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三章 阿卡拉的执意
    ***************************************************************************************************

    “咕嗯~~~~~”挠了挠头,半睡半醒中,身体总觉得很沉重,就像不小心掉入了水中,被水草缠住了双足,怎么挣扎也起不来。

    好像还做了个噩梦,虽然记不起内容了,但和这份沉重很有关联。

    要醒过来吗?好麻烦,还想再睡一会,但是真的很沉,到底是谁,有什么仇什么怨,要这样对我。

    在纠结中,我终于不情不愿的迷糊睁开了双眼,映入眼中的是陌生的……啊呸,都快成固定台词了,我现在可没受伤。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白云蓝天,以及入秋之后毫无温度的早阳。

    阿勒?我这是……在野外睡着了吗?奇怪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德鲁伊吴凡,已经渐渐豪迈的沦为了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野兽了吗?

    努力想了想,终于找到一些片段,昨晚我和阿琉斯出师未捷,被一股未知的可怕力量绑了起来,最后几经求饶,并发誓这次不再阻止轻音部活动了,大家才将信将疑的给我们松绑。

    至于羊骡鸡小队,好像因为过去食言的劣迹太多,信用彻底丧失,纵使和我一样求饶了也没有得到信任,可怜的高特,明明是主角却被吊了大半个庆祝会的时间,最后才被心软的女孩们放下来。我都想为他流下几滴干巴巴的泪水了。

    然后呢?记忆就开始有些模糊了,好像我大轻音部的誓言并没有得到足够的信任,我和阿琉斯被残忍的分开,但是,这岂能阻止得了一心拯救世界的我们师徒两个?于是我们在宴会上演了一场鹊桥仙,恨不得能够像牛郎织女那样。在银河上面搭一座鹊桥,来个千里相会,哪怕只有一分钟也好,我们会用最短的歌来诠释世界是怎么被拯救的。

    可惜,每次都被完美的识破了,我和阿琉斯的手拼命伸出,想要握到一起,可是每次就差一分一毫的距离,就被众人拉扯住。无情的将我们俩分开。

    后来呢?嗯,让我仔细想一想……哦,想起来了。

    后来好像自暴自弃了,忘了这回事,和大家一起喝起了酒,渐渐就醉了,意识模糊了。

    所以说,这难道是喝醉以后。直接谁在会场上了?

    我抬起头,左右顾望。果然没错,这里就是家门口的空地,庆祝宴会用的餐桌还凌乱的散布,中央的篝火已经熄灭,却依然还在时不时的“啪”一声脆响,嘣出一点两点火花。

    餐桌上面的凌乱杯碟已经被收拾掉了。我好像躺在其中一张餐桌上,其他人还有大师兄二师兄,老马三人组,里肯汉斯组中的男人,以及高特……夫妇。

    除了在一张餐桌上相拥而睡的高特夫妇以外。剩下的都是些大男人,大家横七乱八的睡在宴会场上,有些像我一样躺在餐桌上,有些倒趴在一张长凳上,有些坐在长凳趴在桌上,有些直接睡在地上,最神奇的是米山和可汗,抱着一棵树睡着了,不过不过怎么睡,每个人身上都盖了一张厚厚毛毯,毕竟已经深秋了。

    真是狼狈不堪的姿态呀,瞧瞧你们这些醉鬼,虽然我也没好到哪里去就是了。

    话说回来,情况我了解了,但是身上的沉重感又是从何而来?我现在连起身都没办法起身。

    我不得不将目光从其他人挪回到自己身上,一看顿时就日了蕾奥娜了。

    阿琉斯这小家伙,蜷着小小的娇躯睡在一侧,双手牢牢抱着我的腰,双腿夹住我的一条腿,睡的昏天地暗。

    因为个人习惯关系,我一个人睡的时候喜欢用大字型朝天竖中腿……哦不,是中指的姿势,本就是粗壮的大男人,餐桌也没多宽,这一个大字型躺下去,你看两只手腕都悬空没地方搁了。

    因此,根据我的身高和展臂宽度,算出餐桌的宽度,再根据腰围和大腿张开的角度,计算出阿琉斯此时所占的餐桌面积……总之是很小,让她不得不侧着身子,牢牢抱着我的腰,夹着我的腿睡,稍微一个翻身,甚至是动一下就会从餐桌掉下去,也是多亏她个子娇小,足足矮了我两个头,大概只有一米六左右吧,在西方人体格为主的暗黑世界这算是个矮子了,不过这样的个头更适合当刺客,而且……胸部很有料。

    我说竟然那么艰难就别往我这边挤啊,不是还有很多空地吗?我下意识挣扎几下,却发现阿琉斯抱的很紧很紧,什么呀,这是在惩罚我昨晚在最后时刻,把轻音部的事情,把拯救世界的重任,最重要的是把她这个好学生给忘记了吗?

    不过等等,阿琉斯那么娇小,怎么会让我感到沉重,甚至起不了身呢?

    仔细一想,我才发现罪魁祸首并不是阿琉斯,而是……

    目光一转,我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水晶斜斜的横躺在我身上,脸趴着大腿,脚蹬着肩膀,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我身上,想想看一头巨龙压在身上的滋味,你就会知道我现在有多辛苦难受了。

    话说回来,这餐桌的质量也是格外好。

    不对,现在可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混蛋水晶,竟然敢乘我不主意把我当床睡了,是在贝雅那学来的损招吗?绝对是这样没错吧,胆子可不小啊,明明我昨晚已经给你喂食了不少竟然还敢对我这样,看来你是活腻了。

    我努力抬起唯一能懂的脑袋,怒瞪着水晶,发现另外一个更加不妙的信号,这头**水晶龙,出水量超大。我指的是口水!就跟没扭紧的水龙头似的,一滴一滴不断的从嘴角流落,本人却浑然不觉,睡的像死猪一样,我的大腿到裤裆部位全都被她流出来的口水浸湿了。

    这样乍一看像什么?像是我尿床了啊啊啊!!!

    我一世的英明,岂能败在你这头愚蠢的**水晶龙身上。给我下来,下来!

    几番折腾,没把水晶弄下,到先把阿琉斯惊醒了她,揉了揉眼,抬起头看到我,露出可爱迷糊睡容。

    “老师,早上好,阿琉斯。睡的很好。”

    “好个屁,快点帮我把这头笨龙从身上弄下来!”弄不下来的原因也是因为阿琉斯在,我的腰被她抱实了,如今她醒过来,我自然要驱使一番。

    阿琉斯没有依言松开我,而是抬起头,张望几眼,用她身为刺客的经验迅速将周围环境掌握。然后,最后目光落到我的裤裆上。说了一句。

    “老师,尿床?”

    尿你妹啊啊啊!!!为什么总是能抓住无关紧要的细节,快点让我下床……不,是下台……好像也不对,总之放开我再说。

    可是,阿琉斯这句低估。却像嘹亮的闹钟一样,将所有人惊醒过来,乍一看还以为他们是一直在装睡,等着阿琉斯发号施令然后立刻醒过来的群众演员。

    “尿床尿床?让我看看,哎哟。还真是。”西雅图克和马拉格比这两个二货,以惊人的速度迅速闪到我的面前,仔细看了一眼,然后就开始睁眼说瞎话的起哄了。

    “真的?快点摁住吴老弟别让他起来,让我们也看几眼。”汉巴格和肯德基小队纷纷表示要加入围观行列。

    “哈哈哈哈,吴老弟,没想到你还会尿床啊,说起这个,我还清晰的记得,在我十三岁那天,好像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觉睡醒过来裤裆湿湿的,滑滑的……”

    你那是梦遗好不好,给我滚远点,别在我面前擅自展开奇怪的回想模式!

    不用我说,自曝黑历史的大猩猩高特已经被卡丽娜一个庐山升龙霸送走了。

    “你们给我适可而止吧!”我火大了,抱起还在大睡的水晶,给这些人一个横扫千军,才将他们赶的作鸟兽散。

    “咦,水晶这是在哪,一睁眼就看到了笨蛋饲主的脸。”被这样折腾,水晶总算不情愿的醒过来,眨眨眼,看着将她横抱当棍使的我,娇憨的问道。

    我黑着脸,直接将水晶趴放在大腿上,抬起大手,照着她的屁股就是啪啪啪落下,也管不了反伤了,今天非得将这头笨蛋水晶龙给揍哭不可。

    结果水晶没哭,我先哭了,手掌上包扎着厚厚一层绷带,躲在角落里舔舐受伤的心灵,足足一个早上……

    一晃过了数天,来参加庆祝会的人在营地里闹够了,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略有些迷茫,顺便一说,昨天我又帮大师兄悄悄的安排和安洁丽尔地下幽会了,顺便见一见我的小天使卡洁儿,小天使一阵子没见我,亲亲抱抱,亲昵的不得了,让我的女儿控能量瞬间补足。

    不过,除此之外,两人对自己回到第一世界甚是迷茫,因为他们是被拉斐尔特地给劝回来的,并没有做好准备,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和任务要处理,参加了庆祝会,见了安洁丽尔之后,就没什么好干了,以前还可以去训练场玩玩对战练习,可是随着两人晋升到世界之力,第一世界已经没办法让他们折腾了,自然也无法训练,这让好战狂西雅图克如何能忍受得了?

    拉斐尔的奇怪举动,阿卡拉的欲言又止,小狐狸的忽然到来,都让我们察觉到了一股风雨欲来的感觉,所以,就算呆在营地里再怎么无聊,卡洛斯和西雅图克也还是呆了下来,静静等待阿卡拉的动作。

    果然,数天过后,我,卡洛斯,西雅图克,还有小狐狸,全被召到了阿卡拉的小帐篷里,除了阿卡拉以外还有凯恩和法拉,这三位联盟最高组合虽然笑容和蔼,却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丝凝重气氛,小狐狸肯定是知道什么的,但是她不肯说,答案大概就在眼前了。

    “阿卡拉奶奶,特地把我们叫来,是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几个一起去完成吗?”赶走还想赖着和清神水的水晶,我装作漫不经心的切入主题,问道。

    “是的,其实我一直很为难,没办法开口,就连凯恩也反对过我,老实说,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任务。”阿卡拉笑了笑,没有和我打哑谜,也进入了正题。

    “到底是……什么事情?,什么任务如此让你为难?”阿卡拉从未有过的态度,让我更加谨慎起来。

    阿卡拉这次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看向卡洛斯和西雅图克,露出歉意笑容。

    “这次的任务,其实并不需要你们两个,不过,我却不得不把你们叫过来,毕竟你们是联盟的重要一份子,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如果不把你们叫过来一起听,我怕你们两个生气不愿意见我这个老婆子了。”

    “怎么会呢,阿卡拉大人,到底是什么事,我们先听了再做商量决定可以吗?”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相视一眼,由温和沉稳的卡洛斯站出来一步,率先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主见,拉斐尔把你们叫回来,可谓是走了一步好棋。”听见卡洛斯的话,阿卡拉轻摇了摇头。

    “这和拉斐尔大人有什么关系吗?她特地让我们回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也是反对我的一员,让你们回来,就是为了给我施压,让我三思而行。”

    “怎么会呢,反对你……”我惊讶的合不上嘴,忽然想了当初从第三世界回来的时候,拉斐尔和我说过的那些话。

    允许我拒绝阿卡拉一次,如果阿卡拉因此发火的话,让我去她那避避风头,我在离开第三世界的时候,拉斐尔这样和我说过。

    另外,在离开哈洛加斯的时候,马拉奶奶的态度也有些……莫非全都是因为这个?

    大家都……都不怎么认可阿卡拉即将要做出的决定?

    阿卡拉将拐杖靠到一旁,手肘支撑下巴,摆出了一个碇司令的姿态,然而她脸上的严肃态度,却让我吐槽不出来。

    “闲话短说,我就直接开门见山吧,亲爱的吴,还有露西亚,我想让你们两个去一趟地狱世界。”……(未完待续……)

    ps:地狱线终于要开启了,很多坑都能填上了,或许今年真的可以完结,撒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