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 似曾相识的景色
    ***************************************************************************************************

    呼,总算将这两个烦人的家伙摆脱了。

    回望一眼,发现巴罗格和暴风施术者没有再追上来,我长吁一口气,找了个地方躲起来,准备安静的当一名大狗熊。

    傻子才会继续和那两个家伙打呢,判断局势这种最基本的冒险者常识我还是懂的,巴罗格和暴风施术者一个是近战物理类型,一个是远程法术类型,一远一近,一物一法,要是让它们两个打出默契,别说占便宜,cosplay熊想跑都得脱一层皮了,我宁愿对付两个巴罗格或者两个暴风施术者,也不要打这么恶心的组合。

    喘上几口气,我缓缓将身体松弛下来,真要命,刚才一口气打出四重焰拳后又连续打出那么多三重攻击,就算是cosplay熊也会累的好不好,强烈要求导演加鸡腿。

    就这般,在一处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哪的隐蔽之所,潜伏了足足一天一夜,本来还应该继续躲一会儿的,谁知道那两个家伙会不会玩回马枪之类的诡计,暴风施术者一看就知道是个狗头军师,不得不防。

    但是我实在很担心小狐狸,到是不担心她有危险,这只小狐狸的藏匿本事可是数一数二,比我厉害多了,就怕她找不到我,忍不住四处溜达遇到危险。

    想到这里。我屁股再也坐不住,从隐蔽处跑出来,吸了一口气新鲜……额,姑且算是新鲜空气吧,然后飞起来,四处东张西望。看能不能感应到小狐狸。

    感应不到,也就是说我们的距离蛮远的?我开始焦急了,顾不得会暴露,凝聚起毁灭之力,对着地面就想来个四重焰拳,身为强者,怎么可能用寻常办法找人呢?要的就是简单粗暴,用四重焰拳在这片区域制造一次大爆炸,只要小狐狸还在这片区域范围。就不可能察觉不到。

    刚想将拳头轰落,忽然脑后生风,却没有任何危险的征兆,我愣愣的收回拳头,回过头一看,俏丽妩媚,笑意盈盈的小狐狸就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不早点出现啊?”和小狐狸的目光对视片刻,我忽地取消变身。一把将眼前的俏狐狸紧紧搂在怀里,声音带着些许颤抖。

    “我只是……只是想看看你这个坏蛋什么时候才能反应过来。在好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发现了你躲的地方,一直隐藏着感应……”

    小狐狸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会那么大,原本还打算调皮几句,调侃一下,说着说着,声音就软了下来。低头喃喃了一句。

    “对……对不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感受着怀里女孩的体温,那份真实感让我慢慢心安下来,平复下来,但还是不愿意就此松开她。

    或许是我这个人的脑洞太大。一般人根本理解不了,我就怕出现某些恶俗的剧本——我和小狐狸这次分开是命运的安排,双方各自历经重重危险,九死一生,在思念如心绞中品尝着哀伤恐惧,最后一刻,在面对最强大的敌人时,才戏剧化的带着分别后的累累丰收重逢。

    虽然这样的剧本很丰满,很感人,传出去又够那些吟游诗人编织成好几个赚取泪水的故事了,但是我不要,我只要小狐狸在我身边。

    过了好久,我才缓缓松开小狐狸,或许是抱的太用力了,松开后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忽然抬起头看着我,踮起脚尖,双臂在脖子上一挂,轻轻啾了一下,然后再用她软软的狐狸耳朵在我下巴上轻蹭着。

    我无言,谁说这只傲娇的小狐狸不会撒娇卖萌?

    蹭了一会儿,小狐狸脸红红的再次抬起头:“这下……不许再生我的气了哦?”

    生气?

    我先是疑惑了一瞬间,忽然反应过来,原来她是担心我会生她隐藏起来的气呀,其实说实话,虽然小狐狸这样做多少有些调皮成分,但也不无顾虑,我那时候还不确定摆脱了身后两条恶狗,她要是贸然出现和我汇合,万一被追兵发现,那一切又都回到原点上了,隔一段时间确认安全了再现身,也是有道理的,这只小狐狸肯定是想到了这些。

    只是,她没想到我会那么担心她,哎哟没办法,只好委屈自己一下认认错,当一回软狐狸撒娇卖个萌,让我开心开心呗,本天狐可是成熟的大人,就当是哄一哄小孩吧。

    脑补着这些,我眼珠一转,不行,好不容易有占便宜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怎么说也要让这只小天狐再卖几个萌,这可是值得记录起来回忆一辈子的美景啊。

    我手里记忆水晶都揣上了,无奈最后还是败在了演技上,那一瞬间露出的疑惑被小狐狸捕捉了个正着,她立刻就罢工了,失策啊,看来回去以后我得求阿卡拉给我开个oone的补习班,好好磨练一下自己连鸡都捉不着的演技。

    享受完【久别】不到两天的重逢后,我们大咧咧的找了个地方休息下来,这片区域的领主那个怂啊,避难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它领地的怪物也没好到哪去,都不知跑哪躲起来了,简直跟这里成了我和小狐狸的领地一样。

    虽然可以放肆点无所谓,不过在路线方面,我们却遇到了不小的麻烦,被巴罗格和暴风施术者乱追一通,彻底打乱了我们之前的计划,只能再重新制定一条路线,确认方向了。

    ……

    或许是经历了巴罗格和暴风施术者两大完美之境强者的追逐考验,或许是渐渐远离了中心地带,自从那以后,历经将近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我们几乎没有遇到难题,一路越过的地区,最强的区域之主也不过是世界巅峰,甚至还有世界中级的超弱级别区域,就像当年我第一次进入地狱世界,所光临的第一片区域。那儿的区域之主不就是四个世界中级实力的史泰龙沉沦魔吗?

    直到现在,我非常庆幸,自己毕竟偶尔还是会被幸运女神的鼻屎砸中的,只有世界中级实力的区域之主并不常见,我那时候的确是走了狗屎运,大概到了一片最弱的地区,先是遇到史泰龙沉沦魔,紧接着的下一片火山区域,则是由三个同样是世界中级的怪物划分而治。相比我们在三魔神的地盘和中心地带的遭遇,简直弱的让我幸福流涕。

    但是,和这两块区域相近的死林,却是由世界极限级别的超级强者,我到现在都不敢招惹的存在——死林统治者所统治。

    这样的布局不是很奇怪吗?一个超级强者的地盘,四周围分布着一些弱鸡的地盘,简直就像是在放牧一样,说放牧。但那时候也没听说死林统治者跑去其他区域作乱啊?那些怪物只是知道死林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而已,根本不知道那的主人和其他几块区域的主人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一个大神带着一群猪队友,一个贝爷带着一群小朋友。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还真发现了丁点儿规律。

    我那时候降落的位置,应该是安达利尔和督瑞尔所统治的地盘边缘,或许更靠近督瑞尔。所以那时候双尾建议我绕远路,而这条远路,大致就是我们从三魔神那边一直走过来的反方向,当然,还要更绕一些。毕竟那时候四魔王已经布下重重关卡想要把我抓住,不能走寻常路。

    只可惜,那时候明明已经快要走完大半路程了,结果遇到了督瑞尔的足迹,让我踏上了朝圣之旅,走着走着,最后遇到了教廷山。

    咦哈?双尾该不会是忽悠了我吧,怎么感觉这路线有点不一样,和地图对不上啊?教廷山坠落在督瑞尔和三魔神的地盘交界附近,按照双尾的说法,为了躲避四魔王的搜寻,我们放弃了最近的前往三魔神地盘的路线,选择了向东南方向这条远路,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背着教廷山所在的方向前进才对,怎么在最后又绕回去了?

    要么是双尾在忽悠我,要么就是那段朝圣之旅,妖月狼巫在神智恍惚中折了回去,不知不觉走了一大段路,最后发现了教廷山,好吧,我还是相信双尾一回,就当做是后者吧。

    想着这些,我们继续前进,然而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前方是一片沙漠,通过之前一路闯五关斩六将的经验判断,这里的区域之主应该是个非同小看的存在,不是之前的弱鸡可以比拟。

    踏入沙漠不到一天,我们就遇到了一群沙虫的袭击,沙漠环境是它们的主场,在沙漠地下,它们就像是海中的游鱼一般,速度甚至比普通人的冲刺跑步还要快许多。

    只可惜,在圣月贤狼的精神力捕捉下,这些沙虫还是无所遁形,还没摆好埋伏阵型把我们勾引进去,就已经被我发现,一通杀戮后,留下满地恶心的脓汁。

    沙虫的嗅觉很敏锐,我们也不想多惹麻烦,迅速收罗了十几颗宝石作为战利品,看看没有其他值得入手的东西了,便飞快离去。

    来到地狱世界已经有三个月时间,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似乎变得越来越名不副实,金币也就罢了,白板装备也就罢了,如今连看到蓝色装备都不大愿意拾取了,哪怕是金色装备,也要考虑一番大小,先看看霸不霸占位置再说。

    咦?

    不知为何,刚才那场战斗让我产生了一丝丝的熟悉感,好像……好像在哪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无论是刚才的遭遇战,还是对自己罗格第三吝啬的美名的自怨自艾。

    对了,我想起来了,当年和双尾一起逃窜的时候,我们两不也是经过了一片类似的沙漠区域吗?

    不不不,一定是我太多心了,沙漠区域在地狱世界里有很多,怎么能断定就是这片沙漠呢?

    见我脚步停下,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小狐狸投来询问目光,我也没隐瞒,将这种感觉告诉了她,这只小天狐却是很在意,仔细让我挖掘了一番对那片沙漠的印象后,她做了一个奇怪决定。

    先原路返回,回到上一片区域去,看看情况再说,反正三个月的时间都花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了,如果真被我们撞对,那接下来的路就好走了不是吗?

    我想想也有道理,最重要的是,万一,我是说万一真是我们以前经过的那片沙漠,那这里的区域之主可非同小看,当初我和双尾是乘着恐怖的沙尘暴刮起,在风沙的遮掩下才瞒过这里的领域之主,成功穿过这片沙漠。

    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到了后半段路程,我们还是见识到了这片沙漠的领主的风采,很幸运,这份风采不是冲着我们而来,而是另外一个恶魔领主,有可能是它的邻居,这位邻居,一直金光闪闪的大雕……咳咳,错了,是恶魔秃鹰,实力也是恐怖异常,和沙漠领主不相上下,两大怪物强者打的昏天暗地,日月无光,我和双尾那时候就像是巨人脚下的两只蚂蚁,只能仰望这种级别的战斗。

    据双尾那吹牛二货说,没错,在我眼中它已经是牛皮大王了,据它说,沙漠的主人,一只巨大的吞噬者(沙虫三阶进化),实力和死林统治者差不远,当时吓的我的小心肝啊,就一直没停过跳动……啊呸,当然不能停。

    现在回忆起来,那场惊天大战我还有几分印象,所以估摸着可以评估一下双方的实力,巨大吞噬者那那只金光闪闪的恶魔秃鹰,实力应该都是圆满之境的顶级,和cosplay熊差不多,和死林统治者那是差远了,双尾你这个坑货!

    不过考虑到双尾那么【弱小】,圆满之境和极限之境对它来说肯定是像天书一样,肯本不可触及,不可理解,所以说出这种胡话也是情有可原,我就再一次原谅它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