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二十章 里番神器
    ***************************************************************************************************

    烈焰之地虽然炙热残酷,但并非毫无生息的死地,地狱一族强大的生命力,让它们得以在优胜劣汰的过程中,渐渐适应这里的高温进而生存下来。

    这些在残酷环境之中坚强生存下来的怪物恶魔,全都附带上了外面同类所不具备的火焰能力,身上仿佛覆盖了一层熔浆盔甲,有些甚至难以窥出原本之形态。

    自然的,虽然怪物的数量密度不大,但是实力超强,用一句话说明的话,那就是这里的头目级怪物数量要比普通怪物都多,这在暗黑大陆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此时,一群厄运骑士游荡在烈焰森森之中,从地表喷吐而出,温度高达数千的暗红火焰,拍打在它们的厚实盔甲上,非但没有融化,反而让盔甲红的发亮,就仿佛是被法师的强化技能附魔过后的武器般,散发出惊人的威势。

    这群厄运骑士,由一名接近领主级的精英厄运骑士所率领,数量足有将近二十,共有精英三个,头目九个,精锐的令人发指,厄运骑士本就是高级恶魔,这个数量已经能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屠杀一群数百数量的骷髅,简直是切菜一般。

    因此,在周遭这一小块地盘上,它们也算一霸,哪怕是遇到领主级别怪物带领的怪物大队,也未必会怂。此时它们像往常一样,信心十足的在自己的地盘上巡视着,浑身盔甲吞吐着烈焰火雾,一双双猩红的目光四处扫射,寻找着合适的猎物。

    厄运骑士队长走在最前面,它的体型比普通厄运骑士足足高大一倍。手中也不是厄运骑士通常所用的细剑,而是一把巨剑,被扛在肩膀,每踏出一步,巨剑和盔甲碰撞的声音,就让它爽心悦目,心中的自信爆棚,迫不及待的要寻找强大猎物厮杀一通。

    陶醉在自己的强大实力中的厄运骑士队长,头也不会的大步迈着。走着走着,忽然,它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身后……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的十多名兄弟呢?平时大摇大摆的,怎么今个儿忽然像夜猫子一样,脚步声都消失了?

    厄运骑士警觉起来,脚步停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双镶嵌在头盔里面的猩红瞳孔,却在空洞眼眶中四处游动。不动声色的寻找着可疑之处。

    忽然间,它猛地一个转身,肩上的巨剑更是一个三百六十度横扫,将一切可能接近自己的危险排除在外。

    目光所及,厄运骑士的瞳孔猛地一凝,它在身后不远处看到了一具倒下的尸体。那正是它其中一名兄弟,和自己一样同样拥有精英级别实力的左右手。

    到底是谁,能够在无声无息之间将自己兄弟一个个干掉,如果拥有**的话,厄运骑士此时一定会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它脑海中轻易就想象到了发生在刚才的整幅画面。

    一道鬼魅,一个幽灵,跟在它们身后,将它的兄弟一个一个放倒,在这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任何人发现身旁身后的杀戮,包括它自己在内。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从来没有听说过烈焰之地出现了这般可怕的存在!

    诸多的念头在厄运骑士脑海中闪过,时间却只过了一刹那,它的巨剑才刚刚完成三百六十度旋转,看似将周边扫荡一空,不可能有敌人再接近。

    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一把利剑宛如幽灵般自上往下,轻易穿透了它的火焰头盔,将近领主级别的放防御,在这把利剑和它的主人面前,就跟纸一样薄。

    敌人出现,厄运骑士怒吼一声,手中的巨剑却并不是直接向头顶上方的敌人挥斩过去,而是重重往地上一插,身经百战的它知道,这类敌人往往都是极端灵巧类型,直接攻击很难命中,措不及防的范围攻击才是王道。

    巨剑狠狠落地,伴随着一声冲天炸响,以厄运骑士为中心,它的体内和盔甲表面迸发出剧烈的火焰爆炸光环,波及方圆百米,威力竟然跟精英级别的怪物强者自爆相近。

    若敌人真是走极端灵巧路线,正面挨上这一记爆炸,恐怕就算不死,也要身受重伤,动弹不得了。

    厄运骑士想的很好,也做出了最佳选择,但是无奈,它和敌人的实力相差太多太多了。

    爆炸消弭的一瞬间,还没等厄运骑士缓过气来,那把利剑再次无声无息的从它背后递进,一直穿到前胸,它惊愕的低下头,看到了锋锐的渐渐从胸口冒出,上面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巨龙气息。

    “嘎————吼吼吼!!!”

    仰天怒吼,厄运骑士迸发出最后的生命力量,宛如疯子一样挥舞着巨剑将周围的空气四分五裂,滴水不漏,以它为中心,一道道剑痕斩出数十米远,地表瞬间变得千疮百孔,无数高温暗红烈焰喷涌而出,将它淹没。

    沐浴在烈焰之中,厄运骑士似乎得到了力量,一双猩红瞳孔更加铮亮,它手中的巨剑挥舞的更快,更密。

    然而,在那千分之一毫的间隙之中,利剑犹如米粒般的光线,准确无误的从巨剑组成的防御中穿过,再次没入厄运骑士的脑袋。

    所有的动作愕然终止,挥舞的巨剑因无力而飞抛出去,在半空呼啸旋转,当它插落在地上的时候,厄运骑士那双猩目也逐渐暗淡,它的最后一抹视线,看到了一个只有它大腿那么高的细小身影,从它头顶上翻滚跃下,手中的锋锐刺剑利索一收,仿佛在说。搞定收工。

    我竟然是……被这样的小家伙……

    带着强烈的不甘和惊讶,厄运骑士眼眶中的最后一丝火焰泯灭,庞然大物的身体轰一声倒下,数道华光从它体内爆发出来吗,在这暗红色的世界里煞是显目。

    竟然大爆了?

    本来想飞快收拾战利品走人的小狐狸,身形顿了顿。只好留下来搜寻厄运骑士队长爆落的物品,金币可以忽略不计,不是她不想收拾,而是在爆落出来后就迅速在高温下融化掉了。

    装备好收拾,主要是宝石,小小粒的,一个不小心就容易疏忽,还有平时看不上的药水,在地狱世界没有补给。所以也要花点精力收集起来,蚊子腿也是肉嘛。

    这样一番拾捡下来,已经过了将近十分钟,小狐狸最后扫了一眼地上,头也不回的走了。

    自己这边有点搞砸了,但愿坏蛋那边有收获吧。

    初来乍到地狱世界,小狐狸为了谨慎起见动用了她一直舍不得用的宝贝龙骨剑(当然在外人面前她是绝对不愿意承认),结果一个不小心。龙骨剑攻击实在太高了,没控制好直接把整队厄运骑士给杀光了。没留下活口。

    算了,厄运骑士这种怪物,个头太大,力量惊人,也不适合做俘虏,杀了就杀了。小狐狸安慰一番自己,向着灵魂感应的那个方向一路奔去。

    另外一边,圣月贤狼却大有收获,当小狐狸看到它的身影时,战斗已经结束。在圣月贤狼四周,熊熊烈焰统治的炽热之地变成了一片冰霜领域,仿佛从火炉忽然一步跨到了冰窟之中,被永冻冰层所覆盖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食尸鬼之王的霜结尸体。

    而在圣月贤狼脚下,一具精英级别的食尸鬼之王被冻成了冰雕,明显是留了活口。

    此时,圣月贤狼很开森的在拾取着战利品,和小狐狸不同,一枚,两枚,三枚……地上到处都是吸引它的金币。

    经历过前几波战斗,金币被瞬间融化消失在眼前的内心崩溃后,我学乖了,开战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将战场冻结,然后再慢慢猎杀,这样一来所有的金币就都能保存下来了。

    我乐滋滋的弯腰捡着金币,冷不防小狐狸从后面潜伏上来,一把抓住我的狼尾巴,吓了我一大跳。

    干嘛呢干嘛呢,平时不让我摸你的尾巴,现在摸我的尾巴就理直气壮了。

    “你这笨蛋,别闹那么大动静好不好。”小狐狸不无担心的指着圣月贤狼所形成的冰霜之地,瞪眼道。

    “别担心,周围没有怪物,离开的时候我也会将痕迹处理掉。”

    “但愿如此,那是你俘虏的怪物吗?”

    “没错,不赖吧,我可是找了好几批怪物才好不容易找到这些家伙,法师类怪物,高智商,说话流利,妥妥的。”宛如打广告一般,我踩着食尸鬼之王冰雕,露出得意笑容。

    “哼,算你厉害可以了吧,只不过是多一点经验而已。”

    小狐狸嗤之以鼻,心里却不得不佩服,这不仅仅是经验问题,她只干掉了一群厄运骑士,圣月贤狼却已经收割了好几批敌人,这就是差距。

    当然,这也和她谨慎小心有关,如果不是用尾随暗杀的安全手段,遇到这群厄运骑士直接就莽上去,她也是可以用快上一倍的时间结束战斗的。

    “这样就够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落脚,稳扎稳打一些,不要冒进,多花点时间没关系,只要能找到教廷山一切都好说。”稳定型选手小狐狸表示要先守塔一波。

    但是刚刚合成六神装的我,表示我很强,要莽一波,技术+装备一挑五碾压。

    好吧,其实我是惦记着爱娃儿最后塞给我的神器,叫什么来着?珀鲁奇亚之根?之眼?总之根据菲尔普斯的说明,貌似吊炸天的样子,就连天使也仅此一件,独一无二。

    将神器徽章取出来,向小狐狸晃了晃,她立刻明白我的意思,没怎么考虑就同意了:“也对,反正一天用一次,不用也是浪费,就试试看吧,这件天使族的神器到底有多厉害。”

    “或许效果会出乎我们的意料,看起来好像在天使族也很珍贵的样子。”

    “是啊,人家爱娃儿辛辛苦苦帮你把这种东西偷出来,你该怎么报答才好?干脆以身相许吧。”因为我多嘴了一句,小狐狸开始吃醋了。

    以身相许?

    想到那抖m天使的种种变态之举,现在是圣月贤狼形态的我忍不住狠狠打了个冷战,拜托了,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有以身相许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

    要实验神器的威力,自然得找个合适的对象,我和小狐狸兜转了几圈,很快就把目标定在一群巴罗格身上,这些体格壮硕的恶魔,数量虽然不多,但是实力从普通型到精英型都有,正好可以拿来做对比。

    为了更好的测试神器,我和小狐狸直接大咧咧的拦在这些巴罗格面前,在引起它们的骚动和警觉之后,才将神器亮出来,狠狠往里面注入能量。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在我这个神器主人的眼中,看到了从徽章上散发出一圈难以言表的空间波动,就宛如一层轻纱,轻柔的将足以覆盖一个战场的空间笼罩起来。

    在这片空间里,在看不见摸不着的轻纱笼罩之中,所有的事物都被固定了,一动不能动,包括小狐狸在内。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我呆呆的看着徽章,又回过头,看着仿佛被点了定身穴位一样的小狐狸,忽然间,露出促狭目光。

    哼哼哼,好像能拿它来做坏事呢,我果然是个可怕的禽兽亲王,脑海中瞬间就闪过了许多里番画面。

    见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一步一步接近,小狐狸目光时而慌张,时而凶狠,毕竟只是空间禁锢,不是时间禁锢,她的身体无法动弹,五感却丝毫不受影响。

    来到小狐狸面前,我将她如棉花糖般娇软香甜的身躯轻轻拥抱住,低头吻了下去,眼看小狐狸眼眶都泛出晶莹泪光了,没办法,只好临时改一改剧本,将里番改成肉番,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就那么不喜欢和圣月贤狼亲昵吗?还是说我的思想太超前了,看多了百合番所以才能满不在乎的这样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