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四章 恶魔屠夫
    ***************************************************************************************************

    小狐狸的心情我理解,这里随处都是高达千度以上的高温,就算是世界之力强者也受不了,要不是我的圣月贤狼能给她降降温,估计这只小天狐早就抓狂,不顾一切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片区域了。

    我们现在的速度也不慢,在决定下来方向后,就凭着我的第七感,开始沿着地图所指向前——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小狐狸明显不想让我轻易动用宝贵的第七感,所以每当我聚精会神打算让沉睡已久的第七感恐怖觉醒的时候,小狐狸都会立刻将我一扯,不顾我的感受拉扯着前进。

    我说,你不是讨厌我的圣月贤狼吗?干嘛拉拉扯扯的,在地狱世界这种地方影响多不好。

    在高速前进下,敌人也是能避则避,这导致我原本打算静下来先升到七十级大关的美梦破碎,到是小狐狸自己,干掉碎骨者后随手杀了几只小怪,就金光一闪升级了,六十八级,离我只有一级的距离,我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故意的,心里估计很不服气,想用些不正当的手段重新把我的等级踩在脚下,一定是这样。

    五天过后,我们看到了离开这片鬼区域的希望,地缝喷涂的火焰越来越少,周遭的温度也在不断降低,这不正好说明我们在远离这块区域的中心位置吗?

    漫天暗红色的焰息和滚滚的焦烟,让我们看不清前面的景色。只能继续埋头赶路,不知道该说运气好还是不好,除了那天的碎骨者以外,竟然再也没有遇到领主级别的怪物,明明这里的怪物质量很高的说,我们一开始还估计着想要走出这片区域路上起码还会遇到三五只像碎骨者这样的强敌。甚至是更强的。

    从任务角度而言,是个好开头,不是么?

    “加把劲,就快要离开这鬼地方了!”新的一天,小狐狸拳头紧握,干劲十足,的确,按照现在这个温度下降趋势,今天之内。应该就能离开这片区域,到达下一个目的地了。

    这几天也是委屈了这只小天狐,一方面内心的高傲让她不愿意屈服于恶劣环境,一方面温度实在太高了让她的狐狸尾巴都粘巴巴无精打采的垂落下去,只有那一簇尾尖在轻微抖动,下意识的想靠近人形自走空调机圣月贤狼,若即若离,游离在痛苦和舒爽的边缘。

    我个人认为。小狐狸的心理阴影面积要大于**所遭受到的苦难,这只喜冷恶热的笨蛋狐狸啊。

    然而。一心往好方面想,认为今天就能离开的我们,都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的准悲剧帝属性。

    骄傲如小狐狸,也不敢拍着胸口说,放心吧。有我这只幸运狐狸罩着这个笨蛋,绝对不会被他的悲剧属性拖下水的。

    于是乎,在我们看到离开的希望时,天地间一阵剧烈抖动,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的脚步重重踏落。原本在逐渐平息的地缝烈火陡然间开始沸腾。大地在震颤中缓缓龟裂,从里面喷吐出更高更红的烈焰,空气的温度一瞬间直线上升,很快超过了千度,变得比我们一开始降落的相对接近区域心中位置的温度还要高。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狐狸还有点蒙,怎么刹那间整个世界就变了呢?

    “笨蛋,因为这里的主人要来了。”我相对淡定,无处不在的精神力已经通过那浓稠的烈火,感应到了敌人所在。

    “手给我。”

    “咦,啊?”小狐狸一面莫名,但还是下意识的听了话,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交上来。

    然后,她被我拉着,忽然向侧一闪,就在这瞬间,一道呼啸的黑影从我们身边刮过,将地面刮出一道数米深的鸿沟,而后,黑影猛地一扯,收了回去,就像一条伸缩自如的弹簧锁链。

    “嗯哼,看来七十大关有望了。”

    看着黑影一来一回所破开的烈焰路径中,出现一道气息庞大的恐怖恶魔身影,我舔了舔嘴唇,感觉运气不坏。

    “入侵者,虫子们,竟然闯入屠夫的地盘,你们将变成我肚子里的一堆碎肉!”

    阴沉,嘶哑,邪恶的声音,自那大步冲过来的恶魔身影口中吼出,话刚落音,对方就抬起了巨臂,手中握着什么狠狠向我们砸落。

    这家伙的脾气真暴躁,一句话刚说完就开始进攻了,按道理来说不是应该废话一段时间再开战吗?你这么做可当不了一个合格反派啊。

    隐藏在烈焰中的敌人现身,小狐狸也不需要我照顾了,分手后……呸呸呸,是手分开后,在对方这一记重砸下,我们各自跃向一边,兵分两路打算来个前后夹击。

    随即,在我们身后轰一声巨爆响震,地面被砸出一个直径数百米的大坑,不知道是地底下喷涌的火焰,还是对方砸落后的自带火焰,或者两者皆有,总之在这一重砸下,无数的火焰沸腾起来,不要钱似的到处飞溅,形成一大片烈烈火海,自我们身后紧追不舍。

    主场作战优势就是大啊,我停下身形,转过身直面追上来的火海,手中的冰剑轻轻一挥,顿时,这片火海被一条冰径切割开来。

    “可恶,是屠夫最讨厌的虫子,去死吧,去死!”

    和我预料的果然不差,这货身为烈焰之地的主人,肯定很讨厌和它属性相反的冰冻之力,圣月贤狼这一下抗衡可谓点燃了马蜂窝,让对方暴走起来,放弃了追击小狐狸,那片似无穷无尽的火焰之海尽数往我这边投过来。

    这样还不够,它右手握着的巨型武器连连重砸。无数熊熊燃烧着的巨石被砸的四处飞溅,宛如烟花一般绚丽,当然,这烟花是能砸死人的,哪怕世界之力强者也不例外。

    面对一颗颗比法师的陨石术威力还要巨大的火焰石头,圣月贤狼不慌不忙的左跳跳右蹦蹦。一次又一次的玩着擦弹游戏,慢,这样的笨重招式实在太慢了,而且看似覆盖面积巨大,但空隙也大,简直就像拿渔网捞蚊子,让我都有点不忍心躲,怕伤了对方幼小脆弱的心灵。

    然而就在这时,对方左手一挥。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一道最初那时的黑影宛如毒蛇出洞,以惊人速度向我砸过来。

    是鉤镰,铁链鉤镰。

    这一次,我看清楚了敌人的暗器,那竟然是一把钩子形状的鉤镰,连接着锁链,锁链的另外一头缠绕在敌人的左臂上。可以伸缩自如……虽然从物理学角度分析我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有些武器只要连上一根粗壮的铁链就可以无视任何科学和魔法原理自由的伸缩挥动。

    总之,细节不要在意。

    巨型鉤镰。估摸着应该有十来吨重的样子,不偏不倚的朝圣月贤狼砸过来,这一下要是砸结实了,爆衣都是小事,相对cosplay熊而言,圣月贤狼也和小狐狸一样。物防方面有些残念。

    还好,圣月贤狼有速度,这看似毒蛇吐信般的攻击,其实还是很慢,圣月贤狼向上轻轻一跳就闪开了。脚尖点落,顺势站在铁链上面假装看风景。

    鉤镰的主人巨吼一声,巨臂一甩,看着攻击方式粗犷的鉤镰,竟然像蛇一样弯曲扭动起来,将站在上面的敌人甩开,跑出去的钩子一扯,向圣月贤狼的后脑勺砸了过来。

    休想,我闪!

    鉤镰主人大臂一挥,链子呈波浪型,倒飞回去的钩子再次受到力量牵扯,反方向又往圣月贤狼身上砸过来。

    这几手一露,就连我都有些佩服了,隔着数百米远,鉤镰也是如此沉重且难以驾驭的武器,对方竟然能如臂挥使,遥控着巨大的铁钩将圣月贤狼追的上上下下跳来跳去。

    感觉好像变成了马戏团的动物,被对方耍来耍去,我有点不爽,正想更深一步,更进一步试探,但是这时,有人不爽了。

    小狐狸瞬间出现在敌人的头顶上,踩着对方额前的一双恶魔弯角,两手刺刀腕刃唰唰落下,最后一记三重蓄力释放,将对方水缸大的脑袋踹的微微后仰。

    与此同时,刚才悄悄在四周布下的刺客陷阱也爆发了,六个雷光守卫组成一片规则的闪电王,居高临下看去就仿佛是一个闪电魔法阵般,将敌人完全包围,收网,所有的闪电在一秒钟的时间里全部倾泻到敌人身上,哪怕是以那庞然身躯,也被电一颤一颤,全身遍布细小的电弧,并散发出轻微的焦味。

    小狐狸用行动告诉敌人,不许因为她实力弱就看不起她,刺客的爆发力你不懂。

    如果说圣月贤狼的冰冻之力,激怒了敌人,那么小狐狸的举动,就是彻彻底底的让敌人愤怒暴走了,对方立刻放弃了对我的攻击,将鉤镰一收,右臂的巨型武器朝小狐狸重重砸下。

    但是它没想到,这鉤镰一收,带回来的不仅仅是它的铁钩子,还有站在铁链上搭了一趟顺风车的圣月贤狼。

    顺着回收的链子前进,手中凝聚出的十米长的冰之斩首剑,对着敌人的肚子狠狠一刺,在感觉到再刺入半分后,引爆冰之斩首剑的能量。

    在爆炸的冰雾和碎片笼罩中,敌人那庞大的身躯硬生生被冻结起来了。

    这时候,我才有心思近距离打量一下眼前这座冰雕敌人。

    这是一个既胖又壮的恶魔,顶着一个巨大的肚子,肌肉似树根一样纹理分明,身上穿着件工匠式的吊带裤,外表模样到是有些像人类,如果能特掉额头上那一对恶魔弯角,嘴里冒出的獠牙,以及身体再缩小个几倍,表情稍微温和一些,或许看起来就像是街边上看到的卖肉屠夫。

    哦,它刚才好像的确是自称屠夫了,那就这么叫它吧。

    这头巨大壮实的恶魔屠夫,武器也是犀利异常,右手经常拿来重砸的家伙是一把切肉刀,上面布满锯齿,总之你就算是想不开,也绝对不会愿意被这把切肉刀擦到一分一毫。

    左手,整个手臂缠绕着层层铁链,手上紧握的是一个巨大铁钩,也就是我刚才所说的,不科学也不魔法的锁链鉤镰。

    这两样凶器配在恶魔屠夫手上,彻底将它凶残的气质给衬托出来了,能当上区域之主,果然非同凡响。

    “小心,它是世界高级境界,战斗力估计有巅峰水准,我困不了它多久。”

    打量了一眼恶魔屠夫后,我立刻喊道,一般来说,身为区域之主,对它的战斗力评估往往要在境界上拉高一个层次,宁愿高估,也绝对不要低估,小心无大错。

    面对这样的敌人,压力还是有的,不过有一点很庆幸,虽然这里是它的主场,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主场,因为它身边没有小弟,很明显,这货不是千里迢迢来追杀我们,只不过是可能刚好一个人想出来散散心,在这里和我们狭路相逢,上演了一场让人哭笑不得的遭遇战。

    这时候,我心里不禁在想,要是把我完成菲妮,那又是怎么样一个结果呢?或许一开始从天而降的时候,就会直接砸落到眼前的恶魔屠夫脑袋上,这也说不定。

    在我话刚落音,被冰封的恶魔屠夫就破冰而出,凝聚了强大冰冻之力的冰之斩首剑,只困了它不到五秒,这还是永冻之力的功劳,如果没有永冻之力加持,圣月贤狼根本冰封不了这个等级的敌人。

    被冰封了数秒的恶魔屠夫,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到极点,它的愤怒也无以复加,忽然,它撞了上来。

    我只能这样形容,它撞了上来,隔着上千米距离,毫无预兆,庞大的身躯瞬间就撞了过来,我们不是没有反应时间,也不是不够速度躲闪,只是这奋力鲁莽的一撞太摄人心神,让我们呆了呆。

    就在这百分之一秒的震慑时间,恶魔屠夫像碾压机般,带着目空一切的气势冲到了我们面前,看这势头,是想要直接把我们撞成一滩肉泥。

    在这种冲击面前,别说圣月贤狼,就算是cosplay熊,没有防备下也要被撞的七荤八素,绝对性的力量碾压,让我们根本无法正面抵抗。

    闪?似乎也太迟了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