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四章 突破
    ***************************************************************************************************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第三拳来了,快,几乎快成了一条光线,在刹那之间就轰了过来。

    拳头落点依然是那个位置,不变的肚皮上,她和我的熊肚皮到底有什么仇怨?不过这一次,这一拳明显要比前两次犀利百倍,除了用上了技能以外,还有……二重击。

    难道是因为受到我的影响?大家都好像走上了重击这条道路,西雅图克是,卡洛斯是,高特是,现在武帝大人也是,其实好用的技巧也不止重击一种,只是选择了它的话,就只能一路走到底了,毕竟像这样的技巧,就算是天才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时间去练习,不可能心分二用再去掌握其他技巧。

    这高速的一拳,带着二重的威严,再次砸落到我的熊肚子上。

    额,这一次终于有点感觉了,似乎不仅如此,前两拳看似无用功,也隐约包含着什么,和这一击落在同一个点上,让第三拳的威力更大,或者说让我的肚子防御能力更低。

    但是,依然不够啊,这只是让我的肚皮有点发麻的程度,要知道,我现在还没穿中二铠甲呢,二重拳,在我领域境界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的二重击,甚至在领域巅峰的时候,以自残的代价施展出了三重击,现在。我已经能比较轻松的施展出四重击了,二重击这样的技巧对我的而言不仅熟悉,而且……无效。

    打完这一拳,见我脚步依然没有丝毫挪动,只是软软的熊肚皮凹陷深了一点点,塔莫娅终于不怎么淡定了。以她现在的境界,很难想象圆满之境巅峰级别的战斗力,到底有多恐怖。

    但不愧是武帝大人,她只是愣了一下,快的甚至如果不是我特别注意也发现不了,紧接着,更加频繁,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击袭来,漫天的熊掌拍下。不局限于我的肚皮部位,连续不断的沉闷雷声响起,如此剧烈的战斗,甚至让附近的训练场也微微动容。

    我静静的站着,宛如树桩一样,任由塔莫娅施展的狂风骤雨吹刮,巍然不动,不得不说。塔莫娅的招手赏心悦目之余,凌厉非常。就像是天生的搏斗专家,比地狱格斗熊自带的格斗本能天赋丝毫不差,无愧于武帝这一称呼。

    虽然没有地狱格斗熊的绝对格挡,bug返身踢以及瞬移这些作弊手段,但是现在的塔莫娅,实力以及完全可以和刚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对手匹敌。比之当年地狱格斗熊在领域境界最强的时候,似乎也不相上下,不,可能还要强上那么一点点。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我已经不是当年的地狱格斗熊,比起地狱格斗熊,现在的cosplay熊何止强大了百倍,甚至是千倍不止,其实如果塔莫娅要挑战我的地狱格斗熊形态,那该多好啊,必然是一场领域境界中的巅峰战,我能不能百分之百稳赢她,还真不好说。

    在塔莫娅暴雨一样的攻击中,不乏夹杂着二重击技巧,如此短暂的冷却时间,说明塔莫娅对二重击的领悟已经很深,然后,说明她的体魄也很强大,才能承受得起这样的连续二重击,虽然和地狱格斗熊是没法比,毕竟一个是真熊,一个是只是披着布偶熊套,就没听说过人的体魄能比得上一头熊的。

    这样的攻击足足持续了三分钟,将我全身上下洗礼了个遍,最后,塔莫娅似乎终于意识到,无论她的什么攻击,对我都没有任何作用,于是停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如此频繁剧烈的攻击,就像憋着一口气游出数十米远,着实消耗了她不少体力。

    我安静的看着她,倒三角的熊眼此时略显无辜,这种时候,就连安慰之词都没办法说出口。

    “不甘心啊……”从弯着腰喘气的塔莫娅口中,忽然传出极力忍耐着泣音的声线。

    那个坚强的,智慧的武帝大人,竟然想……想哭?这可如何是好,我顿时慌了神,手足无措。

    “真的好不甘心,明明,明明以前的差距没那么大的……”

    塔莫娅缓缓直起腰,面对着我,虽然穿着传承套装,看不到她的表情脸色,但是那双和地狱格斗熊几乎一模一样的滴溜溜乌黑熊眼珠子,似乎有晶莹湿润的感觉。

    “熊塔是不是觉得,这几天的我一直很烦,总是提出让熊塔为难的要求。”

    我摇了摇头,怎么会呢。

    “其实我也知道,我跟着你去地狱世界,什么忙也帮不上,只会拖累你们的脚步,这一点我非常清楚,但是,还是忍不住,因为……因为不想被熊塔抛弃,不想看着熊塔离我越来越远,虽然熊塔变得更强大了,我应该开心才对,可是……可是……我却自私的在心里赌气,如果熊塔能再等一等我就好了,不是说好了要做最好的战斗伙伴吗?”

    说着说着,塔莫娅下意识的伸手,擦了一把眼睛,却抹在了布偶熊脸上,她的动作顿时一僵,愣了数秒,默默的扶正了正熊脑袋,难为情的脸一侧。

    好萌,虽然知道这种时候这种气氛不应该分心,但我还是被武帝大人这个充满小女人味道的小小举动给萌必杀了,哪怕是穿着胖乎乎的布偶熊服,武帝大人的魅力也丝毫未减,让人生起一股将这个布偶熊娶回家也没问题的冲动。

    “熊塔,我是不是很没用,辜负了你对我的期待,不思进取,反而希望你停下来等我,这样的我。连我自己都开始嫌弃了,自我厌恶了,或许是因为这样,才想破罐子破摔,一再的为难你,让你对我失望好了。”

    我又是摇了摇头。满心温暖的看着塔莫娅。

    不,不是塔莫娅的错,错的是我们,我们看到了塔莫娅的天赋,看到了她的坚强,看到了她的智慧,看到了她的努力,却忽略了她内心柔弱的一部分,就算是武帝。也会有遇到挫折的时候,也会有伤心哭泣,软弱寻求安慰的时候。

    然而,大家都没看见,而给予了塔莫娅越来越高的期待,那些年轻熊人的一声声大姐头,长辈的未来族长钦定,以及我们赞赏佩服的目光。让塔莫娅变得越来越勉强自己,而无从释放内心的压力。她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倾吐“我现在很累,想要休息,要一整天躺在床上打滚,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的发呆和睡觉”的撒娇抱怨对象。

    想到这里,我心疼极了。为什么一直没发现呢?或许是那一个个武帝大人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以为塔莫娅是一个不会遇到挫折,不会委屈,永不言败,毫无破绽。完美无瑕的女孩,就像阿尔托莉雅那样。

    不过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又是怎么发泄压力的呢,她的压力,众人对她的期待,应该比塔莫娅更强烈十倍不止吧?

    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了她额头上的那根金色呆毛,不满的时候会面带威严的用力戳我,生气的时候也会面带威严的用力戳我,高兴的时候会咻咻的旋转,难过的时候会无精打采……

    原来如此,塔莫娅,你只不过是输给了阿尔托莉雅一根呆毛而已啊。

    想到这里,我心都疼碎了,这简直输的莫名其妙啊,不哭,不哭。

    想都没想到,我上前几步,将塔莫娅抱在怀里,摸摸头,摸摸头,却是在这种时候无意识的将萨绮丽教的办法用了出来。

    “熊塔……”塔莫娅愣了愣,随即安心的接受了现实,两头布偶熊抱在一起,显得很奇怪吧,算了,不管了……

    心里默默想着,塔莫娅一键换装,脱下了传承套装,以本体之姿,继续接受cosplay熊的拥抱和摸头。

    “熊塔的身体,好暖和,好柔软,我喜欢熊塔。”幸福的合上眼,塔莫娅也用她那精致俏丽的面庞,蹭着cosplay熊的毛茸茸下巴。

    我到是没多想,塔莫娅中意我的熊人变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都是因为熊的关系感觉特别亲切?

    “以后……可以继续这样,向熊塔抱怨,和熊塔诉苦,对熊塔撒娇吗?”怀里的武帝大人,喃喃的,低语的,带着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魅力,轻柔说道。

    虽然威风凛凛,英姿飒爽的武帝大人很美,但是这样柔软的武帝大人,也别有一番风情,我嗯嗯的点头,当然可以,我们可是拍档啊。

    这样静静的抱了一会,忽然,塔莫娅从我怀里跃出,脸上刚才的不安迷茫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以往的自信。

    “好了,熊塔能量补充完毕。”

    “……”最近好像经常听到类似的奇怪词语,是我的错觉吗?

    “我要加把劲了,期待熊塔能停下来等我可不现实,所以必须更加努力才行。”

    我欣慰的点了点头,果然不愧是武帝大人,她需要的并是安慰,只不过是类似阿尔托莉雅的呆毛那样的一点点的宣泄口,而且很快就会振作起来,再接再厉。

    光芒一闪,变得干劲满满的塔莫娅,再次换上了布偶熊套装。

    咦,还要打啊?我熊脸一苦。

    “抱歉,能再陪我练习一下吗?总感觉好像抓到了什么的样子。”

    唉,好吧,既然都这样说了……

    于是,战斗再次打响,塔莫娅身形鬼魅般移动,贴近上来,暴雨般的攻击毫不停留的挥落。

    武帝大人这样说了,我当然要拿出几分干劲才行,于是也放弃了不动如山的架势,开始有模有样的格挡招架起来,整一个陪练教练。

    那暴雨一样的沉重攻击,都被我这双熊掌给阻拦下来,不会让你轻易再摸到我的高贵肚皮了,哼哼哼。

    见我拿出了干劲,塔莫娅似乎很高兴,完全进入了战斗状态,身法和攻击比之前凌厉了不止一成,渐渐地,或许她自己还没有发现,我却看的正确。

    塔莫娅身上,塔莫娅的领域,都在胧着一层光芒。

    这是……

    虽然我没有看过其他人突破,自己突破的也是莫名其妙,但这并不妨碍我猜测到,塔莫娅很可能,可能快要一举突破了。

    想想也是,她从熊人考验里出关的时候,就已经是领域巅峰,和当年的地狱格斗熊相差武技了,又经历了半年扎扎实实的第三世界历练,彻底将飞快提升的实力巩固下来后,以她的天赋,在这个时候晋升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这场战斗,只不过是一个小小契机罢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