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被串联起来的真相
    ***************************************************************************************************

    “您说的你们……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策划,还有其他人参与?”

    “那是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也别猜了,到底是谁在这场战争里头假仁假义的卖吆喝,明明认真起来,只要稍微卖力一点点的话,完全可以帮助你们在百年之内将地狱一族赶跑,然而却磨蹭了上万年还是老样子,到底是谁呢?”

    路西法显然不会放过任何打击老对手的机会,提点我的同时顺便将对方贬的一文不值。

    “是这样,我明白了,感谢您的指点。”

    我神色黯然的点点头,很多冒险者都知道,天使族在这场战争里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但是并不代表它们十分努力的在帮忙,以它们的实力应该可以做到更多才对,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埋怨它们,毕竟天使族并没有义务帮我们。

    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这种想法,嘴巴上没说天使的好话,但心存感谢多少还是有点的,现在,路西法竟然告诉我,万年前的那场地狱入侵,天使族竟然也参与了策划,这让我们情何以堪?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样,天使的高大形象瞬间破灭,滋味不错吧。”瞧见我的样子,路西法很得意。

    “是没想到,一直帮助我们的人竟然是暗中策划阴谋的主事者之一,这种小说里才能看到的剧本竟然在现实中发生了。”

    我苦涩的说道。以后面对五爷该露出什么表情好呢?一直以来它都在帮我,尤其是卡洛斯的事件,更是让我和卡洛斯夫妻对它感恩有加,现在竟然对我说这个,真是宁愿没听到,自欺欺人也好。

    不。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五爷说不定也是被逼无奈,毕竟主事者是和路西法同等存在的米迦勒,就算是五爷也不得不听命行事,说不定它真是个大好人。

    我心里纠结万分,天使族形象的扭转,对我而言最大的枢纽点还是在五爷身上,毕竟它是和我接触较多,给予我帮助最大的天使。当然,爱娃儿不算,以她这个等级根本没资格参与到此等阴谋中。

    用了一会儿才将心里的诸多纷念压下,我定了定神,暂时将天使这两个字眼抛开。

    “路西法大人,能告诉我原因,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吗?”

    “这个嘛……如果我说是随性所为呢?你有什么打算?”眼前的六翼强者饶有兴趣的试探道。

    “您刚才不是说了,是有目的的吗?”我苦笑几声。这种时候就别再作弄我了,真的拜托了。

    “哎呀。看来一开始把话说的太满了,现在改口已经来不及了。”放下零食袋,拍拍手,路西法稍微坐直,一副要说正经话题的模样,让我也下意识的笔直身体。洗耳恭听。

    “目的?要说目的也不大恰当,应该说惩罚更合适吧。”

    “惩罚?”我惊讶的瞪大眼,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要遭受到这种几乎灭族的惨痛惩罚?

    “嗯,就是惩罚。因为你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半睁着眼,似乎在这番话中回忆起了什么,路西法的情绪稍微波动,语气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冰冷,让我打起了冷战。

    “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难道您指的是我们过于贪婪,肆无忌惮的侵略开发,打通世界之石这个禁忌?”

    想来想去,我也只能想到这个,当时的人类和教廷的确是贪心冒进了,明明连第一世界还未完全探索,就已经心急的开发第二世界,打通第三世界,还不满足,最终打破了地狱屏障,遭遇到了比原罪之战更加惨烈的灾难。

    “你认为这种事情值得我们亲自动手?倒不如说,暗中指引你们打通地狱通道的,就是我们。”

    “那到底是什么事,我完全想不到……”

    “禁忌中的禁忌哦,你们人类,不,当时实际统治大陆的应该是教廷,对吧?他们做了绝对不可赦免,三界都无法容忍的事情。”

    “教……教廷吗?”我惊讶的整个人恍恍惚惚,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已经让大脑到达极限了。

    路西法却并不考虑我的感受,继续爆料。

    “是的,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再告诉你,这件禁忌中的禁忌事情,那,就,是,复制生命!”

    “复制生命?”我一个激灵,想到什么,上半身整个压前,神色呆滞的看着对方。

    这个听似陌生而熟悉的字眼,好像在我的经历中出现了不止一次,比如说亚瑟王,当然,她那不是复制生命,而是利用继承者阿尔托莉雅的力量进行转生,本质上有着区别,再然后就是……

    “虽然我不是经常关注暗黑大陆的事情,但是,亚瑟王,应该转生了吧。”

    在我的震惊中,路西法一句轻飘飘的话更让我心慌意乱,被这些存在发现了吗?糟糕,小亚瑟王不会有危险吧,难道说路西法口中禁忌中的禁忌,就是指亚瑟王的转生?

    不,不可能,那小不点王是在数年前转生的,而地狱入侵已经过了上万年,时间上怎么也不可能对得上,再说了,既然说了是禁忌,那路西法她们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亚瑟王转生而不阻止呢?所以说不可能是这件事。

    路西法接下来的回答也证实了这一点:“别慌张,我说的禁忌并非指这件事,只不过是和这件事有关罢了。”

    “抱歉,路西法大人,我的脑子完全混乱了,能否劳烦您从头开始说起?”

    “嗯啊。从头开始?好麻烦啊,该怎么办呢?”路西法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手下意识的摸向桌子,发现零食袋里已经所剩无几,我灵机一动,将维拉丝给我准备的干粮点心拿出来。

    “哦?难得你有这份心意。那我就不客气。”对方到是一点都没客气,卡兹卡兹的吃得津津有味。

    “嗯,味道还算马马虎虎,算了,看在你的诚意份上,我就耐心点吧。”顿了顿,一边吃,路西法一边漫不经心的将这段黑历史缓缓叙说出来。

    “亚瑟王你到是不用担心,她的转生行为是有些僭越。但并没有触动法则的神经,她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她的转生行为游走在危险边缘,随时可能遭到三界的排斥,所以在转生后并没有参与到俗世纷争之中,而是继续她当年未完成的使命,换一种思路猜测,这或许有可能是法则的意志也说不定。谁知道呢,反正她的出现已经被打上了合格标记。”

    听到小亚瑟王的转生已经被认同。我松了口气,但更加不解:“那您忽然提起她是……”

    我之所以提到亚瑟王的转生,是因为教廷所做的禁忌事情和这件事有关,教廷接触到这份禁忌,正是因为不知道从哪里偶然得到了当年亚瑟王转生的一些残余资料,包括实验数据。然后义无反顾的投入漫长时间开始作死。”

    “转生……复制……这两者有关系?”

    “其实精灵族一开始也考虑到复制生命这个选择,但是圣法之贤很聪明,也很懂事,察觉到了这样做会触犯法则的禁忌,所以放弃了这个选择改为研究转生。而你们人类呢,却代替亚瑟王捡起了这份禁忌的选择,完全被贪婪蒙蔽了双眼,自以为是整个世界的统治者,做什么都不需要顾忌,经过数万年的秘密研究,教廷将当年精灵族所没有完成的复制生命研究补完,逐渐打开了禁忌大门,然而,就在这时,他们又发现了一样让他们欣喜若狂的东西,刚刚完成的禁忌试验立刻就被推上了行程。”

    “他们发现了什么?”

    “初代圣女的生命信息。”

    “难……难道说……”

    “诶,所以他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份资料我好像还……”找了找,路西法将一份皮革纸质资料随意的扔到桌上。

    人造初代圣女——沙耶计划!

    我的大脑一片混沌,那些不想再回忆起来的记忆逐渐浮上心头。

    在实验室里所见到的柱形玻璃容器里的少女,以及找到的一些资料残片,似乎和眼前这份完整的计划吻合起来。

    也就是说,当年我见到的玻璃容器里的少女,就是初代圣女的复制体?!

    沙耶?这不是小幽灵口中的,和她情同姐妹的首席后补圣女的名字吗?!

    难道说小幽灵口中的沙耶,有着圣光传承者的美誉,号称最接近初代圣女的完美资质,最有可能成为第二代圣女的她,就真实的身份,其实就是人造初代圣女实验的成品?!

    那就怪不得了,初代圣女的复制体,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圣女无疑啊,什么资质最接近初代圣女,什么圣光传承者,完全是多余的。

    我又想起了在第二次天狐考验中,自艾娜的残魂那得到的一些关于沙耶身世的信息。

    按照艾娜所知,沙耶是一个被魔兽偷袭的山庄里的唯一幸存者,被当时出巡的教皇发现,救了回去,然后发现沙耶有着惊人的资质,很快就被当成是第一圣女后补被悉心培养,或许是感恩于教皇的救命之恩,以及被当成女儿一般抚养长大的养育之恩,沙耶十分听从教皇。

    这些信息和路西法透露的信息完全组合起来,便构成了一个完美谎言。

    什么从被魔兽袭击的村庄里救出来,都是假的,分明就是教廷在自导自演,而沙耶十分听教皇的话,也是因为她是复制体的关系。

    再进一步深思,这件事或许连当时的圣女都不知道,被教皇蒙在了鼓里,教皇这样做,分明就是想控制圣女,进而将整个教廷的权力真正掌握在自己的手心。

    天啊,这个结论是何等荒谬,又是何等真实,我仿佛置身于贝利尔的真实虚幻陷阱之中,不可自拔。

    “所以……因为这个,你们策划了地狱入侵,让整个教廷统治时代毁于一旦?”

    “正是如此。”

    “但这一切都是教廷所谓,和普通人无关。”

    “幼稚,身为救世主的你为什么还能说出这种蠢话。”

    我紧咬嘴唇,不服气的看着路西法:“那么,路西法大人,好吧,教廷早就已经覆灭,复制生命计划也早就付之一炬,不可能再出现,为什么你们还不制止这场无谓的杀戮,由你们策划的战争,再由你们来结束,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的确不算过分,嗯,其实这场战争早应该可以结束了。”

    “那为什么?”

    “嗯……”难得的露出严肃表情,路西法沉思着,似在思考该不该告诉我一点更加骇人的绝密信息。

    “告诉你也无所谓,其实,我们发现了,背后这场战争除了我们以外,竟然还有其他人的身影。”

    “是谁?”

    “不知道,只知道这个人利用我们,悄悄的在推动一切,让局势渐渐脱离我们的掌控,呐,你不觉得很不爽吗?将心比心,难道你不想揪出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吗?”

    “想,但是在这之前,我想问一问,那个隐藏起来的身影真有那么厉害,厉害到可以让你们没办法出手结束这场战争?”

    “那到不是,强行结束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也就是说,为了揪出那道身影,你们一直坐视战争继续?”我强忍住怒气,拳头已经握紧的颤抖。“诶,就是这样。”路西法神色淡然的将一块糕点,优雅无比的轻轻含入樱色唇口中,无处不透露着美感,但是在现在的我眼中,她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一个视亿万人命为草莽的无情残忍魔鬼。

    嘴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最后,我还是泄气的低下了头。

    知道了又能如何呢?大声训斥路西法罔顾人命?有用吗?说不定她一个不高兴,挥挥手就将我灭了,找过另外一枚棋子对她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实力决定一切,拳头大才是硬道理,我咬着牙,再次苦楚的品味到这个真理……(未完待续……)

    ps:复制即是克隆,考虑到在暗黑大陆这样的魔法世界用如此高科技的字眼不大合适,嗯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