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六章 一根龙骨引发的血案
    ***************************************************************************************************

    “前往地狱世界的准备?准备好了呀,昨天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被我催促的拉斐尔,反倒是一脸的困惑,似在问,这种傻问题你还能问出来啊?

    “准备好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小小吴,我可不是你的保姆,而是联盟的长老,日理万机懂不懂,再说了,你不是和塔莫娅闹别扭了吗?我这不是想给你一点时间,将自己的问题处理好再说吗?”

    “日理万机的拉斐尔大人还知道我和塔莫娅闹别扭这种小事真是太感谢了不劳您费心了我已经解决了。”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不过想想拉斐尔说的也有道理,貌似可能大概估计是在关心我,也就作罢。

    “哦,解决了?什么时候,干的不错嘛。”拉斐尔明知故问的露出惊讶表情,演技也是飚的飞起。

    “用男人的,纯爷们的方式。”

    “但是塔莫娅是女孩。”

    “啰嗦,反正就是一场战斗过后,我们一笑泯恩仇,倒在夕阳下的草地上,互诉衷肠,化干戈为玉帛,不仅解决了这次的矛盾,而且更加牢固我们之间的友情,已经坚不可摧了。”

    我半真半假(至少某德鲁伊是这么认为)的将昨晚的事情描绘成热血漫画镜头,说完后感动不已,这就是青春啊。

    拉斐尔:“……”

    幸好塔莫娅没跟来,否则听到小小吴这些话,估计又得闹矛盾了。

    “你们这些毛头小孩的事情我可不想理会。既然你这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出发,那我这就去准备吧,明天如何?”

    “我到是没问题,不过得回去和小狐狸商量商量,毕竟不是一个人去,她好像老是觉得准备不够。天天都往交易市场钻。”

    “准备充分点是应该的,老实说我也不愿意看到你们去那种地方,总有一种亲手将你们推入火坑的罪恶感。”拉斐尔叹息一声,就算聪慧如她,也没办法看出这一趟地狱之旅到底是福是祸。

    “哈哈哈拉斐尔大人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你把我往火坑里推的事情还做的少吗?”

    “不知感恩的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这句话算是把拉斐尔惹恼了,被她一路追杀了数百米,我吹着口哨。先去看看小黑炭的学习情况,然后去了孤儿院一趟,探望了那里的孤儿,怎么说自己也挂着个名誉院长的名衔。

    可惜,没在那里见到宓瑟雅,估计是去巡逻去了,当然,也可能是敲诈勒索去了。这中二不良少女哟。

    而后,在交易市场碰到了小狐狸。这小天狐逛了好几天了,对装备的兴趣不减反增,或许是意识到短短几天没办法通过其他办法提升实力,只能在装备上打打主意吧。

    总之我又看到了土豪小狐狸在挥霍,话说听阿卡拉说,这些年在小狐狸精打细算的带领下。狐人族着实赚了不少钱呢,不仅摆脱了饥饿而且奔向了小康,比老邻居狼人族过的好多了。

    干脆让小狐狸去捣鼓个联盟商会什么的好了,反正是她的兴趣爱好,不过这种事还早着。得等到干跑地狱一族以后。

    这次被小狐狸拉来当陪伴的有娜娜公主和阿姆鲁蒂娜。

    “这把短剑还马马虎虎,虽然属性不怎么样但是攻击很高,我认为比较适合刺客。”娜娜作为万年前赫拉迪克繁盛时期的公主,眼光还是很高的,普通的东西根本入不了她的眼睛。

    “是吗?让我看看……”小狐狸闻言,立刻凑了过去,仔细观察,用手指轻轻在剑刃上抚拭片刻,忽然耍了个剑花,以一记抹脖子的横挥作为终结式,快的连剑影都看不见。

    那些不明真相,见三位女孩长的漂亮想搭讪一番的冒险者大叔大爷们,看到这一幕,都讪讪的离去了。

    我有种预感,不久之后营地又会多上一名小魔女,不,或许是好几名。

    “嗯,确实不错。”口中称赞的小狐狸,却把短剑放了下去。

    “不喜欢吗?”

    “不,已经有类似的武器了,不想浪费钱。”

    虽然已经在交易市场成功获得土豪买买买的金色称谓,但小狐狸是该买的再贵也会买,不该买的一个金币也不要的精明客人,认为她人傻钱多速来的摊主大概要失望了。

    怕娜娜不相信,小狐狸手一探,将龙骨剑拿出来,熟练的在掌心中翻了几个剑花,目露不屑。

    “那个笨蛋送的,马马虎虎还能用吧,本天狐平时根本懒得拿出来用,现在才想起还有这东西,哼,这点东西就想打发本天狐,太天真了。”

    话是这样说,眉角却掩饰不住的得意,完全就是一个在向小伙伴们炫耀自己的新(男)玩(朋)具(友)的小女孩模样。

    娜娜嘴角僵了僵,似要掩饰什么般,慌慌张张的目光乱扫,目光最后落到一面大盾牌上,拿起看了几眼属性,对另一边的阿姆露迪娜开口。

    “阿姆露迪娜,你看这面盾牌,属性很不错,而且最重要的是,坚固耐用。”

    和阿姆露迪娜组队一起历练过的娜娜知道,眼前这位精灵族的盾娘,有着非常暴力的攻击手段,主要是用盾牌砸,砸,砸,普通盾牌对她而言,差不多一天的战斗就可以将盾牌可观的耐久度消耗掉,所以说在阿姆露迪娜眼中优秀的盾牌不是属性有多好,而是有多耐砸。

    “谢谢你,娜娜,的确是不错的盾牌。”阿姆露迪娜接过盾牌,以她【盾娘】的职业。几乎一上手就知道合不合适自己了,因此根本连属性都不用看,立刻就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面盾牌我要了。”别看阿姆露迪娜在整个队伍中好像扮演着护卫骑士一样的角色,那只是因为队伍里的人身份地位太吊炸天,不是女王就是公主或是十二骑士传承者,出身精灵大贵族的她。身份也是响当当,根本不差钱。

    “阿姆露迪娜对盾牌的消耗太大了,真担心有一天你身上的盾牌用光了会怎么办。”见这位忠勇的精灵骑士乐滋滋的收起盾牌,娜娜不无担心。

    “问题不大,正因为我们家族代代都是如此,所以在我还未转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修炼铁匠技艺了,只要不是太高级的盾牌我都能处理。”阿鲁姆迪娜自信满满的说道,忽然想到什么。她接着说了一句。

    “实在不行,我还有最后的武器。”

    “哦?”听她这么一说,娜娜和露西亚的兴致都来了。

    在二女的注视下,阿姆露迪娜不好意思,又带着自豪的将龙骨盾拿出来。

    “这是殿下赐予我的珍宝,阿姆露迪娜受之有愧,自认为以自己现在的才德功业,还不够资格使用它。等有一天具备了资格,我会请求殿下重新授予。并作为传家宝时代流传下去。”

    不知为何,娜娜的嘴角又僵了僵,一时之间,喧闹的交易市场中,三个并排而站的女孩,却冒出一股安静到极点的气氛。和周围格格不入,让人看了心发慌,下意识的避开这三个人,形成了一个诡异的真空地带。

    我刚想上前打招呼,看到如此诡异的现象。脚步立刻就顿住了。

    哪怕此时是作死帝老马附体,我的小腿肚子依然在打着颤,告诉我前面是修罗场,绝对不可轻易介入。

    虽然暂时逃过了一劫,但是之后,不知为何忽然被本子娜刺的头破血流,接着又被小狐狸一尾巴扫出十万八千里,完全意义不明啊混蛋!

    “拉斐尔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发了。”

    “那么快?”小狐狸惊讶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我也是刚从拉斐尔那得知的,而且刚才想和你说一进门却被扫飞了!”我指着额头上还残留的淤痕,愤然控诉道。

    “这是意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出手了。”

    “意外个屁,对我出手已经成了你的本能了吗?!”

    “身为男人斤斤计较可不好。”

    “我可是差点被从二楼扫到一楼,大家还以为我又做了惹你生气的事情,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就没有一点信用可言了吗?为什么一看到我挨揍第一个反应就是我错了?”

    “平时肆意挥霍节操的苦果,现在品尝到了吧。”小狐狸非但不同情,反而噗嗤噗嗤的掩口笑了起来,那狐狸尾巴摇的叫一个得意。

    “算了,我来是和你谈正经事的。”一谈到节操我就想回避话题,别问我为什么。

    “正经事?哼,好吧,正经事,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怎样?”

    “你的妻子军团会同意吗?”

    “什么妻子军团,就阿尔托莉雅一个好不好?”我一脸黑线,这小天狐,还真不忘时时刻刻嘲讽我。

    “真的只有阿尔托莉雅一个?”

    “真……真的。”我声音里多了那么半分的心虚。

    “最多……最多再加上高露洁姐妹。”

    “这次到是挺诚实的嘛。”

    “既然夸我诚实,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情?”惊险的躲开小狐狸一记毫无防备的尾扫,我擦了擦冷汗,警惕的退后几步。

    “抱歉抱歉,刚才不是刚说过吗?已经成本能了。”

    “能给点更诚意的道歉吗?”

    “总之明天我是无所谓,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嗯,我看看,或许还缺一点这个……缺一点那个……还有……”

    强行转移话题的小狐狸,再次检查了几番包裹行旅,开始嘀咕起来。

    “你都准备了几天了?”

    “啰嗦,这种重要的事情再怎么准备都不为过,谁像你这笨蛋那么没心没肺,说说看你这几天到底做了些什么。都是本天狐一个在劳心伤神的干活。”

    不说还好,一说小狐狸就愤怒的摇着尾巴痛斥起来。

    “其实我也有在准备,只不过是你看不见罢了。”

    “哦,说来听听看?”

    “你看,拉斐尔给我这张地图,我已经准备好了。努力的挑战自给自足,等回来后打算写一本书,名字就叫吃在地狱。”

    小狐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哦了一声,将地图还给我,忽然露出诡异笑容。

    “也就是说,我可以一边吃着牛扒羊排,一边看你烤地狱蛆虫恶魔幼卵什么的,边烤边哭边流口水也没问题对吧?”

    我想了想。觉得问题很大,说好的同甘共苦呢?粮食应该留给有需要的人,想想那些在地狱世界里潜伏的前辈们,他们一定很久没吃过牛肉羊肉蔬菜了。

    想到这里,我义愤填膺,内心感受到了强烈的使命感在召唤着自己,于是决定暂时终止吃在地狱的计划,和小狐狸一起【同甘共苦】。

    “算了。随你的便吧,只要你和你的妻子军团们商量好了。明天就明天,我到是没什么所谓,老是一直准备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唉。”

    小狐狸或许自己也意识到了,她现在的表现已经向着神经兮兮的方向发展,再这样下去。还还未到地狱世界,人就已经垮了,额,人不垮钱包也会垮。

    要搞定大家吗?或许会比小狐狸这边更麻烦,我一边沉思着。一边走向客厅,正好女孩们都在,我坐了下来,轻咳数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说道。

    “我和小狐狸明天就打算出发了,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

    客厅里的气氛安静了数秒,而后,大家一起摇了摇头。

    “咦,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我不敢相信,比如说太仓促,应该多准备几天,再商讨一下其他可行的计划之类的,不是你们一直坚持的事情吗?

    “因为该说的都已经和露西亚交代过了。”见我一脸的混乱,阿尔托莉雅于心不忍的解释道。

    “就没什么和我交代的事情吗?”

    “这个嘛,反正就算说了熊塔也未必会听,倒不如叮嘱露西亚,让她实际的盯紧着你更有效果。”

    大家齐齐点头。

    我:“……”

    算了,我要去地狱世界,我不要再回来了!

    说起来我也是矫情犯贱的不行,当初迫不及待的想要快点去地狱世界,早去早回,对阿尔托莉雅她们的唠唠叨叨不甚耐烦,现在她们不唠叨了,爽快的亮起了绿灯,我反倒又不爽了,大家怎么都不关心关心我呢?

    “殿下,真的要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吗?不去不行吗?”

    尤丽叶忽然凑上来,握住我的手,眸子里满是关切之意,哦哦哦,果然还是你明白我这颗别扭的灵魂啊尤丽叶亲,太感动了。

    挪了挪屁股,坐直一些,国字脸抹上些许大义凛然的粉饰,让自己的形象看起来更伟光正:“尤丽叶,为了这个世界,不去是不行的。”

    尤丽叶困惑的歪歪头,似在努力消化理解我这番话,片刻后露出恍然表情:“去女澡堂,原来是为了拯救世界,殿下太了不起了。”

    女澡堂?这迷糊骑士的思维线又乱搭到哪里去了?等等,不对,尤丽叶虽然迷糊健忘,但正因为迷糊健忘,才不会冒出一些闻所未闻的词句,就比如说这个女澡堂。

    我将锐利的目光瞪向咪啪骑士,果然,她噗嗤噗嗤的捂嘴笑着,一副忍得很辛苦的模样,果然是你这腹黑骑士,又在尤丽叶面前捏造事实,败坏我的形象!

    “既然如此,尤丽叶也会陪殿下一起去。”在我企图用目光刺穿咪啪骑士的时候,尤丽叶这边也擅自脑补到了**,她目光熠熠的看着我,十分坚定。

    “尤丽叶,也要去女澡堂!”

    这种事情你一个人去就好了啊,别拉上我!对吧,对吧。

    我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其他人。

    “其实笨蛋猴子只要施展狼人变身的话,感觉到也不是不可以去。”本子娜看似在帮我打圆场,其实内心险恶的很。

    明明是个很胡闹的话题,却让大家陷入沉思,似乎在脑海中想象着我变身圣月贤狼后进入女澡堂的一幕。

    “嗯,毫无违和感。”阿尔托莉雅表示赞同,女澡堂先放到一边不说,既然是夫妻一起洗澡的确无违和感没错,你一定是这个意思对吧,一定是对吧!

    “附议。”武帝大人点头,我明白了,你脑海中想到的一定是两头布偶熊一起泡澡的景象对吧。

    “感觉很合适。”咪啪骑士唯恐天下不乱,我已经不想解释什么了。

    “殿下需要擦背吗?”黄段子侍女添油加醋。

    只有性格正直,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卡露洁和阿姆露迪娜,显得不知所措,明显是被这帮坏人带乱了节奏,快走,和她们在一起你们也会变奇怪的!

    看看大家对这个话题如此的热情,尤丽叶露出幸福笑容,握着我的一双温软小手微微一紧,也是正(迷)经(迷)八(糊)百(糊)的说了一句。

    “尤丽叶,也会尽到妻子的责任,安心,一切交给我吧。”

    你想在女澡堂这种地方用什么方法去尽妻子的责任?!

    我细思恐极,幸好大家都知道我和尤丽叶在玩过家家,否则就冲着这句话,我跳到双子海里都洗不清了。

    不行,不能再让大家的脑洞继续发展下去了,我扶着额头,摇摇晃晃的表示累了,先上去休息一会,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哧溜一声跑了。

    “终究,还是要去。”坐着七八人的客厅安静的落针可闻,许久,才传来阿尔托莉雅的一声无力哀叹。

    并非不想阻止,只是知道阻止无用,才打算用这种更轻松的办法驱淡离愁担忧。

    “如果我的实力够强,就不会像这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熊塔一个人去涉险,还得,还得更加努力才行。”

    塔莫娅紧握双拳的一声喃喃,似乎代表了所有人的内心,让客厅再次安静下来。

    没错,不能再让他一直这样独自承担下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