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四十章 命运的擦肩
    ***************************************************************************************************

    在骸骨海洋上面已经行走了数个小时,或许是因为骸骨巨龙这个区域之主刚刚强势路过的关系,让这附近变成了一片真空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遇到怪物,但光是满地的骨头,就已经让我和小狐狸心里拔凉拔凉的了。

    这些……难不成是道具?到底得死掉多少怪物,将这些尸体聚集在一起,才能形成如此庞大数量的骸骨呀?几亿?几十亿?

    骸骨实在太多了,任何数字都有可能,到底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恐怖的事情?还是说,这儿是整个地狱世界的集中火葬场?或许也只有这个说法比较能让我们解释满地骸骨的事实。

    不管怎么样,遍地骸骨的景象都不会改变,只要一想到这些骸骨有可能会化身怨灵骨怪,以亿计数的庞大数量,就足以让曾经面不改色的踏过尸山骨山的我和小狐狸脸色苍白,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心里犹豫着是不是要吟上一首震魂曲,祈求这些骨骸不要作乱。

    忽地,在寂静的只剩下我们沙沙的脚步声的骨骸之中,哗啦一声,骨骸堆下面毫无预兆的伸出一根手骨,抓住了小狐狸的脚腕。

    以小狐狸正常的水平,是绝对不会抓住的,可现在她的神经蹦得太紧,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反而慢了半拍,被抓了个正着。只听见一声尖叫,而后小狐狸紧握在手的匕首就化作暴雨落下,先是将那根手骨砍开,而后直直插落,插的骨屑四溅。

    估计埋藏在骨堆下面偷袭的家伙,也没想到对方反应会如此大。反击会如此猛烈,一个眨眼的时间,那根手骨就软绵绵的垂了下去,看样子是被小狐狸一阵盲插直接给插翻了,刺客攻击本来就高,不是同等级别的世界之力强者,又有谁能抵挡得了小狐狸这样的猛烈攻击?

    同伴的死亡并没有给这些偷袭者带来畏惧,一个一个黄铜色的结实高大骷髅,相续的从骨堆里爬出来。手握着大刀斧头盾牌,身穿着破烂的铠甲和头盔,空洞的眼眶中冒着几缕猩光,颚骨不停的一开一合发出咔咔响声,似一群饥饿凶猛的野兽。

    原来是一群骷髅兵啊,吓的我们。

    躲在暗处的敌人现身了,就没什么好怕了,何况还只是一群区区骷髅。就算数量有上百,就算有半数的骷髅法师。就算有一个接近魔王级别的队长带领……

    呃,还是认真点吧,不愧是中心地带,随随便便来一个大队数量的骷髅,质量都如此高,就好比五百强的大型企业。连个守门保安都是三十多岁一看就知道有很多故事的胡渣唏嘘眼神忧郁表情沧桑的刀削脸大叔。

    如果真要这样比喻,那我和小狐狸现在就是十多岁的花痴少女了,看到这样的成熟中年帅大叔,立刻就两眼冒着红心,将骸骨巨龙的威胁扔到了后脑勺。

    越危险的地方。意味着收益越高,这个定律也是基本不变的,你猜这一群骷髅能为我们贡献多少经验,爆落多少好东西?

    战斗的过程无须繁述,就算有接近魔王级别的头领带着,就算头目精英的数量比普通骷髅还要多,在我和小狐狸面前依然不顶事,只不过是花多少时间才能解决的问题罢了。

    骷髅很穷,并没有爆落太好的东西,那个接近魔王级别的骷髅法师只给了一枚金色戒指和些许宝石,戒指的属性也算不上极品,显得中规中矩,符合骷髅怪的穷酸特性,不过经验很丰富,毕竟大多都是高阶的怪物,经验值是普通怪物的十倍数以上。

    有了第一笔丰收,我和小狐狸压抑不安的心情高昂了很多,甚至开始寻思着要不要乘骸骨巨龙不在,将它的老巢狠狠闹翻一次,搜刮完毕后迅速走人,当一次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偷怪盗。

    只可惜,不知道骸骨巨龙要在地狱山闹腾多久,万一忽然杀回来乐子可就大了,而且,就算骸骨巨龙不在家,这里的怪物也并不是任由我们拿捏。

    就比如说,之后我们遇到了一群遗忘骑士,数量还是上百,这些遗忘骑士比起骷髅,似乎变化也不是那么大。

    你瞧瞧,它们不就骨架大了一点,身上的铠甲齐全了一点,手中的长剑锋利了一点,还有另外一只手冒着魔法光芒,状似单手撸了三十年终于练成了传说中的魔法麒麟臂的一群0.5鹅战斗力的acer么?

    瞅瞅领头的魔王级遗忘骑士,再看看其他面色不善择人而噬的精英头目遗忘骑士,没错,这一百数的遗忘骑士里,就没有一个普通品种,头目级别都有领域级实力,这就是地狱世界里可以和死神之王媲美的顶级恶魔遗忘骑士的范儿。

    我和小狐狸考虑再三,还是把就快要溢出来的口水擦干,把身子躲好,任由这群遗忘骑士远远的嚣张驰骋经过,感觉十分不爽,就像一个内心充满正义感的中二少侠,看到一群飞扬跋扈的二世祖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欺民霸市,却无能为力。

    看来,除了骸骨巨龙以外,这里还有不少强者,不愧是中心地带,一点都大意不得。

    见识过这群强大的遗忘骑士后,我和小狐狸收起了内心的小小贪念,不再被那些移动的经验值和宝石山所诱惑,心里默念着骷髅怪都是穷逼骷髅十遍,专心埋头赶路。

    就算如此,一路还是磕磕碰碰,骸骨亡地,我和小狐狸姑且给这片区域取了个名字,主要是小狐狸太霸道,简直要取这种毫无亮点的名字。我的意思是取个龙骨炖汤之类的,更有爱一些的……

    咳咳,细节姑且不论,怪如其地,在骸骨亡地里出现的怪物,大多都是骷髅类型。什么骷髅兵,骷髅法师,骷髅弓箭手,沙地骑士,白骨矮人,厄运骑士,再生妖,臭气污秽者等等,包括它们的进阶体。这样一算种类也不少了。

    真要说麻烦,这些怪物也不算特别麻烦,问题是我几经强调过主场优势这个字眼,在这里又一次体现的淋漓尽致,当这些怪物假冒成一堆骸骨隐藏在骨海下面的时候,就连圣月贤狼的精神力也没办法将它们辨认出来,所以说每次遭遇敌人都十分的突然,都是忽然从骨头堆下面伸出一只爪子的节奏。吓也要吓死人。

    这其中以厄运骑士的实力最强大,但是这群高傲的骸骨骑士并不屑于躲在骨头堆下装死偷袭。所以对我和小狐狸的威胁反而最小,最大的是白骨矮人,不死剥皮者,不死灵魂杀手,不死冥河娃娃,每个名字都充满了让人畏惧的意思。它们和库拉斯特另外一种特殊怪物,写作薄暮之魂读作电鬼的家伙,号称是库拉斯特区域乃至是整个地狱一族的两大追命杀手,很多冒险者宁愿遇到一队死神之王,也不愿意看到这些家伙出现在自己面前。

    白骨矮人的恐怖之处已经不需要多加解释。它们和哈洛加斯的自杀随从一样都是恐怖分子,个头小攻击力高,死亡时还会自爆,就算是最结实的圣骑士都耐不住它们这样玩耍。

    这些白骨矮人,忽然间,毫无预兆的从骨堆里钻出来,一来就是一大群,将敌人团团包围,我想已经不需要我再浪费口水去叙说这种遭遇的恐怖和恶心之处了,总之遇到这样的家伙,我和小狐狸心里就默念一个字。

    跑!

    打输了是死,赢了也是一身伤,这些家伙的爆率比沉沦魔还低,基本自爆过后连一个金币都不会掉,你让冒险者怎么遭得住?这些家伙的存在,绝对是上帝给予冒险者的最深沉恶意。

    这一路上,就是这些白骨矮人给我们增添了巨大麻烦,屡屡让我们狼狈而逃,就算是遇到骸骨巨龙也未曾如此心塞过,我这总算是体验到了什么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

    在勇寻教廷山二人组奋力赶路的时候,位于骸骨亡地中心,一个看似像鸟巢般平地矗立的,用一根根阴森森的骸骨所堆砌而起的巢穴,高达数千米,那份令人仰望的大小以及森然的气息,让所有骸骨亡地的怪物都望而生畏,不敢靠近半分。

    只是从这鸟巢一般的骸骨窝的大小就能看出,除了这里的区域之主以外,其他怪物的体型根本就匹配不上,这里正是骸骨巨龙的老巢。

    主人并不在此处,骸骨巨龙跑去地狱山【闲逛】了,里面本该是空无一物才对,但是,在那深达数百米的骸骨巢穴内部,此时却多了两位不速之客。

    其中一位,背后长着一双绚丽多彩的蝴蝶翅膀,一席花瓣长裙轻飘飘软绵绵,宛如刚从绽放的娇艳花蕾之中苏醒过来的公主殿下,裸露的小手小脚粉嫩通透,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轻轻咬上一口,和人类一般无二的体型以及面庞,凸显着让萝莉控疯狂的年龄特征以及绝色美丽,脸上带着的天真烂漫笑容,连最高洁的天使也难以媲美。

    但是,只要是见识过她的人,光是看到那双轻飘飘的蝴蝶翅膀,恐怕就闻风丧胆,有多远跑多远了。

    四魔王之一,以虚幻和阴谋而闻名的魔王贝利尔,正是眼前这个花瓣一样的蝴蝶绝色萝莉。

    蝴蝶翅膀轻轻扇动,飘在半空,贝利尔正用母亲看待孩子一般的慈祥目光和笑容看着她的脚下,但是熟悉她的人肯定知道,这份慈祥和温柔之中包含的却是冷酷无情,似乎除了另外三位魔王姐妹以外,在贝利尔眼中,唯一判断事物价值的标准就是是否有趣,能让她觉得好奇开心,这位智深若海的魔王,偶尔也会将她的深不可测的智慧用在很无聊的地方。

    在她的目光注视下,骸骨巨龙的老巢底部,此时正展现着惊悚骇人的一幕,一张圆形大嘴,直径估摸着的起码有百米。巨嘴内侧边缘长满了绞肉机一样的利齿,利齿沾满唾液,充斥着贪婪恶臭,深处是浓墨一般不可见底的漆黑,宛如连接着无穷无尽的黑洞。

    这张巨型大嘴如同直接镶嵌在骸骨巢穴底部,只能看到表面。不知其主人是何等骇人之物,肉眼所见,巨嘴一缩一张,那些骸骨便犹如被大盆大盆的倒入绞肉机里的肉块,被吸引着源源不断的进入巨嘴之中。

    足有千米高,消耗了不知多少骸骨才搭建起来的骸骨巨龙巢穴,此时此刻,以肉眼能看的速度,骸骨巢穴正在一点一点的变矮。那张巨型大嘴,正在吞噬整个巢穴!

    可想而知,若是骸骨巨龙走晚一点,恐怕都会成为这张阴森恐怖的巨嘴的干粮,它贸然离开地盘前往地狱山的理由,恐怕正是出自这张巨嘴以及用【溺爱】的眼神看着巨嘴的贝利尔身上。

    “真是可怜啊,我的小贝鲁,竟然饿成了这样。连这些骨头都吃的津津有味。”

    贝利尔眯着眼,满是慵懒的说着这些话。却一点都不打算为自己的宠物负起责任的样子,任由着它吞食整个骸骨巢穴。

    “吃吧,尽情的吃吧,可别吃饱了又给我睡上一千年哦,我可是有些事情想让你去做,乖。”

    贝利尔语气越发的温柔。但是,大口大口无情吞噬着海量的骸骨的巨嘴怪物,却在最后那个最是温柔的“乖”字发出之时,中断了一下,打了一个颤抖。

    “嗯?我好像又感觉到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了。真期待呢……”从宠物身上抬起目光,望着阴沉沉的灰色天空,贝利尔嘴角勾起了一抹天真纯净的微笑。

    另外一边,另外两道身影,出现在骸骨亡地的另外一边,俨然和最边缘的教廷山二人组,位于中心区域的贝利尔,三个点形成一条贯穿骸骨亡地的直线。

    命运,让三者交错而过。

    “我说伙计,我的老朋友,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吗?”手中把玩着万年不变的拐杖,头戴高脚猫,身穿礼服,满满一副cos猫男爵打扮的双尾,用几近哀求的声音向旁边的人问道。

    “先是胆大包天的跑去安达利尔大人的巢穴附近探察,现在又把我拐到这种鬼地方,你该不会是想要害死我吧?”

    “你可以选择离开。”笼罩在斗篷之中,身形似乎比在暗黑大陆时消瘦了一圈的加仑,立了立衣领,道。

    “噢,别这样说,你知道,我是一只猫,一只充满好奇心的猫,如果没办法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宁愿去死。”仅剩的一根尾巴,不断摇来摆去,似乎想要证明它的主人的好奇心到底有多强烈。

    “那不就得了?”

    “问题是我的好奇心现在没有得到满足,你得知道,这里是贝利尔大人的地盘,我们随时会被她发现,你会被她像捏蚂蚁一样捏死,我也会被她抓起来以通敌的罪名受尽酷刑。”

    “看起来你似乎和贝利尔很熟的样子?”

    “不,我宁愿永远没有见过她。”

    大概是被双尾可怜兮兮的表情给磨软了心,加仑望了一眼前方:“这里是贝利尔的地盘?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得先和我说一说这片满地都是骨头的鬼地方到底叫什么,主人是什么来头。”

    “这太简单了,这里是连接着地狱山的中心地带边缘,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至于这里的主人嘛,是一头骸骨巨龙,准确来说,应该是很久很久眼前,贝利尔大人一时兴起,用了些特殊的小手段,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巨龙的骸骨和亡灵,然后和这里的无尽骸骨组合起来,所变成的看门狗,嗯,或者叫看门龙比较合适。”

    “巨龙骸骨和亡灵?贝利尔就不怕巨龙一族发难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