失而复得,小狐狸愣了一秒,甚至顾不得前一刻听到的骇人内容,眼睛抹泪的带着小幽灵一起扑了上去,三人抱做一团,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不再分开。

    “疼……疼疼疼……路西法那家伙……就不能给个安全点的着陆方式吗?等……等等……”

    摇晃着脑袋,刚有些清醒,我就察觉到了异样状况,自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紧紧抱住了,该不会是安达利尔大人的亲切拥抱吧?

    开玩笑的,这股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味道,我当然知道是谁,眼睛还未来得急睁开,就已经给予了怀中两名少女一个大大的回抱。

    睁开眼,小狐狸哭的梨花带雨的面庞出现在视线中,我连忙伸手给她抹泪,开玩笑的安慰道。

    “这是怎么了,哭的跟小花猫似的,我还没死呢,你就那么想做寡妇?”

    “笨蛋,你这个大笨蛋!”小狐狸用力擦一把脸,傲娇十足的冲我大声骂道,紧接着又投入怀中,肩膀一抽一抽的发出哭泣。

    “让你们担心了,抱歉。”被骂的哑口无言,心服口服,再看看睡晕过去的小幽灵,我大概知道自己去见路西法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些什么。

    忽然,一股冰冷邪恶的气息从背后传来,让我头皮发麻,回过头,安达利尔那高大狰狞的身影就在身后,居高临下的站在半空,冷盯着我们三个。

    想……想要做什么,我可是有免死金牌的呀。

    没有从路西法那获得任何力量,我肯定不是安达利尔的对手,此时也只能抱紧女孩们,内心万分的警惕和恐惧。

    “五年,好好享受这五年的难得时光吧,到时候,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目光阴沉沉的紧盯着,安达利尔忽然露出狰狞笑容,长舌在唇边上轻轻舔舐而过,就仿佛是毒蛇注视着养在笼子里的青蛙。

    随即,她的身影无声无息消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又有好玩的事情了,不行,我得回去好好考虑一下该怎么玩,小沙儿,再见咯。”话落音,拥抱着沙耶的贝利尔也跟着消失不见。

    至于沙耶,在静静的注视教廷山数秒后,最终也悄然离去。

    直到安达利尔离开数分钟之后,紧绷的全身才完全松懈下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抹了一把湿漉漉的额头,我这时才发现,在安达利尔的威压之下,不知不觉中,自己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打湿,无一不是凉飕飕的感觉。

    哈,被饶……被饶过了一条小命,路西法没有骗我,她真的给了我五年时间。

    在短短时间内所发生的一切,让人感觉如梦似幻,某人跪坐在地,怀里抱着两名少女,神色呆滞,到现在还有点飘忽,不敢确认这到底是真实发生还是在做梦。

    当然,他更不知道,路西法已经用刷大喇叭的手段,将他堕落为地狱魔王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三界,否则指不定立刻口吐白沫,精神崩溃…………(未完待续……)

    ps:呃……飘红必须加更貌似已经成了国际惯例,小七也尽量遵守吧,十分感谢【茶理森奈奈】酱的十万飘红打赏,特此给土豪奈奈酱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