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五十章 中枢魔法阵
    ***************************************************************************************************

    我和小狐狸在教廷山附近,冰封没有覆盖的地方住了下来,从此过上了没日没夜,没羞没臊的日子……停,怎么一上来就是ge的台词?

    住下来的确是住了下来,不过好日子没过上,我,德鲁伊吴凡,暗黑大陆伟大的救世主,自到来的那一天开始,受到无产阶级普世光辉的照耀和感化,从一名自私自利,贪得无厌,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英雄,成为了一名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铲雪工人。

    顺便,还要伺候两位高贵傲气的圣女大人,经常是无辜的躺着中枪,这日子过的苦巴巴,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吃完啪啪啪喝完啪啪啪洗澡啪啪啪睡前啪啪啪起床啪啪啪的五啪加双【哔】节奏。

    一切都是督瑞尔那家伙的错,就算它真是小幽灵的好姬友,我也要把这笔账给它记下。

    敲打着坚硬如钢的永冻之力冰封层,我心里默默给督瑞尔在小本子上记下一道,准备来日再报,俗话说的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好像不对来着?应该是抬头看苍天,看它饶过谁,那的确是,连自己都没饶过,跑去时空管理局洗厕所了,这是犯了多大罪,作了多大死?

    要破开这些冰层……其实也不是那么难,我第一个想到的是cosplay熊,以四重焰拳的威力。一次破不开,我中场休息个休息,再来一次,搞上十次八次,百儿八十次,总归是能将所有的冰层击破。

    直面督瑞尔。cosplay熊毫无胜算,逃跑都几乎不可能,但只是破坏它遗留下来的力量却问题不大,也不能太轻贱自己,好歹cosplay熊已经是世界圆满级别的实力,和督瑞尔只差两个等级,这样一想,似乎离拳打三魔神脚踢四魔王已经不远了。

    好吧,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不就是年轻人好好撸管,不要做白日梦了吗?你们是坏人,都在胡说八道,我一直是白日,只有第一次付了钱,还是别人请的,怎么就做梦了呢?

    额……不小心自曝了黑历史,就算无聊。就不能想些其他事情吗,比如说萌萌哒维拉丝。萌萌哒莎拉,巨巨哒琳娅。

    苦逼的圣月贤狼,一边尝试着破冰,一边天马行空,胡思乱想,企图打发无聊的时间。没办法,小狐狸过不来,连个陪自己聊天的人都没有。

    刚才正经话说到哪来着?对了,cosplay熊不是不能打破冰封层,只要花上一点时间就能做到。但是我和小狐狸谨慎的再三商议,最后还是否决了用粗暴的方式去攻击冰层,谁知道这里有没有留下督瑞尔的感知,我们这么一闹,万一把它给招呼过来,我可不认为这位疑似小幽灵的昔日好友,能看到当年的三大候补圣女(小狐狸算是艾娜的后辈吧)齐聚的份上饶过我们一命。

    后来的遭遇证明,我们的做法是对的,不说会不会引起督瑞尔的注意,如果我们用粗暴的方式破开冰封进入教廷山,肯定会招来安达利尔。

    所以说,我现在只能以圣月贤狼的力量去尝试挖坑大洞,这叫什么,这叫暗黑版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拼实力,说白了就是脱裤子放屁。

    凿了大半天,我发现这个思路不对头,圣月贤狼这小身板子太弱了,凿不懂,cosplay熊的力量又太狂暴,一个不小心弄出太大动静,和我与小狐狸的想法就背道而驰了。

    小狐狸说的对,此时此刻,我们最不缺的是时间,最缺的是实力,要是能顺利将教廷山弄回去,花个两三年时间也值。

    但是凿冰这种思路不行,我可不想当愚公,得另想它法。

    对了,能不能像当初妖月狼巫一样,将这些永冻之力纳入体内,慢慢分解掉?虽然可以预料还是挺杀时间的,但总比凿要好,无论是时间还是技术含量方面。

    如今以掌握了山寨版永冻之力的圣月贤狼来做,应该会更简单才对吧。

    我深呼吸着,掌心平向,缓缓贴在了冰面上,一开始的时候有些手生,不是很顺利,但是慢慢的,永冻之力真的开始被纳入体内了。

    我心里大喜,能成,这个办法能成!

    不仅如此,这些永冻之力虽然名花有主,不能被我吸收成为我的力量,否则的话,要是将整个冰封层消化掉,圣月贤狼很可能会实力大增,世界高级境界不再那么遥远。

    但是,督瑞尔的永冻之力却依然能够成为借鉴,像当初妖月狼巫一样,不断刺激圣月贤狼的永冻之力,让自己的永冻之力提纯,变得更加精粹,威力更大,更接近督瑞尔的力量,换句话说,实力没有增加,战斗力增加了,这也是极好的,做人就该知足。

    找到了好办法,还能间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我变得斗志盎然,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神神叨叨死去活来,接下来的日子都花在了对付这些永冻冰层上面。

    在这里住了足足大半个月,我终于靠着圣月贤狼的双手,通过吸收永冻之力,成功的打通了一条通往教廷山内部的通道,和小狐狸一起,偷偷摸摸的潜了进去。

    幸运的是,不知道督瑞尔是力量不济,还是不想话费太大力气,教廷山内部并没有被冰封起来,否则的话,这趟旅程大概真的要花上两三年时间了。

    “这里就是教廷山?好像也一般般嘛。”小狐狸也是怪无聊的,圣月贤狼辛勤劳动了半个多月,她也闷了半个多月,此时来到教廷山内部,四处张望一眼,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金碧辉煌。于是发出不满声音。

    失望的主要原因是这里没有可以顺手牵羊的东西吧,我心里暗暗诽谤,这只小狐狸的盗墓属性又发作了呢,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因为第一次进入教廷山的时候我也这么想过,不仅是内部。外面的教堂主殿,偏殿,以及各种小殿旁殿,都没有值得搜刮的东西,当然,你要是对一万年前的祷告台感兴趣,到也不是真的无物可取。

    “咳咳,注意形象,这里可是神圣的教廷山。”我用力咳嗽几句。提醒小狐狸注意自己的身份,我们现在可不是小偷,而是前来拯救教廷山回归的英雄,怎么能露出这副德性。

    “噗噗噗,就这无聊的鬼地方,还神圣呢,别遇到怨灵就算不错了。”小幽灵钻出来,对我的话嗤之以鼻。

    “你看。连教廷圣女都这样说了。”小狐狸难得附和老对头的话,对我口诛笔伐。

    “你就是最大的怨灵。”见小幽灵没点圣女样。我恨其不争的在她圆润挺翘的屁股上拍了一记,小幽灵不甘示弱,张牙舞爪,打算给我来几口,彰显一下我的地盘我做主。

    “好了,你们两个。要打闹留着以后,现在至关紧要的事情,是检查一下我们的工作量到底有多少。”

    平时一直是我在劝阻小狐狸和小幽灵,现在轮到她来当和事人,这感觉有点微妙。

    不过这句话很凑效。上次来的时候,我们对教廷山一窍不通,看不出它到底损毁了多少,现在,我们三个经过三个月填鸭式的学习,终于有一窥庐山真面目的能力了,但愿别损毁的太严重,尤其是中枢魔法阵。

    “好吧,我们出发,那啥……咳咳,小幽灵,教廷山的中枢大厅在哪里来着?”脚步才往前迈了一步,我就停下来,回过头向小幽灵虚心请教。

    教廷山就是一个移动城市,我不熟路怎么着,很正常不是吗?

    小幽灵这会儿到是没有作弄我们,带着我们在眼花缭乱的各式各样的内部长廊中同行,连小狐狸都有点被转晕了,最后终于来到教廷山的底部,深达七八层的一个科幻般存在的大厅,里面空旷无物,只有遍布地板墙壁以及天花,蔓延到不知哪去的魔法阵纹路,这些纹路宛如电路板一样密集整齐,最后齐聚于大厅中央,一个魔法祭坛上面,祭坛上漂浮着一个不知名金属做成的缕空球体。

    果然,从冰之守护者身上获得的金属球,应该和这里有关,看那缕空球体所用的材质分明就是一模一样。

    我试着来到中央魔法祭坛,取出金属球,将其缓缓伸向那漂浮在半空的缕空球体,忽然间,宛如死物一样的缕空球体从中心迸发出一道光线,沿着这条光线,球体向两边分开,似在迎接着我手上的金属球物归原主,而金属球也受到了吸引,开始自行脱离我的掌心,也是白光一闪,变成了一个同样的缕空球体,向着漂浮在半空的缕空球体飞过去。

    仔细一看,漂浮在半空的缕空球体,和自我手中飞起,变成缕空球体的金属球,那些缕空部分竟然分外吻合,就好像阴阳交融,一旦结合起来,大概会变成一个完整的金属球。

    见状,我连忙一把将金属球捞回来,现在还不是让它回归本位的时候,等把魔法阵修复了再说。

    确认了金属球的身份,我心里总算松了口气,万一它不是控制中枢,是小幽灵看走了眼,那我们现在就可以直接打道回府了。

    “你这坏蛋,安分点,可不要乱来。”察觉到这边的动静,正在和小幽灵一起检查中枢魔法阵破损情况的小狐狸转过头,朝我甩来一记凶巴巴的眼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