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八章 再见冰痕
    ***************************************************************************************************

    “为什么这些玩意会越来越多啊!!!”

    死寂的乱灵之地,陡然一声悲惨的娇呼响起。

    “我……我怎么会知道,我说你别那么大声,这不是吸引来更多了吗?”

    “有区别吗?”

    “好像……是没有。”

    我和小狐狸在沉寂的荒野中奔跑着,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在身后离我们不到千米的距离,白茫茫一片,宛如一团浓浓的氤氲雾气正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然而若真是这样,我和小狐狸就不用跑路了,这些雾气全都是乱灵之地里的幽灵怪物,粗略扫上一眼,就能见到层层叠叠的薄暮之魂和妖灵,跟在身后,仿佛永不知疲惫的追赶我们。

    这些薄暮之魂和妖灵的数量如此巨大,以至于形成了一片雾海般的存在,远远看去就像乱灵之地生起了好看的水雾。

    偏偏这些化作水雾的幽灵,行走无声,也不喜欢像其他地狱怪物那样发出怪叫怒吼,超过五位数的幽灵怪物聚集到一起,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要不是我们时不时回头看一眼,都不知道它们已经聚的那么多,追的那么近了。

    这事儿,还得从我们遇到第一批薄暮之魂说起……唉,不多说了,反正就是干掉一批来一批。最后被人民的汪洋大海所淹没,差点就变成电烤鸡了。

    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知道这里的区域之主,是否也混在了身后这群幽灵大军中,幽灵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它们更擅长隐藏气息。比其他的怪物更难辨认到底哪个才是头头,如果数量只是数十上百还好,在水缸里找一枚针还是不难的,可是这白雾般一整片的幽灵大军,可就是海底捞针了。

    所以,我和小狐狸也不敢大意,眼看情况不妙,早已经深谙一个怂字诀,二话不说撒腿就跑。管它区域之主在不在里面,我不和你玩耍,倪邹凯!

    “要不我们还是退回边境之地如何?想必它们也不敢轻易越界追上来。”眼看到处都是幽灵,从地下,从天空,或者凭空在眼前冒出,宛如飞蛾扑火般加入后面的雾气海洋之中,让雾气越来越浓重。散发出的压迫越来越强大,我看了看小狐狸。怕她坚持不住。

    “这是无可奈何的下下策,就算我们回到边境之地躲开它们的追击,这些幽灵知道我们想要进入它的地盘,一定会加强戒备,到时候我们想在它们的眼皮底下溜进去寻找冰痕,可就麻烦了。

    小狐狸皱着好看的眉头。一时间也没有其他办法,幽灵这种怪物本来就特别难缠,更何况整个乱灵之地几乎都是幽灵,说到神出鬼没,就连刺客在它们眼前都要甘拜下风。没办法,这是种族优势,就好比黑叔叔在黑暗中战斗会自动获得躲避+10效果一样。

    “我就想不明白了,这天上地下到处都是幽灵怪物,为什么你第一次来的时候,却说没遇上?”

    “不能说没有遇上,就是和普通区域的怪物密度一样,隔一会来一批的样子。”

    “你说的这个隔一会到底是多久,一分钟?半分钟?十秒钟?”

    “哪有那么夸张,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面对小狐狸的疑问目光,我苦笑两难。

    难道真的是我的记忆出现问题了?当初和双尾一起来这里的时候,的确是没有遇到这么多的幽灵啊。

    “哈欠!”和加仑一起在地狱世界四处游逛的双尾,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它优雅的掏出洁白手帕抹了抹猫鼻头,手杖轻轻一挥。

    “真想看看你那个好学生再次看到我的时候,到底会露出什么样的有趣表情。”

    “你还别倚老卖老,说不定再过个十年八年,他就能把你的另外一根尾巴也拔掉了。”加仑虽然不爽自己的笨蛋学生,但是更不爽眼前这只趾高气扬的两脚猫。

    “咱能别提这个行不?”一说起自己的尾巴,双尾就打了个冷战,再也无法保持绅士风度了,被贝利尔拔掉一根尾巴的心灵阴影,估计这辈子都没办法淡忘掉。

    “再说了,它为什么要拔我的尾巴,你知道上次我一路暗地里保护他,保护的有多辛苦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要不是我经常乘着他睡着的时候去溜出去和认识的几个区域之主交涉,他早就被这片土地吞的连渣都不剩了,那傻小子还真以为地狱世界有那么容易闯,但愿他这次来,不要以上一次的印象为基准,否则准得吃大亏。”

    “保护过度,这不还是你的错?”

    “你以为我愿意,我是看他……我是看他特别笨,才不得不加大力气保护。”压了压黑色高脚帽檐,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阴影当中,双尾如是反驳道。

    它不敢说这是贝利尔的命令,和加仑混到一块没问题,但如果把贝利尔的阴谋算盘出卖给别人,那可就要完蛋了,说起来,那时候贝利尔没有杀人灭口,留了自己一条猫命,双尾已经感到很奇怪,很庆幸了,哪敢再作死。

    ……

    “怎么样?还能坚持得住吗?要不然我们还是回边境之地好了,这幽灵越聚越多,再这样下去就连我都快扛不住了。”

    跑了不知多久,身后的幽灵大军不仅没有收手,反而从四面八方涌来,越聚越多,以我和小狐狸的速度都没办法完全甩掉它们,应该说,只要我们还在乱灵之地,就不可能甩得脱这些幽灵。

    这一下。我们可以肯定这群幽灵大军里面有头头在率领控制了,哪怕不是这里的区域之主,也是副手级别的存在。

    小狐狸身为刺客,体力一直都是她的弱项,这不,已经开始有点气喘了。

    “只是消耗了一点点体力。最多是百分之一的程度,本天狐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弱。”小狐狸白我一眼,不服气的说道。

    “是是是,但是这群幽灵明显能将你剩余的百分之九十九体力都追光,不是吗?”

    “要不我们把那只发光体叫出来,让她和这些幽灵认个亲戚朋友什么的,说不定能化险为夷?”

    到了这种时候小狐狸还有心思开玩笑,不忘记坑老对手一把,看起来的确是游刃有余的样子。

    结果pia一声。一只长得三分神似小幽灵的光之精灵从项链里冒出,冷不防的趴在小狐狸脸上,对着鼻尖狠狠咬了一口,疼的小狐狸泪光闪烁,一把将光之精灵扯下来往背后的幽灵大军扔过去,气的七孔冒烟。

    “这只发光体……连弄出来的小妖精都是这个德性,咬人贼疼,呜呜呜。我的鼻子,该不会被咬出血了吧。”

    “没有出血。不疼不疼,小狐狸乖乖,让我给你吹一口。”在背后十万大军的追逐上,我们这边却上演这么一处,也是让人看的蛋疼。

    “才不要你假惺惺,养这么一只发光体幽灵。就是为了气本天狐对吧。”小狐狸不领情,反而将小幽灵的罪行算到我头上。

    “说话理智点,骚狐狸,明明是我认识小凡在先,要生气我也应该是我生小凡的气。在外面沾花惹草也就罢了,还找来这么一只骚狐狸气我。”

    我还没说话,小幽灵就已经愤愤的在项链里嚷起来了。

    “你这说法才大错特错,和认识多久毫无关系,按照你这个说法,这笨蛋岂不是要把他出生时睡的第一张床背着去拯救世界?”

    “你什么意思?床是死物,怎么能相提并论,别混淆概念。”

    “幽灵也是死物。”

    “胡说,本圣女虽然死了,但本圣女明明还活着,本圣女的死是为了更好活着,为了和小凡见面,这种羁绊你这种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的骚狐狸怎么可能懂。”

    “谁……谁水性杨花了?天狐历代都是痴情忠诚,你这幽灵该不会是活太久,年纪太大了,脑子里的东西已经忘光了吧?”

    “本幽灵活了一万年,只喜欢一个人,你呢,一千年爱一个,还敢说不是水性杨花?!”

    “你这分明是偷换概念,那是历代的天狐祖先,不是我,我这一辈子,不,哪怕有来世,也只爱这坏蛋一个!”

    小狐狸斗嘴功夫远不如小幽灵,偏偏又是不服输的性格,这不已经开始气急败坏,口不择言了。

    “噗噗噗,好吧,我承认你是一只忠心耿耿的骚狐狸就是了。”面对小狐狸的怒火,小幽灵却在关键时刻打了一记棉花拳,然后返回来向我邀功。

    “小凡小凡,你看,我让这只傲娇嘴硬的骚狐狸向你求爱表忠心了,你要怎么样感谢我?”

    “必须滴。”我一脸正经,表示这个功劳大大的有,必须升官发财。

    “你……你们……”面对我和小幽灵多年的默契拍档,小狐狸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哎呀,光顾着欣赏两大圣女斗嘴,忘记回头看一眼敌人了。

    “咦?”我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干嘛,你想作死吗?”小狐狸顾不上生气,连忙拼命拉我跑路。

    “不,你回头看看,那些幽灵……不见了?”因为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话里也戴上了强烈的疑问。

    “什么?”小狐狸一回头,可不是吗?追在我们后面的浓浓迷雾,在她和小幽灵斗嘴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全都消失了。

    “该不会在耍什么小阴谋吧,比如说化整为零,然后悄悄的把我们包围起来。”圣月贤狼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想也是,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另想它法寻找督瑞尔的痕迹吧。”小狐狸也是满心的不安。

    “嗯啊,督瑞尔的痕迹?”我一个恍惚,先是被幽灵大军追逐了大半天,然后又是小狐狸和小幽灵的精彩斗嘴,总是躺枪的自己难得一次渔翁得利,以至于脑子有点晕乎乎,竟然一时忘记了我们来乱灵之地的目的。

    小狐狸这一提醒,我下意识的将精神力往周围一扫,忽然呆住了。

    错……错不了,绝对错不了,就是这股气息!

    我瞪大眼睛,忽然拉着小狐狸的手,高高举起欢呼起来。

    “你这笨蛋,傻了吗?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说……找到督瑞尔的气息了?”我突兀的举动让小狐狸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她就猜对了。

    “没错,就在不远,我能感觉到,绝对错不了,这股比我的永冻之力更加纯粹的气息!”

    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不仅是找到教廷山有望,同时内心也是满满的缅怀,又想起小幽灵对我说过的关于督瑞尔的身份猜测,以至于现在,我竟然产生了一个十分作死的想法——想见督瑞尔一面。

    “就在这边,永冻气息越来越浓烈了,快看,真的还在!”

    终于,顺着气息,我们找到了曾经那条冰痕,一米宽的样子,静静躺在荒凉的野地上,宛如蜗牛走过的痕迹,并不是很起眼,但是其中散发出的主人残留的威能却让人不寒而栗。

    就是这条冰痕,当初妖月狼巫顺着这条冰痕一路向西,宛如朝圣,最终在冰痕残留的永冻气息刺激下,终于完成了狼人变身的世界之力级变化——圣月贤狼。

    同时也代表着另外一条巨大的节操瓶裂口出现,尽管瓶子里连节操的味道都已经快闻不到了。

    “难怪那些幽灵忽然散了,大概是察觉到了这道冰痕,不敢追上来了。”

    小狐狸盯着冰痕,一脸震撼,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四魔王的力量,仅仅是一路走过,脚下无意识留下的一条冰痕,就存在了不知多少年,至今依然能威慑其他怪物,不敢靠近分毫。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暗黑大陆真的能战胜这样的存在吗?小狐狸有些动摇,但很快摇了摇头,将这些消极想法刨除。

    “找到冰痕了,接下来只要顺着冰痕一直走,就能找到教廷山了,对吧,而且因为冰痕的存在,怪物也不敢靠近过来,说不定,我们已经很接近这趟旅程的终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