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 离奇事件
    ***************************************************************************************************

    不管怎么说,巨型吞噬者的实力和cosplay熊相近那是事实,这份实力已经不容小窥,若这里真是我们当初经过的那片沙漠,可就得小心这只吞噬者领主了,这也是小狐狸顾忌之下做出刚才的选择的一个重要理由。

    我们在沙漠边缘等待了两天时间,终于等来了关键的证据,沙尘暴,足以让领域强者都无法防御的沙尘暴刮了起来,简直就看到如此恐怖的沙尘暴。

    错不了,这如同囚禁赫拉迪克族的风暴之墙的威力缩水版一样的强大沙尘暴,就是我和双尾当初所经过的沙漠。

    兴奋的同时,我也不禁庆幸,幸好听了小狐狸的话,否则贸贸然闯入沙漠深处,要是和那只巨型吞噬者遭遇上,那可就麻烦大了。

    当时我和双尾是怎么在这个超级吞噬者的地盘上通过来着?对了,就是乘着沙尘暴,那现在岂不是正合适经过?

    看着刮起的沙尘暴,我和小狐狸面面相窥,感觉时机来的那么突然,心里根本就没有准备好啊亲。

    “不,等等,在出发之前,我们必须先决定一下接下来的路线,按照你刚才所说,这片沙漠区域对我们而言或许是个分岔点。”小狐狸连忙喊停,掏出了那张快被她看烂的地狱地图。

    “也对,这片沙漠是个关键点,我之前找到教廷山就是经过了这里。”想想也是。我盘腿坐下,和小狐狸一起凑着脑袋,在地图上面指指点点。

    “现在,我们要做一个决定,到底是按照地图的指示,顺着当初你第一次来地狱世界时所走的反方向找教廷山。还是顺着你当时的路往前,找到督瑞尔留下的足迹,顺着足迹一路找到教廷山。”

    “这……”见小狐狸似乎把难题抛给了我,我迟疑起来。

    遥想当初,为了躲避四魔王的追捕,双尾带着我绕来绕去,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哪条路线更加合适,更加安全。

    考虑了许久,我咬咬牙。一点地图。

    “还是按照当时我走过的路,去寻找督瑞尔的足迹,通过它找到教廷山吧,你觉得怎么样?”

    “嗯……其实我我觉得这样会更简单一些,毕竟我们现在只知道教廷山的大致地点,这是很大一片范围,恐怕足有三四个区域之大,如果按着地图的表示去寻找。运气不好可能要花很多很多时间。”

    “督瑞尔的足迹看似不好找,毕竟只是一条一米左右宽的。十分不起眼的冰痕,但是,我知道在哪个区域可以找到这条冰痕,而且它是督瑞尔的永冻之力,气息十分强大,再加上圣月贤狼也掌握了初浅的永冻之力力量。所以很容易能感应得到。”

    我接着小狐狸的话补充道,就见她点点头,露出孺子可教的欣慰目光——你这笨蛋,还没笨到唔要科教嘛。

    咦,原来我的智商竟然还可以挽救一下?!

    “最怕就是这条冰痕消失了。离我离开地狱世界已经过了两年时间。”

    “永冻之力应该不会那么快消失吧,真找不到了也没办法。”

    “怎么个没办法?”我好奇问道。

    “只能原路返回,再顺着地图的指示找呗。”小狐狸无奈的耸了耸肩。

    “这是要浪费多少时间啊。”看看地图,我苦笑出声,这一来一回,就算一路顺风,没遇到什么麻烦事,起码也得三四个月的时间。

    “既然答应了这次的任务,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要能完成,时间不是问题,花上个一年都不算多。”小狐狸嘴巴上无奈说道,狐狸尾巴却稍微有些得意的轻轻摇摆起来。

    是啊,对这只小天狐来说,两年或许都不算多,毕竟这可是咱们两个难得的相处时间,虽然中间还夹了一个幽灵圣女。

    看着小狐狸娇俏神气的样子,我忍不住凑前,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口。

    “啊,冷不防的你这坏蛋在做什么?”小狐狸脸色通红,气愤的看着我,我现在是圣月贤狼形态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只小天狐实在太可爱了。”我忠实的将内心的想法道出。

    “可……可爱什么的……那……那是理所当然,谁允许你用这副模样……”被我一番真诚目光夸赞,小狐狸脸蛋更加羞红,平时伶俐的声音都变得结结巴巴。

    这样的小狐狸简直萌爆了,还想再亲一亲她,可惜这只小天狐大概已经有了防备,我只能无奈打消这个念头。

    “好吧,如果没有其他办法,就按照刚才的决定办吧,事不宜迟,我们得乘着这次的沙尘暴一口气冲过这片沙漠,我可不想和那个巨型吞噬者战斗。”

    想起远远一瞥,看到巨型吞噬者那一双颚上巨钳从黄沙之中冲天而起,将风暴和天空剪成两半的情景,我鸡皮疙瘩就起了一身。

    以我现在的实力,到不是说怕了这只巨型吞噬者,只是这里是它的主场,在沙漠之中和一只实力与自己相仿的魔王级沙虫战斗,是极为愚蠢的行为,更何况沙虫喜欢到处产卵,天知道这只巨型吞噬者到底有多少子子孙孙,反正我是一点和它战斗的想法都没有,宁愿回过头去找巴罗格和暴风施术者拼命都好过。

    确认了该走的方向后,我们争分夺秒,丝毫没有停留的闯入了沙漠之中,面对迎面刮来的恐怖沙尘暴,我想了想,还是变身cosplay熊保险一些。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还没办法骗过那只巨型吞噬者,也只好和它周旋一番了。

    沙尘暴的威力虽然恐怖,颇有风暴之墙的威势,还好我和小狐狸都是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到不是很在意。只是在这沙尘暴中,圣月贤狼的精神力探知弱了很多,时不时要被埋伏在脚下的沙虫偷袭一番,变身cosplay熊也很及时,非魔王级别的沙虫强者,那两把钳子就算钳在cosplay熊脚上,也是不痛不痒,反倒是把对方的钳子给崩疼了,我再顺势一跺脚。就将偷袭者给踩的稀巴烂,脓包溅了一地,就跟小时候踩从树上落地的毛毛虫一样。

    皮粗肉糙,就是那么拽。

    小狐狸见此,一点也不客气的坐上了cosplay熊的肩膀,都多大人了还玩骑肩肩,连西露丝和艾柯露都好久没这样做过了。

    我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却下意识的舒展熊臂。让小狐狸坐的更加舒服,天生就是爱妻一族。没办法啊。

    我们的运气不错,这场沙尘暴一直持续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和小狐狸披星戴月的赶路,连续走了一天半的时间没合眼,哦错了,应该是我一个人连续走了一天半才对。这只小天狐是骑在熊背上舒服了一天多,偶尔还能打个盹,能在沙尘暴中这样做,这份定力也是让我佩服不已。

    按照之前的记忆,如果我们路线没走错的话。应该差不多要走出这片沙漠了,想到这里,我就精神大振,两条腿倍有力儿,恨不得飞起来。

    眼看成功在望,忽然间,我停了下来。

    “怎么,又迷失方向了?”坐在肩膀上眯着眼的小狐狸眨眨眼皮,睁开乌溜溜的明媚眼珠子糯声问道。

    “……”什么叫又迷失方向了,说的我迷失过似的,小狐狸在这方面一直对我很失礼,我认为有必要找个时间好好和她谈一谈,给我道个歉什么的。

    【不,是感觉前面有点诡异。】

    “诡异?敌人的气息吗?”小狐狸一个激灵,迅速进入了备战状态。

    【到不是……应该算不上……】我有些含糊其辞,因为自己也没办法理解这种直觉。

    “到底是什么,没办法说清楚吗?”

    我点了点熊头,沉思片刻,高深莫测的再次举牌。

    【这是强者的直觉。】

    结果脑袋被敲了,真是的,我这可是大实话。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总不能因为这样的直觉,就干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吧。】我无奈,这时候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小狐狸慎重的点点头,再也不敢遛神,从我肩上跳下来,小手往背后一藏,已经装备上了武器,随时准备战斗。

    我的步伐也谨慎起来,以比正常人走路的速度还要慢一分,一步一步的走着,那份诡异的感觉越发清晰,但是奇怪的是,却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这让我很是费解。

    在地狱世界这种鬼地方,还有什么事情是诡异而不危险的?谁能告诉我,难道前面是一个女巫小屋?

    带着对未知的不安,我们似乎正在逐渐接近诡异地点,就在这时,当我的脚步迈出去,落到实地,眼前忽然就像被拉开了一面黄沙帷幕,景色陡然变得清晰无比。

    前一刻还呼啸如箭雨般的猛烈沙尘暴,眨眼间,毫无预兆的停了下来。

    我和小狐狸吓了一大跳,那是差点蹦了起来,目光警惕的四处张望,仿佛听到了“敌袭”二字。

    然而,并没有想象中的敌人出现,沙尘暴停下来后,一切风平浪静,以圣月贤狼如此强大的精神力,也没有感应到丝毫危险的气息。

    但是,那股诡异的感觉却丝毫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强烈。

    “快看,那是什么?”忽然,小狐狸指着远处,不可抑制的惊呼出声。

    顺着看去,两条天线一般,足有百米长的微弯尖锐物,斜插在黄沙高坡上面,乍一看还以为是古文明留下的建筑痕迹。

    但是仔细一看,这两根尖锐物的内侧,分明长满了恐怖锯齿,而且那颜色……那形状……怎么看都像是类似武器一样的东西,或者说……更像是某种庞然巨物的角。

    “是敌人吗?但奇怪的是没感觉到丝毫气息,要说想隐藏起来偷袭我们更加不可能,真是这样的话,连第一世界的投影都要比它强。”小狐狸也察觉到了这点,她看向我。

    我对她比了一个后退的手势,忽然出手,一记强烈拳头向着那一双巨大尖锐物击出,强烈的威压席卷起了一条横向龙卷风,竟然将尖锐物从沙子里卷了起来,最后横躺在地。

    竟然是空的?

    我和小狐狸都呆愣住了,这对恐怖的,宛如某种巨型怪物的角状的尖锐物,竟然是无主的死物?

    惊讶归惊讶,我们也意识到可以解除危险警报,放开胆子走上去。

    “好大,好硬。”小狐狸在尖锐物上敲了敲,发出的脆响让她忍不住嘀咕起来,也让我忍不住翻白眼,拜托别说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话好吗?

    不过小狐狸说的没错,我使劲捏了捏,以cosplay熊的能力,竟然也没办法将其捏碎。

    等等,靠近一看,这两根尖锐物是不是有点是曾相识的即视感?

    我做了一个让小狐狸疑惑的动作,再次将这对尖锐物笔直立起,插在沙地上,内侧有着锐利锯齿的相对着,然后跑远一看,脸色大变。

    错不了,这是当初我和双尾路过沙漠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一对威力足以剪开黄沙天空的巨型沙虫嘴钳!!!

    发现这个事实的我呆若木鸡。

    难……难道说沙虫是类似蛇一样的存在,会在一定的时间过后进行类似蜕皮的举动?这双巨钳就是它蜕下之物?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可是,小狐狸的博学却完全打碎了我这个猜测,沙虫根本不可能蜕皮,更何况是蜕钳,你别为难沙虫好不好?

    但是为什么呢?如果不是蜕皮的行为,为什么巨型吞噬者那双凶威滔滔的巨钳,那双剪断一切,不可匹敌的巨钳,会孤零零的出现在这里?

    明明只有一种可能性,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可是世界圆满级别的顶尖强者啊,不逊色于cosplay熊的强者,到底有谁能……难道说是四魔王做的好事?可是它们为什么要对自家领地里的领主出手?

    相比我的惊骇不信,小狐狸的感触更小一些,她只是刚刚晋升到世界之力的小强者,根本不知道一个世界圆满顶级的强者被击杀,而且还是在自家的地盘里面,这种事情到底有多恐怖。

    “快看,我好像发现了什么。”慢慢镇定下来的小狐狸,继续研究这双巨钳,忽然,她似乎发现了重要线索,远远的招呼我快点过去…………(未完待续……)

    ps:明天有事可能更新不了,先更一章稳稳全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