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五章 我想去地狱世界,仅此而已
    ***************************************************************************************************

    “怎么会呢,阿卡拉奶奶一心为联盟,为大陆着想,无论如何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

    “你这马屁拍的,我这个老婆子都要脸红了。”呵呵轻笑,阿卡拉的神色迅速严肃起来,那双泛白的眼珠明明什么也看不到,此时却微微抬起,似在远眺。

    “第一世界的空间异变,想必你们多少都能感受得到,对吧。”

    “空间异变,指的是越来越脆弱这件事吗?”

    “是的,正是如此,第一世界正在渐渐虚弱,或者危言耸听一点的说,正在走向崩溃。”

    阿卡拉前所未有的肃然点头,手中的拐杖在空气中轻轻一敲,空气便波荡起来,然后逐渐的,逐渐的碎成一块块,虽然在十分之一秒不到的时间又愈合了,但我们却看的清清楚楚。

    “你们看,已经脆弱到了这种程度,恐怕再过一阵子,连领域强者这这种空间里战斗,都有被吞噬的危险了。”

    虽然惊讶阿卡拉忽然露了这么一手,但是我们的注意力都被她的话吸引过去,情不自禁的学着她,在空气中轻点一下,同样荡起了波纹。

    阿卡拉说的没错,第一世界变得更脆弱了。

    我们的脸色均是一沉,平时生活在其中,并不会刻意的去破坏自己的生存空间,所以缺乏感受。经阿卡拉这么一提醒,大家才重新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地方,所处的世界,已经是脆弱到如此不可思议,伸手用力一抓就能轻易扯下一块。

    忽然察觉到这个事实的我们。就像是忽然知道自己生活在一面摇摇欲坠,即将破裂的镜子中,内心不由自主的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

    “感受到了吗?从原罪之战结束以后,第一世界就一直在衰弱,只不过那时候的衰弱速度尚且很慢,直到千年前,人们才清晰察觉到这一点,而后,衰弱的速度陡然加快。尤其是最近百年,这十多年间,更是快到了一个让我心惊胆战的地步。”

    阿卡拉越说,脸色越是阴沉,握着拐杖的手在剧烈颤抖,不知道是恐惧,亦或者是哀伤,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她。

    “只……只不过。虽然衰弱的速度加快,但是一时半会间还是没什么问题吧。或许第一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坚强很多,再支撑个千把年也没问题。”

    帐篷寂静的可怕,这时候,我忍不住打破沉默,安慰阿卡拉,同时也是安慰自己。

    “当然。并不会立刻崩溃,这是不需要怀疑的事实,否则我怎么还能安稳的坐在这里天天逗水晶呢?”阿卡拉也意识到给大家带来了太大的压抑,连忙开了个玩笑。

    “所……所以就说嘛。”我长吁了一口气。

    “但是,不做好准备也不行。我最近经常做一些奇怪的梦,梦里,我看到了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无数仓皇绝望的面孔在我的眼前晃荡,你们应该知道,预言师不会轻易做无谓的梦,我们所做的梦一般象征着某种预兆,所以我不得不担心,不得不考虑,拉斐尔她们不是预言师,所以无法完全理解我这种焦虑,哪怕知道第一世界在渐渐变得衰弱,她们都把希望寄托到上帝身上,认为上帝不会那么轻易的抛弃它的子民,但是我不能,身为联盟的大长老,我不能把第一世界所有的生灵都交给上帝来审判,必须对大家负责,我不想被动的等待和挣扎,无论第一世界最终是否崩溃,我都必须做好准备。”

    阿卡拉这一番话,让我们思考了良久,一个个默不吭声,在消化着内容。

    “阿卡拉奶奶,我并非不相信你的预言师能力,只是好奇想问一问,雅兰德兰奶奶那边,你和她沟通过吗?她有说过什么,做过和你一样的梦吗?”

    我小心翼翼问道,数遍暗黑大陆,也就身为阿卡拉的老师的雅兰德兰,在预言师能力上能够和阿卡拉相比较,所以自然要多收集一些可靠情报,以做出最后的确认。

    岂料阿卡拉却给了一个相当无语的答案:“雅兰德兰老师没有做这样的梦,她也不能。”

    “为什么?”

    “老师封印了自己的能力,正因为如此,一直以来短命的预言师才能像老师一样活到千岁,封印了能力的老师虽然时不时的能闪现一些预知灵感,用她无比的智慧窥破天机,但是像这样的预知梦却已经不能做了。”

    原来如此,但我还是不死心,如果是阿卡拉加上雅兰德兰,这两个大陆最强的预言师都感觉到了崩溃即将到来,那阿卡拉的决定就没什么好犹豫了。

    “难道说,雅兰德兰奶奶就不能暂时解除一下封印吗?”

    “不行,亲爱的吴,可千万别在精灵面前说这样的话,封印越强,封印时间越长,反弹就会越厉害,所以,雅兰德兰老师身上的封印一旦解除,她会在窥破巨大天机和命运的一瞬间……立刻死去。”

    “对不起,是我失言了。”听了阿卡拉的话,我打了一个冷战,连忙捂住嘴巴。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回到正题,想必你们已经很好奇,第一世界的崩溃和教廷山到底有什么关联,我的想法很简单,教廷山当初能从第一世界穿越到地狱世界,说明它具备穿越空间的能力,而我们所找到的古老资料也证明了这一点,所以,我希望能够用教廷山搭建一座桥梁,一座连接第一第二世界,乃至是第三世界的桥梁,让第一世界的生灵尽可能的搬迁。”

    “用世界之石传送不行吗?”话刚落音。我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阿卡拉并没有在意,很耐心的给我做出解释:“世界之石传送,首先成本太高,你们经常使用,想必再清楚不过,其次效率太低。一次只能传送一小群人,最后,初次使用世界之石传送,你们的感觉如何?多少会有些头晕目眩吧,所以普通人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并不能经受世界之石传送的力量。”

    “教廷山可以做到这一点吗?”

    “我不是很确定,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能试一试了,其实。你们可能察觉到了,但是并没有想到,这些年来,联盟一直都在不动声色的将人口聚集起来,你们看,营地现在不是热闹了好几倍吗?精灵族那边也是,老师虽然不完全认可我的决定,但她也在尽量的聚集分散的精灵部落。就是为了做好准备,预防第一世界忽然崩溃。届时,我们可能来不及转移人口,但是集合所有人的力量,开辟几个异空间作为缓和,再想办法转移,应该没有太大问题。法拉一直在着手这方面的研究。”

    “空间魔法?”我脱口说道。

    “没错,早在数十年前开始,我们就已经将法师公会的主要力量放到空间魔法研究上面,而你从塔拉夏大人那带回来的其中一部分资料,更是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最后,你和阿尔托的联姻,帮我们争取到了精灵族的力量,还有发现并拯救赫拉迪克族,给我们带来了这个魔法种族的知识和智慧,整合如此巨大的资源,现在,空间魔法已经初具成果,可以让你们往返第一第三世界的定位卷轴,就是空间魔法研究成果的一部分。”

    “既然如此,干脆开辟另外一个第一世界就好了,或者彻底打开第一第二世界的连接通道。”我异想天开道。

    “第一个想法大概只有上帝才能做到,这等于是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了,至于第二个想法,到不是不能实现,可惜起码需要千年的时间,等将空间魔法研究到我们所能掌握的极限,或许才有一点可能性,我们现在所能做到的,只有做好最坏打算,假设第一世界崩溃的情况下,尽量保存实力,拯救生灵,到时候,如果第一世界真的彻底崩溃,整个暗黑大陆的生灵能保存下十万分之一就算不错了。”

    听到如此残酷的数字,我们都沉默了,心头一下变得冰冷无比,第一世界崩溃是如此可怕的事情,数不清的生命都将彻底消失,包括人类精灵这些智慧生命,万不存一。

    比较之下,原罪之战所造成的伤害都弱爆了,惨烈程度怕是可以媲美末日之战,这种惨烈是无声的,第一世界崩溃的刹那,所有生命都将在数秒之内被撕成粉末、颗粒,没有痛苦,没来得及生出悲哀眷恋感情,连灵魂或许都无法逃脱,这恰是最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们需要教廷山,早一点将教廷山弄回来,就可以拯救更多的生灵,我不喜欢等待,我不喜欢被动,我不喜欢将第一世界的命运完全交到上帝手中,我想和这个天争一争,我想给大陆留下更多的薪火,我的想法就是如此。”

    淡淡的说完这些让我们震惊的话,阿卡拉从椅子上站起来,脸上的表情变得庄严,忽然缓慢而坚定的跪下,朝着我。

    “或许我的猜测是错误的,第一世界根本不可能崩溃,只不过是我这个老婆子像小丑一样在胡思乱想,杞人忧天而已,但是,我还是想坚持自己的愚见,吴,我知道这样做是在强迫你,为难你,但是,求求你,务必认真考虑一下我这个老婆子的恳求。”

    面对阿卡拉的举动,我彻底呆了,都忘记上前阻止或者搀扶,她这是在干什么,我何德何能,让一个为大陆贡献了全部的无私伟大老人,如此跪拜?

    “我知道了,阿卡拉奶奶,我答应你就是了。”深吸了一口气,我连忙将阿卡拉扶起,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真的……可以这么简单就答应吗?”或许是对我的爽快态度抱有疑惑,阿卡拉还有些不安,这一刻,她不是管理整个联盟的大长老,而是一个无助的迷茫的老人。

    “吴师弟。我们不是想阻止你,只不过是觉得再认真考虑一下会比较合适。”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在一旁帮腔,想先让我冷静下来。

    “为什么不呢?反正就算失败也不会丢掉小命,对吧,有小狐狸在。”我冲他们笑了笑,让二人哑口无言。的确,如果能保住小命的话,就算陪阿卡拉胡闹一次,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不过,乍一下子接受了那么多的信息,我的脑子的确是有些凌乱,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阿卡拉奶奶,但是接下来的细节商谈。能够过两天再说吗?”

    “当然可以,我想我也需要一点时间冷静冷静,再把计划做周祥一些,实话实说,我现在情绪有些激动过头了,吴,你还是第一个如此信任我,认可我的计划的人。”

    “阿卡拉。我们也不是不信任你,只不过是在执行时间上有些矛盾罢了。况且,谁也没有料到吴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突破到了世界巅峰境界,在这之前的他,去地狱世界尚有不小的风险,现在有了战胜完美之境的实力,只要他不冲动。基本上不用担心会有生命危险,我想若是拉斐尔知道这一点的话,也会改变想法,勉强认可你的计划。”

    一旁的凯恩听到这句话,立刻喊冤。大家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现在说这些已经太迟了,我得先让她纠结一阵子再告诉她。”

    对于自己的闺蜜,阿卡拉可是一点都不客气,已经想好怎么调戏对方了,对此,我们只能对这些老人之间的和谐关系报以一声暗笑。

    “阿卡拉奶奶,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吩咐的话,我想先回去了,可以吗?”

    “嗯,回去吧,具体的细节商量,过几天我再通知你,最后,吴,请容我再说一声,谢谢你,谢谢你包容我这个老婆子的无理胡闹。”

    “为了联盟。”我忽然冒出一句大义凛然的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点头示意后率先离开了小黑店。

    “吴师弟,等一等。”没走多远,大师兄和二师兄从后面跟上来。

    “我们并非信不过阿卡拉大人,只是你如此之快做出决定,我还是觉得有些太草率了。”大师兄满脸真诚关心,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是啊,有些太草率了,我现在正在苦恼着呢。”我的脸垮了下来,露出烦恼抓狂的表情。

    “回去该怎么和女孩们解释?直接对她们说我要去地狱世界?老天,我觉得她们会立刻吓的晕倒过去,不单止维拉丝一个,唉,不好,很可能莱娜和琳娅已经提前知道了。”

    这么一想,事情还真大条了。

    “你的家人担心你,的确是个问题,但就没有其他顾虑了吗?”两人哭笑不得,似乎我没有说到重点上面。

    “当然有,小狐狸啊,地狱世界可是很危险的地方,让她跟着我去冒险我实在放心不下,可是没有她我又回不去,唉。”

    “吴师弟,我觉得你似乎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安危,虽然阿卡拉大人说了以你的实力,在那儿已经不用太担心会有生命之忧,可是,那毕竟是三魔神和四魔王的老巢,你也曾经和我们说过地狱世界里的可怕经历,那里有无数的神秘未知强者盘踞,在那种地方你孤立无助,无法回城,食物紧缺,连个救援都没有,而且,如刚才所说,教廷山的存在说不定是地狱七巨头的一个诱饵陷阱,难道你就真的一点不担心,不考虑一下等实力再强一点再去也不迟?”

    卡洛斯看不下去了,直接给我点明重点。

    “再强一点,也强不过三魔神四魔王,对吧。”

    “话是这样说……”

    “而且,我是有点期待的。”

    “期待什么,教廷山?”

    “不是的。”我摇了摇头:“教廷山并不是我答应阿卡拉奶奶的重点,如果只是为了教廷山的话,我也会考虑等实力再强一点,至少可以和极限之境的强者抗衡一下,会更加安全,我从来都是个怕死的人,你们是知道的。”

    “那你……”

    “因为我想去地狱世界啊。”没等对方问完,我就开口回答道。

    “我想去地狱世界,仅此而已,这是我答应阿卡拉奶奶的最重要理由,第三世界已经不合适我了,大的如三魔神四魔王和它们手下的亲卫队长,我招惹不起,小的比如各大知名领主,我又不能去招惹,对我而言,第三世界已经没什么历练价值了,我想变得更强一些,想找些更强的对手,只有去地狱世界,你们能明白我的想法吗?”

    看着呆呆的大师兄和二师兄,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笑道:“你们很快也会想去那的,相信我,我会在那里等你们。”

    说完罢手,潇洒的大步离开,为什么?装了逼赶紧跑啊笨!

    ……

    目送某德鲁伊远去的身影,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默默的品味刚才那番话。

    “我似乎明白我和吴师弟的差距了。”

    “我也是,好好努力吧,以地狱世界为目标。”

    “哼,那笨蛋只不过是在装模作样逞逞口头威风而已,你们可不要被他忽悠了。”露西亚从后面跟上来,安慰了两人一句,而后朝某人离去的方向大步跟了上去。

    在她身后,那根狐狸尾巴仿佛在欢快的跳着舞一样,摇摆的十分有节奏,就算是不具备【看尾识心情】技能的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能看出来,此时的露西亚内心很是骄傲,为某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