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六百章 我们,将共存亡
    ***************************************************************************************************

    “真是有非凡的魅力,这个女人。”希尔曼雅在一旁微笑说道。

    “是啊,很像……呃,大姐大的魅力?”

    “很贴切,这样的人不适合成为领袖,但是当一个队伍的队长却再适合不过,如果是以她为首的冒险小队,我说不定都想加入了。”

    “呃……希尔曼雅,你想去第三世界历练吗?”我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成熟雅丽的精灵少女好几秒,忽然问道。

    “不,亲王殿下,我不是这个意思。”希尔曼雅连忙摇头。

    “你大概也误会了我的意思,其实,我这两天在想,是不是让小黑炭去一趟第三世界,见识一下比较好?”

    “咦?但是……莉莉斯大人只有……”希尔曼雅一脸惊讶,似在说,这不像平时的亲王殿下啊,以前总是想着怎么保护家人,不允许有一丁点危险,怎么现在却让莉莉斯冒险去第三世界。

    “我知道,不是让她去第三世界历练,当然有合适安全的地方去历练一会也无妨,主要是想让莉莉斯接受更好的教导。”

    “原来如此,的确,莉莉斯大人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对死灵法师的领悟已经非常深刻,进步非常快,我在莉莉斯大人上课的时候从旁观察。也隐约察觉到了这点,第一第二世界的死灵法师,已经没办法完全满足得了莉莉斯大人对知识的渴望了。”

    “你也察觉到了吗?那就好办了,怎么样,小黑炭,想去第三世界学习吗?”我这才发现光顾着和希尔曼雅讨论。忘记正主了,连忙问道。

    “嗯,我听爸爸的话。”小黑炭用力把头一点,我细细看着她的面庞,忽然伸手将一抹遮掩的刘海拨开,从她那迷醉的重瞳之中,看到了希冀。

    “这样就好,别光想着听我的,自己的意愿最重要。知道吗?”看到小黑炭自己也渴望着去寻求更高级的知识力量,我满意点头,光是一个【我听爸爸的话】可没办法让我下定决心啊。

    “嗯。”小黑炭再次把头轻点了点,竟然害羞的脸红起来了,好可爱,我家的小黑炭好可爱。

    “露西亚大人呢?”希尔曼雅问道。

    “哦,她去她的狐人族驻点了,有些事情要处理。可能最后也要回狐人族一趟,毕竟去地狱世界不是小事。”

    “请殿下千万谨慎小心。不要再冒险了。”地狱世界这个字眼似有神奇魔力,也让希尔曼雅紧张起来。

    “不是有小狐狸在一旁管着我吗?放心吧。”

    “这样一说也是。”

    “喂喂,我自己就没有一点信誉可言吗?”

    “因为殿下是有前科的。”

    “希尔曼雅,你最近也和小茉莉学坏了,我深刻的感受到这一点。”

    “不,我只是做了一个仆人骑士该做的事情。”

    这样聊着。我们回到家,和女孩们说了去精灵族的事情。

    “当然要去精灵族一趟,我还以为吴大哥已经计划好了呢,小心卡洁儿以后都不理你。”听了后,琳娅反而觉得我是多此一提。不仅是她,大家都在点头。

    “不……不会吧。”心里一紧,想到卡洁儿以后都不理我,甚至我靠近会像对卡洛斯那样赏我一记升龙拳,我的心就在滴血,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大师兄的心情。

    “大人应该有好一阵子没去精灵族见卡洁儿了吧,总而言之请好好的哄一哄她吧,我去做些点心让大人带去。”

    “哦,那就拜托了,维拉丝。”

    有琳娅一番话在前,我心里陡然严峻起来,等维拉丝做好了点心,立刻就揣在身上,出发前往精灵族。

    精灵王城一如既往的庞大而热闹,而且,有了阿卡拉之前那一番话,我再仔细观察,发现果然选择在精灵王城里居住的精灵越来越多了,原本散漫自由的精灵族,在不动声息的收拢着,仔细察觉到这个细微的动作,不知为何一股末日恐慌就笼罩在了心头。

    但愿……第一世界不会有问题吧,上帝那家伙虽然老是盗版山寨,根本靠不住,但是暗黑大陆总归是他的心血结晶不是吗?没有理由放弃吧。

    我不断寻找借口安慰着自己,紧了紧身上的斗篷,加快脚步来到水晶之树,立刻有士兵认出我的身份,带着我前往雅兰德兰的住所。

    虽然王城变得更加热闹了,但是没有阿尔托莉雅她们在,内心却感觉格外的冷清,这份冷清感在见到雅兰德兰之后不仅没有缓和,反而更加剧烈,因为她身边的侍女已经换了,不再是高露洁姐妹,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中年女性精灵。

    “雅兰德兰奶奶,我来看望你来了。”

    “看来,你是已经答应了阿卡拉的请求了。”雅兰德兰却和我开门见山。

    “嗯,答应了,应该说没办法拒绝才对。”我沉默了一会,苦笑道。

    “站在领导者的角度,为了这个大陆,我必须承认阿卡拉的做法更稳妥,只不过不该让你去做这种事情……不,我也没想到你的进步竟然那么快,在规划局势的手段上,我已经输给了自己的学生。”

    “那是因为您现在不能使用预言术了。”

    “这种事,和预言术无关。”雅兰德兰轻轻摇头,那双苍老的眼睛细细眯着,露出无尽感慨。

    “这次来是打算和我辞行吗?阿卡拉那边,应该也快准备好了。”

    “是的。”

    “我这学生啊,为了这次冒险可是着实下了不少功夫,手都伸到我们精灵族来了,和我借了许多珍贵的魔法材料。”

    顿了顿。雅兰德兰的声音认真几分:“所以,吴,既然你已经同意了计划,那么就好好去干吧,尽量不要辜负阿卡拉的孤注一掷,如果能将教廷山弄回来。这说不定真的会是一个转折点,届时面对地狱一族的攻势,我们或许可以尝试主动一些了。”

    “您这样一说,我的压力更大了。”

    “压力因人而异,我认为对你来说,有压力是件好事,尤其是这一次的任务。”

    “……”看来雅兰德兰是把我的性格彻底摸透了。

    “除此之外,阿卡拉奶奶也希望我能向您请教一下,有关这次任务。”

    “呃?看来我这把老骨头偶尔还派得上用场。没有彻底被嫌弃,有点高兴。”雅兰德兰开玩笑的说了一句,脸色却渐渐严肃。

    “可惜,要辜负阿卡拉和你的期待了,我并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地狱世界的一切,联盟从很早开始就已经暗中探索,比我们了解的更多。”

    “不。我觉得有雅兰德兰奶奶这句话就够了,不是有句话叫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吗?雅兰德兰奶奶觉得没什么可以建议的话。那想必我这一趟旅程应该会很顺利才对。”

    “哎呀,看来我还是深得信赖的样子,不过,既然吴你这样说了,有一些事情我还是得和你说一说,以免你太过松懈。并非什么建议,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想法罢了。”

    雅兰德兰食指轻敲座椅扶手,斟酌着,然后缓缓开口:“在我看来,吴。你这次所要面对的任务可能会走两种极端,要么是风平浪静,一路顺风,要么是极为险恶。”

    “为什么?雅兰德兰奶奶,您可不要吓我。”我吓了一跳,小心肝扑通扑通的,按照咱这准悲剧帝属性,如果真是这样,那妥妥的是极为险恶呀。

    “我到希望也是我在吓唬你。”指敲的动作停下,雅兰德兰的脸色越发严肃。

    “你认为,教廷山为什么停在那种地方?为何完好无损?只保留了一些当初战斗的痕迹?”

    “阿卡拉奶奶也提到过,可能是因为魔神魔王也拿它没办法,搬不动,也切不开,所以只能放任扔在那里了。”

    “这个可能性是有,但是再仔细推敲的话,未必没有更多的理由,即便是概率比较小。”

    “愿闻其详。”

    “首先,教廷山是初代圣女的杰作,哪怕对于三魔神和四魔王而言,都有着巨大无比的诱惑力,或许因为它庞大,它坚固,如同老鼠拉龟,有无从下手的感觉,但是万年过去,地狱七头目总有办法对付,哪怕用最笨的办法,派手下一块一块的挖,也能挖下来不少了,不是吗?七头目的智慧深不可测,尤其是贝利尔,我不认为它们会没办法利用教廷山。”

    “那雅兰德兰奶奶您觉得是为什么呢?”

    “首先能想到的是互相制衡,就如现在地狱一族的局势般,因为大家都想要,四魔王和三魔神互相争夺,导致出现了一个平衡状态,大家都没办法动手。”

    “嗯,很有道理。”

    “但是这个可能性很小,首先,这种平衡不可能维持整整一万年,这一万年的时间里,魔神和魔王之间的争斗互有胜负,其中一次想必你耳熟能详,就是千年前三魔神被封印的事件。”

    “那么是否有其他可能性呢?”

    “当然有,如果我是魔神魔王,没办法吃独食的话,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大家和和气气的坐下来,一起把教廷山给瓜分了。”

    “这……”我瞠目结舌,还有这种可能性?不过仔细一想,还真是最好不过的办法。

    “但是,教廷山现在还好好的在那,说明它们没有这么做,这个可能性可以否决。”

    “还有其他吗?”

    “其他的话……那就是像阿卡拉猜测的那样,留下教廷山,很有可能是在布置一个陷阱,一个七头目共同布置的陷阱。”

    “那七个家伙,能齐心协力的去做那么大一个陷阱吗?还是足足一万年时间。”我有些不敢相信。

    “并非一定是陷阱,也有可能是其他我们想不到的原因,总之,让这位阴险狡诈,阴谋多端,互相欺诡的魔王魔神,能够齐心的将一件事情,一个目的,一份决心保持一万年,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在它们之上,还有另外一只大手在操纵这一切,连七头目也不得不听令行事,这种事情才有可能发生。”

    我沉默了,雅兰德兰说到这个份上,再不理解就是白痴了。

    “所以才说,我要面对的可能是两种极端可能性,要么像阿卡拉奶奶说的那样,恰好七头目都对教廷山不感兴趣或者拿它没辙,这样一来就是一帆风顺,如果是后者,那么要面对的危险可就难以估量了,是这样吗?”

    “说的一点都没错,所以,哪怕有天狐的无限制返回,也并非全无危险。”

    “如果真是这样,或许我应该回去再深思熟虑一番才行。”没想到这其中还牵扯到比地狱七头目更加高等的存在,我立刻就不淡定了。

    “深思熟虑是应该的,不过,应该躲不过去了。”

    “这话又是怎么说呢?”

    “我有种预感,教廷山很有可能是我们暗黑大陆所必须的转折点,连无法再使用预言术的我都感觉到了,阿卡拉岂会没有丝毫察觉?再怎么深思熟虑,再怎么变强,如果可能性是后者,那又如何去抗争呢?这等层次,已经非智慧和毅力可以抗衡。”

    “那只能听天由命了吗?”我老脸一拉,感受到了命运的调戏。

    “或许只能如此了,其实这未必是坏事,如果是后者,我觉得你和露西亚的危险性不会太大,毕竟,如果那种人物只是单纯想杀害你们的话,现在立刻就可以做到了,没必要弄个教廷山当诱饵,不是吗?”

    “说的也有道理。”雅兰德兰这一番话又让我重新看到了曙光。

    “说到底,我们还是必须踏出这一步,不踏出这一步,去看看新的局势,这场隐约被操纵着的大陆和地狱之争,或许将永远停滞不前,哪怕再多几个你和阿尔托莉雅也是一样。”

    “我明白了,雅兰德兰奶奶,我会尽力而为之。”

    “抱歉,或许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些沉重的话题,毕竟都只是猜测而已。”

    “不,很高兴能听到这些,这种时候,我可不能再当一个蒙在鼓里的乐观救世主了。”

    “嗯,你有这份决意,我很高兴,很抱歉我没办法帮上什么,只能在这里祝福你,以森林女神赐予的荣誉和精灵族全体的命运,祝福你,你的命运和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将共存亡……”(未完待续……)

    ps:二更完毕,哼哼,我还是有点厉害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