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一十一章 恐怖,真正的对手现身!
    ***************************************************************************************************

    阿尔托莉雅她们最终放弃了劝说我,不得不放弃。

    首先,她们没办法说服拉斐尔和阿卡拉这些策划者,甚至是雅兰德兰,现在也隐约有支持阿卡拉的意思,教廷山对暗黑大陆的巨大作用先放到一边不谈,大家都认为这是一个契机,用我这个穿越者的术语来简单形容,那就是主线剧情任务触发点,你不去碰它,就永远都打不开新的局面,只能一辈子和地狱一族拉拉扯扯,继续迷茫浑噩的死斗下去。

    其次,她们也没有理由再反对我和小狐狸去,力量方面,晋升到世界巅峰,可以吊打绝大多数圆满之境强者的我,已经足以在地狱世界立足,只要不作死去招惹四魔王三魔神的话,至于死林统治者这类,我惹不起还躲不过吗?

    再者,她们怀疑我的智商,哼,竟然怀疑我的智商,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不是我不够聪明,都是上帝这家伙手抖的错,咳咳,这种事也先放到一边,总之现在小狐狸也支持我,并表示她的智商绝对没问题,不会被我拖后腿拉平均值,这话说的……真是岂有此理的正确。

    这样一来,客观因素和主观理由都具备了,大家都是聪明人,除了我之外……好吧这个该死的槽点到底要自我吐槽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真是受够了。

    唯一还有不满的是武帝大人,她并非想阻止我去地狱世界,只不过是想一起去罢了。凭着我的召唤和取消召唤技能。

    这很危险,如果能确保召唤安全的话,其实上次落入地狱世界,我就会选择将她召唤过来,有个人能陪自己说说话,聊聊天。还能将我安全的消息带回去,何乐而不为?

    可是现在,就连法拉老头这个研究空间魔法的专家,都没办法说清楚我在地狱世界召唤塔莫娅到底安全不安全,召唤小雪它们肯定是没问题的,塔莫娅的存在和小雪它们不一样,这一点我已经不想再重复说明了。

    问题是现在,塔莫娅觉得冒点风险召唤是值得的,凭什么我和小狐狸能去地狱世界冒险。她就不能冒险?这不公平。

    于是乎,所以说,在大家都无可奈何的接受了现实的情况下,我们的武帝大人她……闹别扭了。

    “我说,你们都是兽人族,关系也不错,帮我去安慰安慰塔莫娅啊。”

    塔莫娅一直赌气不和我说话,这让我有点心慌慌。于是想怂恿小狐狸帮去劝一劝她,我家的小天狐那么聪明伶俐。肯定能三言两语之间说服塔莫娅,恩,我相信她。

    “不要。”

    小狐狸盘坐在地板上,将她这两天买买买回来的装备摆放了一地,不停分类的堆来堆去,寻找着最佳的装备搭配组合方案。抬也不抬头看我一眼就回绝了。

    “为什么?”我抱头惨叫一声,难道看我倒霉你们就那么开心?

    “不是我不愿意帮这个忙。”终于,仁慈的天狐圣女大人侧脸瞄了我一眼,但也就一秒钟的时间,又转了回去。继续捣鼓她的装备积木游戏。

    “只是塔莫娅并不需要其他人的安慰。”

    “其他人?”

    “比如说我,不包括你。”这小天狐,隐晦的吐槽还是那么犀利。

    “也就是说,塔莫娅现在只需要我的安慰?”我指着自己,傻眼了,拜托,让我去哄武帝大人,分分秒秒面部变形啊,我这副卓尔不凡的普通相貌要是变丑了那该怎么办?

    “我可没说一定是安慰,或者是别的,比如说狠狠揍你一顿出气,塔莫娅需要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而你,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就是这么回事。”

    “看来我是问错人了。”

    “知道就好,哄女人可不是本天狐的专长。”将一把匕首亮在面前,对着刀刃轻轻吹上一口气,小狐狸眯眼点头道。

    “我以为女人更了解女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也不能出卖塔莫娅,对吧,毕竟我们是密友。”

    “为什么你会将这种事情理解成是出卖?”我不解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心海底针吗?

    “是啊,为什么呢?你自己去猜吧,我不想看到你这坏蛋的脸,现在,给我出去。”不知为何,小狐狸生气了,空气中好像有股淡淡的酸味。

    “问问阿尔托莉雅怎么样?”被小狐狸赶出来后,我寻思着接下来该去找谁。

    不行,吾王虽然完美,但这种事绝对不是她的专长,我应该找个更合适的人咨询,要说周围谁的经验阅历最老道,那肯定非萨绮丽莫属了。

    于是,我又找上了萨绮丽,从昨天开始,她就已经进入了状态,在黄段子侍女的陪同下,开始给小黑炭上课。

    “抱歉,打扰一下。”远远的,我看到萨绮丽似乎在观察小黑炭的技能施展,犹豫片刻,还是上前打招呼道。

    “小弟,怎么是你啊,没看到我正在给莉莉斯上课吗?可没闲工夫陪你哦。”萨绮丽似乎对我的到来有些嫌弃,果然是有个乖学生,就忘了我这个好欺负的新人小弟了。

    就连黄段子侍女都用不满的目光瞪着我,似在质问我为什么要打扰小黑炭上课,喂喂,我说我在这个家已经没有一点地位了吗?还好小黑炭疼我,见爸爸来了,立刻飞扑过来抱抱,果然没白疼你,我的宝贝女儿哟。

    “塔莫娅吗?想不到小弟你也有哪女人没辙的时候。”得知我的来意后,萨绮丽媚眼含笑。露出诧异的打趣目光。

    “我向来对女人没什么辙。”

    “这么说来,要是小弟对女人很有一手的话,那妻子岂不是要多个十倍百倍?”

    “绮丽阿姨,我现在正愁着呢,可没心情给你打趣,你要是不愿意帮我的话。我去找别人吧。”

    我眼巴巴的看着萨绮丽,如果她说不,我就得去找拉斐尔了,比起拉斐尔,还是萨绮丽更靠谱一些,更温柔一些,要是我去找拉斐尔,她肯定会对我横眉竖眼,什么。让我帮自己的孙女婿去哄别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把琳娅放在心上,有没有啊有没有啊有没有啊……

    光是想想那副情景就头疼了。

    “你是想让我直接去说服她?”萨绮丽不置可否,反问了一句。

    “如果可以的话自然最好。”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小弟啊,就凭你这个态度,我就知道塔莫娅生气的原因了,而且你一直是这样的话,就永远也没办法让她气消。”

    “为……为什么?”我有点傻眼,虽然小狐狸也说过解铃还须系铃人。但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塔莫娅是铃?

    “哈。你这个笨蛋,真是没救了。”就连萨绮丽,也不禁头疼的拍了拍额头。

    小弟啊,你和塔莫娅的最大分歧并不在于地狱世界这个问题,而是塔莫娅不仅仅把你当做队友看待,而且你却仅仅把塔莫娅当队友看待。用队友的心态和态度去面对她,理解她,换成是我,我也会生这个闷气啊,塔莫娅的脾气已经算很好了。

    可是这种事也不能直直说出来。有些事由别人去捅破反而不美。

    到底该怎么办呢?萨绮丽微微侧头,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后,忽然露出一个饶有兴趣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我打了一个寒颤,有种被猎人盯上,想立刻逃离的感觉。

    “绮……绮丽阿姨,我觉得还是……还是不用了,我似乎已经有办法了。”说着,我转身欲走,却被萨绮丽拉住了衣领。

    “小弟啊,多一个办法,多一个选择,对吧。”

    “话是这样说没错……”我哭丧着脸,但是我不想要从露出如此诡异笑容的你口中听到的办法。

    “好吧,你说,我听着。”意识到没得选择,我回过头,一脸的悲壮。

    “别摆出这副表情嘛,我的想法很简单,或许你说的对,塔莫娅只不过是在闹别扭而已,她也知道你是为了她好,知道让你在地狱世界里召唤她太勉强了,只是……只是觉得不甘心而已,所以说……”

    “所以说呢?我该怎么办?”

    “或许,她需要的并非说服解释,只不过是你轻轻的,轻轻的安慰一下,让她有个台阶可下。”

    “有道理。”捏着下巴做思考状,没想到能从这样的萨绮丽口中听到如此合理的分析,吴凡我表示非常惊讶。

    “但是,轻轻的安慰又是什么呢?”说到这个份上,本来应该我自己去解决了才对,但是此时圣母光芒打开的萨绮丽,又让我想继续深入的依赖一下。

    “这个嘛,简单,其实很多时间语言并没有行动来的有力。”萨绮丽狡黠一笑,心里发出叮咚一声,鱼上钩了,果然是小弟的思考模式呢。

    “行动?”

    “对,说一百句话,有时候还比不上一个小小的动作哦,比如说这样……摸摸头,很舒服吧。”萨绮丽伸手摸啊摸,摸啊摸。

    “恩,是有点舒服,感觉安心多了。”虽然有轻抚狗头笑而不语的淡淡羞耻感,但萨绮丽的摸头手法很不错,舒服的让我眯上了眼,恩,有我一成的功力。

    “就顺着这个气势,一口气上吧。”萨绮丽闪亮一笑,对我竖起自信的大拇指。

    “噢!”我不明觉厉的高举拳头,气势十足的大喊了一声。

    然后,莫名其妙的就找到了塔莫娅,走到了她身边,这时候才送萨绮丽的安利中回过神来,察觉到不妙。

    什么鬼,伸手去摸摸头就行了吗?这办法怎么看都不靠谱吧,武帝大人又不是小狗,就算是小狗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哄听话啊!

    我当时就尴尬了,轻咳几声,感觉就这样调头走人的话,武帝大人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只能硬着头皮坐下。

    塔莫娅坐在一个无人的斜草坡上,吹着草原渐冷的风,食指伸展着,上面趴着一只……一只蚱蜢,正被她不断挑弄,用另外一根食指捅啊捅,专心致志的捅啊捅,好像……把它当成谁了,可怜的蚱蜢屈服在武帝大人的淫威下,只能在一指之地不断躲闪。

    见我在她身边坐下,塔莫娅微不可察的将脸侧向另外一边,隐约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耳朵出现了问题,好像听到空气中轻轻回荡着一声极其细微的哼声。

    哎呀哎呀,这是多么标准的生气表情,没想到一向成熟的武帝大人也会有如此小女人的一面。

    现在伸手去摸她的头,该不会被咬吧,我为难的挠了挠头,数次张口,数次伸手,都是立刻就退缩了,这样可不行啊,深呼吸一口气,我终于选择了……开口。

    才不要听萨绮丽的胡扯。

    “塔……塔莫娅?”

    “我现在很忙。”塔莫娅侧脸的角度加大一分。

    “忙、忙什么呢?我也能帮上忙就好了。”你是忙着在调戏可怜的蚱蜢吧!放开它冲着我来!!!

    “不需要熊塔帮忙,和熊塔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种事。”

    听到我这么说,武帝大人闹别扭的更厉害了,很明显这句话戳到了她的痛点,那仿佛从鼻子里哼出来一样的语气,似在质问,熊塔都不让我帮忙,我干嘛要你帮?

    “你说的忙……是指忙着……忙着和这只蚱蜢交流?”我不死心,打算施展曲线救国手段。

    “是啊,蚱蜢可比熊塔好交流多了,也乖多了,和蚱蜢做伙伴感觉比和熊塔做伙伴轻松多了。”

    “……”我……我竟然被一只蚱蜢比下去了?

    这不能忍啊混蛋,我可是……可是塔莫娅的最佳拍档,虽说现在还没怎么一起战斗过但未来肯定是最佳拍档!

    叽————!!!

    死死瞪着站在塔莫娅细玉食指上的蚱蜢,这一刻在我的眼中,那只形象可怜的蚱蜢已经不翼而飞,取代的是一只神气的,昂首挺胸的,用睥睨的目光居高临下俯视着我的嚣张蚱蜢。

    就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一股充溢胸腔的嫉妒感情正从自己的眼中和身上迸发,不可抑制。

    既然如此,那就来决斗吧,你这只混账蚱蜢!……(未完待续……)

    ps:感谢诸位的打赏哦,新的一月也请多多支持,小七拜谢之,上个月的万赏名单有书友150728091203991、s瞬、☆最爱初音☆和nomoneyread,嗯……最近几个月的订阅量和打赏都变少了很多呢,果然……大家都有在炒股吗?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