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九章 再【牺牲】多一点……或者三点
    ***************************************************************************************************

    “我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大老远跑来这,倒不是说小看蒂亚,如果真的想要认真学,法师公会那些老法师在魔法知识量上应该不比蒂亚低吧,直接向他们请教不就行了?”

    露西亚将一直憋在心里长久的疑问道出,死死盯着某人,试图看破他的内心,那双目光充斥着这样的意思:你这坏蛋,嘴巴上说的好听,要好好学习,不让我一个人承担修复魔法阵的责任,但是真正的目的,该不会是只为了来和妻子相会吧?如果是可别怪老娘心狠手辣。

    “露西亚太谦虚了,论魔法知识量的话,我这个初学者,可远远比不上法师公会的那些老人。”蒂亚也在这时候灿烂笑着补刀一记,让某德鲁伊的意图似乎成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等等,误会,我可不是特地跑来这里找快活的,听我解释。”一看小狐狸的神情不对,我连忙说道。

    “的确,向法师公会的那些白胡子老法师讨教,他们可能知识更加渊博,更会教人,但是学习者的心情,也是会影响到学习效果的对吧,你让我天天面对着一群严厉的白胡子法师,和让我天天面对着温柔可爱的蒂亚,心情那是完全不同的,懂吗?学习效率,积极性,求知**。各种附加因素你考虑过吗?”

    “说人话!”小狐狸柳眉一横,恶狠狠地瞪道。

    “在一群不认识或者不熟悉的老法师面前变身圣月贤狼实在太羞耻了尤其是被法拉老头知道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我。”我立刻说了人话。

    “……”苦大仇深的看了我一会儿,小狐狸撇着俏脸,重重娇哼了一声,算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我这个解释,圣月贤狼变身。我只在女孩们面前暴露,怎么能在一群不认识的人面前晃荡,这份羞耻,纵使是已经习惯一次性大量海量透支抛售节操如我也无法承受啊。

    “我就知道凡凡是为了这个,才大老远的跑来找我,不过,或许除了这个原因以外,凡凡未尝不是歪打正着也说不定哦,或许我真的是最适合成为凡凡的魔法老师的人选。”

    蒂亚看看对面二人。笑道,她当然知道露西亚一尾巴火药味的原因,就好比某句流行一时的名言“说好了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本来修复魔法阵是两个人的事情,露西亚的想法是两人一起共同努力,同甘共苦,举行只有两个人的秘密学习会。顺便在学习会中发展一下无产阶级革命的友情……

    好吧,简单来说就是想要发展二人空间和二人时间。无论有多困难,只要两人齐心协力,就一定能够跨越过去,露西亚心里想的很美好,甚至幻想过为了不被打扰,两人跑到无人知晓的山洞里啊。雪山上啊,森林中啊,河流边啊,认认真真的学习,顺便。真的是很顺便的在学习过程中,十分顺便的让心灵得到交融,感情得到升华。

    多么美好,多么纯真的恋爱少女幻想啊,可是某德鲁伊却认真过了头,毅然无视她这份强烈的渴望,把【第三者】蒂亚领了过来,不仅如此,还将她扔到一边,独自想蒂亚请教起来。

    原本是做着比翼双飞美梦的露西亚,骤然间被打落到小三的地位,这能忍么?也就了解某德鲁伊不解风情的蠢萌性格的露西亚,才能强忍下来,换成别人早气跑了。

    清楚的看懂这一切的蒂亚,作为一个女人,很为露西亚感到怜悯,没办法,凡凡就是这么迟钝,而且还很会装傻,我也是足足追了十年才打破他设下的防线,如果没办法学会接受的话,是很难和凡凡在一起的哦。

    不过,作为一名妻子,她却无法将这份怜悯化作行动,她也想和一年到头相处不了一两个月时间的丈夫腻在一起,尽可能多的时间啊,哪怕就是面对维拉丝她们,自己也不会把凡凡让出去。

    而且,自己现在的确是凡凡最好的魔法老师,并没有撒谎,凡凡需要自己。

    “哦~~~莫非我还真是误打误撞?”面对蒂亚的迷之自信,我露出虚心求教的目光。

    “凡凡自己猜一猜?”蒂亚露出狡黠表情,本想在丈夫的鼻子撇一道,看到露西亚的存在,次啊停止下这个亲昵举动,以免继续刺激已经很苦逼的天狐圣女大人。

    “让我想一想,到底有什么不同呢?”考验智商的时候到了,为了证明圣月贤狼的智商与众不同,在平均线之上,我卯足了力气,将身上所有的糖分都供应到大脑里,终于想起了被自己遗忘已久的设定。

    “莫非是……灵魂魔法?”

    “叮咚,猜对了一半。”蒂亚一拍小小手心,露出嘉许笑容。

    “但是,光有灵魂魔法还不够,如果再加上我和凡凡之间的灵魂联接,就凑齐了所有要素,可以让我摇身一变,成为凡凡最合适的魔法老师哦。”

    “真的?真的?那太好了。”

    我本来也不抱太大希望来找蒂亚,只是想能努力一点就多努力一点,给小狐狸分担一些压力,没想到蒂亚竟然给了我意外的惊喜,虽说她说要通过灵魂连接和灵魂魔法给我上课,让我一脸的不明觉厉,但总觉得很高大上的样子,要碉堡的样子。

    “这是我酝酿已久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付诸到实践当中,但愿能够成功吧。”面对我的夸赞,小丫头诶嘿嘿的脸红不好意思笑道。

    “酝酿已久的想法?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要是早早的实践成功,那我岂不是早就摆脱魔法白痴的外号了?”

    “因为。凡凡根本没时间陪我啊,更没有时间学习魔法,难道让我在新婚之夜和凡凡说,结婚什么的先放到一边,我们来学习魔法吧这样?”不说还好,一说。蒂亚顿时一脸委屈的看向我。

    “抱歉,抱歉,是我不好,没有尽到丈夫的责任,好好陪你。”

    我一脸的惭愧,的确,先不说自己没办法抽出太多时间陪蒂亚,如果没有这次地狱世界之旅,自己也根本不会想抽出时间去学习魔法知识。哪怕知道蒂亚这儿有捷径可走,要学习,要修炼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说笑的呢,我知道凡凡责任重大,肩负着联盟的所有希望,而且我这边也完全走不开,没办法去营地陪你……”

    说着说着,蒂亚本来活泼开朗的笑容。又渐渐黯淡下来,她连忙摇了摇头。小拳头紧紧一握,给自己打气。

    “不说这些,我们来尝试一下我的想法,到底能不能付诸实践再说吧。”

    “噢,已经迫不及待了。”我也高喊一声。

    “等等,那我呢?”被落到一旁的露西亚终于忍不住开口。

    “这……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也会抽出时间和你交流……”

    面对露西亚,蒂亚的神色有些为难,首先,对方没有灵魂魔法,其次也没有灵魂联接。只能用很普通的方式教导了。

    “还是算,我自己一个人能学。”露西亚终于知道自己就是累赘,比翼双飞二人世界的美梦在这一刻碎的不能再碎,让她都有点累感不爱了。

    【别生气哦,露西亚,在地狱世界,你可是能尽情的和凡凡在一起交流感情。】

    【谁要和他交流感情了,而且是在那种地方!】

    【不好吗?我到是很羡慕呢,一起并肩作战,可是交流感情的最有效方式,尤其是遇到危险的时候,同生共死,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

    【啰嗦啰嗦啰嗦!】

    【一个人独霸可不行哦,这三个月就把凡凡给我吧,身为凡凡的正牌妻子却是被最忽略,最帮不上忙的一个,我可比你惨多了,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抱歉了。】

    【哼哼,你要就拿去用,又不是我的,用不着和我商量,就算用一辈子我也无所谓。】露西亚被正牌妻子四个字击中内心,目光不禁心虚几分。

    【谢谢了,露西亚,你也快点和凡凡结婚吧。】收回目光,蒂亚笑意盈盈,冲着一面莫名其妙的丈夫比了个胜利手势。

    这两个人……到底通过眼神交流了些什么,总觉得好恐怖的样子,还有小狐狸的气势竟然被蒂亚压了下去,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告诉我?

    “露西亚,法师塔里的房间和东西可以尽管用哦,魔法书我会复刻一本,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我,想要更加厉害的老师我也可以为你介绍。”

    “不用了,我一个人自学够了。”露西亚虽然不得不接受残酷的事实,不过郁气难消。

    “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一声吧,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反正不久以后……不是吗?”露出了然的笑容,蒂亚牵着圣月贤狼的手离开了房间。

    “可恶,竟然送羊入虎口了,那个笨蛋也是,也是……为什么就不能多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呢?不用找蒂亚也行,我宁愿自己多努力一些!”

    等两人离开,只剩下露西亚一个的时候,她那傲气的神色才渐渐舒缓下来,接着沮丧懊悔,心里端端正正的摆了一个otz的挫败表情。

    这也是没办法的时候,那个笨蛋也想努力……不过,好不甘,感觉完全输了,果然不是妻子就不行吗?我是不是也该认真考虑一下和这坏蛋的婚事了,反正都已经被这个变态色狼这样那样……做过无数羞耻见不得人的事情了。

    在露西亚这边烦恼着的时候,另外一边,我被蒂亚带到了她的法师塔房间里。

    “该怎么做好呢?”面对蒂亚所说的办法,我一无所知,只能茫然看着她,任由摆布。

    “首先,凡凡躺在床上。”

    “好吧。”我依言躺上了床,扭头一看,就见蒂亚将身上的法师袍脱了下来,露出内衣,那高挑的身材,纤细的体态,壮观的胸部,以及渐渐由小麦色转为白皙的肌肤,无一不是完美,让我看呆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蒂亚,你这是要做什么?”

    “诶嘿嘿,当然是要和凡凡身心交融啊。”

    蒂亚冲我露出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搞的就好像是我在诱骗纯真商女上床似的,这种刺激的想法让我可耻的……呃,抱歉,这是圣月贤狼。

    “怎么个身心交融法?”将耳边垂落的乌黑秀发卷在手指上,轻轻一撩,提醒蒂亚,现在可是圣月贤狼形态哦,心可以交融,身嘛……抱歉连磨豆腐都做不到。

    “凡凡想到哪里去了,真是的。”只穿着内衣的蒂亚,却在双手叉腰,一本正经的教训我,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只要这样就行了,诶嘿嘿,蒂亚号,出击!”说着,这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将她那完全的躯体扑了上床,顺势一钻,就入了被窝,纤长的小胳膊小腿立刻缠绕上圣月贤狼,露出满足笑容。

    “这样就够了?”我歪歪头,问道。

    “呃……本来嘛,凡凡最好也将衣服脱掉比较好,尽可能的减少阻碍,成功率会更大。”

    “没办法脱呢。”

    “所以没办法,只能这样了。”蒂亚无奈的耸了耸肩,忽然露出娇羞面容,缠着我的双手收缩回去,一阵悉悉索索过后,再次紧抱上来。

    隔着衣服感受到的更加清晰的柔软胸部,以及顶端的凸点,让我意识到了,这丫头在被窝里,把最后的内衣也脱掉了,处于全果状态。

    “没办法,只好我再牺牲多一点点了。”这样说着的蒂亚,一扫刚才的纯真元气可爱,媚态尽生,撩人之极……

    如果不是圣月贤狼形态的话,我估计会流出鼻血吧,虽说已经是夫妻而且正经八百的滚过床了,蒂亚的果体对我而言并不算陌生,但是如此诱惑的方式展现出来,我这样的区区宅男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