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三章 一切准备就绪!
    ***************************************************************************************************

    在这种鸟地方,没有敌人,没有战斗,没有朋友,没有维拉丝她们,是挺无聊的,时间过的可以度日如年,无聊到让你闭着眼睛数腿毛,也可以快的犹如掌中细沙,不知不觉就从指缝里漏光了。

    所以,请允许我用“一晃间又过了十多天”这样的无聊字眼形成我们每天渡过的或许慢或许快的无聊时间。

    嘛,反正对冒险者而言,十多天的确是一根腿毛的事情。

    加上第一天的测试,我们用了十二天的时间,通过珀鲁奇亚之眼的凝固空间能力,终于将这头臭不可闻的巨兽从原地挪开了,露出破损的魔法阵,可以将最后的修复工作继续下去。

    然而此处的破损魔法阵十分繁杂,是阿卡拉塞给我们的那本魔法书里排在最后几个魔法阵之一,虽然我和小幽灵超常发挥,几乎将整本魔法书都啃了下来,也能进行修复,但是最后还是让给了小狐狸,首先她专攻魔法书最后最难的三分之一部分,这本来是她的工作范畴,其次,论细心,我不如她,论责任感,小幽灵不如她,这番话简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雕像状的巨大怪兽就在破损魔法阵旁边,本来我是能乘着小狐狸一个人忙,去和小幽灵做些日久生情,日理万机,日上三竿。日复一日,日以继夜,日久天长,日出不穷之类的事情,但是也担心这边发生意外,怕小狐狸出问题。俗话说的好百里之行九十为半,现在是最关键,也是最容易出错的时刻。

    想了又想,我还是咬牙放弃的诱惑,小幽灵这段时间活跃异常,正好可以乘机补补觉,迎接最关键的时刻,启动教廷山的活还得交给她这个二代圣女来做,圣树之心也还在她的肚子里。

    虽然小狐狸一再生气傲娇的表示不用蹲点保护。不要站在一旁打扰她干活,难道是怀疑她的能力不成?嘴上这样叨咕着,那条狐狸大尾巴却高兴的甩来甩去,哼,以为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么?

    修复这个复杂异常的魔法阵,小狐狸足足花费了五天时间,忙的头晕眼花,刚完成修复工作走出来。就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吓的我。连忙将她抱回房间,二话不说就给她补了魔。

    咦,小狐狸没办法补魔吧?

    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看看带着疲惫满足幸福娇羞的神情,彻底晕倒在自己怀里的光溜溜小天狐,歪头想了想。嘛,无所谓了,大不了再休息多两天,反正已经迎来最后时刻了,奢侈一把也没什么。

    五天过后……咳咳。别问我为什么足足休息了五天,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奖励小狐狸的事东窗事发被小幽灵发现了结果这小圣女竟然不知廉耻的公然将我按倒在地求补魔在我一片耻辱不甘悔恨舒服……哦不对,是痛苦交杂中把我给这样那样了。

    好不容易等我醒过来,小狐狸发现我身上带着名为“发光体的荧光”味道,怒不可收,发出正义的呵斥——都这种时候了你们这对不知廉耻的男女竟然还做这种事情,实在难以原谅。

    没办法,我得哄她呀,哄着哄着就哄到了奇怪的地方,不知为何小狐狸骑在了我身上,而且一开始就摆出三尾天狐的架势!

    致天国的奶奶,我下辈子再也不要一口气招惹两个圣女了。

    咳咳,嘛,以上虽然是真实故事但也有夸张成分,说到底大家都是在用这种没羞没臊的方式庆祝一下,以释放这几个月来内心积累的巨大压力,我和小狐狸姑且不论,别看小幽灵没个正经的,对其他一切都漠不关心,但她的内心始终是高傲的圣女殿下,既然答应了我要给我帮忙,就不允许自己失败,所以修复魔法阵的这些日子里,她心里的压力也是蛮大的。

    闲话还是别说太多了,我们现在要做最后的工作,正式开始启动教廷山了,站在祭坛魔法阵中心,就连小幽灵的拳头都紧张握了起来,我犹豫再三,还是将金属球交给了小幽灵。

    金属球会吞噬灵魂我知道,但现在只有小幽灵有可能操纵它,只是回去暗黑大陆这点时间,对她应该不会造成太大伤害吧,至于回去以后,如果找不到对付金属球噬魂的办法,我可不会答应阿卡拉让小幽灵继续操纵教廷山,估计阿卡拉也舍不得小幽灵。

    小幽灵合眼一阵,似在回忆该怎么使用金属球,然后她的幽灵之躯轻飘飘的浮起,飞向浮在半空的另外一半缕空球体,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金属球也在产生变化,变成与之契合的缕空球体,在小幽灵的手中,这一半的缕空球体,和那一般的缕空球体,那些复杂的让人眼花缭乱,犹如在观望变化无穷的万花筒的缕空部分,缓缓结合起来,没有一丝多余的部分或是露出缝隙,就这般完美无瑕的合成了一个完整的球体。

    这个球体,静静浮在小幽灵的掌心上方,宛如整个星空,整个宇宙被小幽灵捧着一样,散发出神秘莫测的光芒,刻满了整个中枢大厅的荧蓝色魔法阵系统,忽然光芒绽放,陡然间,沉寂了上万年的教廷山出现了一次轻颤,就仿佛是冬眠已久的生物正在抖动眼皮,想要苏醒过来。

    我和小狐狸吓了一跳,回过神赶紧看向角落里的巨大怪物,发现它并没有因为这次轻颤而苏醒过来,才松下一口气。

    虽然知道等教廷山飞起来的时候,迟早要将它惊醒,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要是提前将它弄醒,我们将教廷山弄回去的成功率可是会直线下降。

    小幽灵或许是发现了教廷山的颤动。停下了操纵,朝我飞回来。

    “你……怎么了?”

    将晃晃悠悠的小幽灵抱在怀里,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想要撒娇,后来才发现不对,抬起她的脸蛋一看,发现小幽灵的眼神有些恍惚。呆滞。

    “没事吧,小幽灵,快点回答我?不要吓我!”

    我急了,以为是金属球的噬魂能力让小幽灵变成这样,心里悔恨交加,早知道就不让她去操纵了,花多点时间自己学会,让圣月贤狼上。

    “我……我……”小幽灵一个我字结巴了半天,最后轻摇摇头。好像把什么暂时给甩到了角落里去,眼神才渐渐恢复清明。

    “小凡,我没事。”一瞬间,小幽灵又露出了她难得的成熟娴静姿态,对着我温柔一笑,小手往脸上轻抚过来。

    “是金属球把你伤成这样吗?你还是将操纵的方法告诉给我,我来吧。”

    “不,不是这么回事。倒不如说恰好相反。”小幽灵头一歪,神色有些茫然。仿佛又要陷入刚才的状态。

    “到底是怎么回事?”见她不像在撒谎,我和小狐狸有点蒙了。

    “解释起来话长,大脑还有点晕乎乎的,让我休息一会,我好像从金属球上面得到不少奇怪的信息。”

    说着,小幽灵大概是真的累了。不管我和小狐狸还面带惑色,就这么闭上眼睛,在我怀里安静的睡着。

    从金属球那……得到了信息?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信息,难道和初代圣女有关?

    我和小狐狸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静候小幽灵醒过来。

    她这一睡,就足足睡了三天三夜,才睁开眼,茫然看着趴在床边的某德鲁伊,和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小狐狸。

    抿了抿嘴,小幽灵忽然手轻轻一点,沙发上的小狐狸敏锐感觉到了什么,睁开眼,一蹦而起,结果啪一声额头撞在了无形的驱逐之墙上,疼的她滚下沙发,抱头蹲地。

    “哈哈哈哈,笨蛋骚狐狸,果然不是本圣女的对手。”奸计得逞的小幽灵抱着肚子笑的十分开心。

    我被动静吵醒,视线刚抹开就见到小狐狸和小幽灵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了。

    问明情况后,我哭笑不得,抓住小幽灵狠狠用下巴的胡渣刷了她一把。

    还能做这样的恶作剧,小幽灵的状况看起来貌似不错,操纵金属球对她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我可以松上一口气了。

    小狐狸心里大概也是这么想,刚才被小幽灵作弄的恼火,比平时更轻易就消去了。

    “快点告诉我,当时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忽然……奇怪的信息到底是什么东西?”胡渣在小幽灵吹弹可破的脸蛋上狠狠洗礼一番后,我等不及放开她,就迫不及待的问起来。

    “嗯……我的上一任留下来的东西,似乎放在了金属球上面,意识刚进入金属球,想要操纵的时候,就涌了上来,差点把我的脑子塞破了。”

    上一任?我和小狐狸面面相觑,猜的没错,果然是初代圣女。

    “到底是什么信息,金属球会伤到你的灵魂吗?”我还是放心不下,小幽灵是幽灵之体,灵魂对她而言比拥有**的正常人更加重要,被伤害的话也会更加严重。

    “不会哦,不仅如此……”小幽灵的脑袋偏来偏去,似乎在处理着脑海里多出的庞大信息。

    “然后呢?会怎么样?”

    “脑子还是有点乱,这些信息整理消化起来,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能要花好几年的功夫。”摇头晃脑着,小幽灵就像嗑了药,不过身体精神一切正常这点让我们放下了不少心。

    “那现在该怎么办?”意料之外的事件,让我有些拿捏不准,到底是让小幽灵继续操纵教廷山,还是让她继续休息,或者让她把操纵教廷山的方法教给我,让圣月贤狼去捣鼓。

    “继续任务啊,把教廷山开回去再说,我还有许多东西需要用教廷山验证呢。”小幽灵理所当然的说道,接受了那些庞大信息后,她对教廷山似乎忽然就关心起来了。

    “你真的没问题?”

    “等小凡哪一天变聪明了,本圣女大概才会有问题。”

    “……”真是失礼,失礼之极,我也总会有变聪明的一天,你给我等着瞧吧。

    如此精准犀利的吐槽,让我彻底放弃了关心小幽灵的精神状况,开始了启动教廷山的第二步动作。

    那就是,将教廷山的动力核心,圣树之心给物归原位,让它发挥它的真正能力。

    “我要把圣树之心拿出来了,你们要看我怎么拿出吗?”回过头,小幽灵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们,准确的说是看着小狐狸,我被她坑过一把,所以知道她在吓唬人。

    “怎么拿出?”果然,小狐狸被镇住了。

    “这可就难说了,大概……会非常辛苦吧,毕竟已经吞到了肚子里,消化了好几年了,就算拿出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也不敢保证。”小幽灵继续发挥着她的奥斯卡演技,纠结着眉头说道。

    “这……”小狐狸犹豫了,该不该看呢,好像会很恶心的样子。

    她下意识扭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淡定异常,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切,小凡一点都不配合。”小幽灵瞪了我一眼,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窸窸窣窣的将圣树之心弄了出来。

    然后,它该呆着的地方是……教廷山的船头位置。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东西会摆放在那种地方,不是应该和中枢大厅联系起来吗?”我抱怨一声,主要是又要跑出去用圣月贤狼的黯然**掌融化冰块了。

    圣树之心摆放的位置,竟然是在教廷山的上方表层,位于从船头算起的五分之一个船身的位置,那里有一个圆形大坑,大坑填满了黑色泥土,似乎是把它埋在这里。

    “这叫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就算是我也没想到过圣树之心会埋在这里。”

    我们将圣树之心放在泥土上面,它自动下沉,没入了泥土中,看起来有点高魔法的样子。

    “是不是……还差点什么的样子?”看着光秃秃的泥面,我的强迫症有些按耐不住了。

    “上面差了一棵树。”身为教廷资深高管的小幽灵说道。

    “对,没错,种上一棵树就完美了。”我一拍掌心,恍然大悟,想象着这个地方长了一颗参天大树,强迫症瞬间就被治愈了。

    “这棵树可是整个教廷山的重要之物,必须有一定的智慧,不能随随便便乱种。”

    圣女大人白了我一眼,显得高深莫测,这又是她从金属球里得来的信息吗?不好,现在的小幽灵我已经看不透了,好耀眼,好高大,好神秘!

    “智慧?精灵族的水晶之树成吗?说到树的话整个暗黑大陆我想不起来还有哪棵树能比水晶之树更伟大了。”

    “水晶之树本来就是圣树之心的产物,当然可以,倒不如说能弄来契合度肯定是最高的。”

    “问题是它是精灵族的圣物,把它弄过来可不简单。”我苦起了脸,雅兰德兰将圣树之心还给小幽灵,已经是瞒着整个精灵族,要是让她把水晶之树再挪过来,可就不容易了。

    “这种事回去再想吧,现在先将就着。”

    小幽灵到是无所谓,依依不舍的再次看了一眼,虽说她现在等级高了,实力强了,依靠自己的能力斩敌杀怪获取经验只会比圣树之心提供的多得多,已经有点看不上了,但怎么说圣树之心也在她肚子里呆了好几年,给了她成长的营养力量,有点舍不得是正常的感情。

    聊完,我们回到中枢大厅,这一次准备动真格的,将教廷山真正启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