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二章 恶魔投石器
    ***************************************************************************************************

    “咳咳咳……嘎姆,嘎姆嘎姆……”

    咳嗽着,将熊尾巴上的火苗一捏,我紧张的松开怀抱,将怀里的小狐狸整个举起来,上上下下瞧个仔细,发现她毫发无损,才咧嘴露出笑意。

    嗯,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还不把我放开,想要举到什么时候?”

    小狐狸一脸无奈,虽然这份关心让她很心里温暖,嘴角快要忍不住溢出幸福笑容了,但是将自己整个举起来打量这种举动……还把不把老娘的尊严放在眼里?

    挠着熊头讪笑几声,我忙不迭的将小狐狸放下,生怕她暴走,然后才长长嘘了一口气,还好,虽然刚才挺危险的,不过两人都没啥事。

    “刚才的攻击到底是……”小狐狸乌溜溜的眼眸透露出几分猜疑,好像明白凶手是谁了,但是经验缺乏却让她无法下定判断。

    【错不了,就是恶魔投石器。】我高举牌子,上面扭曲的大字似乎在显示着我内心的愤怒,绝对不是因为写字难看,是因为太激愤了。

    恶魔投石器是哈洛加斯独特的品种,算是一种半生命体,是由大魔神巴尔将那些敢于背叛它的恶魔手下抓住,抽取灵魂出来注入到投石器之中,最终形成的半金属半生命体,拥有一定的智慧。虽然无法移动,但是攻击力和射程暴强,可以在十里之外给你来一发,是地狱一族的超级炮台。

    但是,正因为恶魔投石器只是半生命体,它的力量也会受到制作投石器的材料质量所限制。所以联盟相信,这种半金属半生命体不能像其他普通怪物一样晋级,成为高阶的存在,正因为如此,哪怕那团彩色光球是恶魔投石器独一无二的攻击特征,小狐狸仍然没办法完全确定袭击我们的是一台恶魔投石器。

    你见过恶魔投石器会三连发吗?你见过恶魔投石器投出来的彩色炸弹,攻击力竟然超过三重焰拳的威力吗?如果小狐狸刚才被一发炸弹直接砸中,就算不被秒杀也要身受重伤,接下来的魔法余波必定能让她香消玉殒。

    换言之。如果对方真是恶魔投石器,那么只要一发就能干掉一个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它还是三连发,你让路过这里的人还怎么能好好的玩耍?

    “魔王级的恶魔投石器,上帝真的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目光对视片刻,小狐狸终于接受了残酷的事实,爆头悲鸣道。

    没错,肯定是世界之力级别的恶魔投石器。三连发大概就是它的恶魔属性之一——多重射击,至于其他魔王属性。那肯定是有的,说不定还有幽灵一击之类的属性,那可就老牛了,不,我觉得最麻烦的属性还是传送,万一这台魔王级的恶魔投石器会传送术……

    不玩了不玩了。导演,我要罢演,快点把我送回原来世界!!!

    就在这时,那令人心惊胆战的“咻~~~咻~~~咻~~~”三连发,再次从远方传来。我二话不说,将小狐狸往怀里一捞,拔腿就跑。

    这次的三连发依然非常精准,呈品字型将我们逃跑的路线全覆盖,虽然比上一次反应快了几拍,没有再傻乎乎的抬起去围观流星轨迹了,但我们依然没能跑出炸弹波及范围,伴随着轰轰轰三声,烟花一般五颜六色而又恐怖到极点的魔法光芒炸开,肆虐了十多分钟,我才敢从坑里面爬出来。

    多亏了满地的坑坑洼洼,躲的地方到处都是,虽然会被埋起来就是了。

    拍拍身上的碎石,我咂巴几下,感觉不是很疼,加上cosplay熊那令人发指的恢复能力,什么嘛,魔王级的恶魔投石器,也不过尔尔。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跑啊,你想一直被砸吗?”

    小狐狸见我一副还在回味刚才的攻击的抖m表情,顿时怒不可收,在怀里伸手拧了一把我的熊耳朵,给我造成了一百点心灵伤害,这只暴力小天狐竟然比恶魔投石器还要可怕。

    经过两发入魂,恶魔投石器的发射时间间隔已经被我掌握,大概是十二分钟左右,其实我现在在想,是不是去把那台可恶的投石器给拆了呢?就算它不爆落好东西,光是把它拆掉后收集的投石器材料,带回至少都能制造一件准神器,前提是能找到好的铁匠。

    小狐狸和我奸夫【哔】妇多年,我耳朵一抖她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只是犹豫了一秒钟,她拧着我的熊耳朵的手力道加大,我说,你刚才原来没放手啊?

    “不行,任务要紧,除了多重射击以外,我们尚且不知道恶魔投石器的其他能力,你自己不也说过吗?每个能到达世界之力境界的强者,肯定都有压箱底的手段,要是它真有那么容易干掉,就不会独自一个(?)雄踞在这片领域,无人敢侵犯了。”

    这话说的也有道理,我琢磨一番,心里的蠢蠢欲动开始消停下来。

    首先,我们不确定恶魔投石器的其他能力,其次,我们甚至不能确定,在这片区域的中心位置,是否就只有一台恶魔投石器,万一它身边还有大大小小上千台小弟恶魔投石器,等我一靠近就来个万炮齐发,那乐子可就大了。

    当然,这些恶劣状况对我来说都属于可控范围,也就是说一旦发现情况不妙我要逃还来得及,或许会狼狈会受伤但是死不了,让我打消念头的是小狐狸,她脆弱的刺客小身段,连恶魔投石器的一发炸弹都经受不起,容错率为零。我又不可能将她放在这里独自一个前去探索。

    最后,我放弃了内心啪啪作响的小算盘,选择了抱着小狐狸亡命天涯,十多分钟一次的炸弹袭击,其中的间隔看似很充裕,但是炸弹过后的元素风暴肆虐。威力也非同小看,我必须躲个至少五分钟,等元素风暴减弱以后才能钻出来继续前进。

    所以前后一算……额,手指头走起,也就是说,每次攻击间隔,我们只有六七分钟用来赶路,约莫是躲一半时间,走一半时间的样子。

    如此一来。我们的行程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不过也有好处,在恶魔投石器的肆虐下,这片区域根本不可能有怪物,不,我们刚才到是看见过一小撮怪物,估计是别的区域的怪物,不小心迷路了跑到了这里。双方相望,没等对方大叫一声【敌袭】冲上来。恶魔投石器就分出一颗炮弹,刹那间将这几个可怜的小怪物轰的连渣都不剩。

    这就是这片区域坑坑洼洼,没有一个怪物的原因,或许在恶魔投石器的眼中,所有其他一切种类怪物都是异端,都必须制裁。于是在它无限弹药的轰炸之下,这里变成了死地,只剩下它一个高高矗立在区域中心,宛如一尊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无敌炮台,品味着独揽群山。高手寂寞的心情,当然,在它身边或许还有一群小伙伴投石器,谁知道呢,反正我现在不打算去招惹它,暂时。

    就这般走走停停,休息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小狐狸的空间隐蔽所也没辙,空间隐蔽所只可以避免被敌人发现,并不具备多少防御能力,要是恶魔投石器铁了心在我们消失的周围乱轰一气,早晚空间避难所会被打破。

    所以说范围攻击什么的,最讨厌了。

    还好,cosplay熊不缺体力,如果只是保持着最快速度,偶尔开森玩个瞬移什么的,或许可以一辈子这样跑下去也说不定,简直就是永动机般的存在,更何况其实还有一半时间可以休息,至于小狐狸,她被我大部分时间都被我抱在怀里,一来二去,她干脆赖在里面,懒得离开了。整整跑了一天半的时间,终于,这片区域也差不多快要被我们征服了,当头顶上的咻咻咻声有二十来分钟没有响起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小狐狸懒洋洋的在怀里舒服的打着哈欠,揉了揉眼,探头探脑的看了周围几眼,问了一句。

    “到了?”

    我顿时气的牙根发痒,这只小天狐,好心护着她,她还真把尾巴翘起来,把我当成免费的老司机了。

    “到了。”白光一闪,我变回了圣月贤狼,还想赖在我怀里不愿意动弹的小狐狸,忽然发现柔软蓬松的床垫变成了柔软弹性的大枕头,将她的脸蛋牢牢夹在【枕头】缝隙之中,吓的连忙蹦出来,没好气的瞪着我,似在问,你让我多躺一回熊皮毛毯会死啊?

    “怎么,还想要我抱吗?”我作势张开双臂。

    “不用了,不用了,本天狐才不稀罕。”

    小狐狸摇着头,蹦的更远,生怕我会偷袭她将她一把抱住似的,真是的,有那么抗拒吗?女儿们可是很喜欢我变成圣月贤狼的样子将她们抱在怀里,当然,妈妈是禁语。

    “这里看样子是已经走出了恶魔投石器的攻击范围了,这家伙,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能把弹药投的那么远,已经是普通投石器的百倍了好不好。”

    回过头看了一眼,我满是惊讶,这里离中心地带恐怕有上千里远吧?这货是天天喝红牛亢奋过头了吧?射程超远还喜欢死缠烂打,直到我们跑出它的射程范围外才消停下来,这是有多大仇多大怨?

    总之,这笔账我记下了,以后总有得你还的时候。

    原地休息了一会,确认不会发生天降之物的剧情后,我们才施施然的再次踏上新旅程。

    “其实,要是恶魔投石器能再持续轰炸一段时间就好了。”小狐狸颇有些惋惜的样子。

    “怎么,在我怀里就那么舒服?”我心里那个气啊,被我的熊皮保护的毫发无伤的你,怎么会理解背部浓密柔顺的熊毛已经快变成地中海大叔造型的悲痛。

    “瞧你说的,本天狐可不是那个意思。”见我的目光颇为不怀好意,小狐狸本着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心里有那么点点的不好意思,所以耐下心给我解释了起来。

    “你看地图,我们就快要可以绕出中心地带了,要是恶魔投石器的攻击范围再大一点,意味着它的地盘也会变大,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可以在它的地盘上就绕出去了吗?你是宁愿在投石器的攻击下有惊无险的走出中心地带,还是愿意再踏入一处新的未知区域?”

    “说的也有道理,算了,反正路也剩下不多了,一口气冲过去吧。”

    看了看地图,我觉得无所谓,大丈夫蒙大奶,两片凶险的区域都已经被我们跨越过去,剩下那点路,我们一口气杀过去,说不定那儿的区域之主才刚刚反应过来,就只能对着我们屁股后面的尘埃望洋兴叹了。

    “但愿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见我一脸轻松,小狐狸也稍稍心安,这是她还不够成熟的表现,毕竟虽然和某人相识多年,老夫老妻,但是一起历练的时间却不多,不知道每次某人表现的越轻松时,就越该警惕。

    于是,在这般轻松的氛围下,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两人精神饱满的踏向了下一个,中心地带的最后一个区域……大概?

    “这里……好像很不妙的样子。”

    进入新的区域后,我们原本轻松明快的心情顿时就不好了,整个大地,目光所及,地面上弥漫着一层浓浓的黑色邪恶气息,就似来到了一片黑色草原。

    小狐狸到还好,圣月贤狼却每踏出一脚,就跟踩在屎坑里一样,没办法,神圣属性天生就和这样的黑暗邪恶属性不对头,用屎坑来形容地面上弥漫的黑色气息,我还算是比较客气了。

    要不要变身cosplay熊呢?等等,这是考验,一定是针对我心灵的考验,连屎坑都不敢踩,还算什么救世主?

    啊呸,你以为我会这样想?cosplay熊走起!

    “咦,那股令人作呕的神圣气息不见了……等等,你们是什么人?”忽然间,一道恐怖气息远远的极速飞过来,眨眼间就出现在我们眼前。

    这是一头浑身缭绕着黑色气息的巴罗格,错不了,和地面上的黑色气息同出一源,随地拉屎的家伙就是它!

    圣光啊,你快看这只该死的印【哔】阿三,吃我一记大城管神拳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