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八十一章 平均分了
    ***************************************************************************************************

    “说,你和阿卡拉奶奶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在商量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有什么瞒着我?”

    水晶一走,我一家之主的雄风大振,大手更是不安分的揽上了小狐狸的柳腰,将她侧抱在怀。

    “说的多难听,什么叫伤天害理,有本事当着阿卡拉大人面前这样说?”小狐狸的反应有些出乎我意料的小而平和,只是撅起诱人的小嘴抗议了一句,而且也任由我得寸进尺将她抱住,不对呀,这不是我认识的那只傲娇小狐狸,莫非是被我猜对了,心虚而不敢说?

    见我神色越发狐疑,小狐狸低下头,踢了踢脚下是石粒,再次开口:“现在别问,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阿卡拉大人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我们,不是一般重要的事情,接下来大家不是要开庆祝会吗?别让这件事打扰了心情,好么?”

    “呃……”看到这样温顺的小狐狸,我沉默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小狐狸变成这样,又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她们觉得我这种傻乐观的人听了,也无心再享受庆祝会?

    “算了,不说就不说吧。”

    “咦,答应的挺快,我还以为你这坏蛋会不死心呢。”小狐狸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我。

    “嘛,毕竟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虽然老是嘴硬傲娇,不过你可从来没害过我,这样说了,一定就是为了我好,我相信你,嗯。”

    “什……什么嘛?忽然之间……说出这种话。想用花言巧语打动本天狐吗?告诉你,门都没有?”

    小狐狸定定的看了几秒,忽然臊了个大红脸,连忙把头低下去,压的老低,不让我继续欣赏她害羞的纯洁媚态下去,地面上的小石粒,就像她现在凌乱波动的心情一样,被一颗颗踢的到处飞起。

    “唉。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吧。”我挠挠头,这还跟对刚刚热恋的小情侣似的,虽然我到是不讨厌这种感觉,倒不如说时时刻刻都有攻略galgame的快感。

    “哼!”娇羞的小狐狸,不置可否的发出一声娇憨鼻音。

    “我说真的,小狐狸,什么时候嫁给我,这句话我可问了不止三遍了。有句俗语叫事不过三哦。”

    乘热打铁,我渐缓脚步。微微用力一揽,让小狐狸的身体更加往怀里贴靠,如同将她抱在怀里一样了,感受着少女娇躯的美好柔软弹性,我感动的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咬着这只小天狐的毛茸茸狐狸耳朵,低声认真问道。

    “为……为什么本天狐非……非要嫁给你不可?”小狐狸这回可彻底慌了,连连摇头,想要摆脱我在她敏感狐耳上的舔舐轻咬。

    “到现在还在说这种傻话么,微妙都已经滚床过多少次。数都数不清了吧。”

    “那……那是被迫的,本天狐是受害者!”面对无法否认的事实,小狐狸犹自嘴硬。

    “……”受害者多少次把我吸干在床上,以三尾的绝媚姿态,不顾我的求饶把最后一滴【精力】压榨干净,只能靠大力丸起身,你这个受害者当得可真是够霸气呀。

    “再随便找借口可行不通的哦,我要一个准确的答案。”我将小狐狸扳到面前,强行捏起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眼睛对着眼睛,这次,我决定施加一点压力。

    以前,你说你的实力跟不上我,结了婚却没办法在一起,还要分开离开,太孤单了,这个理由我接受,我理解,因为你这只小狐狸啊,表面上逞强,内心里却是怕寂寞还爱撒娇,不像维拉丝她们那样坚强,结了婚的话就想和丈夫腻在一起,不愿意分开。

    可是,现在你也是世界之力强者了,而且在速度上极具优势,就连卡洛斯都不能比拟,完全可以和我在一起去完成一些任务,所以这个理由我可不打算接受了。

    现在,连我原本不想辜负她一生而一直拒绝的蒂亚,也和我结了婚,可以说,小狐狸就是我的最后一块未完成的拼图了,娶了她,感觉这个家庭就已经圆满了,什么,你说莎尔娜姐姐?她的性格我了解,我要是傻乎乎的和她求婚的话,保准会被女王u字箍折腾一整夜。

    小幽灵我以前已经尝试过了,也了解和理解她的想法,这只小圣女不想被婚礼这种俗套的东西束缚,或者说,一旦结了婚,她就不得不承认必须和其他女孩一起分享我这个丈夫,和她一直以来形成的自我安慰保护式的【小凡是只属于本圣女一个人的骑士和佣人】的意识观念相冲突,分分秒秒可能黑化柴刀,我还是不提这件事的好。

    至于高露洁姐妹,作为阿尔托莉雅的贴身侍女,其实从我和阿尔托莉雅联姻的那一刻开始,她们已经【陪嫁】过来了,算是我的人了。

    当然,她们要是希望再有一场完整的婚姻,我也能成全她们,想必吾王一定不会介意,以卡露洁的性格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至于黄段子侍女,她最多也就心血来潮,在被我啪啪啪的时候提出一个小小要求,比如说以月为证见证我和洁露卡喜结连理什么的,然后我给她戴上一枚戒指,她给我一瓶祖传的避孕药,互换信物,这样偷偷的,举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小小婚礼,然后……继续啪啪啪。

    以我对黄段子侍女的了解,她这样做的可能性最大,毕竟她十分胆小,怕生,还不喜欢被陌生的目光注视,比起威风凛凛万人瞩目的十二骑士。她更愿意做躲在幕后的情报头子或者在图书馆里安静的当文学少女,让她跟我堂堂正正的举行一次盛大婚礼,她估计会上演一场充满喜剧的千里逃婚记。

    而三无公主……呃,老实说嘛,不大好说,见一步走一步吧。反正她是我的贴身侍女,跑不掉,尊重她的意愿就是了,虽然我觉得她的最大意愿就是一辈子保持这样的关系然后写上一辈子的禽兽公爵……呜呜呜,我到底做了什么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数来数去,我心里头的遗憾就只剩下一个小狐狸!小狐狸!小狐狸!

    面对我的认真目光注视,小狐狸头渐渐低下,一抖一抖的毛绒狐耳微卷了起来,就连平时神气活现的尾巴。也竖直垂落,紧贴在修长笔直的腿缝之间,只有尾尖一小点在轻轻颤抖,就和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我在等一个认认真真的回答,不是嘴硬,也不许傲娇。

    “我……”终于,低着头的小狐狸渐渐抬了起来,从紧抿已久的嘴唇中。缓缓发出一个音调。

    “我,现在。不能答应你。”终于,小狐狸开了口,仿佛费劲了全身力气一般。

    “为什么?”我心里掩饰不住的失望。

    “因为……”眨了眨眼,这只小天狐那双黯淡的眸子开始活灵活现起来,充满狡黠,就像看到一头落入自己的陷阱中的笨熊。

    “因为。本天狐凭什么要听你这坏蛋的话,什么事不过三,到底是谁说的,为什么不能过三?你这坏蛋竟然拿出这种幼稚的理由来给本天狐施加压力,怎么可能忍得下这口气!”

    “我这不是……”我刚想说点什么。这只小天狐就哧溜一下狡猾的脱开了,跑远几步,转身回头,乌黑的秀发随着宛如扬起的丝绸缎带。

    “听好了。”她抬起小手,用力的指着我,脸上带着得意的绚丽笑容,将少女的风情洋溢到了极致。

    “我偏不爱听你这坏蛋的话,事不过三什么的,本天狐一定要打破,所以,你就乖乖的等第四次吧,到时候,到时候本天狐再认真的考虑。”

    “咦……什么?”我大脑一下子还没转过来,愣了好一会儿,忽然狂喜。

    虽然第四次,这只傲娇的小天狐也不一定就会答应,但是,这是她给过的最明朗的答复。

    回过神,小狐狸正乐哼哼的,仿佛发生了什么大好事一般,蹦蹦跳跳的轻快向前小跑,那根狐狸尾巴正以我从来没见过的速度幅度和频率,在高兴的摇摆着。

    “喂,等等我,你这只不安分的小天狐,想要第四次求婚对吧,我现在就说。”我连忙追上去,面带笑容。

    “不算,不算,这种事情怎么能连续做呢,至少……让我想一想,至少也要隔半年,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唉?还要再等半年才能让你答应吗?”

    “说的好像半年后本天狐就会答应你似的,呸呸呸,你这个坏蛋太不要脸了。”

    “我这要是脸皮不够厚,怎么把你娶回家。”

    “那可不关我的事。”

    一路和小狐狸大脑追逐,时而追上牵起她的小手,时而一不留神被她挣扎跑开,活像一对关系刚刚建立的小情侣,不知道又遭受了多少人的羡慕嫉妒恨目光,我都自动忽略了。

    直到看到那顶白色的小帐篷,小狐狸才安分下来,还用美目瞪了我一眼,让我不许再占她的便宜了,影响不好。

    哎哟,这不是觉悟挺高的么,现在就开始想着要和维拉丝她们和平相处了,只不过有小幽灵在,这两位圣女殿下肯定无法安分下来,我估计以后的日子有得打闹。

    这不,我刚刚按照小狐狸的话安分下来,就发现维拉丝站在门口,像是在等谁,见我和小狐狸一起走回来,她先是小小的惊讶一下,而后朝小狐狸微微一笑,向我小跑过来。

    感情是在等我么,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怎么了,维拉丝,瞧你急的,干嘛非得要在门口站着?”

    “大人,莎拉她……和希尔曼雅一起走了。”维拉丝像只无助的小狗,用依赖至极的湿润楚楚双眸看着我。

    “哦,这事呀。我知道,她和我说过了,怎么,莎拉没有和你说清楚?”

    “说是说了,她要和希尔曼雅一起去哈洛加斯,大概没办法和我们一起参加庆祝会了。原来大人都知道了,那我就放心了。”维拉丝松了一口大气,整个人安心下来。

    “莎拉走的那么急,没有把事情说清楚吗?”我疑惑的想了想。

    或许莎拉的确是走的挺急的,因为不知道拉尔那边的进度到底怎么样了,说不定还在世界之石要塞第一层迷路打转,说不定已经顺利突进到了毁灭王座,早去一步,莎拉心里就多安一分。所以连一直心思细腻,善解人意的莎拉,也走的匆忙,没能说清楚状况,才让我的小狗狗维拉丝如此的不安。

    可能还有一个原因,莎拉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和希尔曼雅前去暗中保护她的父亲,或许她带希尔曼雅走的时候,除了维拉丝还有其他人在场。她才没办法解释清楚吧,拉尔是个冒险者。更是个爱面子的冒险者,莎拉这是顾虑到父亲身为冒险者的尊严,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以免暴露,从这一方面看,她考虑的又是十分细心周道。

    总之。无论莎拉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都该让维拉丝安心,于是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维拉丝这才恍然,有些歉意的啊呜悲鸣了一声。

    “都怪我。在那么多人面前问,莎拉不会不高兴吧。”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莎拉并非不相信维拉丝,不想让她知道,而是场合不对,我暗中点头,拍了拍维拉丝的肩膀。

    “安心吧,莎拉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或许她心里也在内疚着呢,没能和你说清楚这件事,等她回来,你们两个相亲相爱的抱一个就好了。”

    “大人真是的,说的什么胡话,我和莎拉才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消除隔膜呢。”维拉丝温柔的瞪了我一眼,目光忽然有些恍惚,看着日落的天边,喃喃自语。

    “原来是这样,莎拉是去保护拉尔叔叔去了啊……”

    和维拉丝夫妻多年,她一个表情,我就立刻读懂了她的心思,轻轻将这只小狗狗揽在了怀里,在她耳边细语。

    “等庆祝会结束了,我想去拜祭一下岳父岳母大人,你要陪我一起去吗?”

    维拉丝抬起头,看着我,轻点点头,眼眶渐渐湿润起来。

    “还有,等拜祭完了之后,我们再回维塔司村住上几晚,好久没见布图爷爷了,嗯,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你说你爷爷会欢迎我吗?”

    “会的,一定会的。”维拉丝声线有些哽咽,静静的将脑袋埋在我怀里。

    “大人,不可以这样哦,太宠我的话,我会得意忘形的。”

    “我爱这么样就这么样,区区一只小狗狗没有发话的权利。”我细摸着维拉丝柔滑的乌黑长发,哼哼唧唧,也是被小狐狸传染的不行。

    片刻后,维拉丝似乎终于想起来一旁还有小狐狸看着,怀里的白皙温柔面庞唰一下通红起来,急急忙忙的退后几步离开,撇了小狐狸一眼,发现对方已经自动自觉的远离几步,盯着天空上的云朵,认真的仿佛那是一朵朵好吃的棉花糖。

    “我……我去准备准备……”看到小狐狸的反应,维拉丝更加羞涩难耐,比手画脚的开始试图转移话题来强行掩盖害羞感。

    “对……对的,就是这样,庆祝会是今晚举行对吧,莎拉走了,还真是失去了一大助力呢,所以不再努力点是不行了,得早一点去准备才行,就……就是这个样子,大人,我……我先走一步了,啊哈哈哈~~~~”

    迈着宛如机器人一样的僵硬步伐,脑门上不断羞红冒烟的维拉丝,看似慢实则飞快的逃离了我们的视线。

    “嗯哼?”等维拉丝走了后,小狐狸才回过头来,一步一步迈着,围绕我打转,似乎我又增加了新的内涵,要看个清楚仔细。

    “怎……怎么了?”我被盯的难为情,忍不住问道。

    “我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你这坏蛋口中所说的死守的唯一。”

    “哈……啊哈哈哈,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我哪有什么死守的唯一,让我选择的话不如让我死掉算了。”我连忙摇头。

    “哼,这种事不用狡辩也行,大家心里明白着呢,要是羡慕的话,早就将你这坏蛋……”说着,小狐狸比了一个咔嚓手势,笑的灿烂。

    “把你这坏蛋平均分了。”

    “不要一本正经的说那么恐怖的事情好么,我鸡皮疙瘩都起了。”

    “我是开玩笑的。”

    “以你的性格判断,说出这种话反而更恐怖了!”我更是毛骨悚然,紧抱身体,仿佛四肢脑袋随时会脱离自己而去。

    “哼,瞧你这坏蛋的怂样,没有花心的胆,就别作花心的死,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见把我吓惨了,小狐狸得意的抿嘴偷笑,狐狸尾巴轻甩,高高一扬,骄傲的大步走去,只留下风中凌乱的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