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零一章 生气的小天使
    ***************************************************************************************************

    告别雅兰德兰之后,我心里的压力成倍增涨,本来只是听阿卡拉的话,来向雅兰德兰取取经,没想到竟然能听到那么多不得了的东西,虽然只是猜测,但以雅兰德兰的智慧,她说出了口,可能性就已经很大了。

    更高层次的存在啊……一直冷眼旁观,从未插手这场战争的它们,到底想做什么?有什么目的?教廷山是否是它们的棋子之一?

    不行,脑子开始发疼了,连雅兰德兰都没办法揣摩的事情,我去想干毛啊,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最要做的事情是去卡洁儿那哄她开心,想到我的可爱小天使,精神立刻一振,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为了配合研究解决卡洁儿的畸病,安洁丽尔的家就离水晶之树范围不远,不到片刻,我就看到了那栋很有风格的蘑菇型小屋子,不过客人似乎有点多的样子,远远的,我发现有足足有十几个年轻俊貌的男性精灵站在门口处,吹拉弹唱,展现才艺,就宛如孔雀开屏一般。

    “……”

    果然不愧是安洁丽尔大嫂,哪怕天使之翼被封,圣洁之力不在,依然是魅力非凡,我是不是应该将这有趣的一幕告诉卡洛斯,看看这个平素温和沉稳的骑士,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其实也不怎么用看。将现在的安洁丽尔换成我家的女孩们,估摸一下自己的心情和脸色就可以得出结论了。

    面对这些发情的精灵艺术家,我也没办法说些什么,毕竟每个种族的风俗不同,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在精灵族而言是一件十分浪漫的事情。如果卡洛斯也是一名纯正的精灵的话,此时应该很是得意的揽着安洁丽尔抱着卡洁儿出门,朝这些人绅士的鞠上一躬,然后告诉他们名花有主,请到别出发情去,事不过三,勿谓言之不预也。

    于是这些精灵艺术家诗人只好带着满脸的失望和叹息,用自己擅长的技艺为这对夫妇献上祝福,然后继续流浪。去寻找另外一份爱情,简直就是艺术电影的节奏。

    可惜,和五爷的约定还在,卡洁儿一天治不好,卡洛斯就没办法出现在安洁丽尔身边,将这群蝴蝶蜜蜂打发,安洁丽尔大嫂现在想必也是困扰的很吧。

    真是麻烦的家伙,看我把他们全打发走。

    “咦。天啊,我刚才好像看到阿尔托陛下了!”来到屋子附近。我忽然做大惊状,指着前方的路口大叫道。

    “什么?是真的?女王陛下?”

    唰唰唰十多道目光全部看了过来,再看向我指着的方向,没有丝毫犹豫,这些歌者诗人艺术家什么的,全部蜂拥般冲了过去。在精灵眼中,又有谁的魅力能比得上他们的女王陛下呢?

    抱歉了,阿尔托莉雅。

    我飞快来到门前,还没等敲门,门就自己打开了。入目的是正是安洁丽尔那仿佛自带圣光一般的皎洁笑容。

    “快进来吧,吴师弟。”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我一边进入,一边好奇问道。

    “看卡洁儿的反应就知道了,而且吴师弟刚才的声音也不小,不是吗?”

    “哈,有效果吧。”

    “多亏了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发那些精灵了,劝走了一些,又来一些,没完没了,难道只能一直不出门?”安洁丽尔略带困扰的说道。

    “要不我派几个卫兵给你?”我想想自己亲王殿下的身份,应该还是有这点小权利的。

    “不用麻烦了,我想就算是卫兵也难以赶走这些人。”

    想想精灵族的浪漫风气,我只能无奈耸肩,幸好我家的女王陛下和贴身侍女地位崇高,不用担心会遇到这种事情。

    “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吴师弟到是可以冒充一下我的丈夫,借此赶走他们也说不定。”安洁丽尔轻抿着小嘴,优雅笑道。

    “不是我不肯帮你,安洁丽尔大嫂,只是我不想被卡洛斯师兄追杀一条大街,再说了,要是我的亲王殿下身份被认出来,女王陛下的丈夫在外**情人,还生下了孩子,可是会让大家焦头烂额的。”

    “那到也是,不过情人不说,吴师弟的妻子也不少了吧。”

    “呃……”我竟无法反驳。

    “卡洁儿呢?在魔法研究所吗?”迅速转移了话题,我东张西望道,放到以往,卡洁儿感觉到我来了,可是会直接从屋子飞奔出来迎接我,现在我进了屋子还没见着她,有点古怪。

    “不,她在家里,只是……”安洁丽尔的目光有些古怪。

    “该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那么久没来看望她。”

    “吴师弟自己知道什么地方做错了,那就省去我的解释功夫了。”

    “唉,果然是生气了。”听到安洁丽尔这样说,我悲叹一声,正了正斗篷,挺直腰身,准备将自己的奶爸光环火力全开,让卡洁儿瞬间开心起来。

    “卡洁儿,我来了哦,啪啪来看望你了哦。”换好鞋子,走快几步进入大厅,换上亲切的笑容,我目光一扫,就看到了小天使专用的玫瑰花床,而我那可爱的小天使,此时正趴在床里头,见我进来,立刻就把脸埋入手臂之中装睡,打算不理我。

    “吴师弟,看你的咯。”安洁丽尔压抑住笑容,一本正经的低声说道。

    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我迅速来到玫瑰花床一旁,看着在里面装睡的小天使,故意喃喃自语起来。

    “哎呀,我的小天使在睡觉吗?难怪见了啪啪来也没有出门迎接。该怎么办好呢?还是别打扰她睡觉好了,我看一眼心里就满足了。”

    满是惋惜的说着,我就要转身,做离开状,这时候,花床里的小天使终于发出一声如棉花糖般的低吟。轻“叽~~~”一声,揉着眼缓缓抬起头。

    “……”这演技有几分逼真啊,长大了那还得了?难道女孩子都自带影帝属性?

    我不动声色,也飚起了憋足的演技,故作吃惊道:“哎呀,醒过来了?难道是被我吵醒了?真是对不起,我的小宝贝,你不会生啪啪的气,对吧。”

    我连忙回到花床旁边。伸手想要将小天使抱起来,却见她避开我的揽抱,扇动着宛如雏鸡一样毛茸茸雪白的天使翅膀飞了起来,飘在半空,腮帮鼓起,双手抱胸的背对着我,叽了一声,似在轻哼。

    哎呀呀。果然是在生我的气,这样的卡洁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卡洁儿。啪啪很想抱一抱你,不能让啪啪抱抱吗?”我扯了扯卡洁儿的上衣,一件很是宽松的白色无袖棉衫,宛如委屈的孩子。

    “叽~”小天使飞快回头看了我一眼,狠心的又把头撇了回去,似在对我说。卡洁儿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消掉哦,得再哄一哄我才行。

    “来嘛,卡洁儿,让啪啪抱一抱,啪啪想死你了。哪怕再忙,每一天也都在想着卡洁儿哦。”

    “叽~~”卡洁儿似乎有些松动,但依然不肯回头。

    “不止是每一天,每一个小时都会想一次哦,我家的小天使卡洁儿那么可爱,啪啪若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怎么舍得不来看你呢,对吧,爸爸恨不得天天呆在卡洁儿身边,天天抱着卡洁儿睡觉。”

    “叽?”小天使微微侧脸,将一边气鼓鼓的腮帮对着我,似在问,真的是这样吗?不许骗卡洁儿。

    “真的,当然是真的,来吧,小天使,让啪啪抱一抱好不好?”

    “叽叽。”卡洁儿假装犹豫了好几秒,最后才转过身来,似乎不情不愿般,朝我慢悠悠的飞过来。

    我当然不会错失这个大好机会,立刻就伸展怀抱,将卡洁儿稳稳的抱在了怀里。

    “叽~~~叽叽~~~”被搂入坏的小天使,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和幸福,情不自禁的发出愉悦的轻哼,稚嫩脸蛋在怀里一蹭再蹭,忽然,她的动作停下来,似乎忽然想起来自己还生着气,于是立刻停下所有动作,那张幸福的小脸也重新变得气鼓鼓起来。

    哎呀,看来怀中抱妹杀还不够让我家的小天使消气,看来她是真的很生气的样子。

    我心里万般歉意的感叹了一声,抱着卡洁儿,在安洁丽尔窃笑的看着这一幕的目光中坐下来,在物品栏里掏了掏,取出一个小篮子,从篮子里飘荡而出的食物香味,让卡洁儿眼前一亮。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哦,小天使,来,我来喂你好吗?”极尽可能的哄着卡洁儿,我掀开篮子上的盖布,挑了一块玫瑰饼干递到卡洁儿嘴边,做“啊~~”的喂食动作。

    小天使毫不犹豫,张开稚嫩的嘴唇,一口咬下,松脆的饼干发出咔嚓断裂,被咬下了半块。“叽~~叽叽叽~~”在美味的开解下,卡洁儿脸上气呼呼的表情终于彻底缓和下来,变成无忧无虑的快乐笑容,一边叽叽的稚嫩轻哼着,一边嚼着她最喜欢的玫瑰味道饼干。

    “叽,叽叽!”她抬起头,紧盯着我,咿咿呀呀的叫道。

    “我也吃?”

    “叽!”小天使将我手上剩余的半块饼干推向我。

    “好,我知道了,我和卡洁儿一起吃。”笑着摸了摸卡洁儿的头,我将那半块饼干潇洒的扔到嘴里,狠狠一咬,然后冲卡洁儿微笑。

    “叽~~~~~~”欢呼一声,这时候,小天使才彻底原谅我,回到以前的粘人状态,稚嫩柔软的小胳膊小手往我怀里缠绕而来,发出带着泣声的眷恋娇喊。

    “嗯,我知道的,我明白的,是我不好,把卡洁儿抛下那么久。对不起。”

    “叽叽叽~~~叽叽~~~”小天使在怀里用力的蹭了蹭,忽然仰着小脸飞上来,抱住我的脖子,和以往一样,努着比花瓣还要稚嫩柔软的樱唇亲上来,在我的脸上涂遍了口水。

    “乖。乖,我们先吃点心。”恢复到以往热情的卡洁儿,也是让我有些消受不起,将她重新抱住放在大腿上,我不断将篮子里的点心拿出来,往小天使的嘴里送。

    无论是饼干,还是糕点,小天使都只吃一半,然后将剩下一半往我嘴里推。充分体现一人一半,共同分享的亲昵意思。

    “真是羡慕啊,我的女儿对我都没这么热情。”一旁的安洁丽尔看我们亲亲热热,不禁羡慕道。

    “叽~~~”小天使闻言,不好意思的将我手上的半块饼干往安洁丽尔那推过去,逗的我们两个哈哈大笑。

    结果,卡洁儿有没有吃饱我是不知道,在卡洁儿的一人一半态度下。我自己到是吃了个半饱。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哄开心了卡洁儿后,她似乎有说不完的话要和我说。在怀里快乐的唧唧喳喳着,让我只有点头的分,根本插不上嘴。

    然后,喜闻乐见的事情又发生了,似乎觉得这样“叽叽叽”的表达,太单调了。虽然我是无论怎样都能听得懂。

    于是乎,小天使全身白光一闪,在我大腿上坐着的七八岁小女孩,骤然间变成了金发飘飘的十七八岁少女,丰满玲珑的身段完全继承了她的母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唉,不是说好了……”我连忙将小天使往安洁丽尔那边送去,避免她身体长大后走光,可是安洁丽尔却笑着摇摇头,让我不用担心。

    低头一看,已经是十七八岁少女的卡洁儿,身上的衣服还好好穿着,只不过那宽松的无袖棉衫变成了紧身露腰短衫,胸前高高耸立的两座山峰,将短衫绷的恰到好处,一下子就变成了运动型的大美人,下半身穿的宽大短裤,也变成了紧身超短裤,整体看上去活脱脱是一个健身房风格的活力天使少女。

    而且,短衫的胸口部位和短裙的重要部位,似乎经过特别加厚,就算里面没有穿内yi,外面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有卡洁儿紧贴过来的时候我才能清晰感觉到,这忽然变成青春活泼的小天使,短衫短裤里面什么都没穿。

    “做的好。”发现卡洁儿的改变,我不禁为巧手慧心的安洁丽尔点了三十二个赞,这样一来,就算卡洁儿忽然心血来潮变身,也不用担心会在外人面前走光了,为了女儿的节操,安洁丽尔可谓费劲心思。

    “还有其他款式哦,吴师弟要不要都看一看?”安洁丽尔透露出几分狡黠之意。

    “啪啪……卡洁儿……喜欢……啪啪……想啪啪……叽!”从萝莉变身成美少女后,卡洁儿到是能结结巴巴的说些话,更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了。

    “我也喜欢卡洁儿哦,喜欢的不得了。”我将小天使抱紧,蹭蹭脸。

    “啪啪不要……离开……卡洁儿……可以吗?”小天使幸福了一脸,然后扯着我的衣服,露出哀求之色。

    这……

    我露出危难之色,这里该不该撒谎哄卡洁儿呢?

    好在还有安洁丽尔帮我解围,她一脸怜惜的上前摸着女儿的头:“不能任性哦,卡洁儿现在还生病,等卡洁儿的病好了,啪啪就会更多的陪卡洁儿,好吗?”

    “真的吗?等病好了……啪啪……会更多的……陪卡洁儿……叽?”小天使回过头,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当然了,我的小天使,我的小宝贝,啪啪一定会的。”我几乎要落泪,紧紧拥抱着卡洁儿哽咽说道。

    “卡洁儿……会更加……努力……治好病……啪啪……来陪卡洁儿玩……”

    “卡洁儿真乖,卡洁儿最乖了。”

    我再也没办法忍耐,眼眶里积蓄的泪水流了下来,对不起,卡洁儿,没能多陪陪着你,对不起,卡洁儿,我又要离开你了,然而,你却总是能笑着轻易原谅我这样不负责任的啪啪。

    “啪啪……不哭……”察觉到了滴落在脸上的泪水,小天使抬起小手,温柔的帮我擦拭着,最后干脆搂上脖子,吧嗒吧嗒的帮我舔干泪痕,见我还在哭,她小嘴一扁,忍不住也落泪了。

    “咦,等等,你怎么也哭了,抱歉抱歉,是爸爸不好,来,我们一起笑一个,卡洁儿的笑容,爸爸最喜欢看到。”

    “卡洁儿……笑笑……啪啪……亲亲……”

    “咦?啊……好……当然没问题。”

    其实要亲现在模样的卡洁儿,还是有点压力的,尤其是小天使很不安分,总是在怀里动来动去,打算亲在她小脸上的嘴唇,一个不小心就会落错地方。

    直到夜幕降临,一直腻着我的卡洁儿才忍不住困意,用尽最后一分意志抵抗眼皮后,终于甜甜睡去,小手还不忘记将我的一根手指头抓的紧紧。

    这时候,我才有和安洁丽尔聊一聊的闲工夫。

    “吴师弟,你又要去哪了?”安洁丽尔盯着我,忽然问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不好意思的擦了擦脸上可能残存的泪痕,我好奇问道。

    “因为你刚才的表现不对,就好像是来……嗯,好像是要去一趟远游,来和卡洁儿道别的。”

    “有这么明显吗?我……”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脸,在对方的注视下,沉默片刻,才豁然一笑。

    “我准备去地狱世界一趟,就是这么回事,嗯。”

    “你……是说真的?”

    “嗯啊,不过放心吧,应该没什么危险,都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了。”

    “说的也是,你可是联盟的救世主,不做好充分准备的话,阿卡拉和雅兰德兰怎么可能舍得你去冒险。”安洁丽尔心里一想,也就释然了。

    不过,释然归释然,心中的担忧却没办法轻易放下,在这份沉重的心情之中,我们并没能聊太多事情,只是简单的说了说卡洁儿的近况,得知一切顺利,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说不定在三年以内,卡洁儿就能彻底摆脱病因,成为史上第一个健康活泼的半天使。

    看看天色,我轻轻扳开卡洁儿的小手,起身准备告辞离开。

    “吴师弟,请等等。”安洁丽尔从后面跟上来,向我伸手,递了一块树形雕刻的护身符。

    “在森林女神神庙中求到的护身符,我并不是精灵,也并不信仰森林女神,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说不定森林女神一个生气反而往里面下了诅咒,本来是想给卡洛斯的……嗯,先拿你当当试验品再说吧。”

    “唉,收下这块护身符后,我的身心又沉重了一分。”我故作悲叹,然后朝安洁丽尔招了招手,沐浴夜色,转身大步离去。

    “吴师弟,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卡洁儿也不能没有你……”遥望着血色圆月,安洁丽尔喃喃自语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