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三十七章 黄段子,小幽灵
    ***************************************************************************************************

    地狱世界并没有阳光这种理所当然的东西,这里的天空从头到尾都被黑沉沉的不祥乌云所笼罩,散发着死亡和邪恶的压抑。

    至少加上这一次,两次的地狱世界之旅,我是没见哪个区域头顶上冒出哪怕一缕金线,我想地狱怪物们恐怕也不是很喜欢这种极致光明的东西,它们更喜欢躲在阴暗的地方,将尸体一点一点的拖到洞穴里,挖出最鲜美的肝脏,或者最有嚼头的头骨,就着尚且温热的鲜血,于漆黑之中举行饕餮筵席。

    不过,在一些环境相对平和的地方,还是能展现出白天与夜晚的姿态,地狱山就是如此,对于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暗黑大陆生命而言,昼与夜就是上帝赐予的水和空气,缺一不可,暗无天日的地方很要命,待久了就算是冒险者都有可能会疯掉,或许正因为如此,那些冒死来到这里的前辈们才会选择地狱山作为基地,这是很容易被忽略,但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此刻,笼罩在黑暗之中的茫茫延绵的群山,迎来在清晨的第一缕光线,谁也不知道光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渐渐的,群山的壮丽轮廓就在灰蒙蒙中显现,仿佛拉开了一帷黑幕。

    缺乏实感,宛如只有黑白二色组成的晦暗光线,左穿右穿。逐渐削弱,终于还是将苟延残喘的一缕投入到了群山之中一个无比隐蔽,仿佛完全与石壁融为了一体的裂缝之中,看似狭小的裂缝,在侧着身子艰难的趟过一段距离后,空间陡然拉大。变成了一处溶洞。

    就在溶洞的入口处,灰色斑驳的石壁中,只要解开一个小小的魔法阵,就能进入联盟在这里设立的藏身处,陡然,叫据点或许更好听一些,只是这里还遍布着其他诱饵魔法阵,一旦解除姿势不对就会立刻爆炸,将这个据点彻底炸毁。对于地狱一族而言,魔法阵实在是头疼的东西,比起解除,还是拳头更靠谱,于是乎只要一拳捶下去……

    它依然会爆炸。

    据点之内,约莫有上百个平方,三个房间,最基本的桌椅床以及厕所浴室是有了。但想更进一步却没门,没有谁来这里是为了享受的。

    此时。在据点的其中一个房间,迎着不知道从哪里钻进来的昏暗光线,铺上了新毛毯的石床上面,一道隆起的影子似被惊动了,转了个身,发出半只脚被挽留在梦中的无力**。

    “维拉丝……呼嘿嘿……我的小狗狗……”

    进阶砰啪一声。发出声音的影子被踹下了床,摇摇晃晃的扶着床沿起来,目光幽怨的看着床上另外一道娇小身影。

    “为什么踹我?”男性声音,变回了本体的某德鲁伊一脸迷茫,丝毫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作死了。

    “哼。谁让你钻本天狐的床来着了。”傲天的天狐圣女当然不会说实话,反正把柄有是的。

    “来了地狱世界将近一个月,天天都是战斗,神经紧绷的跟啥似的,好不容易来到安全的地方,我这不是为了放松放松吗?”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站起来,重新往床上钻。

    “你的意思是说,本天狐的存在,就是为了给你放松放松?”小狐狸转个身,直直面对着我,锐利的视线狠狠瞪过来,本该是日常凶巴巴的表情,但是加上眉梢那一抹浓浓的湿润春意,却显得更外动人,让我情不自禁的俯身下去将她抱住,吻上那骄傲高贵的樱唇。

    “放开我,不打算好好解释清楚吗?”小狐狸还打算挣扎,我轻轻在她光溜溜的屁股上一拍。

    “嘘,乘小幽灵还在睡觉……”

    这句话似乎有特殊魔力,小狐狸的微弱挣扎很快就消失了,不一会儿,被单翻涌,昨天已经持续了半个晚上的诱色无边的媚香和婉转轻吟,再次弥漫小小的房间。

    离我们来到地狱山,已经有五天时间过去了。

    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才找到这个隐蔽的让人蛋疼的据点,又在里面住了两天,希望能等到一两个漏网之鱼……哦不,是前辈之鱼。

    虽然我和小狐狸都心照不宣的想把这次地狱世界之旅看成是宛如骑士小说那般轰轰烈烈的,徘徊在生与死之中的,一辈子铭记于心的,不是新婚却胜似蜜月的辛辣甜蜜旅程,但不管怎么说,这次任务关系重大,由不得我们任性,有人带路会方便许多。

    等待的时间到是不难熬,不如说反而格外珍贵,小幽灵醒了,三人打打闹闹,欢乐无比,小幽灵睡了,请自行参考小房间里的光景,就算是在据点也未必安全,而且前辈们随时可能出现,小狐狸根本不敢变身三尾天狐形态作怪,这两天可谓让我享受足了常胜将军的成就感,或许等到哪一天自己挂了,可以在墓碑上留下这样的传纪。

    本德鲁伊可是吊打过天狐圣女的男人!

    从男性角度而言,这句话比什么救世主双子星之类的身份更让我自豪。

    一直混到中午,我仍然不愿意起床,小狐狸却害羞的紧,怕忽然有人出现将我们两【抓奸在床】,催促着我赶快穿好衣服起来。

    “怕什么。”我打着哈欠,摇身一变圣月贤狼后,笑着比出胜利手势。

    “你看,这样就绝对不会被人怀疑了。”

    “你要是能将脑子里的那些歪主意用到正确的地方就好了。”小狐狸抚额表示无奈。

    不过,光我变身还不行,还有一些奇怪的气味必须处理,比如说床上的,又比如说床上的,其实主要还是小狐狸的媚香。这只小天狐发【哔】的时候,身体自然而然散发出的体香实在太显目了,张开嘴巴似乎都能在空气中品尝得到,也难怪她那么害羞。

    谨慎的天狐圣女大人用看着有些眼熟的香水瓶,一个劲往房间里喷,床是重点照顾单位。不一会儿竟然真的闻不到气味了。

    咦,这不是黄段子侍女消灭主侍奸情证据时用过的玩意吗?难道说这笨蛋侍女已经做起了奇怪的生意?不再局限于她的祖传过期避孕药推广了?这经商头脑可比某红白公主牛气多了。

    话说回来,红白公主这段时间去哪了?也罢,大概是家里的神社又被毁了在修缮吧,脑海中浮现出一副那露腋巫女骑在屋顶上咬着钉子敲敲打打的景象,莫名有些喜感。

    咽下一顿小狐狸的咸味地狱后,我们竟然没什么事好干了,闲着有点慌。

    “我说,我们真的要这样继续等下去吗?”俗话说的好。吃饭睡觉调戏小狐狸,本着这个原则,我在圣月贤狼形态下将小狐狸抱住,在她怀里幸福的蹭啊蹭。

    “少来……你给我走开。”用力推攘着我的脑袋,小狐狸表示她是贞烈的,不屈的。

    “但是,没什么事情好做啊。”我不断躲开小狐狸的推手,顺势张嘴。在她胸口上轻轻一咬,顿时。这只小天狐发出忍耐不住的脆吟,脸红耳赤,快要冒烟。

    “瞧瞧瞧……瞧你都干了什么好事,本天狐剥了你这只狼妖!”尾巴一个炸毛,小狐狸带着德玛西亚般的怒吼,反手将我扑倒在地。张牙就是一段乱咬。

    “哼,有趣,竟然公然挑衅我这个一家之主的威严。”我刚想装一下boss范,结果就被小狐狸乘机咬了一记胸,不能忍。男人的胸部你也不放过!

    转眼间,我和小狐狸又滚做了一团,只是此滚非彼滚。

    “噢,在玩着什么有趣的事情吗?你们两个,竟然不算本圣女一份,太过分了。”

    大概是我们打闹的动静太大,白光闪过,小幽灵被吵醒了跑出来,见我和小狐狸在地上滚做一团,咬来咬去,顿时间,她的眉目燃烧起了熊熊的斗志。

    你们二位,竟然在关公面前耍大刀,本圣女才咬王之王啊!

    于是小幽灵二话不说,假如战场,变成了三方混战,可惜,因为实力相差太大,最后我和小狐狸摒弃前仇,以一打二,竟然还是输给了小幽灵,带着满身咬痕举了白旗。

    “现在的人啊,真是弱爆了。”小幽灵舔舔嘴,一天的意犹未尽,高手寂寞,苍茫回顾一眼,发现再也找不到对手后,她索然无味的掏出一颗钻石捧着,松鼠般的小口小口飞快啃起。

    小狐狸不大乐意接受圣月贤狼,我只好去骚扰小幽灵,结果到头来也不知道谁骚扰谁,反正小幽灵是一脸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我盘坐着的大腿上,脑袋靠着圣月贤狼的胸部,俨然把圣月贤狼当成了王座,当然还好,我可以从后面抱住她,摸摸那一头月色秀发,时不时低头在她脸上蹭一蹭什么的。

    “我说你们啊,就已经无聊到这种程度了吗?”

    “既然你这么说了,请找出可以在封闭的三个房间里一直快乐玩耍的事情。”

    “唉?那还不简单,对吧,小凡,滚床啊,别告诉本圣女你们没有乘着本圣女睡着的事情做奇怪的事情,虚伪,背德,发情狐狸!”

    小幽灵越说越激动,后脑勺动来动去,用力在圣月贤狼胸上顶着撞着,似乎想将这一对让自诩丰臀爆乳圣女(?)的她也羡慕嫉妒恨的入云峰峦撞平。

    小狐狸:“……”

    我:“……”

    “等等,为什么只骂我一个!还有我可不记得做过背德的事情。”小狐狸咬咬牙,说出这种话证明她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未婚和男人上床,不是背德是什么?放到古代,你这只骚狐狸就该拉去浸猪笼。”小幽灵拍着我的大腿,义愤填膺,俨然化身成了古风的守护者,礼义廉耻的代表人。

    “可笑之极,你不也没和这坏蛋结婚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从来没说过我不是个背德圣女啊。”小幽灵双手抱胸,骄傲的挺起胸膛,仿佛做了什么足以感到自豪的事情。

    小狐狸:“……”

    这只小天狐,也是挺伶牙俐齿,输就输在不够小幽灵脸皮那么厚,那么无节操。

    “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不要为了我再争吵了。”咳嗽数声,我露出温柔笑意,打算用自己内心与世无争的平和去感化她们,告诉她们,你们都是我的翅膀,不分彼此,不要打架。

    结果两位圣女大人相视一眼,竟然忽然间变得同仇敌忾,把我扑倒乱咬了一通,尾巴上的狼毛似乎都被拔掉了些。

    “其实我认为小幽灵说的有道理,在这里干坐着不是个办法。”

    重新振作起来后,我决定说说正事,不知为何,反正和小幽灵和小狐狸坐在一起的时候,每次受罪的总是自己,和两位圣女一起做些坦诚相见的有爱运动这种事,我就算在梦里都从未做过,太可怕了。

    “那怎么办,把这里当做第三世界,出去历练历练?”小狐狸呛声道。

    “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一拍掌心。

    “这样做,这个据点很容易会被地狱一族发现。”

    “不回来不就成了?我觉得嘛,据点那么多,我们在这里就算等上十天半月都未必能遇到人,倒不如干脆在外面闹点动静,说不定反而更引人注目。”

    “我到不是没想过这样做,只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据点,想要试试运气,既然你这么说了,就照做吧。”小狐狸思考片刻,很快就同意下来。

    “我呢,我呢?”小幽灵不甘寂寞的凑上来,抱着我不断摇晃。

    “小凡,本圣女也想历练啦,本圣女想要升级。”

    “别,虽说地狱山是三魔神和四魔王的地盘交界,混乱无秩,但你实在太耀眼了,就像黑暗里的灯火,一出现肯定会被发现,到时候两个我也保不了你。”

    “本圣女也是能好好收敛气息的。”小幽灵不忿道。

    “你的身体本来就由圣力凝聚而成,一块奶酪,就算在老鼠面前收敛住气味又能如何?”

    “噗噗噗,这就是发光体的命运,你认了吧。”见小幽灵被我驳的无话可说,小狐狸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打击死对头的机会。

    “谁都有资格说我你就这骚狐狸没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被小凡骑着的时候身上散发的骚味儿可比我明显了!”

    娇躯颤抖,小狐狸宛如一条暴露在空气中的鱼般,小嘴一张一张的,想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那张俏脸渐渐转为朱红,赤红,眼眶开始泛起了羞耻到极点的泪光。

    “你……你你你……你这卑鄙无耻下流眼睛长刺的发光体,竟然……竟然偷看我……竟然偷看我们?!”

    “哼哼,不服啊?不服你也可以来偷看我和小凡滚床啊,本圣女一点都不介意,允许你在三米外偷看,打扰可不行,因为看了而发【哔】想加入也没门,可要想好了,毕竟你啊,可是一只嘴上说不要,被小凡一抱就发【哔】的骚狐狸。”

    “我……我才不会做这么无聊,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看那种瞎眼的东西,饶不了你,这次本天狐绝对饶不了你!”

    被小幽灵一句接着一句的黄段子给刺激的泪光楚楚,小狐狸擦擦眼角,娇喝一声义无反顾视死如归的扑向了敌人,一场圣女的世纪大战再次拉开序章。

    我淡定的喝着茶,目光似看破红尘的老僧。

    从十年前开始,我就已经不敢和小幽灵比说黄段子了,小狐狸,你这是自寻死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