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顿悟的救世主?
    ***************************************************************************************************

    野生的蚱蜢出现了!

    就是你了,吴凡兽,上吧!

    吴凡vs蚱蜢

    战斗正式——开始!!!

    投骰决定先攻。

    吴凡投出了1点。

    蚱蜢投出了10000点。

    10000点面的骰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啊!!!

    无视我的抗议,战斗继续进行下去。

    蚱蜢获得了先攻。

    蚱蜢使用了草裙舞。

    蚱蜢趴在了吴凡脸上。

    吴凡混乱了。

    吴凡使用了打脸。

    吴凡被混乱了,吴凡攻击了自己。

    吴凡受到了九百九十九点精神伤害。

    蚱蜢使用了拨沙(尿)。

    吴凡散发出一股微妙的气味。

    吴凡愤怒了。

    吴凡使用了绝招——怒撕剧本。

    搞毛啊,为什么我非得和区区一只蚱蜢这样战斗不可!!!

    努撕剧本后,我恶狠狠扑向蚱蜢,却被武帝大人一只手轻轻按住额头,无法向前一步,她将另外的手轻轻一扬,手上的蚱蜢终于如愿以偿的跳走,没入了草丛之中消失不见。

    “塔莫娅,放开我,我要和那只蚱蜢单挑!”眼看蚱蜢钻地了,我绝望的发出一声悲鸣,这份屈辱已经无法再洗刷了。

    “熊塔。和一只蚱蜢斤斤计较的救世主,这样真的好吗?”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这是战斗,战斗!”我热血沸腾,拨开塔莫娅的手,立刻就扑到草丛里。仔细寻找着那个不是我一合之敌的败军之将,丧家之犬。

    可惜,草地上茫茫多的地洞,那临阵脱逃的败类也不知道躲哪去了,找了好一会儿,我才无奈放弃,回过头,发现塔莫娅正两手托着下巴,那双深紫蓝色的瞳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我看。

    微翘的嘴角,以及明媚目光,带着十分明显的笑意,少女巧笑嫣然的样子有点炫目。

    但是我的心情却十分不爽,跪趴在地上找蚱蜢的身体懒得站起来,就这么几步爬了过来,凑到塔莫娅面前。

    “塔莫娅,你。在笑。”

    “诶?是吗?”塔莫娅似乎自己也没意识到,摸了摸脸。又回想了一下,诚实的武帝大人重重点头。

    “应该是在笑吧,刚才。”

    “是在笑我吗?是在笑我堂堂的救世主竟然和一只蚱蜢较劲吗?”

    “肯定不是。”塔莫娅重重摇头,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为什么?”

    “我……不能笑吗?”武帝大人困惑了,什么时候笑成了那么奢侈的东西?

    “到不是说不能笑,只不过……你不是在生我的气吗?忽然笑起来太突兀了。所以很可疑。”我想了想,终于找到了违和点,原来就在这里。

    “没错,我还在生熊塔的气。”意识到这点的塔莫娅,笑容渐淡。脸撇了过去,又开始生气了,不过没等我说点什么,她又转回来,再次露出让人炫目的美丽笑容,那一头银灰色的秀发随风轻扬,吸引着人的目光,似乎让天空的碧蓝都为之失色。

    “不过,虽然还在生气,想笑的地方还是会想笑,有什么不对吗?”

    “不……这……”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好像又合情合理,没有谁规定生气的时候不许笑啊。

    “到是没什么地方不对,只不过……为什么呢?看到你在笑,我心情莫名的不爽。”

    或许是刚才和蚱蜢战斗的战意还在,我心中充满勇气,竟然胆大包天的对武帝大人说出如此挑衅的话,甚至还不满足,又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伸手轻轻捏住了塔莫娅的脸颊,扯了扯,就像她平时经常对我做的那样。

    我这是怎么了,我这不羁的大脑和手啊,现在的塔莫娅可是还生着我的气,我这样做不是在找死吗?完蛋了,她一定会更生气,随时都会暴走来个无影连环腿将我64hit至面部变形。

    就这样,我保持着捏塔莫娅的脸的姿势,呆愣住了,塔莫娅似乎也没料到我的作死功力如此深厚,竟然一时之间把她也给镇住了,跟着愣了起来,安静的草坡上,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武帝大人的脸……手感真是好啊,软软的,弹弹的,滑滑的,嫩嫩的。

    不知过了多久,塔莫娅终于有了反应,不是第一时间踹飞我,也不是将我那放荡不羁的手捏碎,而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忽然开口。

    “熊塔……你不高兴吗?我刚才笑的时候。”

    竟然是这种问题,难道是想蓄满怒气值后再向我开大?

    我面临着生死攸关的问题,略做沉思,该怎么回答好呢?该怎么降低武帝大人的怒气槽呢?

    不,男子汉说一不二,说出去的话改口可不是我的风格,怂什么怂,就是干。

    “是。”面对武帝大人的直视,我点了点头,忽然感觉脑袋上似乎冒出了一声欢快的音乐,伴随着系统声音。

    恭喜玩家吴凡,您的作死等级提升了。

    “嗯哼?”塔莫娅一言不发,就这么用力的盯着我,一个劲的看,忽然,她展颜一笑。

    “恩,我明白了。”

    “明……明白什么?”我不明白啊亲!!!

    “熊塔不需要知道。”

    “为什么?!”

    “因为熊塔太迟钝了。”

    “咦,是我的错吗?”没想到绕来绕去,错的又是我,我上辈子难道叫世界或时臣?

    “没错,一切都是熊塔的错。”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能不能让我错个明白?”我准备虚心求教。

    “熊塔不明白没关系。我明白就好了。”

    “怎么能这样,我们不是伙伴吗?”我绝望了。

    “乖,这样已经足够了。”塔莫娅伸手摸摸我的头,脸上的笑容更盛。

    完全不够好不好……咦,这招是……

    我忽然察觉到,自己正被塔莫娅用摸摸头攻击。这是原本萨绮丽让我对塔莫娅做的事情。

    难道说,我又被抢先攻了?不行,得想点什么办法挽救一下。

    可是……塔莫娅摸的好舒服,眼睛不知不觉就眯了起来,这才想起,这几天在大家的轰炸下都没好好的休息过一次。

    于是乎,眼皮子越来越重,打了好几个哈欠,不知不觉间意识就模糊起来……

    一个激灵。我猛然惊醒,睁开双眼。

    此时已经是夕阳落下时分,我竟然睡了大半个白天,连中午饭都没吃。

    一定是最近压力太大,太疲倦了。

    深吸了一口气,刚想伸个懒腰,感叹一番好久没睡的那么爽过了,忽然。我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下来,呆呆的。一动不敢动。

    眼前的,鼻尖上顶着的,到底是什么?圆圆的,尖尖的,高高的,软软的。带着一股子……一股子特别的幽香。

    呆滞数秒后,我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简单来说,就是被塔莫娅侧抱着,两人都睡着了。

    我的细微动作。将警觉的塔莫娅惊醒过来,她揉了揉眼,坐起了身子,那扑鼻的幽香和柔软,也在我的不舍目光中拉开了距离。

    “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本来只是想让熊塔睡一小觉,午饭的时候叫醒过来的,没想到连我也睡着了,一定是熊塔的错,看到这张睡的那么沉的脸,怎么可能不被传染。”

    睡眼惺惺的,武帝大人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了一切,原来是我先睡着,然后被我传染了睡意的她也不知不觉睡了下来,再然后就是不知怎么的,我被她像抱枕一样抱上了。

    原来事情的经过就是那么简单,啊哈哈哈,还好还好,果然是我想的太复杂了。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也跟着爬了起来,凑近塔莫娅直接问道。

    “恩,还是生气。”

    “果然……”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让她气消,平时不怎么生气的人一旦生气可没那么好哄,萨绮丽啊,你的计划图样图森破了。

    “不过,没有之前那么生气了。”忽然,武帝大人来了个神转折。

    “咦,真的吗?”

    “为什么要骗熊塔呢?”

    “可是为什么忽然会……好吧,这个我不追问了,简单点告诉我,之前有多生气,现在有多生气?”

    我得先确认一下,自己会不会随时挨揍。

    “之前是十的话,现在是一。”塔莫娅也是一本正经的想了想,告诉我非常精确的,让我喜出望外的答案。

    “再努力努力就气消了,对吧。”

    “这个……可说不定哦。”冲我眨眼轻笑,塔莫娅站了起来,向我伸出手。

    “起来吧,熊塔,我们该回去了。”

    “噢。”我将手搭上去,被塔莫娅轻轻一拉,顺势站了起来。

    等等,这情况不对啊,是不是弄反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能露出这样的笑容,能对我这样亲切的塔莫娅,气肯定是消的差不多了,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让她如此开心,非要说来的话,就是上演了一场人蜢大战?

    难道说……塔莫娅意外的喜欢一些偏僻的冷笑话?

    踏着夕阳,回去的一路上,我们两个都没说话,气氛安静的很,不过却并不尴尬,而是那种淡淡的……温馨?反正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只感觉很舒服,舒服的想伸个懒腰,再睡一觉。

    就在我打着哈欠的时候,塔莫娅微微侧目,看了我一眼,转回去,继续窃笑,这个动作一路上她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回了。

    “我说塔莫娅,你到底在笑什么?”终于,我忍不住了。

    “这个嘛……能当做是秘密吗?”塔莫娅背起小手,一步一抬高,少女气息满满。

    “那也请您秘密的笑。”我没好气的白了白眼。

    “诶?那可难办了。”

    “不然的话就告诉我,快快,告诉我嘛,塔莫娅大人,塔莫娅公主,塔莫娅亲亲。”我拉着塔莫娅的手,臭不要脸的死缠烂打起来了。

    “熊塔竟然用这一招,真是卑鄙。”

    夕阳沾染下,塔莫娅白皙的俏脸散发着一层橘红色的美丽光辉,正直的她不满我用如此卑鄙无耻的招式,微微鼓起了腮帮,我说,我们的武帝大人是不是越来越有女人味了?而且是在不经意间自然的散露出来,没有丝毫的为了女人味而女人味,更是迷人。

    “算了吧,就破例的告诉你,是因为我有点开心,所以就笑了。”

    “咦?这算是哪门子的答案,到底为什么开心?”

    “不行,已经说的够多了,熊塔也真是的,自己动动脑子多好,不要什么都让别人告诉。”

    “好麻烦,如果我们两个能有合体技能就好了,你给我脑子,我给你力量。”

    “说……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有这种奇怪的技能。”

    “我和小幽灵到是可以,不过她的智商完全转变不过来给我。”

    “她是幽灵体所以没关系。”

    “幽灵真是便利,我也变成幽灵好了。”

    “请务必好好的活下去。”

    不知不觉,原本安静的,令人温馨的气氛被打破,我和塔莫娅像以往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路闲聊起来,尽是些天马行空的话题,当然,都是我提出来的。

    眼看快到家了,忽然,塔莫娅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身面对着我,深呼吸了一口,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说。

    我也屏住呼吸,静静看着她,等待着她的重要话语。

    “熊塔。”

    “恩啊。”

    “今天晚上……最好晚一点的时候,那个……有点事……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一向爽直明快的塔莫娅,语气变得有些扭扭捏捏。

    “就我们两个?”

    “当然!”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你还想拉上多少个?

    “没问题,在哪里?”

    “在……就在我们刚才一起睡的那儿,可以吗?”塔莫娅想了想,道。

    这个一起睡……似乎会让人误会吧,不过无所谓了,我点了点头:“恩,就在那里,我知道了。”

    “可不要迷路哦。”

    “……”真是失礼,武帝大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失礼了,我怎么可能迷路?

    “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说完以后,塔莫娅轻轻招手,迫不及待的迈着脚步率先跑了回去。

    唉,我说等等,离家门口就几步的距离了,你先回去是什么鬼?

    我已经完全看不懂现在的塔莫娅了,挠了挠头,忽然浑身猛地一震,仿佛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等等,塔莫娅刚才约我……约我在夜深时分,在无人的地方见面,对吧?为什么要在那种时候,那种地方,只有两个人见面?

    难道说……我浑身剧烈颤抖,想到了一种即视感十足的可能性。

    难道说武帝大人忽然喜欢上了我,打算向我告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