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二章 地狱人民: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

    自白光中出现的小幽灵,二话不说就抱着我一阵乱啃,这哪是高贵典雅的圣女,分明就是咬人狂魔。

    哀嚎中,我看到小狐狸露出奸计得逞的狡猾笑容,不慌不忙的从地上坐起来,拉开距离,一边优雅的泡上一杯清神水,一边对我们这边的战况进行强势围观。

    “不……等等,小幽灵,我们都上当了,上了这只狡猾狐狸的当,别再内斗了。”

    “上当?”小狐狸终于停下嘴巴,但一口贝齿依然微露,目光在我身上各处能下口的地方游离瞄准,时刻散发出强烈威胁。

    “她是故意说那样的话,诱惑我,想把你给勾引出来,然后坐山观虎斗!”我指着小狐狸,神情悲愤的控诉道,枉我那么为你着想,生怕你受委屈,你竟然坑我!

    “话可不能这样说,你无凭无据,这就叫冤枉甚至污蔑了,再说了,我又怎么知道这比懒猪还能睡的发光体已经醒过来了?”

    小狐狸一边捻顺着盘在腿上的狐狸尾巴,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

    说的也是,她不可能知道小幽灵醒过来了,连我都没注意到,难道真是我误会她了?

    放到以往,我或许真就这么被小狐狸忽悠过去了,但现在,我是谁?我是圣月贤狼。智商已经爆表,能考虑到平时想不到的事情,稍作迟疑,我就窥破了小狐狸的险恶用心。

    “不对,你是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手就像现在这样。被小幽灵发现,至于第二手准备,假如小幽灵还在睡觉,没有出来打扰,那我也会被你诱惑,取消变身,到时候你轻而易举就能从我手上挣脱,是或不是?”

    “不错嘛,竟然被你猜到了。”大概是真的惊讶到了。小狐狸竟然老实承认了她的险恶心机。

    “看到了吗?小幽灵,我是无辜的。”

    “虽然骚狐狸很可恶但是被诱惑的色授魂与的小凡也不可原谅!”

    本以为能靠着揭露这只心机狐狸逃过一劫,没想到小幽灵还是没放过我,狠狠在我身上又留下了一串牙印后才做消停。

    “小凡,本圣女肚子饿了,快点把钻石拿来。”刚刚消停下来,这只幽灵圣女又开始嚷嚷,把我的怀抱当窝不断蹭来蹭去。

    “向刚刚被你施暴的我讨要钻石。你不觉得这有点强人所难吗?”我表示我也是有尊严的,不会在敌人面前卑躬屈膝。

    “不是讨要。是命令,小凡明明是本圣女的佣人。”

    “好吧,换个角度,你身上的钻石呢?我平时塞给你的钻石,都快能铺满浴缸在里面游泳了吧?”

    “有小凡在为什么要吃我自己的?”

    我:“……”

    没办法,我天生就是伺候这只幽灵圣女的命。只好将自己最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钻石拿出来,小幽灵还不满足,要我给她玩喂食play。

    看着小幽灵小口小口的飞快啃掉被我置于掌心的钻石,一旁的小狐狸托着腮帮,看的入神。无论看过多少遍都觉得很神奇对吧,这到底是什么牙齿,钻石就像饼干一样被她咬破,嚼碎,吞咽。

    “真想研究看看这发光体的牙齿和胃到底是什么做成的。”观看许久,小狐狸忍不住感叹道。

    “你大可以来试试看。”抬起头,小幽灵不怀好意的冲对方咧了咧嘴。

    “真的可以吗?那我就不客气了,来,试试把这把匕首咬断。”小狐狸笑眯着眼,将一把匕首递到了小幽灵嘴边,钓鱼般的不断上下晃动。

    “啊呜~~~”小幽灵还真就张嘴咬上去,似乎下定决心要让自己的死对头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好惹。

    眼看就要咬钩了,忽然,小幽灵狡猾的把头一侧,上半身倾倒下去,晃过眼前的匕首顺势咬上了小狐狸的手掌。

    “你是狗吗?!”饶是小狐狸缩的快,还是被咬了一下,看着上面两排森森牙印,她吃疼惊呼道。

    “呸呸,满嘴的骚味,不愧是骚狐狸。”小幽灵这边也不甘示弱,装模作样的向我要了清水簌口,我说你们两个呀,这种时候就别斗气了行不?

    喂饱了小幽灵后,我本以为她可以安分一会,至于一会儿之后,她已经睡着了,无论什么情况,这只睡神幽灵只要一动不动三分钟以上,必定入睡,这是我多年观察得到的幽灵生态学结论,错不了。

    可惜我低估她对小狐狸的仇恨值了,吃饱喝足以后,小幽灵那双银色的眸子不安分的咕噜转了几圈,忽然抱上来,向我提了一个为难的要求。

    “小凡小凡,本圣女好像很久没有和小凡亲昵过了,已经严重缺乏小凡能量了。”

    小凡能量凡凡能量妹之力这些到底都是什么谁能告诉我啊混蛋!

    “这样不好,我是仆人骑士,你是主人圣女,尊卑有别。”

    一改以前的圣女爱好(艹)者属性,我忽然间矜持起来,表情大义凛然,仿佛自己真的是那在圣女的魅力诱惑面前保持了三十多年童贞的忠心处(宏)男(碁)骑士。

    好吧我说人话别打我,因为小狐狸在那边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啊!!!

    “我不管这是命令。”蛮不讲理的小幽灵忽然间一个用力,就将我扑倒在了地上,然后,那双梦幻般的银眸带着满满挑衅笑意,在我眼中不断放大,最后将视野完全覆盖。

    圣女大人独一无二的柔软樱唇,卖力的吻了下来,很快就钻出一条滑不溜丢的小香舌。熟练的和我深吻着。

    这……这么主动……不大好吧?我现在可是圣月贤狼形态。

    虽然我是用圣月贤狼调戏过小狐狸,但是绝对没想过做到这种程度,难道小幽灵就一点都不介意我现在的模样吗?

    “你……你们在做些什么,放开,快点放开!”小狐狸三观尽毁的呆愣了数秒,才抓狂的扑上去。强行将化身接吻狂魔圣女的小幽灵从我身上拉开。

    “亏你还自称圣女,怎么如此不知廉耻?”

    “诶?本圣女和小凡那些没羞没躁的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装什么清纯啊,明明就是骚狐狸一只。”小幽灵斜眼视之,目露不屑。

    “谁……谁理会你们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只是,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介意,看看现在这笨蛋的样子。真的能毫无心理障碍的……的吻下去?”

    小狐狸小手颤抖的指着我,哎?又是我中枪吗?我怎么了我,我也不是因为喜欢才变身圣月贤狼的呀,是因为没办法得保持着,难道让我变成cosplay熊和小幽灵玩亲亲?

    再说了,圣月贤狼的模样也不赖吧,被你说的好像是丑八怪似的。

    “为什么会有心理障碍呢?”小幽灵的反击也来了,她舔了舔嘴唇。故意露出回味表情。

    “现在模样的凡凡亲着更舒服哦,嘴唇软软的。舌头也软软滑滑的,还带着点好吃的香味,不像本体那么粗糙,大嘴臭烘烘的。”

    别说了!呜呜呜~~~别再说了!!!

    “你……你不知廉耻!”被小幽灵的惊人发言吓呆的小狐狸,瞪大美目,狐狸尾巴吓的竖直起来。许久只能憋出这么一句。

    这好色圣女是很不知廉耻,还有百合控倾向,我严重附议,这一刻,我也站到了小狐狸那边。谁让她说了那么打击人的话,什么叫粗糙和臭烘烘,那叫男人味好不好?

    “凭什么这样说我,难道不是因为骚狐狸你太肤浅的关系吗?竟然那么在意小凡的外表,我可是只要是小凡的灵魂就好了,无论小凡变成什么样,美人也好丑八怪也好,都不会在意,只有肤浅的家伙才会执着于外表。”

    忽然爆出这一段话的小幽灵,形象看起来无限光明和高大,让我几乎要膜拜在地,弃暗投明了。

    “当然,如果可以选择的话还是变成美人的小凡更好,还有,明明是个区区小凡胸部竟然比本圣女还要大这一点也非常不爽,如果是个平胸美人的话就完美了。”

    “……”前言撤回,我果然还是站在小狐狸这边比较好,这幽灵圣女的节操完全靠不住。

    “肤浅……我……肤浅吗?”

    我没脸没皮的是一点都感受不到小幽灵的语言威力,但是小狐狸不同,虽然出身于妖娆魅惑的狐人族,她更是其中的翘楚天狐圣女,但是这只小天狐不一般,外在媚骨天生,内里却单纯无比,换言之,在这种陌生的领域,她很容易动摇。

    一时间爱情观大受颠覆的小狐狸,仿佛重新开始审视起了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价值,自己的存在意义,越想越混乱,忽然间,她头一转,目光狠狠盯向我。

    又关我事?

    我都快要给两位圣女大人跪下了,你们闹你们的,别每次都让我来受罪行么?

    “肤浅……我才……我才不肤浅呢……我可是真心的……从来没有怀疑过……犹豫过……彷徨过……”小狐狸口中喃喃着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语,一边身子摇摇摆摆的向我走过来,就像是失控的初号机。

    妈妈我好怕啊!!!

    小狐狸的脚步一步步向前,我相应的一步步退后,但是冰洞不大,很快我就退到了墙壁,正想该怎么办好,小狐狸已经骤然逼近到了眼前,左手按着我的肩膀,将我的身高强行压低到矮于她,右手顺势在离我面庞不足半寸远的冰墙上用力一拍。

    难以置信,圣月贤狼竟然被壁咚了,而且对方还是个女的……不,等等,是个男的那才叫糟糕吧,现在应该庆幸是小狐狸才对……不。好像也不能就这么随便的庆幸,总而言之我的脑子有些混乱了。

    “我……我才不肤浅……我也是喜欢……喜欢你这……呐……告诉我,坏蛋,现在的你,灵魂还是以前的你,对吧。”小狐狸的面庞一点一点的逼近。眼眶泛着楚楚泪光,既有羞耻,更多是不甘和不服。

    当然是了,我拼命点头。

    “证据呢?”

    什么,竟然还要证据?好吧,证据就是,就算变身圣月贤狼,我依然爱看小黄书!还是那个大陆第一女儿控!无可救药萝莉控!

    没有说话,但是我的坚毅不屈(?)的眼神已经将心里的一切传达到了小狐狸眼中。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既……既然是这样……没……没办法了……我……就相信你一回吧……既然还是那个你……那个讨厌的坏蛋……我……我也会努力克服的……不会再……再……”

    断断续续,颤颤抖抖的说着,眼眶里的晶莹水光已经快要盈满涌出了,小狐狸微微吸气,仿佛鼓起了全身的勇气般,在修长整齐的睫毛轻颤下,缓慢的合上了双眸,只留下一条缝隙。那张天姿国色,妩媚动人的俏脸越靠越近。诱人的樱唇微微努起……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为什么非得在奇怪的地方较劲和钻牛角尖?

    看着小狐狸正在做一些无谓的努力,我无语了,她到底是有多单纯才会被小幽灵忽悠成这个模样?这种事情根本和肤浅无关吧,要我来说的话,小狐狸对圣月贤狼的反应。反而凸显她的三观正常,至于小幽灵……我已经不打算和她讨论三观这种肤浅的东西了。

    现在,如果任由小狐狸吻上来,那她某方面的三观很可能就会坏掉,虽然有点兴奋期待但我果然还是喜欢那个单纯傲娇的小天狐。

    所以。在嘴唇即将碰触的刹那,我取消了变身,以本体姿态接受了她这一吻。

    睁大双眼,小狐狸呆呆的看着我。

    “你这只笨狐狸,执着于非得接受圣月贤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爱情,这种想法才是肤浅啊。”

    愣了好一会儿,小狐狸温顺的点点头,一滴泪水终于从眼眶流了下来,我将她抱紧,吻掉那滴泪珠,再次吻上她的樱唇,这只傲娇的小天狐一点抗拒都没有,反而抱了上来,满是幸福安心的接受亲吻。

    “这算什么呀,明明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成功了,你这个笨小凡,蛋小凡!”

    看到那两个人忘情在接吻的小幽灵,体会到了抱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痛处,不甘的嚷嚷起来。

    被小幽灵的声音所惊动的小狐狸,记起了三观差点被扭曲的耻辱,整个人阴沉沉的从我怀里离开,回过头,恶狠狠瞪向小幽灵,狐狸尾巴气炸,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和小幽灵扭打成一团,在冰洞里滚来滚去,打的噼里啪啦,天昏地暗,日月星摇。

    我:“……”

    算了,你们慢慢打,我去睡觉了,免得再次躺枪。

    第二天,小狐狸的心情依然不佳,眼神甚至不敢和我对视,一方面是被小幽灵忽悠的耻辱,一方面是被小幽灵忽悠过后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万分羞耻,这两种感情在她胸腔里交织混合,形成了一加一大于一的效果。

    偏偏,这份抑郁悲愤感还没办法向圣月贤狼撒,所以怪物倒了霉,一路上倒在她刺客腕刃的恶魔怪物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批了。

    虽然很想为小幽灵的奋勇杀敌鼓掌,但是……但是你总得留点经验给我呀,我眼看就要迈入七十大关了亲。

    “咳咳,小狐狸,你这样杀下去可不是办法,若是一个区域的怪物大量被杀害的话,很容易引起整个区域之主的注意。”

    最后,我看不下去了,好心提醒一句小狐狸,你这样做可是会出事的。

    “那就把区域之主也一起干掉,有问题吗?”小狐狸杀意凛然,表示我很强我很暴躁。

    “不,没有。”说到这个份上,我还是还继续劝她,那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而且这小天狐说的也有道理,干掉区域之主不就行了吗?虽然我不打算主动招惹它但是它自己送上门来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每头区域之主可以提供十万卡路里的能量,足够我升到七十级了。

    结果,大概烈焰之地块头不小,小狐狸的举动并没有能入地盘主人的法眼,到是招来了一道头盘。

    一具非常拉风的火焰骷髅,带着它的数百米小弟,浩浩荡荡的自火焰中向我们走过来,那从地底裂缝中喷涌而出的火焰,似乎给这些骷髅披戴上了一袭火焰披风,简直就是万事俱备,只差一嗓子“you!are!shock!”的节奏。

    当然,或许还缺点肌肉元素,没办法,人家是骷髅,别太勉强对方了。

    骷髅不是重点,火焰骷髅也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终于遇到了一个领主级的怪物强者,就是走在前面那个最拉风的,恨不得将全身两百多根骨头扭的咔嚓咔嚓作响的,大概有世界之力初到中级的水准吧。

    一看对面的实力,小狐狸眼睛发亮了,这是一个正合适她的对手。

    好吧,我懂了,我负责清小怪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