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 冻结的教廷山
    ***************************************************************************************************

    “应该是不会再遇到麻烦了,在路上。”

    有督瑞尔的冰痕保护,怪物不敢接近,对我们来说的确是好事一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当初选择逆行,非要来找冰痕的原因之一。

    但是,眼看寻找教廷山的任务已经十拿九稳了,我和小狐狸现在却开心不起来。

    摆脱了小麻烦,但是迎接我们的却是更大的麻烦,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就是四魔王和三魔神了,我们并不天真,也不乐观,要说找到教廷山后,能顺顺当当的将它带回暗黑大陆,不遭遇阻挠,连我们自己都不相信,这其中透露出的几许阴谋气息,诡异气息,每每想到,就压抑的喘不过气来,哪怕有小狐狸的无限制返回可以保障生命安全,心里的不安依然长在。

    “你做什么?”见小狐狸好奇心十足的摇摆着毛茸茸的尾巴,蹲在冰痕旁边,伸出手指,宛如戏弄蚂蚁一样,不断往冰痕虚捅下去,似乎下一刻就要碰触上了,我情急之下,连忙一把抓住小狐狸摇摆个不停的尾巴,将她一拉。

    “疼,你这笨蛋,想要把本天狐的尾巴扯断吗?”

    小狐狸吃疼的回过头来,怒瞪着我,在狐人眼中,尾巴就是她们的第二张脸,小狐狸身为天狐圣女。除了拥有狐女之中无人能及的俏丽娇媚以外,她的这根尾巴也是独占鳌头,独领风&骚,虽然我没有摸过其他狐人的尾巴,但光用眼睛看就知道,毛色棕红柔亮。尾尖一点霜白,就连轻微摆动的时候也透露出一股天然的妩媚劲儿,这绝对是全大陆最漂亮的狐狸尾巴。

    因此,我扯了这根尾巴,小狐狸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瞧你说的,我可是和你一样宝贝你这根尾巴,怎么舍得将它扯断?我是为了你好,你要真想感受一下永冻之力的威力,别去碰冰痕。我帮你。”

    说着,圣月贤狼掌心上冉冉生起一团冰雾,散发着和冰痕相似的气息,目光不怀好意的看着小狐狸,只要她一个点头,我并不介意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

    “哼,才不要,你的是冒牌货。和督瑞尔的不一样,我想体会的是正品。”小狐狸冲我撇撇嘴。尾巴却是开心的摇了起来,大概是因为我那句“我和你一样宝贝这根尾巴”的功效。

    狐狸尾巴好,除了漂亮好看手感一流以外,还能轻而易举的看出小狐狸的心情,若是没了这根狐狸尾巴,我要多遭多少罪?

    “您还是别试了。我可不想扛着一尊冰雕赶路。”

    我拼命劝阻,小狐狸还是有些不服气。

    “哼,你那时候的妖月狼巫只不过是领域境界,本天狐现在是世界之力境界,你会被它冻住。并不代表我现在会。”

    “我的天狐圣女大人啊,虽然妖月狼巫是领域境界,但力量属性却是冰冻,对冰冻攻击已经有中度的免疫能力,绝对不会比世界之力强者差,就这样还被duang一下冻结了。”

    “啰嗦啰嗦啰嗦,反正死不了人。”

    小狐狸一听,语气有些动摇,但还是一脸的无畏,无论如何都想挑战一下督瑞尔的力量,看看它残留了不知多久的力量气息是否能对她这个世界之力大强者造成影响,这种想法我理解,但理解归理解,我可不想小狐狸步入我的后尘。

    “是死不了人,但我不担保能帮你解冻,你还是别受这份罪了。”说完,我不等小狐狸反驳,便拉上她开始顺着冰痕前行。

    “唉,等等,我说,你等等,停下来,放手。”小狐狸在后面用力挣扎。

    “不等,不停,不放。”我板着脸,俨然魔鬼教导主任化身,这只小狐狸,一旦知道没危险,放松了警戒,好奇心就变得不可抑制,尤其是地狱世界这种充满未知的地方,更是能刺激她那颗已经害死了不知多少只猫的好奇心。

    对未知的恐惧不安,正是好奇心的动力来源,我这么说应该没错吧。

    正当我陷入哲学家般的沉思之中,感觉自己的思想情操又升华了一个等级的时候,小狐狸冷不防挣脱我的手停下脚步,一手叉腰,一手无奈又傲娇的笔直指着我。

    “我都已经那么为你着想了,这可是你自己不要面子,逼我说出口,听好了,方!向!走!反!了!你!这!大!笨!蛋!”

    “……”

    累了,感觉不会再爱了,让我死了算了。

    调整到正确的方向后,我们顺着冰痕一路西行,正如我们所猜测,冰痕对于大多数怪物而言都是禁区,哪怕是世界极限级别的强者,固然不怕冰痕散发出的力量气息,但也绝对不会作死去调戏四魔王的尊严,它们往往也会有意识的避开冰痕。

    这份小心谨慎,给我和小狐狸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这赶路速度嘟一声就提升了好几个档次,从手扶拖拉机摇身一变成了大东风,大摇大摆,好像是进入了自家的庭院一般,狐假虎威的不得了。

    好吧,队伍里的确有一只狐狸。

    将近一个月过后……

    天气变得越来越寒冷,我们似乎已经深入了督瑞尔的地盘之中,第一次经过这里的时候,是处于受到督瑞尔的力量刺激的恍惚入神状态,我对周遭的环境从未关注过,不知道自己还经过了这么一些区域。

    “方向大致是对了,和地图上的标注基本吻合,如果这条冰痕没有误导我们,那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和教廷山见面了。”

    小狐狸将已经破破烂烂的地图展开,几个月的时间。已然让她变成了地图专家,识路小能手,那副派头,就好像她闭着眼睛都能在整个地狱世界瞎逛了。

    我承认这只小狐狸的方向感的确有点厉害,但肯定比不过我的第七感。

    撕啦一声,地图终究熬不过小狐狸不断的研究。破了,只见这只小天狐将破损的地图卷好,放回,又重新拿出一张崭新的地图。

    我:“……”

    总感觉,无论是地狱怪物还是大陆生命,都喜欢有备无患,啥东西都要备个好几份才安心,难道说猪突莽进的真只有我一个?我这智商已经被地狱一族比下去了?

    将这个足以扰乱军心,阻碍大陆解放的念头摇出脑海。我有模有样的和小狐狸凑到一块,继续对着新地图研究一番,顺便休息休息,煮杯热水喝喝,话说回来,在冰痕附近生火,总感觉那火苗就跟缺氧似的,有气无力。一阵连光着屁股都感觉不到的凉风吹过,就会熄灭。这也是督瑞尔的神奇能力之一吗?火焰灭杀者,感觉很中二的样子。

    冰痕并没有误导我们,地图也没有欺骗我们,就在我和小狐狸天天对着地图研究个十次八次,又快要把一张新地图用烂的时候,教廷山毫无预兆。完全没让我们有心理准备的在地平线上冒出了一个尖。

    “好……好像有点顺利过头了,坏蛋,快掐一掐你自己,看我们是不是在做梦。”小狐狸张大嘴巴,目露震惊。神色恍惚,就算是这样的状态也是机智的不行,我的肉就不是肉,天生该用来掐么?

    一路历经千辛万苦,艰难险阻,没想到教廷山会以如此方式出现在我们眼前,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有些微妙复杂,就好比那西天取经,已经趟过了六十大难,本以为后面会越来越困难,没想到前面一连二十一座天上人间,群魔乱舞,那佛祖老头开的灵山夜总会就在最后,里面洗脚按摩,嫌椅子低,把经书给踮在了凳腿下面,然后用看白痴的目光对一路灰头土脸闯过来的我们虚伪招呼。

    你们等等哈,等这套马杀鸡完了之后我再将经书抽出来给你们,爱带回去带回去,爱擦屁股擦屁股,反正咱灵山夜总会不缺,每位光临的顾客都能免费获赠一摞,仓库里还有几万套库存呢,话说几位施主远道而来,不消费一下吗?我们这有上好的女菩萨……

    虽说这样形容是夸张了点,但应该不难理解我们现在的复杂心情吧,总之就是一个字,坑爹啊!还我们的感动!还我们的成就感!

    咳咳,不管怎么说,教廷山找到了是件好事……嗯啊,周围怎么好像有点冷,越来越冷了,似乎越往前,永冻之力的气息就越强烈。

    该不会督瑞尔在那儿吧。

    我们心里一惊,随即自嘲,要是督瑞尔真在这里,它老早就发现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早早开门迎接了,还用得着等我们自己察觉?

    但是,这股永冻之力却毫无虚假,越往教廷山的位置靠近就越冷,这不,小狐狸的狐耳头发眉毛和尾巴,已经染上一层白霜,身体开始抑制不住的哆嗦了。

    “不要紧吧?”我靠近小狐狸几分,身上的世界结界打开,帮她阻挡了不少永冻之力气息的入侵,按道理来说,以圣月贤狼的境界实力是没办法阻隔永冻之力的侵袭,但谁让咱和永冻之力是亲家呢?换成cosplay熊变身的话,估计就要变成北极熊了。

    “没事,我支撑得了。”小狐狸嘴硬一句,身体却老实的挨到了我身上。

    “你说那玩意就是教廷山?”哈着氤氲冻气,小狐狸指向前方一座尖尖的冰山,不解问道。

    “准确的说,那是教廷山翘起的【船头】,它的大半个身体已经沉到了土里。”

    “你和我说过,这我知道,但是你没说教廷山是一块冰坨坨啊!”喊出这话的小狐狸,内心是崩溃的。

    “我上次来它的确不是这个样子,只有一头巨大的冰之守护者阻拦而已。”我大声叫冤,这不能怪我,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道教廷山忽然会变成这样。

    “是督瑞尔的杰作?”

    “看这永冻之力的气息,除了它还能有谁?”我略作沉思,猜测道。

    “估计是我上次闯入教廷山,干掉了这里的冰之守护者,被它发现了,于是这家伙又亲自跑过来一趟,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教廷山整个冰封起来,这样就不会有人能轻易闯入,比放一百个冰之守护者效果更好。”

    “是不是这样,这个问题不是最要紧的,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该怎么破开这层永冻之力,进入里面,不到里面,我们就没办法修复魔法阵了。”

    我们的脚步停了下来,距离教廷山还有数公里,前方已是一片冰色,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没想到还能在地狱世界见识到比哈洛加斯更壮观的景色。

    而这一切,都是由督瑞尔一个人的力量造成,四魔王……真是怪物级别的存在啊。

    我心里感叹敬畏着,弯下腰,伸手触摸脚下的冰地,冰冰凉凉,有一股直透骨骸灵魂的寒意涌入身体,这份感觉如此熟悉,让我有些陶醉其中。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我要尝试一下,看能不能破开这层永冻之力。”

    和一路蔓延过来的冰痕一样,脚底下的冰地,对小狐狸来说是禁止碰触的东西,她只能走到这里,站在边缘处,冻的直发抖哆嗦,什么也做不了。

    哼,果然圣月贤狼才是(女)主角,这年头卖萌卖肉的狐狸已经不流行了。

    我似乎感到了一股迷之恶意企图扭转剧本大纲,是错觉吗?

    “真的能破开这层永冻之力?”小狐狸表示怀疑,圣月贤狼的确很厉害没错,但是世界中级和四魔王那个境界相差多少层次,她已经懒得去数了。

    “整个冰层破开是不可能的,最多打开一个进入教廷山的洞口,应该……大概不成问题,也别抱太大希望。”我多少有些没自信,在小狐狸面前认了个怂。

    “也只能这样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这些冰层不破,就算我们修复好了教廷山,它能破开冰层动起来吗?”

    我哑口无言,好像……是这个道理,督瑞尔这家伙,无论力量和智慧都不容小窥,随手这么一冻,就给我们制造了巨大难题,让我们绞尽脑汁,无可奈何。

    “没办法,总得试一试才知道,我们只能相信教廷山的力量了。”我朝小狐狸无奈耸肩,不管怎么样,现在都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然的话,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暗黑大陆?

    在督瑞尔蛮不讲理的强横力量面前,机智的小狐狸也没有好办法,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先尝试进入教廷山再说,进了教廷山后把魔法阵修复好再说,再之后,就只能向上帝祈祷一切顺利,教廷山万岁万岁万万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