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六章 约定
    ***************************************************************************************************

    没走多远,回头看看大师兄和二师兄都被甩的不见踪影了,我立刻从装逼模式中退出,整张脸皱起,开始愁眉苦眼起来了。

    刚才的有形装逼一样致命中,的确是道出了我一个最不愿意面对的因素,那就是如何和女孩们交代,告诉她们我主动选择了去地狱世界,而不是被阿卡拉逼迫着前往,如果是后者,琳娅和莱娜肯定会抗议,拉斐尔和马拉奶奶这些人也可能会站在我这边,阿卡拉未必能够强逼我去。

    前者的话,我就得考虑如何将背上的锅给洗得白白净净,人见人爱了。

    真苦恼啊,现在都不敢回家了,因为十有**,琳娅和莱娜已经知道了阿卡拉的决定,阿卡拉那么聪明的人,绝对不会蠢的在事后才告诉她们,谁不想退休以后安安稳稳的领份养老金,快乐渡过余生啊,有必要去对两名未来的联盟掌门使用强化嘲讽技能吗?

    所以说,我回去以后,即将要面对三堂会审的局吗?

    这越想,我心里就越是不安,比起女孩们的泪水,我宁愿去面对四魔王和三魔神,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恰好这时,一阵香风掠过,俏生生的小狐狸在我眼前闪现。

    嘘,你看我发现了什么,一只落单的野生小天狐。我可以尝试捕捉她,一只小天狐可以给我提供五十点的额外智商加成。

    “唉,小狐狸,等等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我化身尔康童鞋,大手一伸。鼻孔一仰,紫薇你别走啊紫薇,我是容嬷嬷。

    “才不要,刚才不是在卡洛斯他们面前装的挺像么,怎么,现在怂了?”小狐狸脚步没有停顿丝毫,一边走的飞起,一边似带着窃笑的应道。

    卧槽,装逼现场被发现。哈子卡西。

    “别这样,这一次不是开玩笑,是很要紧的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我不死心,加快脚步,可是如何能快得过这只小天狐,估计就算变身圣月贤狼,她现在都有能力甩开我了。

    似要故意调戏我一般,小狐狸保持着一个身影渐渐远去的冷酷系数为三点二的速度。一边用越来越遥远的声线回答我。

    “不要就是不要,自个面对维拉丝她们去。我才不当你这坏蛋的挡箭牌。”

    原来这只小天狐对我现在的处境,是看的一清二楚,也省去了我一番口水:“不是拿你当挡箭牌,只是想让你给我支个办法,如何才能让她们得知消息以后,不晕倒过去的办法。”

    “唉?你可真乐观。既然还在考虑这个。”小狐狸的脚步似有所放慢。

    “什么意思?”

    “你现在不是应该考虑,等维拉丝她们知道消息以后,如何才能防止她们不暴走,为了不让你去地狱世界送死,先把你给分了。每个人一个部位保存在身边,想见随时可以见,总比尸骨无存的死在地狱世界强,更保险一些?”

    “……”别吓我,拜托了。

    “噗噗,看你这坏蛋脸色发青的怂样,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当初在阿卡拉奶奶那答应的多快,好一副英勇就义的大英雄嘴脸,怎么,我们的大英雄现在知道害怕了?”

    听到小狐狸阴阳怪气的语气,我想了想,顿时明白了。

    这只小天狐在生气我不事先和她商量商量,或者至少给她一个心理准备,就爽快的答应了阿卡拉。

    虽然她早就知道了阿卡拉的计划,虽然她也要和我一同前往地狱世界,但无论怎样也不能否认她也是【女孩们】中的一员,凭什么我一个劲的担心维拉丝她们得知消息以后会不会惊吓的晕倒过去,却对她的感受不闻不问?或许说,把她的安危给忽略了。

    说到底,这只爱吃醋的天狐圣女,现在在吃醋。

    “我这不是相信你吗?有伟大的天狐圣女大人跟在我身边,我安心无比,哪怕去地狱世界也不怕,你一定会在危机关头救我的,对吧,因为你可是我的英雄啊。”

    我强行一个响亮的马屁拍了上去,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献媚,就像公主殿下身边的贴身奴才太监。

    “你就吹吧你,是对自己的实力自信爆棚了才对吧,觉得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护好我,所以一点都不担心对吧。”小狐狸和我那啥夫那啥妇多少年,岂会看不出我的小心思,一言就给道破了。

    “这……咳咳,彼此彼此,我们都很有自信,可以互相保护,不是吗?”被拆穿了,我一脸装傻。

    “哼,你这坏蛋,就知道惹人操心。”重重的哼了一声,本来以为有转机,没想到小狐狸的脚步陡然加快,眨眼间就无影无踪了。

    一秒过后,耳边传来小狐狸的声音,告诉我莱娜和琳娅大概在家门外的小树林里等我,我顿时感恩戴德,谢主隆恩,毕竟这只小天狐还是心疼爱护我滴。

    不过,在小树林么?我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吸口气呢?短短一句话就可以判断出许多信息,首先,两个女孩知道了,其次,她们没有告诉其他女孩,暂时,最后,她们似乎想从堂堂正正的三堂会审转移到私刑逼供。

    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回到法师公会,当看到那顶白色小帐篷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上当了。

    那只小狐狸,卖给了我多余的情报,白赚我的感激了。

    走到这里,和我灵魂连接的琳娅,从她那发出的信号已经十分明显,她让我去小树林一趟。

    小树林.avi?

    两只小腿肚子打着颤。我心惊胆战的顺着丛林小路,顺着琳娅所在的位置,不断深入,终于看到了两道俏丽身影,在莎拉平时练习剑术的空地上,静静等待。

    “哟……哟哟。你们两个……在看风景啊?”我太紧张了,下意识蠢蠢的打了个招呼。

    “虽然看不见,不过空气真的很好,难怪莎拉喜欢来这里练习,对吧,哥哥。”

    莱娜回过头,轻撩着鬓发,露出笑容,智慧与宁静。以及一抹妩媚交织而成的华丽视觉冲击,让我看的呆了呆。

    “是……是啊,空气蛮好的,啊哈哈,哈哈哈。”我挠着头,小心的应对道。

    “哥哥,平常的话,这时候不是应该立刻过来。牵住我才对吗?我什么都看不到,万一摔倒了可困扰了呢。”

    莱娜轻轻歪头。又是卖萌一记,正中我这个死妹控的要害,连忙点头,屁颠屁颠的凑上来,小心翼翼的搀扶住莱娜,这个爱撒娇的妹妹。立刻就将身子半倚靠在我怀里,脸蛋似小猫一样在胸膛上轻轻磨蹭了一下,似要记住这个感觉和味道,萌煞我也。

    不过……我上当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两个女孩包夹起来,并且莱娜还顺手抱住了我搀扶着她的胳膊,看似亲昵,实则是爱的囚笼啊啊啊!!!

    我冷汗嗖嗖,和这两个智比天高的少女相比,我还是图样图森破了。

    “哥哥,抓住你了哦。”莱娜并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小手轻轻拉住我的衣襟,柔声说道,就这温柔调皮的一声哥哥,已经让我完全放弃抵抗。

    “败给你们了,放心吧,我不会跑,来,我们坐下再说吧。”搀扶着莱娜到了树下,让她坐下以后,我再伸出另外一只手,握住琳娅的小手,三人一起肩并肩的靠坐在树底下,微微合眼,似在乘凉。

    “看样子,我们和阿卡拉奶奶的对赌失败了。”好一会过后,一直没有出声的琳娅忽然开口。

    “对赌?”

    “是的,去与不去,一切交给吴大哥你来决定,她不会强迫,我们也不能左右。”

    “那你是怎么看出来……我的选择?”

    “这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吴大哥整张脸上都写着做贼心虚这些字眼哦,也不看看我们是多少年的夫妻了。”琳娅探出如玉细指,捅了捅我的面庞,笑道,不过笑的有些勉强。

    “啊,只有琳娅姐姐这样说太狡猾了,我也来,也不看看我和哥哥是多少年的兄妹了,就算看不见,我也能察觉到哥哥的心情哦。”一旁的莱娜紧抱住我的胳膊,依偎撒娇道。

    “你们……”我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问道,该来的迟早会来,不可避免,我又能逃避到哪里去?

    “既然知道了我的选择,你们就……一点都不……不生气?”

    “生气。”这一次,琳娅和莱娜异口同声,而且语气表情丝毫没有作假,吓了我一跳,脖子缩了缩。

    “生气,当然生气了,生气吴大哥做出了和我们所希望的相悖的选择,让我们在阿卡拉奶奶面前输的五体投地。”

    “生气哥哥又要去做危险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顾忌过我们的感受。”

    “对……”我下意识张口,就要道歉。

    “不许道歉,我们不接受。”琳娅和莱娜再次异口同声,气氛也一改之前的温和,变得严峻起来,这才是我意料之中的私刑嘛,不错不错……话说我在瞎开心个什么!

    “吴大哥为什么就……就不能好好的爱惜自己呢?”

    “为什么哥哥就不能更多的,更多的考虑一下我们的心情,我们的感受呢?”

    琳娅和莱娜一人一句,已经渐渐进入了节奏。

    “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留在我们身边,陪伴我们,哄我们,和我们一起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呢?”

    “我……”低下头,我哑口无言,没办法,自己实在辜负女孩们太多了。“但是,其实我们是知道的。”

    “知道什么?”

    “知道我们会输,和阿卡拉奶奶的打赌,我们会输,就算这一次没输,下一次也会输,就和哥哥要去第三世界一样,哥哥迟早有一天也一定会主动去那里,我们早就知道了,也知道阻止不了,只是想满足一番自己的任性罢了。”

    “只是想,想任性的让吴大哥更多的陪伴在我们身边,远离危险,哪都不用去。”

    “明明哥哥在那么努力的为我们,为大陆奔波劳累,我们却还这么任性,哥哥会生我们的气,会讨厌我们吗?”

    “咦,啊,当然不会了。”

    我呆了个呆,怎么说着说着,变成我生不生气的问题了?我当然不会生气了,琳娅和莱娜生气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果她们不生气,我反而要难过,是不是自己不被人关心了?

    “但是,话是这样说,我们却依然很生气。”莱娜和琳娅一起抬头,气鼓鼓的对着我。

    “或许哥哥会感到很委屈,明明是我们任性才对,明明应该生气的是哥哥你才对。”

    “但是,没办法不生气,没办法不任性,所以才特地将吴大哥叫过来,满足一下我们的任性,发泄一下我们心头的怒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