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七章 吹风+自杀,这屠夫是会玩的233
    ***************************************************************************************************

    和恶魔屠夫的战斗已经持续了两天两夜,不,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把它说成是一场战斗了,因为第一次经历这么闷的交战,圣月贤狼不停的输出魔法,恶魔屠夫不停的吸收能量,虽然场面看起来壮观的很,但是再好看的烟花,一直看下去的话也会腻味,不是吗?

    令我有些不安的是,恶魔屠夫到现在还未表现出一丝吃力的苗头,虽然说圣月贤狼现在也还是游刃有余,可以继续坚持下去,可是一开始的自信已经有几分动摇了。

    这不科学啊,两天两夜的魔法阵输出,纯粹计算能量总和的话,已经堪比一记四重焰拳了,恶魔屠夫只不过是区区世界高级境界强者,它不可能吸纳那么多的能量。

    难道说,它那张大嘴里面黑黝黝的入口,真是的连接着另外一个次元,类似某只狸猫的四次元袋?

    这样的可能性我不是没有想过,也和小狐狸讨论过,结果我们两个人的意见难得出奇一致,那就是不可能。

    因为这种事情技术含量太高了,就算是四魔王三魔神,也不可能在身体里面创造一个如此巨大而稳定的空间,何况眼前区区一头恶魔屠夫?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恶魔屠夫吃下一记四重焰拳的能量,还表现的若无其事,精神倍棒呢?如果能解开这个谜题的话,这场较量圣月贤狼就能赢。反之,就得考虑cosplay熊变身了。

    可能是它的消化系统十分好?不不不,这和消化系统没什么关系,那么多能量,它消化到哪里去了?连个屁也没见放一个,若是说它能吸收这些能量为己用。我也不相信,真能做到这一点,它现在就不是区区一个世界高级强者了,至少也能和七巨头并驾齐驱。

    那么,还有什么可能性呢?这些能量可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它肚子里面的又不是次元空间,那么庞大的能量到底跑哪去了?

    莫非……

    我和小狐狸相视一眼,脑海中同时想到一种可能性。

    真是笨,结论一开始就应该想到了。没有消化,也没足够的地方放,唯一的办法只能转移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这大块头到底在用什么方式将这股庞大的能量转移出去,我们没见着有什么大动静啊?

    目光不知不觉的落到了它的脚下,虽然在恶魔屠夫吞天噬地的大嘴肆虐下,包括它因为后仰而双足立地在内的四肢,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总觉得不简单。

    脑海中,不由的浮现起了之前小狐狸对它造成伤害的时候。它沐浴着火焰疗伤的情景,忽然间,我们懂了。

    一定是这样没错,恶魔屠夫已经和它所统治着的这片烈焰之地,产生了一定的联系,甚至可能烈焰之地已经成了它的能量炉灶。从它可以用烈焰之地的火焰来疗伤,就能看出一二,很有可能,只要站在这块地上,它就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以及恐怖的恢复能力。

    这很科学。因为恶魔屠夫至今表现出来的能力,要说强,那也是很强的,尤其是那张吞噬一切的大嘴,更是让人大开眼界,但是作为一个如此高级的地狱区域的主人,总觉得它还少了点什么决定性的手段,否则怎么能压得住这里的怪物强者,你想想看,我们遇到的一群骷髅,里面都有领主级别实力的强者。

    如果和我们猜想的一样,那就说得通了,有整个烈焰之地作为后方,别说一个四重焰拳的能量,就算是五重焰拳,六重焰拳的能量,估计都撑不破它的肚皮。

    “不管怎么样,试一试吧,反正没损失。”目光炯炯的盯着恶魔屠夫,我兴奋说道,熬了两天两夜,终于看到了打开局面的新希望,能不激动吗?

    小狐狸也是很高兴,不过傲娇如她自然是不会在我面前轻易表现出来,而是要唱唱反调。

    “早用熊人变身解决对方不就成了?这都是你自找的,而且还浪费了两天宝贵的时间。”这只小天狐撇撇嘴,尾巴假装不高兴的甩来甩去。

    “怎么能说浪费呢,虽说无聊了点,但收获还是有的。”

    连续两天多的万法之阵施展,而且是同时施展三个,还有敌人当靶子,这也算是一种不错的锻炼,无论是控制力还是细节方面,感觉经验值都在噌噌的涨。

    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做呢,怎么去阻止恶魔屠夫将能量转移到地面上。

    在我们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恶魔屠夫也在转动它的小脑筋。

    虽然根本不怕敌人这样的消耗,有烈焰之地作为转移能量的大后方,哪怕换成是七巨头前来,用这种方式和它斗,它估计都有几分信心可以支撑下来。

    但是,对方的能量似乎也是无穷无尽,如此强大的能量输出,竟然一直持续了两天多的时间,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世界中级强者的表现。

    恶魔屠夫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家伙,这场持续了两天多的比较已经让它心生厌烦,平时不怎么愿意转动的脑筋开始转动起来。

    身为年龄悠久的领域之主,它并不缺乏知识,对方很明显是在用魔法阵作为撬动能量的杠杆,才能以世界中级的力量,维持如此强大的输出。

    而且,不仅仅是这样,从魔法阵里面冒出来的那些雷球,也排成了阵型,吸纳了周围的力量,地面上的那些奔腾雷兽,更是在整个地表编织了一张奥妙的闪电网。和天空的雷球互相呼应,带动了雷霆地狱的威能。

    借助这些手段,敌人真正要消耗的力量等于是折上打折,打个比方,通过魔法阵,可以以一点的力量撬动十点的力量。而魔法阵释放出的力量,又通过阵型排列,吸收周围的能量,将十点的力量发挥到二十点甚至是五十点,那么等于是敌人用一点能量撬动了二十点到五十点的能量,在持续不断攻击自己。

    这几个魔法阵组合起来的能量利用率,实在太惊人了,照这样下去,再过两天这场较量都不知道能不能结束得了。

    而且。恶魔屠夫心里闪过一丝强烈不甘。

    而且,自己虽然不惧这样的较量,但局势上却是对方占据着主动,就算赢得了这场较量,以敌人的速度也能安然逃离,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不甘心啊,我屠夫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恶魔屠夫这两天也在想,想着可以用什么样的手段收拾对方。可是想来想去,它所能想到的方法都被对方那绝对性的速度给击溃。虽然拥有如此速度的主人,因为境界实力太弱,奈何不了自己,但是用来跑路却没有任何问题。

    看来,这份憋屈只能硬吞到肚子里了,恶魔屠夫最后选择了咽下这口气。不咽又能怎么样?对面那两个货明显就是在开挂,这地狱ol没法玩了。

    那么,至少快点结束掉这场战斗,让自己少受一点憋屈吧。

    想到这里,恶魔屠夫不再纠结。那夸张的九十度张开的巨嘴忽然合拢了将近三分之一。

    嘴巴合上一部分,虽然吸噬的范围缩小了,出现了不少漏网之鱼,但是毫无疑问,力道肯定加强了。

    恶魔屠夫的目标不是对面那两个敌人,对方速度太快,距离有点远,自己肯定捕捉不了它们,它的目标是天空上面那数十个不会动的雷球。

    要把头顶上的雷球阵破坏掉,加速敌人的能量消耗,不能让对方那么省心省力,还有空闲在秀恩爱。

    加大吸力后,天空上方以十字型排列的雷球果然经受不起考验,纷纷被拉扯下来,没入到那张巨嘴之中,少了十字雷光,恶魔屠夫感觉压力一下子小了许多,不禁得意,自己早该这么做了。

    恶魔屠夫的动作的确让我压力增加不少,雷光球可以重新制造出来,恶魔屠夫也可以将它们再次吞噬,一来二去,对方只是改变了方式,我这边的能量消耗却增加了不少。

    幸好这时,小狐狸也有了一个想法。

    “总而言之,我们想让恶魔屠夫的四肢离开地面,看看它的反应如何。”

    嗯,的确是一个思路,但是该怎么才能让恶魔屠夫四肢离地呢?我这边要维持魔法阵,恶魔屠夫也在时时刻刻警惕着我,想弄些大动作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靠小狐狸了,问题是她连靠近恶魔屠夫都做不到。

    “哼哼,亏你这个笨蛋还和对方僵持战斗了两天多,难道连这点都没发现吗?”提到这个问题,小狐狸立刻露出了智商上的优越感。

    “什么没发现?”我不以为耻,小狐狸的智商高过我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没什么好在意的。

    “它的脚下啊,它所站立的地面,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吗?”

    “难道你是想……”我有点明白了,这小狐狸貌似又要开始大展手脚她的另外一个职业。

    还记得当初发生在哈洛加斯的尼拉塞克事件,之后我们去部落神殿【考察】的事情么,这只小狐狸可是展现了她的另外一面天赋,弄个炸弹,盗个墓什么的,隔了许久,小狐狸不提醒我,我还把她这方面的长处给忘了。

    若是让小狐狸和菲妮合作的话……啧啧,暗黑大陆还有什么墓地能经得起她们两个的【考验】呢?我很好奇这一点。

    不过,现在的敌人毕竟不比以往,我知道小狐狸很擅长做这种事情,但免不了还是要担心一番。

    “安心安心,本天狐可不像你,什么时候失手过,没有把握的事情本天狐不会冒险。”

    “但是,地下的温度你受得了吗?那可是数千度的高温啊。”

    “别把本天狐想的那么娇贵,本天狐吃苦耐劳的时候你这笨蛋说不定还在喝奶呢。”见我怀疑她的盗墓贼操守。小狐狸生气的尾巴噗嗦噗嗦大幅度甩动。

    “……”好吧,我承认,那时候我的确还在原来世界喝着奶粉,但愿不是【哔】鹿。

    “小心点,不要挖太深,越深温度越高。我怕你承受不了。”

    “知道了知道了。”

    “小心点,也不要挖太浅,很容易被恶魔屠夫察觉到。”

    “你到底是要老娘挖深一点还是挖浅一点,说个明白行不行?”小狐狸暴走了。

    “你喜欢就好,我这不是在关心你么。”我一脸委屈。

    “哼,你做好自己的就行了,本天狐可比你省心多了。”

    小狐狸娇哼一声,那生气摇摆着的狐狸尾巴变成了窃喜摇摆,这只傲娇狐狸啊。果然经受不起甜言蜜语的糖衣炮弹攻击,我也是窃喜中。

    随后,计划开始实施,我鼓足了劲给万法之阵充能,一道强化型十字雷光落下,差点闪瞎恶魔屠夫的狗眼,小狐狸乘机消失,她这两天本来就没干啥事。所以恶魔屠夫也没再往她身上分散注意力,在闪电掩护下。它没有察觉到小狐狸的消失,或者说发现了也不会在意。

    于是乎,小狐狸不知道躲到哪里去,开始打洞,一路深挖,再往恶魔屠夫脚下挖过去。然后在它脚底下埋点什么好玩的东西,我本以为不动声色的完成这件事,至少也要一天时间,没想到才刚刚两三个小时过去,变成黑炭头的小狐狸就兴致勃勃的闪回了我身边。

    “完成了。搞定了,本天狐真是天才。”或许这是她出生以来在这种活儿上的最大手笔,所以小狐狸压抑不住满脸的兴奋,竟然开始不要脸的自夸起来了。

    “你还是擦擦脸再说吧,天狐圣女大人都快成天狐黑女大人了。”我怜惜的拿出手帕,在她脸上擦拭起来,光看小狐狸现在的模样,就知道她在地底下吃了多少苦头。

    露出来的皮肤部分都被熏黑了,只剩下那双明媚异常的眼眸,闪亮闪亮的显得更加美丽,身上的装备换了一套,应该是全套抗火属性,即便如此,这套装备也接近报废的边缘,已经破破烂烂,有些地方甚至烧毁了,就算是拿去给最好的铁匠修理也未必能够复原。

    这只笨蛋狐狸,可是会默默将吃苦受罪的事情埋在心底,只向别人展露出自己高(娇)傲(萌)一面的性格。

    “怎么,这样就嫌弃本天狐了?”虽然凶巴巴的,但小狐狸还是飞快抢过手帕,努力的擦了擦脸,不想让我看到狼狈模样的慌张举动也是萌毙了。

    “怎么会呢,要不然我亲你一口证明。”我将脸凑上去,却被小狐狸嫌弃的推开。

    “去去去,没空和你这笨蛋闹。”

    说着这话的小狐狸,刚擦干净一半的俏脸上泛起少许红晕,那真是白里透红,红里透黑,额……

    “都准备好了?”

    “看本天狐的吧,好久没干这样的事情了,玛玛加奶奶不让我做,没想到会在地狱世界这种地方大施一番拳脚。”

    兴奋到极点的小狐狸,比手画脚的向我说明,连擦到一半的脸都忘记了,半边白半边黑的,让我哭笑不得,没想到这只小天狐也有如此童心的一面。

    “说了那么多,你还没有告诉我重点呢,大概什么时候会爆炸?”

    “再等多十分钟吧,具体时间我也不敢保证,反正到时候动静一定很大,你看着办就是了。”

    说完,小狐狸屏住声息,小拳头紧握,口中喃喃着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的万分期待的看着恶魔屠夫,目光炙热的让对面的恶魔屠夫菊花一紧。

    静静等待着,约莫过了十分钟左右,忽然,地底下传来一阵轻微抖动,宛如发生了两三级的地震。

    你说的动静就是指这个?我疑惑的看了小狐狸一眼,还没等她解释,轰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差点将我吓尿,一股巨大的能量冲击自恶魔屠夫所在位置的地底下爆发,将地面高高隆起数十米。最后砰的一声破裂,措不及防的恶魔屠夫,带着一脸的迷茫无助,身体瞬间被冲击气流带到数百米的高空。

    验证我们的猜测的时间到了,虽然爆炸带起了无数泥土烈焰飞溅,几乎将恶魔屠夫淹没在里面。但是我们的眼睛却透过重重障碍,死死锁定着恶魔屠夫。

    “快看,那家伙肚子,在变大!”小狐狸忽然兴奋的叫嚷道。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看来果然和我们猜想的一样。”我也是兴奋异常,通过自己的经验智商而不是绝对的力量碾压战胜敌人,这种事情对我这种凡人而言感觉真是美妙极了。

    虽说这次只是试探性的进攻,但是我已经等不及了。眼看飞上半空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万法之阵所释放出的攻击能量的恶魔屠夫,肚子一点一点的撑大,我大喝一声,管它什么能量利用效率,万法之阵,给我火力全开吧!!!

    霎时间,之前被撤回的暴风雪地狱再次席卷,万法之阵中又陆续的亮起两道光芒。同时控制万法之阵里的五个魔法阵,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不。已经超出我的极限了,我现在是在超常发挥!

    第四个魔法阵,暴风雪地狱。

    第五个魔法阵,急冻光线。

    就连小狐狸也不甘寂寞,拼命的将她的远程手段甩出,想要一鼓作气撑死这个大家伙。

    被炸上半空的恶魔屠夫。像一条被从水里钓出来的大鱼,在高空扑腾扑腾的扭动身体,那张放荡不羁的大嘴巴陡然间被灌入巨大的能量。

    这一刻,恶魔屠夫就算再傻也明白过来了,敌人看穿了它的手段。想一口气将它撑爆。

    这些混蛋!这些狡诈狡猾的小虫子!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恶魔屠夫顾不得正在坐着自由起落的身体,它现在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把嘴巴合上!

    拼命想要合上的嘴巴,遇到五重魔法阵的疯狂输出,就像嘴里被塞了一根巨大钢管,想要合上只能将它咬断,现在的恶魔屠夫就是如此,咬断后会怎么样,面对五重魔法阵聚焦攻击菊花能不能保住,它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无论如何都不会比被撑爆肚子更糟糕。

    巨大的能量洪流灌入,让恶魔屠夫想要做一个简单的合嘴动作,都显得如此艰难,它那两排鲨鱼牙齿似在嚼着什么坚硬之物,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不少牙齿都已经出现崩裂现象。

    拼着满口碎牙,坚强的恶魔屠夫还是一点一点的把嘴巴合上,在肚子快要被撑爆的那一刻前。

    它松了一口气,早知如此,当初就别那么自大,应该全力以赴,将肚子里的能量尽可能转移走,否则也不至于在短短数十秒的时间,肚子就快要被撑破。

    还好,虽然惊险万分,小命还是保住了,以后长点教训就是了。

    我和小狐狸也是充满惋惜,就差一点,明明就差一点就能将恶魔屠夫撑死了,关键时刻它竟然把嘴巴合上了,总不可能撬开它的嘴硬塞进去吧。

    看来,还是得动用cosplay熊的力量才行。

    不,不对,等等!

    忽然间一道灵光闪过,让我呆住了,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之前,一开始的时候,我不是往雷霆里面偷偷添了料吗?直到后来发现恶魔屠夫能将肚子里的能量转移,我才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举动。

    现在,如果它的肚子里还有一些调味料没有转移走的话……哪怕是一丝丝……

    不顾小狐狸的疑惑眼神,我用力的合上眼睛,眉头几乎纠结到一块去的拼命感应着,而后,露出笑容,口中轻轻念了一个字。

    爆。

    对面,恶魔屠夫的肚子忽然一鼓,身体像连上了鼓风机的气球,忽然间剧烈膨胀,当第一道裂缝从它身上出现的时候,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直到自己的身体爆炸,意识陷入无尽的死亡黑暗,恶魔屠夫仍然没能弄明白,这他喵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莫非是传说中的剧情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