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零八章 满月之夜
    ***************************************************************************************************

    “人……人挺多的嘛。”当四人推门而入时,里面的人目光也纷纷落到她们身上。

    “露西亚,你回来的正好,快点帮我们一起批评批评熊塔。”和露西亚关系比较亲密的塔莫娅,立刻发出援助信号,然后回过头,紧紧顶着某个缩着脖子,眼皮一开一合,随时都要倒下去的男人。

    “熊塔,不管怎么说,我也要跟你一起去,还是说,你把我当成累赘了?”

    “不……不是这样的,塔莫娅,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我是怕在地狱世界里使用召唤和取消召唤,会对你造成不可预测的危险。”

    某德鲁伊勉强打起精神,哭丧着脸解释道。

    “没关系,这点风险我承受得起,比起让熊塔独自前往地狱世界,这一点风险算得了什么?”

    “你承受得起我承受不起啊,再说了我也不是独自一个去,不是还有小狐狸吗?”

    “凡,塔莫娅,你们都冷静一点,我觉得这次旅程必须再慎重考虑一下,说不定还有别的办法,别急着下结论。”一直旁听着这场争论的阿尔托莉雅,缓缓开口道,那绿宝石一样的威仪眸子,注视着自己的丈夫,满是关切之色。

    “我也认为殿下有些操之过急了,难道说。从来没有把我们当做过您的战斗力?”咪啪骑士符合着女王陛下的发言,且更加犀利。

    “兰斯特大人,到底要去哪里呢?尤丽叶,想和大人一起冒险。”迷糊骑士露出柔软甜糯的笑容,大半天过去了却依然没搞清楚状态。

    “笨蛋猴子勇闯地狱世界?这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好笑的傻瓜童话。”娜娜公主一如既往的对某人毒舌。

    “殿下,阿姆鲁蒂娜愿赌上性命守护在您身边。如果可以的话也请带我去吧。”忠勇的阿姆鲁蒂娜,将她的盾牌一亮,为什么是盾牌而不是骑士剑,这种细节就别在意了。

    “殿下,请喝茶。”温柔正直的卡露洁侍女骑士,或许是觉得主人已经够可怜了,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在某德鲁伊冷汗嗖嗖的时候递上一杯茶。

    “小黑炭,从今以后只有我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了。”某黄段子侍女果断转身抱向她的宝贝女儿。

    喂喂。别咒我啊你这笨蛋侍女!

    “额……”看着乱糟糟的大厅,露西亚眼皮不断颤抖,这是怎么回事?只不过是出门一趟回来,整个家就变了?

    心情莫名的她,想也不想就冲某德鲁伊瞪了一眼。

    说好的二人时间呢?你这个大骗子!

    我也不想啊,我好困,你刚走大家就回来了,一直将我轰炸到现在。我到现在都还没能眯上一眼。

    某德鲁伊也是惨成狗,那眯着的眼缝都快抬不起来了。

    “那……那个。我能……能先休息一会吗?有点困……”终于,我鼓起勇气,弱弱的举手发言。

    “嗯?”

    不约而同,所有的目光瞪了过来。

    “熊塔,你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对吧。”

    “凡,为什么你会累成这个样子?”

    “难道不是到了发情期。躁动了一晚没睡?”本子娜一针见血,已经很接近事实了。

    不过也不完全是这样,不能让小狐狸背下所有的锅,总之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复杂原因,我现在困的要命。

    小狐狸。救吾!

    叹了一口气,小狐狸上前几步,开始一本正经的口胡:“这笨蛋,昨天从拉斐尔大人那听说了地狱世界的资料,似乎想动用自己的智商做点计划啥的,所以几乎一晚上都没睡。”

    “哈?他?计划?”大家都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也只有本子娜才能肆无忌惮的将心里话说出来。

    “你对自己的智商还抱有一丝侥幸吗?该不会是在策划怎么挑拨离间四魔王和三魔神让它们互相死斗只剩下伤痕累累的最后一个然后自己上前捡便宜最后拯救世界这样的计划吧?”

    “要你管!”我一脸愤愤,同时不忘幽怨的扫上小狐狸一眼,你就不能找个好点儿的借口吗?

    “不管怎么说,拜托了,先让我合合眼吧,晚上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我真的会死的。”

    “晚上?什么事?”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面对女孩们的疑惑目光,我一头栽倒,宛如史莱姆般软绵绵的趴在沙发上,再起不能。

    只有黄段子侍女和希尔曼雅,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而后露出了然之色。

    “那……我还是先回去好了。”扫了所有女孩一眼,每个都是如此的光芒万丈,萨绮丽觉得似乎只有自己一个是外人,哪怕再怎么落落大方,在这种气氛下,她也觉得有那么一点压力,坐也没坐就准备告辞了。

    “啊,绮丽阿姨,今晚你留下吧。”好死不死,明明已经倒下去的某德鲁伊却在这时候抬起头,挽留说道。

    “咦,为什么?”萨绮丽不解的转过身。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请务必留下。”又是放下一句吊胃口的话,某德鲁伊也不管不问,倒头就睡。

    小弟,你这可是害苦了我啊,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答复的话,我可不会轻易原谅你。

    萨绮丽犹豫片刻,最后轻叹一声,现在客厅一角坐落。

    连最爱热闹的拉斐尔都没有来,可想而知萨绮丽现在的尴尬心情,想说点什么嘛,感觉完全插不上嘴,什么都不说嘛。又会让大家处处顾虑和照顾自己,好难受,拉斐尔你这个笨蛋,不是最喜欢热闹吗?现在这儿多热闹啊,为什么没来(和我一起受苦)。

    见某德鲁伊倒头睡下了,阿尔托莉雅她们就开始围绕着露西亚。询问和商讨关于这一次地狱世界之旅的事情,瞬时间,在交易市场满载而归的露西亚,感受到了某德鲁伊一整个白天所遭受到的同样热浪,面对一个个问题,一道道目光,只能手忙脚乱的招架,最后想拿出厨房遁这一手,却被黄段子侍女告知晚饭已经快要做好了。

    晚饭过后没多久。大家相继回房休息了,收到拉斐尔的消息后,她们立刻赶回来,而在之前,有些女孩已经历练了一整天。

    夜色渐浓,宛如圆盘一般散发着柔光的血月,缓缓升上高空,今晚恰是一个月一次的满月。

    被贴身侍女搀扶回到房间继续蒙头大睡的某德鲁伊。却在某一刻忽然毫无预兆的抬起了头,看向窗外。而后利索的起床走向外面。

    本该一片漆黑的走廊,在月色照耀下,似铺满了一层红玫瑰般,妖艳而清冷,踏着玫瑰色的木质地板,我停留在一道房门前面。缓缓推开,走了进去。

    开门的一瞬间,月光陡然增亮,仿佛这个房间被月亮所眷顾,铺予了十倍的月光在里面。

    在宛如阳光照射一样明堂的月色房间里。一名少女正冷冰冰的坐在床沿,宛如沐浴在玫瑰之中的赤果玉足高高抬起,那身姿,那魅影,似女王一样高贵,优雅,傲然,血红色眸子泛着魅惑的冷色,在里面倒映着的一切都和蝼蚁没有任何区别,普普通通的小房间,因为她的存在而抹上了一层血色宫殿般的华贵色调。

    “太慢了。”见我推门而入,这个高贵的像女王一样的血眸少女,用不带丝毫感情的高傲声线斥道。

    她,正是小黑炭夜魔血脉觉醒后所化身而成的莉莉斯。

    “抱歉抱歉,今天实在太困了,起来的有点晚了,而且你苏醒的时间也比以往早了一点。”早就熟悉了莉莉斯这副姿态的我,用略显轻松的语气说道。

    “本王不需要任何解释,慢了就是慢了,区区血奴,怠慢了主人的后果你可知道?”

    “是是是,今天就让你吸个够吧,接下来我又要离开一段时间了,和小黑炭共享记忆的你应该也清楚,只能委屈你喝血包了。”

    “区区血奴……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放肆……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

    见我语气温柔而亲热,丝毫没有她想象中的作为一名血奴该有的诚惶诚恐,毕恭毕敬,魅惑痴迷表现,莉莉斯不禁咬紧一口贝牙,她那化身夜魔之后形成的尖锐犬牙也随之微微露出,在高贵气质中平添一份妖艳的可爱。

    “还有,区区血奴,竟然扔下主人不管不顾,满世界的乱跑,让主人喝血包度日,这份耻辱,本王日后一定会加倍的……不,是十倍百倍的奉还,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本王会成长成熟,获得强大的力量,到时候,不会让你轻易死去的。”

    用毫不作假的语气,冷森森的这样说完,莉莉斯轻舔唇口,眼角凶狠的高高吊起,那双血红眼眸变得更加浓郁,似乎恨不得现在就将我踩在地上尽情折磨。

    “等到你拥有打败我的力量的那一天再说吧。”对于自己的女儿,我总是充满了无限的包容,当然,包容并不等于纵容,若是莉莉斯犯错,我还是会阻止她的。

    “莉莉斯,不饿吗?我可是随时都准备好了。”

    “哼,这是本王唯一一次听到你说出像一名血奴的话,但是已经太迟了。”莉莉斯冰冷的笑着,但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发出咕噜噜的叫声。

    脸蛋飞快的掠过一道红晕,她背后的蝙蝠小翅膀呼哧一展,恶狠狠的扑了过来,用那夜魔的巨力将我举起离地,往床上一甩,没等我起身又再次扑过来,骑在我腰上,双手一按,将我牢牢固定在床上,似乎打算用暴力掩饰刚才的失态。

    “本王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嚣张的血奴,先收点利息。”冷冰冰的说完,莉莉斯微微张嘴。将她那两颗小犬牙完全露出,然后头一低,埋在我的脖子上。

    没有丝毫痛苦,在淡淡的酥麻感消失后,就是男人所难以忍耐的极致快感,从脖子上的咬口流遍全身。明明能感受到那尖锐的牙齿刺破皮肉,全身的血液顺着那儿不断流失,近在咫尺的莉莉斯的喉咙在咕噜咕噜的发出吞咽声。

    这本该是恐怖,甚至让人蒙上死亡阴影,却因为这份刺激神经,麻木灵魂般的快感,而被粉饰,被忽略。

    难怪被夜魔抓走的男人都不想再回去了,这份快感连冒险者都难以忍受。普通人又能抵挡得了多少秒呢?而且,这只不过是被吸血的快感而已,还有更加厉害的……额,那个。

    深深吸了一口冷气,我最终缓和下来,展臂将趴在怀里,咬在脖子上的莉莉斯,轻轻一搂。手心轻柔的顺抚着她的后背,让她别着急。可以喝慢一点,喝多一点。

    还好,已经渐渐习惯了。

    过了没一分钟,莉莉斯就抬起了头。

    “怎么,就喝了这点?”我惊讶道,有些不满。就像是看到女儿挑食厌食的父亲,这样可不行,得多喝一点才能快快长大啊,我的宝贝女儿。

    “呸呸呸,太难喝了。喝下这么一丁点你就该感恩戴德了。”莉莉斯露了一个嫌弃表情。

    “可是,除了我的以外,其他人的你又喝不下,要不,我去弄点别人的血让你试一试?”听到莉莉斯这样说,我信以为真,或许喝了那么久,她真的已经喝腻了我的血,一道菜再这么好吃,日复一日的吃也会吃腻,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要,光闻到其他男人的味道我就想吐。”莉莉斯的反应,却是异常的激烈,脸色一变,她恶狠狠的瞪着我,忽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说,你到底给本王下了什么药,为什么除了你的血,本王再也喝不下其他男人的血了?”

    “我怎么知道,不是早就和你解释过了吗?我冤枉啊。”

    和我对视了足足十几秒,莉莉斯的手才松开:“也罢,你对本王还有点用,是唯一的血奴,就乘现在得意一会吧。”

    “可是,你不是已经喝腻了我的血吗?”我关切的看着莉莉斯,伸出手指,帮她抹去嘴角溢出的一丝血迹。

    “本来就难喝的血,无所谓腻不腻!”莉莉斯对这样的亲昵动作很是不满,那爽血色眸子再次瞪圆。

    “那为什么只喝这一点?以前起码是两倍的量。”

    “还不是因为……因为你这个笨蛋血奴的关系!”

    “因为我的关系?”我傻傻的指着自己,搞不懂了,是因为我智商低怕吸多了也跟着一起变笨吗?

    “因为血奴的血,蕴含的力量又变强了,已经喝不下去了!”在我不厌其烦的追问下,莉莉斯终于是不耐烦,不甘心不情愿的说出理由。

    原来是这么回事,的确,最近突破到了世界巅峰境界,实力提升了不少,大概血液蕴含的能量也增加了许多,才让莉莉斯一下子就吸了个饱。

    “可恶,明明是一介血奴,力量却像吞噬魔一样无休止的增长,这样下去,本王的报复岂不是遥遥无期?”

    “安心吧,你那么优秀,总又一天会超越我的。”见莉莉斯委屈的泪水都快涌出来了,我有些心疼的摸着她的头安慰道。

    “本王才不需要低贱的,卑贱的血奴安慰!”莉莉斯一把抓住我的手,狠狠咬上一口,然后将我一把从身边推开。

    “本王饱了,已经不需要你这个嚣张没用的血奴了,给我退下!”

    这样说着,莉莉斯却自己扇动着迷你的蝙蝠翅膀,从窗外飞了出去,越飞越高,沐浴在血月之中,不断飘舞,发出畅快的**。

    “额……这个机会不错。”被小黑炭一推,脑袋狠狠磕在了床角上,我揉着似乎起了个包额头,抬头往窗外一看,一边为莉莉斯在月下的优美舞影而着迷,一边暗自嘀咕道。

    想了想,我跟着飞出窗外,恰好和同样从窗户跳出来,目露关切的黄段子侍女对上。

    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目光一扫,最后停留在萨绮丽的房间窗户上:“绮丽阿姨,别装睡了,劳烦你出来一下。”

    片刻后,窗帘一阵抖动,衣着整齐的萨绮丽从窗户飞出来,目光一下子就被月下的莉莉斯所吸引。

    “这……就是夜魔吗?”

    “嗯,走吧,我带你认识一下,想要成为小黑炭的老师,不被这个莉莉斯所认可,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对萨绮丽露了一个歉意的眼神,我率先飞了上去。

    “你这个混蛋血奴,不仅无视本王的命令,竟然还带来女人!”见我们靠近过来,莉莉斯立刻停下飞舞,露出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的狰狞表情。

    那冰冷而泛着杀气的眼眸,注视着洁露卡,微微一顿,似乎有些挣扎,随后又转移到萨绮丽身上,将所有的厌恶和杀意统统倾泻过去。

    “莉莉斯,不许任性。”只有我一个的话,无论莉莉斯怎么对我我都没关系,但是眼前的萨绮丽,是她以后的老师,我可不允许她乱来。

    “你打算命令本王吗?”莉莉斯变得更加愤怒……(未完待续……)

    ps:还阔以,没白花钱,恩恩,继续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