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七十九章 羊骡鸡小队升级版!
    ***************************************************************************************************

    “我说啊,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从内心正义乐观的快餐店店主,变成现在这样,简直就是快餐店之耻。”

    见里肯和汉斯又挤着脸对上了,我无奈叹息,想要从中寻找万恶之源,试图让他们重新变成那个和蔼的山德士上校和欢乐的蓝蓝路教主。

    “这样一说改变还真是大呢,和以前相比。”我这个问题,引发了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的深思,最后,基拉和巴尔似发现了什么,相视一眼,异口同声。

    “好像……就是和凡老弟你认识之后开始的。”

    我:“……”

    算了,这种小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价值,其实里肯和汉斯的变化也没那么大不是么,他们对快餐店之王的执着热情还是一如既往,从来没有变过。

    我嗯嗯的点着头,只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话说回来,阿琉斯呢?她可是我大轻音部的重要成员之一,是我彻底打败羊骡鸡小队的不可或缺份子。

    目光一转,我很快就从高挑的徳丝德娜后面,发现了那到小小的,蠕动着的身影,转上去一看,这小腐女,笼罩在一身不起眼的斗篷之中,从嘴里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另类满足笑声。宽大的,将她整个脑袋笼罩在阴影之中的斗篷帽子露出的目光,此时正紧紧注视着在掐架的里肯和汉斯,两只小手一手托着笔记一手在上面运笔疾飞。

    好吧,我懂了,默默的掏出对阿琉斯专用神器卷纸筒。一个利落的手起手落,卷纸筒在空气中划过完美的抛物线,伴随着清脆“啪”的声音,阿琉斯手中的笔和笔记本掉落在地,人也蹲了下去,两手紧紧抱着脑袋,摆出了个抱头蹲防的大小姐姿态,口中发出的让人不舒服的嘿嘿腐女笑声也变成了正常的娇软悲鸣。

    “忘记了,阿琉斯。忘记了很露哈拉呜……”

    啊,咬舌头了,连自己的四字真言属性都忘记了么?看来这次忘的很彻底,我很满意。

    收回对阿琉斯神器,我将蹲在地上的阿琉斯直接提了起来,就像拎起一只蜷在地上的不听话的小猫。

    “阿琉斯,还记得我吗?”强行将她转到面前,我笑眯眯的问道。

    “你是。谁啊?阿琉斯,什么都。不记得了。”

    “……”很好,有必要让你再忘记一些东西来空出空白的记忆记起我的身份。

    见我又掏出卷纸筒,阿琉斯终于回想起了一度被卷纸筒操控记忆的恐怖和四字真言咬舌的耻辱。

    “阿琉斯,记起来了,是老师,老师。错了,阿琉斯,错了。”

    “到底是我错了还是你错了,给我说清楚点。”我呼呼的比划着卷纸筒,威胁之意满满。

    “是……是……”阿琉斯畏惧的看着对她专用的大杀器。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

    “是卷纸筒,错了。”

    “啪”的一声脆响,阿琉斯再次抱头蹲地。

    “吴老弟,快住手。”身为阿琉斯的哥哥,汉斯看不下去了,扔下里肯跑过来,对我挤眉弄眼。

    “为什么总是喜欢欺负阿琉斯,也该适可而止了。”

    “……”阿琉斯抬起头,用感激目光看着自己的哥哥,或许在这一刻,她从未感觉过汉斯的形象是如此高大伟岸。

    “汉娜,别怕,有我在,还记得我是谁吧。”低头一看,和阿琉斯的目光对上,汉斯露出和蔼面容,就像展开翅膀将自己的孩子温柔包裹在里面的鸟爸爸。

    “你是好人。”阿琉斯歪头想了想,果断会心一击,让汉斯脸上的笑容破碎,捂着胸口面色发青。

    “都怪你,吴老弟,原本很正常的汉娜,现在变得奇怪了。”回过头,他一看泪目的向我投来控诉目光。

    不不不,阿琉斯从来没正常过吧,在你不知道的地方,你和里肯的相亲相爱互爆互肛同人本已经堆满了整个房间,醒醒吧汉斯,你还在做着自己有一个正常可爱的妹妹的美梦!

    见我不以为然,汉斯悲愤了,左看右看,打算找点证据出来让我彻底伏法,忽然,他灵光一闪,有了。

    默默来到阿琉斯身后,他向大家比了一个请看阿琉斯的手势,然后瞬间掀开阿琉斯的斗篷。

    堪比一键换装的效果出来了,带下帽子,流淌出一头火莹长发的阿琉斯,变成了威风凛凛气质冰冷孤高的大美人。

    蹲了一秒左右,汉斯重新给阿琉斯带上帽子,一秒换装效果再次出现,阿琉斯变成了柔弱胆怯的不起眼斗篷女孩。

    喂喂,这个老梗到现在还要翻新着用吗?阿琉斯的一键换装属性和我有个毛关系啊。

    偏偏,汉斯还在那大言不惭,企图强行让我背锅:“你看,这就是被吴老弟荼毒的阿琉斯。”

    他语气慷慨激昂,眼眶含泪,仿佛已经失去了一个乖巧可爱不会一键换装的妹妹,只能在往昔的记忆里面追悼。

    为了激发群众的同仇敌忾,汉斯再次帮阿琉斯上演了一键换装效果,我掀,我戴。

    “你们看,多可怜的阿琉斯啊。”

    我再掀,我再戴。

    “多可怜啊……”

    我掀掀掀……我戴戴戴……

    最后,汉斯的手根本停不下来,不断把阿琉斯的帽子玩来玩去,并研究新的玩法,让阿琉斯的一键换装速度越来越快,直至大家看着他的目光变得冰冷,他才猛然惊醒。赶紧停下来,挤出几滴鳄鱼的泪眼擦一擦,声音戚戚的哀叹。

    “多可怜啊,我的妹妹汉娜。”

    “你说的没错,汉娜实在太可怜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凶手。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里肯上前几步,来到汉斯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真诚说道。

    “真的吗?里肯,想不到你这家伙偶尔……偶尔也还能说点人话,身为骑士还保留着最后一丝公平正义之心,我对你有些改观了。”

    “哦,是吗?我也对你改观了。”

    “哈哈哈,这说不定是一个新的开始。”

    “就是就是。新的开始……你妹啊,汉娜变成正义罪魁祸首就是你这个不靠谱的哥哥!”里肯瞬间变脸,一记北斗友情狠狠轰在汉斯脸上,将他打的离地十万零八千度自转,而后砰然砸落在地上。

    这时候,其他人纷纷涌上,对着趴在地上的汉斯拳打脚踢,声声到肉。不光是汉巴格小队的成员,就连向来不怎么参与我们的逗比欢乐多的刺客格里斯。也上前去踢了几脚,人群包围之中,汉斯的惨叫声又高昂逐渐微弱,最后消逝全无。

    阿门,我在胸口比了一个十字。

    可怜又可悲的汉斯,祝你下辈子投胎到一个没有妹妹的世界。

    咦。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想起来了,今个儿要对付羊骡鸡小队,让他们彻底知道神和凡人的差距。

    “阿琉斯,来。来。”我亲切的招手,让歪头困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被群殴但是也丝毫不想去救他的阿琉斯召来身边。

    “老师,阿琉斯,交到,新朋友了。”她上前几步,变得有些兴冲冲,颇有邀功之意的说道。

    “新朋友这种事放到以后再说也不迟。”我罢了罢手,无非就是蚂蚁青蛙蚱蜢之类的,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阿琉斯!大受打击!累感不爱!”

    我说啊,你这小腐女的四字真言到是玩的越来越溜了,到底是跟谁学坏的?

    “阿琉斯,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我们最大的使命吧?”

    “使命?”阿琉斯侧着脑袋,果然是忘记了,真拿这小腐女没办法,记性那么差到底是谁的错。

    “忘记了吗?我们的组合。”我将魔法扩音器拿出来,做到这个份上总该能想起了吧。

    “啊……”阿琉斯刚捡起来的笔记本和笔,再一次掉落在地,她整个人愣住了,就仿佛是身怀可以拯救世界的道具的异世界少女,在穿越世界的时候被大魔王偷袭而失忆,混混沌沌的过了好几年后,终于有一天,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使命,以及一直放在身上,遗忘已久的重要道具。

    “阿琉斯,记起来了!”

    “很好,请大声的说出口,我们到底是谁!”

    我高举魔法扩音器,和阿琉斯站到了一起,两人心有灵犀的摆了一个炫酷pose,不知何时,阿琉斯的肩膀上已经架上了一把萨克斯手琴,轻闭眼睑,满满一股文学少女风。

    “为了拯救,世界!为了维护,和平!我们——发誓要用,美妙音乐,征服宇宙,轻音部!”

    老实说,为了照顾阿琉斯的四字真言术感觉气势少了很多。

    等我们从久违的轻音部部训宣言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一群人正在周围绕圈,手中握着一捆腰带连成的绳子。

    “好的,这样一来就可以了。”里肯和汉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团结默契,打好最后一个结后,他们同时拍拍手,相视一笑。

    “什么可以了?”我露出疑惑的目光,手下意识抓了抓,忽然发现自己的宝贝魔法扩音器不见了!

    不仅如此,双手和身体还不能动了!

    看到束缚着自己的身体的东西,我才露出悔恨愤怒目光,可不是刚才大家手中的腰带绳索吗?而我,还有阿琉斯,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这根绳索牢牢绑在了一颗大树上,魔法扩音器和萨克斯手琴都被抢走,放到了一边。

    “放我们下来,你们这些混蛋,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啊……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先去营地逛一圈吧,好一会儿没回来过了。去逛一逛,喝口营地的小酒再说。”

    “也带上我。”

    “我也去,我也去。”

    “你们这群混蛋,先把我放开再说!”眼看一群人晃晃荡荡的离开,要把我和阿琉斯扔在这里,我发出一声雄浑怒吼。

    然并卵。

    “哈哈哈!”这时候。透着严重傻气的笑声传了过来,忽然间,在我们面前窜出了三道身影。

    其一是高特,笑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幸灾乐祸的一逼。

    “吴老弟,看来你的轻音部出师不利呢,真是太可怜了。”

    “少啰嗦,快点把我放下来再说。”

    “哼,我特地过来可不是为了帮你松绑这种小事。睁开眼仔细瞧一瞧吧,我的羊骡鸡小队,已经再次集合完毕,世界就交由我们来守护吧,而吴老弟你,和你的拍档,就在这里静静的一边看着我们拯救世界就好了,哇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高特狂妄的大笑声。另外两道身影在刺目的阳光中上前一步,双手抱胸。高大威猛,一股海啸般的气势随之迎面而来,让我心中一凛。

    “听好了,我们羊骡鸡小队,已经为接下来不可逆转的救世伟业,事先给自己取好了响亮的名堂。从今以后,我们三个一体,必将名震大陆,所有的城镇广场上都将留下我们伟大的雕像,永远受人仰慕崇敬。”

    “什……什么?”区区大猩猩高特。竟然想到了如此高端的玩法,这不可能!

    “首先是我,羊骡鸡小队队长,外号是——自由之光——高特!”

    大吼一声,高特以比阿琉斯更恐怖的速度完成了一键换装……不,应该用一键脱装来形容比较合适,总之根本无法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他身上的衣服就不见了,然后像大鹏展翅一样张开双手,比了一个只有飞翔的姿态。

    幸好我早就知道头蠢货猩猩是什么尿性,先让阿琉斯闭上了眼,免得污秽了她的眼睛,不,我担心的其实不是这个,而是怕阿琉斯看到实物以后,笔下的bl作变得更加真实动感,让人落泪。

    接下来,另外一道侧站着的身影转过身,双手抱胸,面朝太阳,唰啦一声,裤裆自动解开。

    “民主海洋——米山!!!”

    再次之,身姿比另外三人高大不少的野蛮人也转过了身,在三秒内迅速做完一整套第八套广播体操,最后停留在金鸡独立的姿势,怒目而视。

    “人权斗士——可汗!!!”

    然后,三人齐齐扭动,摆出比鸡牛……哦不,是基纽特种部队更加别扭的pose,异口同声:“我们是——自由民主人权三位一体的羊骡鸡小队!!!”

    我:“……”

    “好了,终于可以一网打尽了。”

    眨眼间,羊骡鸡小队被绑在了和我们同一颗树上,凶手……不,是拯救了世界的人,正是杀了个回马枪的卡丽娜,拍拍手,她像打扫完了三件大型垃圾一样,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丽娜,听我说,这是误会————!!!”高特一边挣扎,一边大喊。

    “我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有什么不对,为了梦想而战的人身影最是耀眼,你不是曾经这样和我说过吗?!”

    “哦?”卡丽娜停下脚步,转过身,高特一看还有戏,拼命露出讨好炫耀笑容。

    “所以说啊,丽娜,你不觉得我的飞翔姿态,最是耀眼吗?”

    就连我都听到了,卡丽娜脑门上咔嚓一声的理智断裂声音。

    结果,本来只是和我一样被绑在树上的羊骡鸡小队,又被冻成了冰雕,和大树彻底融为了一体,哈哈哈,活该,让你在我眼前炫耀,早知如此,一开始就帮我松绑,把我救下来不就好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咦,等等,松绑?

    “丽娜大姐,至少救救我啊——————!!!”甚至如同毛毛虫一样蠕动挣扎着,我冲身影已经远去卡丽娜发出一声悲切呐喊。

    最后,我和阿琉斯总算被莎拉救了下来,世上果然只有萝莉好,至于羊骡鸡小队,就让他们和这棵树相连,过上一辈子吧,什么,庆祝会?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围绕着这棵树举行的,或者说祭祀比较恰当?

    “信?”

    “是的,妈妈寄来的信。”莎拉将信封和信纸一起递给了我。

    “既然是寄信来,那应该是来不了吧,这次庆祝会。”我一边展开信纸,一边喃喃自语说道。

    果然,在信纸上,我的岳母大人用一手秀丽好字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表示她和拉尔三条子没办法来参加庆祝会了。

    “嗯嗯,我看看,什么,拉尔他们竟然打算去挑战巴尔了?”我吓的手一抖,信纸差点掉下。

    在哈洛加斯的那三个月,我们其实和丽莎阿姨以及拉尔三条子见过几次,供奉给三大爷的好饭好菜,有几次还都是丽莎阿姨帮忙弄的。

    那时候,拉尔三条子只不过是刚刚通过了三大爷的考验,初步踏入世界之石要塞,没想到竟然如此激进,下一步就要直接去挑战巴尔了,都不用做好完全的准备吗?你以为巴尔是阿猫阿狗啊。

    丽莎阿姨人在哈洛加斯,到不用跟着拉尔他们一起去,不过丈夫跑去拼命了,她总不能回来参加庆祝会,这也是个道理。

    “……没问题吧?”我挠了挠头,有些为难。

    这话有两个意思,其一是拉尔他们去挑战巴尔,有一定的风险,要不要去瞅一眼,暗中保护一下,其二,父亲去冒险,身为女儿的莎拉却要在这里帮忙和参加庆祝会,会不会太勉强莎拉了。

    “大哥哥放心,爸爸他们没问题的。”比我更加了解拉尔的莎拉,轻摇了摇头,笑道。

    “爸爸这个人,虽然平时看着不怎么正经,但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攸关生死的事情上疏忽大意,我相信他。”

    “但是,无论那边怎么准备完全,作为女儿果然还是会担心受怕,对吧。”我微微下蹲,将莎拉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粉色秀发。

    “所以,去吧,叫上希尔曼雅一起去,虽然我很想说可以保护他们这一次,但是没办法保护他们一辈子这种大道理,但果然还是没办法放下,感情永远是比道理更加真实的东西。”

    “大哥哥,谢谢你,莎拉最爱你了。”莎拉抬起双手,拢在我的脖子上,踮起脚尖仰头深情献上一吻。

    “可别让他们发现你们在暗处保护哦,否则你的爸爸大概会生气一个月吧。”

    “是一整年哦。”小跑着前去找希尔曼雅的莎拉回过头,冲我嫣然一笑,临冬的草原,霎时间春暖花开…………(未完待续……)

    ps:点娘改版,以后的分类前六看来只能旁观各位撕逼了,不过月票还是要求的,新的月份,新的开始,敏娜桑也请给小七一张新的保底月票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