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零九章 孤独的莉莉斯
    ***************************************************************************************************

    “不想被打屁股的话,就给我乖乖下来。”

    我眯着眼,做了一个手挥起落下的动作,见我这个动作,莉莉斯一个打颤,脸上写满了耻辱,纠结片刻后,她最终忍着泪水,脸上带着强烈的不甘缓缓落了下来,死瞪着我,仿佛有不同戴天的仇恨。

    “那……那个,还是算了吧,小弟,不要太勉强莉莉斯。”

    看到这一幕的萨绮丽,这时候才察觉到,夜魔的血脉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十倍,那个粘着父亲的小黑炭,此时竟是如此性情大变,陌生的仿佛是另外一个人,和小弟有着深仇大恨,恨不得啖其血食其肉的仇敌。

    “不行!”在这种事情上,我却十分固执。

    “夜魔的血脉我是没办法改变,但是,我会让她变成一个知书达理的夜魔。”

    说着,我回过头,寸步不让的和莉莉斯的目光对视着:“莉莉斯,听好了,从今以后,这个女人,萨绮丽,就是你以后的老师,要尊敬她,知道吗?”

    “开什么……呜!”

    话还未说完,见我又抬起巴掌,莉莉斯说不出狠话了,但是那满脸的高傲倔强,以及夜魔对女人天生的厌恶,却在告诉我,这种事不是打个屁股就能让她轻易屈服。

    “你不是拼命想超越我。然后报复我吗?”我轻叹一声,语气渐渐柔和下来。

    “现在,我给你提供一条捷径,你到底有什么不满?还是说,你只不过是一个只懂得嘴上嚷嚷,却不肯为自己的目的付出一些努力和隐忍的小鬼?”

    “本王自会做出断决。想用这种肤浅的激将法让本王上当的血奴,才是小鬼!”结果,我的智商被莉莉斯嘲讽了。

    接着,莉莉斯合上眼睛,眉毛纠结的几乎凑到了一块,足足考虑了好几分钟,她才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好吧,本王接受就是了,但是别误会。本王接受的是让另外一个愚笨而幼稚的我,承认这个女人是她的老师,而不是本王,还有,本王醒过来的时候,不许接近本王,任何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许!这是本王的底线!”

    目露征求的看看萨绮丽。见她飞快点头,似乎认为能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完美。甚至是赚了。

    唉,我这令人头疼的女儿呀。

    “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我同样也有条件,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醒过来的时候可不许乱来。否则等我回来可就要执行家法了。”

    所谓的家法,不用说,对莉莉斯而言只有一种,那就是打屁股。

    “可恶,等着瞧吧。等我彻底融合了那个笨蛋以后,等我长大以后……一定会……一定会报仇的,尤其是你,你这个不知好歹,不把本王放在眼里的嚣张血奴,等着瞧吧,届时本王要你生不如死!”

    莉莉斯眼角含泪,那份天然的高贵和骄傲,也因为此时【丧权辱国】般的低头而变得稍微有些可怜。

    狠狠瞪了我一眼,似乎要把我的样子印刻到灵魂里天天鞭笞,她毫不作停留的转身独自回到房间,舔舐受伤的心灵去了。

    目送莉莉斯消失在窗口,我立刻向萨绮丽投以万分歉意目光。

    “抱歉,绮丽阿姨,让你看到了这样一幕,受到这样的委屈。”

    “不,没什么,比起我,小弟更辛苦,更委屈才对。”萨绮丽轻摇了摇头,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要经常和这样的莉莉斯打交道,她明明视他为不共戴天的仇敌,他却依然毫无保留的将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心里不由的生出敬佩。

    小弟他……果然是个无药可救的死女儿控啊。

    “这样的小黑炭,你还愿意收下她吗?”

    “当然了,只要我不靠近夜魔状态下的莉莉斯就可以了,对吧。”萨绮丽到是格外看的开,度过最初的震惊后,已经能笑出来了。

    “嗯,放心吧,莉莉斯一个月只会出现一到两次,平常的小黑炭……你也知道她的性格。”

    见萨绮丽答应下来,我松了一口气,就眼下来说,比萨绮丽强大的死灵法师肯定有,但是比她更适合当小黑炭的老师的人,却找不到。

    “我回房间去了,先得好好消化一下,小弟总是给我带来太多的惊喜。”这样说着,萨绮丽冲我妩媚一笑,脚尖轻跃,和小黑炭一样飞回了房间。

    哈,我反倒是被安慰了。

    回过头,满脸失落的黄段子侍女映入目光。

    这笨蛋侍女也是,非要跟过来,明知道莉莉斯极度讨厌女性,接近觉醒的莉莉斯,只会让她内心那份柔软而脆弱的母爱承受巨大伤害。

    我怜惜的将快要哭出来的小侍女抱入怀里,亲吻她的额头,眼睛,沉默许久,才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本来,我和莉莉斯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但是却因为这两年疏于和她见面沟通,结果已经有所发展的关系又被打回了原型,甚至比最开始的时候关系还要糟糕。

    我意识到,我从来不是一个好父亲,对西露丝艾柯露也是,对卡洁儿也是,对小黑炭莉莉斯也是。

    我从来没有花多少时间教导她们,陪伴她们,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只不过,双子公主和小黑炭是那么的乖巧听话,温柔懂事,加上维拉丝她们的悉心照顾,所以,她们从来没有向我抱怨过什么,也没有因为我的疏忽照顾而偏离人生正道。

    至于卡洁儿。她和小幽灵一样,一天到晚都在睡觉,也很好的掩盖了我没有教导陪伴她的事实。

    看着双子公主她们健康茁壮成长,我沾沾自喜,自以为功劳,而忽略了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父亲的事实。直到莉莉斯的出现,她和其他女儿不同,甚至完全相反,需要更多的时间,更多的耐心,更多的温柔去陪伴,去引导,才能渐渐感化她那颗蔑视人类,冷血残酷的夜魔之心。

    这时候。我这个父亲的失败之处才真正凸显出来,夜魔发自灵魂血统的厌恶女人,所以维拉丝她们,甚至是小黑炭的妈妈黄段子侍女,在她觉醒的时候都没办法接近她,能接近她的只有我一个,只有我才能陪伴她,教导她。融化她的冰冷内心。

    然而,在莉莉斯一次又一次的苏醒当中。我却没有当好父亲这个角色,陪在她身边,摆在她眼前的只有一个个血包,试问莉莉斯如何能够感受到爱,从这些血包之中?

    孤零零一个人,周围还尽是她厌恶的女人。哪都不能去,没有容身之所,没有同伴亲人,看不到温暖,看不到希望。连区区一个【血奴】都舍她而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就算原本是乖巧温顺的性格,也会变得乖戾暴躁吧?

    “这一句对不起应该留给莉莉斯,我不是一样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吗?”

    黄段子侍女也意识到了,怀里的她用额头轻轻撞了我一下,用快要哭出来的声线说道,真是个胆小没用的爱哭包侍女。

    “不能怪你,你没办法接近莉莉斯。”

    “只要努力,总会有办法让莉莉斯接受我的。”她在意外的地方钻起了牛角尖。

    “好了,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再好好讨论吧,先回去睡,大家都还看着呢。”我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这样说了一句。

    “啊,笨蛋亲王,也不早点提醒。”黄段子侍女惊觉,连忙从我怀里窜出来。

    莉莉斯闹出的动静那么大,肯定已经将所有人都惊醒过来了,只不过阿尔托莉雅她们都知道她的夜魔身份,知道她讨厌女性,所以并没有现身,但是必定会密切关注,以她们的实力,就算不用眼睛也能将外面的所有动静观察细微。

    只有黄段子侍女这个笨蛋侍女傻乎乎的冲上来,结果被伤透了心,又得知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被围观play了,立刻就陷入了巨大的消沉之中,看来好几天都要打不起精神了。

    等我们两个相续回房后,这场深夜闹剧总算告一段落。

    第二天一早,我刚睁开眼,就发现小黑炭愣愣的坐在床边发着呆。

    “怎么了,我的公主殿下?”我心知肚明,却依然假装不知,揉着朦胧睡眼坐起来。

    “爸爸,我……”小黑炭在我面前低下了头,想要寻找温暖和安慰般,把头靠了过来,埋入我的怀抱之中,压抑的感情得到释放,哭了。

    “爸爸,对不起。”

    小黑炭和莉莉斯本来就是同一个灵魂,更趋向于人格分裂而不是一个身体两个灵魂这种说法,所以记忆是同享的,她一觉醒来,立刻就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一切,知道另外一个自己做了多么糟糕的事情。

    “不用道歉,那并不是你的错。”我将小黑炭抱紧,摸着她的头,柔声安慰。

    制止住了小黑炭还想说点什么,继续道歉的势头,我将她埋在怀抱里的脸蛋抬起来,目光对视着,认真的说道。

    “小黑炭,记住我这句话,让莉莉斯也记住。”

    看到小黑炭点头确认后,我才缓缓说道:“都是我不好,等这次任务结束回来,我会好好的陪她,不会再让她一个人孤零零了。”

    对视了好一会儿,小黑炭幸福的流着泪,默默点头,再次依赖眷恋的埋首入父亲怀中。

    和莉莉斯同一个灵魂的她,在共享记忆的同时,自然也能感受到莉莉斯的感情,每次觉醒之后,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那股无依无存的冰冷孤独绝望感,甚至比莉莉斯的内心更加冰冷。

    更甚,因为莉莉斯从来没有认可过小黑炭就是自己,从小黑炭那里感受到父母的温暖记忆,感受到那个嚣张可恨的血奴对小黑炭的深深疼爱,她不仅没有和另外一个自己共同分享这份温暖炙热的爱,反而产生了嫉妒。

    凭什么?凭什么只有自己一个孤苦无依,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另外一个自己却尽情享受着温暖亲情,不公平,这不公平!

    不患寡而患不均,当莉莉斯产生这样的想法时,内心的不甘就不可抑制的放大,就好像自己心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了一样,不公平这三个字眼,几乎充满了她的脑海。

    以前还好,至少那个【血奴】还能陪一陪她,缓解一下这份寂寞和愤怒,可是这几年,醒来十次也不见得又一次这个可恶的【血奴】会在自己身边,于是,莉莉斯的性格更加扭曲了。

    说到底,莉莉斯就算再怎么强势,灵魂骨子血统再怎么高贵高傲,她依然还是一个刚刚苏醒的夜魔小女孩,别的小女孩渴望得到的东西,她同样渴望着。

    作为同一个灵魂的小黑炭,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可是,她却毫无办法。

    她没办法对大家说,请不要那么疼我,让莉莉斯继续堕落下去。

    她也没办法对父亲说,请多抽点时间陪一陪莉莉斯吧,小黑炭知道,父亲不是去酒吧喝酒,也不是去宴会跳舞,这些年,他曾被卷入到地狱世界,九死一生,又为了大陆而忙于奔波,脚步从未真正停下来过。

    就连身为妻子的维拉丝妈妈她们,也都渴望父亲的陪伴而不可得,自己又怎么能说出这么任性的话呢?

    现在,听到父亲说出这样的话,长久以来内心积累的担忧和焦急,终于在这一刻崩溃。

    太好了,莉莉斯,我一定要将这句话牢牢记到心里,让莉莉斯知道,而且,我也会努力,付诸于行动的努力,而不再像以前一样干着急。

    ……

    等小黑炭哭停了后,我帮她擦干泪水,才牵着她前往萨绮丽的房间,让昨晚受到不小惊吓的萨绮丽再次看到小黑炭的乖巧听话,彻底坚定她手下小黑炭的决心。

    不过,我的担心绝对是多余的,萨绮丽不愧是经验老道的冒险者,在她丰富的人生经历中,像昨晚那样的惊吓估计只不过是小case,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她调整回来,等我把小黑炭领到她的房间后,才意识到自己是送羊入虎穴了,萨绮丽满脑子想着的事情,都是怎么好好利用小黑炭内心的歉意,多搂一搂她,抱一抱她,甚至是在小黑炭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一口。

    真是没救了,这个营地魔女…………(未完待续……)

    ps:玩了两天才到第三年,累感不爱了,这游戏简直是强迫症完美主义选择性困难sl**狂魔综合病症患者的天敌。

    ps:等会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