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九十二章 魔法脉络传授
    ***************************************************************************************************

    “凡凡……生气了?”小丫头小心翼翼的看着我,露出可怜巴巴的乞求,看到她这般卖萌,就算有心想装作生气吓一吓她,也装不起来了,反而还得安慰。

    “我知道萨克隆爷爷的意思,毕竟我也是精灵族的亲王。”

    “可是我知道凡凡不会说出去的,所以偷偷告诉凡凡也无所谓,对吧。”见我不生气,蒂亚立刻绽放笑容,宛如绚丽烟花。

    “哦?你这是在提醒我不要告诉精灵族吗?”我却不上当,这丫头钓的一手好鱼。

    “才……才没有这回事呢,只不过……不过是……凡凡和阿尔托关系那么好,所以说……”

    “哼哼,说来说去还是不信任我了?放心吧,就算我真的告诉阿尔托莉雅,以她的性格也不会公开,我你不相信,阿尔托莉雅的性格你总该清楚吧。”

    “所以才说凡凡太宠着阿尔托了,哪有贬低自己去抬高别人的,我只相信凡凡,不相信其他人!”扁着小嘴,蒂亚吃醋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竟然你那么相信我,我就该回应你的信任,把嘴巴缝上,不告诉任何一个人,行了吧。”

    “嗯嗯,这样才是我的凡凡。”

    满意的点着头,彼此目光相对。愣了几分,不约而同的丧气垂下。

    貌似又跑题了,这样下去真的没关系吗?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正事。”

    “咳咳,没错,正事要紧。刚才说到哪里来着,魔法脉络对吧,这和我即将要学习的魔法阵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着了,根据我们赫拉迪克祖祖辈辈的研究,魔法脉络其实就相当于是一个法师的综合魔法能力。”

    “综合魔法能力?包括哪些?”

    “知识啊,见解啊,强度啊,技巧运用啊,等等。”小丫头板着手指头数了一数。

    “知识见解。技巧运用应该不用我多解释了,强度的话,包括精神力和魔力,说到底,魔法脉络就代表着一个法师的魔法本质,甚至是第二个灵魂,它会随着主人的进步,主人的情绪。主人的属性而改变,其综合魔法能力越高。魔法脉络就越强,越大,越是绚丽,据说最强大的法师,魔法脉络具体化足有缎带那么粗,宛如彩虹一样美丽。而普通法师只有发丝那么一丁点。”

    “哦。”我了然点头。

    “凡凡进入过雪莉尔大人的魔法脉络世界对吧。”蒂亚笑眯眯的问道。

    “嗯,刚才不是告诉过你吗?”

    “雪莉尔大人的魔法脉络……是怎么样的?”

    “大概就跟你说的那样,像看不到尽头的缎带一样,又长,又飘逸。又美丽。”

    “不愧是雪莉尔大人,真厉害呢。”

    “对啊,我的只有发丝那么大小,和普通法师没什么区别。”

    “魔法脉络据说是法师最本质的东西,一个正统的,高傲的法师,宁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也不会让别人看到自己的魔法脉络。”

    “是啊,雪莉尔当时可害羞了。”我双手抱胸,嗯嗯点着头,那些美好的回忆在脑海中越发清晰,然后,忽然察觉到不妙。

    抬头一看,蒂亚正在气鼓鼓的看着我,身上散发出的醋意浓的快要将我融化掉了,真真一副抓奸在床的修罗场。

    “别误会,这是为了教导,教导,应该不拘小节才对吧,我们快点进入正题如何?救人要紧!”

    “哼,等下课后再和凡凡好好算一算账,或者说,我去找露西亚一起算?”

    “亲爱的蒂亚公主殿下,我想上你一辈子的课,永远别下。”

    “现在求饶已经太迟了……啊,不好,又跑题了。”蒂亚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调皮的吐了吐香舌,冲我诶嘿嘿一笑。

    “魔法脉络承载着法师的所有知识和见解,失去魔法脉络,可比变成废人还要惨,凡凡可要小心这一点哦。”

    “难道魔法脉络还能被剥夺不成?”

    “这我到不是大清楚,没听说过,总之记得就好了,回到刚才的话,现在,我就是要利用魔法脉络的这一点,通过直接的接触来向凡凡传授魔法阵的知识。”

    “哦哦,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跟通过灵魂直接传授知识一样对吧。”

    “大概可以这么形容吧,不过灵魂层次的传授还是太危险了,稍有不慎就会受到极大伤害,魔法脉络传授的话……我想应该没什么关系才对。”

    “灵魂层次的传授,比灵魂融合还要更危险吗?”

    “当然了,灵魂融合的话,只要彼此抱着绝对的信任,将自己的灵魂完全开放给对方,成功率还是比较大的,灵魂传授的话,光有绝对信任还不行,条件限制太多,打个比方,如果通过这种方式传授过去的知识见解,对方还是无法理解的话,就会造成冲突,伤害彼此。”

    “简单来说如果被传授的一方太蠢的话,风险就会很大,是这个意思吧。”我无语远目。

    “凡凡很聪明哦。”

    “够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哈……啊哈哈,总之呢,现在我要先把魔法书看了,然后再以魔法脉络为媒介,一点一点的传授给你。”

    “好吧,你慢慢看。”我坐到一旁,摆出耐心等待的架势,蒂亚也是一点都不客气,点点头,就开始忘我的翻看起来。

    “我说……通过魔法脉络传授。难道说,你能像雪莉尔大人那样,用自己的精神力将魔法脉络具体化给我看?”等了一会儿,我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开口问道。

    话刚落音,就见蒂亚猛地转过头。满脸羞红的看着我,连笼罩她的脸蛋的光晕,也被染成了一片樱红,远比之前感应到我心里想着妻子老师play之类的劲爆内容更加害羞。

    咦,咦咦?我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吗?

    “凡凡……果然很色,记住,我是你的妻子所以无所谓,但是以后千万别对别的法师这样说,尤其是女法师。当然,如果是男法师的话说不定情况会更糟。”

    “好吧,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以后一定会万分谨记。”

    忽然意识到,无论是人妻骑士还是蒂亚,都已经再三和我提到了,魔法脉络世界可是法师的最大羞耻点。被别人看到自己的魔法脉络,比自己的**暴露在众人面前更加羞耻。我怎么就还能问出这种问题呢?

    至于如果对方是男的……如果对方还愿意,呃,我只能高喊一声yoooooooo!!!这的确比向女法师提问更加危险。

    “我理解你们的羞耻点,但接下来传授总得有个方式吧。”片刻后,我又忍不住开口了。

    “当然有办法,但绝对不是带凡凡去看我的魔法脉络。用这种羞人的方式。”蒂亚用眼角余光羞涩的撇了我一眼,真没想到这无法无天热情大胆的沙漠少女,也会有这样的羞耻点,我开始渐渐能理解当初人妻骑士是冒着多大的羞耻教导我了。

    “唉,我们都是夫妻了对吧。有什么不可以的。”

    “话是这样说……果然还是得做好心理准备才行,而且最重要的是,以我现在的实力,还没办法将魔法脉络世界具体化,让凡凡观看。”

    “咦,做不到吗?”

    “做不到,精神力还不够强,族里一些强大的老法师到是能做到,其实凡凡也能做到,可惜空有比所有人都要强大的精神力,却不知道该怎么运用。”

    “我该道歉吗?”

    “向魔法之神好好道歉吧,明明它是如此眷顾凡凡,凡凡却一直不理不睬。”

    “可是我只想向你道歉。”

    “用怪怪的,色色的方式道歉,对吧。”

    “你怎么能这样怀疑我?”

    “因为凡凡心里在想什么,我都能感应到。”

    “……”

    系……系马达,又忘记了这个设定。

    “总而言之,既然没办法让我去你的魔法脉络世界,到时候该如何传授?”

    “凡凡到时候就知道了。”

    “话说回来,当初雪莉尔大人让我去她的魔法脉络世界,其实她应该也能直接通过这种方式将知识传授给我才对,好可惜,时间有限。”从蒂亚这里了解到还有这种传授方式后,我万分惋惜的叹道。

    “凡凡就知足吧,雪莉尔大人能够让你进入她的魔法脉络世界,已经是天大的仁义了,而且,就算她想这样做也做不到。”

    “为什么?”

    “那时候你和她的差距太大了,哪怕一丁点知识也会将你撑爆,这等于是让雪莉尔大人控制着一片大海,要小心翼翼的将这片大海倒入到一个勺子里,不能溢出分毫,就算她的控制力再强也难以办到,危险性太大,最后,还有一点,雪莉尔大人和凡凡之间并没有灵魂魔法以及灵魂联接作为桥梁,我想应该做不到。”

    原来如此,我恍然点头,再仔细深想,不禁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越想越是感激人妻骑士的用心良苦。

    蒂亚猜错了一点,人妻骑士能做到,且并不需要灵魂联接和灵魂魔法,她已经用类似蒂亚这种——甚至是更加高级的方法,传授给了我万法之阵。

    当初在亚瑟王考验里的我,如蒂亚所说的一样,没办法承受人妻骑士的魔法脉络力量,所以她并没有选择传授,但是她也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是将一缕残魂附着到女神武装上面,这缕残魂一定也包含了她的魔法脉络碎片,在静静守护着我。

    可惜,我辜负了她的期待,并没有通过自己的努力领悟出万法之阵,最终让人妻骑士启动了b计划,将残魂里的魔法脉络碎片所包含着的万法之阵信息,全部传授给了我。

    为我着想到这种地步,我该如何感激报答人妻骑士才好?

    深深叹了一口气,我再也没有闲聊的心情了,静静等待着,直到蒂亚从聚精会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好了。”

    “这么快就将所有的魔法阵掌握了?”我精神一振,几近崇拜的看着蒂亚,这是哪里来的天才魔法少女啊,导演快给我追加一打,我定能灭神屠魔。

    “怎么可能。”蒂亚摇摇头,打破我的幻想。

    “只不过是掌握了第一个,比较简单的一个,想先尝试一下办法是否可行,才来得及更改方案。”

    “好吧,我知道了,那么开始吧。”我有点沮丧,不过人太贪心可不好,还是先试一试再说吧。

    “该怎么办呢?”

    “稍等一下。”蒂亚深吸了一口气,轻合双目,笼罩着她全身的光晕开始渐渐强烈,逐光芒渐的集中到了她虚捧着的双手之中,最后出现一块……不,是一根像针那么大的细丝,红白蓝三色交织,其中以红蓝二色更为耀眼。

    “这是……”我惊奇的打量着蒂亚手中浮现的既熟悉而陌生的东西,露出不可置信目光。

    “难道说是……你的魔法脉络片段?”

    “叮咚,猜对了,虽然没办法具象化我的整个魔法脉络世界,但是一点小小的片段还是没问题的,这个片段刚好包含了我刚才所掌握的魔法阵内容,对现在的凡凡而言应该不难接受,好好领悟吧。”

    “该怎么……领悟?”

    “试着将双手放到我的手上,合上眼,什么也别想,全心全意的感受它。”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我依言将双手伸到蒂亚的双手上方,缓缓下落,和她的小手一起,宛如宝贝一样捧护着那一缕只有针那么大的魔法脉络片段。

    闭上眼,聚精会神,或许是处于灵魂状态,事情进展的格外顺利,很快我就感受到了这一缕魔法脉络片段的存在,并且,里面所包含着的,蒂亚所掌握的魔法阵知识和理解,也如同潺潺溪水一样,流入到自己的灵魂之中。

    脑海之中,一个瑰丽的魔法阵渐渐在里面成型,蒂亚对她的理解,就如同一道道清晰的标识,不断在魔法阵的每一处细节展现,将这个魔法阵的所有细微结构,所以组成部位,解释的一清二楚。

    这完全就是一个魔法阵的解剖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