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七十八章 菊与堡
    ***************************************************************************************************

    “表哥喵,早上好啊,刚才西露丝艾柯露来和我借了水粉呢,难道说她们终于找到了心上人,想要好好打扮一番了?可是我觉得以她们的底子,根本不需要化妆喵。”一大早的,菲妮就精神过剩的跑过来,把身边的碧丝和欧娜甩到身后,见我在洗脸,于是乎兴冲冲地打招呼道。

    “什么?心上人?西露丝和艾柯露的?!”

    一瞬间,菲妮感受到了十八层地狱般的险恶杀气,配合上某德鲁伊猛地一回头,脸上稀里哗啦五颜六色的狰狞面孔,比阎罗王还要恐怖,菲妮就这样保持着面带俏爽笑容,抬手招呼的姿势,活活的吓晕过去。

    哦,我记起来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和菲妮要水粉,不是我让她们去的吗?什么呀,这小伪娘,吓了我一大跳。

    想到这里,我松了一口气,继续回过头,仔仔细细的将脸上的妆底全部洗掉,至于菲妮,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晕过去,但是罪有应得,就让她在地上躺一躺,凉快凉快吧。

    “菲妮,怎么了?”欧娜和碧丝稍后来到,看到菲妮倒在地上,她的老相好惊呼一声。

    “谁知道呢,我一回头看到她,她就倒下去,碰都没碰。可真和我没关系。”

    我连忙洗脱嫌疑,欧娜这朵小百合可是黑化的一把手,堪称言叶和有奶的结合体,黑化之后谁都不认,只认柴刀,据菲妮述。

    “真的是这样吗。长老大人?”将菲妮扶起,欧娜满是不信的看着我,也难怪,现场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是凶手还能有谁。

    “真的没骗你,大概是因为我最近正在练饱含杀气的眼神吧,不小心把菲妮给吓晕过去了。”

    “为什么要练这样的眼神呢?”

    “总是有人说我没有高手气势不是吗?”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拿菲妮当练习对象啊,长老大人真是的。”经过我一番解释后,欧娜也不计较了。扶着菲妮进了屋子。

    那之后,菲妮连续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梦里尽是她朝我跑过来然后我忽然化作厉鬼将她一口吃掉,据她自己说。

    这一天回来的人有马拉格比三人组,真是可怜呢,这三个家伙,早就说要找队友了,到现在还是没找到。根据库特的不可靠情报,老马想找两个狐人妹子。丑陋的目的昭然若揭,白狼是实干派,他认为队伍里首先缺一个刺客或者亚马逊,然后根据队伍的性质,再找个野蛮人或者死灵法师,当然。德鲁伊也不错。

    至于库特,他想要性格更加火辣的狼人妹子,已经一脚踏在了抖m之路上面。

    只不过,挑来减去,三人虽然没能找到队友。实力却突飞猛进,其实他们的天赋都很不错,只是以前一直被小狐狸压了一波,小狐狸走了对他们而言也是好事一件,就像双子公主与小黑炭,一个天赋过高的队友对整个队伍而言,未必是件好事,这样的队友会让你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路,领悟自己的道。

    结果拖着拖着,三人一个不小心就过了三大爷的考验,又一个不小心把巴尔大爷干了一次,虽说过程有些惊险,哪怕是面瘫男白狼回忆起来,尾巴毛都忍不住要竖直,不过,毕竟成功的过了不是吗?如今少了露西亚的露西亚小队,已经是第二世界的冒险小队了,这个罕见的三人小队也混出了名堂,履行了他们当初的承诺,没有给小狐狸丢脸。

    “凡老大,我们回来啦,哈哈哈哈哈。”远远的,马拉格比那充满作死属性的大笑声就响了起来。

    “哟,欢迎欢迎,是你们三位呀。”

    “我们是最早的吧,绝对是最早回来的对吧,因为正好刚历练回来没几天,还在休整,接到凡老大的消息立刻就回来了。”

    “很抱歉,你们是老二。”我指了指正向双子公主传教搞笑艺人职业的菲妮……

    菲妮你找死啊啊啊!!!

    将菲妮的尸体(?)埋到谁也发现不了的羊圈里后,我拍拍手回来,发现老马和高特这对作死帝已经打的火热,高特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是作死帝之间的电波感应将他召唤过来?

    “没想到你们对我的事那么上心,我真是太感动了。”

    “高特老大你说的是哪里话,我们可是战友啊,战友!”

    圣骑士老马和圣骑士高特,两个人勾肩搭背,笑到一块,库特和白狼看到这一幕,都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以免沾染到两人联手散步的超强作死病毒。

    “说的好,是战友,这句话简直到了我的心坎上。”高特窜出两行热泪,拍着老马的肩膀。

    “战友,要一起去享受自由吗?”

    “自由在何方?”老马一脸深沉,沧桑远望。

    “河边自由翔。”高特国字脸一肃,对上暗号了。

    “河边吗?哼哼哼,高特老大,虽然你我的目的不同,但是道路却是相同的,走吧,一起奔向光明,河边的少女们,我老马来了,这具雕塑般的完美雄性身躯,任由你们看个够。”

    “为了自由。”

    “为了美少女。”

    “向前冲啊!”手拉着手,高特和老马宛如充满童真的孩童般,灿烂大笑,互相追逐嬉戏,指着前方向前奔跑,碧蓝的天空和鲜艳的花海点缀了他们的背景。

    结果没能跑出一百米,嗖嗖两跟冰箭就准确无误的命中了他们的菊花。

    “自由!”高特惨叫一声,脑海中仍不忘皿煮之光普照大地。

    “美少女!”老马也惨叫了一声,acer之光彻底将他笼罩。

    看着数百之外带着一对巡逻小队路过的卡丽娜,我远远的冲她竖起了大拇指。几日不见,丽娜大姐您的冰箭准头又提升了不少。

    “白狼,我觉得我们队伍缺的不是两个人,是三个人才对。”那边,库特已经和白狼商量起来了,无论是狼人少女也好。野蛮人刺客亚马逊死灵法师也好,总之先找个圣骑士再说吧,没有其他要求,一级的新人都可,只要不是老马就行。

    捂着冻结裆部的老马,丝毫不知道失业危机已经悄悄降临。

    约莫是中午过后时分,里肯小队一群六人也浩浩荡荡的杀了回来。

    “咦,汉斯老兄呢?”我朝里肯小队的身后望去,并没有发现汉巴格小队。

    “吴老弟。”里肯不满的说道。

    “别总是将我们正义的黄金炸肉小队和那种充满苍蝇老鼠污水的落魄倒闭快餐店联系到一块。我们和他们不是一路的。”

    肯德基小队已经正式改名叫黄金炸肉小队了吗?

    “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快他们一步先回来了,汉巴格小队又输给了我们。”

    法师基拉在一旁做着补充说明,徳丝德娜这对亚马逊姐妹一路上不断东张西望,见着我就问莎尔娜姐姐的行踪,我说你们还是不死心吗?莎尔娜姐姐是我的!

    “又?”我注意到一个字眼。

    “哼,吴老弟你也不简单呢,竟然连这种细节都发现了。”里肯将一头未老先白的头发轻轻一抹。露出【说的好,就等你这么问了】的兴奋锐利目光。

    不……我能收回刚才的话么。总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是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情……”里肯已经自顾自的进入的回忆模式。

    “我和那只卖死苍蝇的一言不合,吵了起来。”

    说的好像你们平时能说到一块去,不会吵架似的。

    “既然谁都说服不了谁,自然要用真男人的方式对决。”

    啊啊啊,又是标准的日常节奏。

    “于是,我们进行了一场美食界最残酷的决战。食戟!”

    警察叔叔,就是那边那几个侵权的导演和编剧!

    “最后,如你所见,自然是我们赢了。”

    “我对你们比试的手段很感兴趣,到底是怎么赢的?”在心里吐槽个够。我终于开口。

    “很简单,在冒险者广场上各自摆摊,吸引客人,谁被吃掉的碟数多谁就赢。”

    “结果赢了多少呢?”

    “不多不少,正好比对方多一个碟子,我现在对卖死苍蝇那一脸的悔恨不甘表情还记忆犹新,真是太解恨了,哈哈哈。”

    “能别再提这件事了吗队长,每次想起我就想吐了。”里肯高兴的说着,他的队友却一个个露出作呕模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队长的逼迫……不,是邀请下,我们贡献了不少。”基拉说着,脸皱成一团,回忆起那段可怕的经历,又是一阵干呕。

    “大概有十分之一左右,半年之内,我再也不想看到炸肉了。”徳丝德娜也是一脸恶心的不行。

    五个人吃了十分之一的碟数,那起码也得有个几百碟吧,怪不得吃的想吐,我露出怜悯目光。

    “不过等等,让队友吃不是犯规行为吗?”

    “谁说的,这只是我和卖死苍蝇之间的个人对决,他们是客人,客人。”里肯再三强调。

    “再说卖死苍蝇的那边不是也用了同样的办法?只不过毕竟还是输我们一筹,真是蠢货,竟然试图挑战我里肯家族的快餐之王称号。”

    “你这句话我可不能置之不理。”就在这时,一道正义的声音从后面响起,大家纷纷回过头,可不是汉斯带着他的汉巴格小队气势汹汹的杀过来。

    “卖腐肉的,你竟然在背后肆意的诋毁我?我真是看错你了,原本以为你只不过是一个在决斗上使诈的阴险小人,没想到竟然卑鄙到这种程度。”

    “等等,你说我使诈?真是天大的玩笑,最先招呼队友一起帮忙的不是你才对吗?你别做贼喊捉贼了。”

    “你刚才不也说了这是合理行为吗?”

    “看来你偷听了不少嘛,好吧,既然你也承认是合理行为,那何来使诈一说?”里肯站在胜利者的高度上,对汉斯露出居高临下目光。

    “我看见了,在最后时刻,你这家伙既然把一碟臭腐肉偷偷塞到塞到菊花里面!”汉斯大手一指,而后划落,斜指里肯的臀部。

    里肯脸色一变,他的队友也十分不给面子的在窃窃私语。

    “难怪了,比赛之后队长便秘了好几天。”

    “厕所里经常发出痛苦呻吟。”

    “将那种刚刚出锅的又热又辣又粗糙的滚烫炸鸡块……队长也是蛮拼啊。”

    “肃然起敬之。”

    “没话好说了吧,卖腐肉的!”汉斯这下得意了。

    “哼哼哼,真不愧是你,我的老对手,我明明已经做的如此隐蔽了,竟然还是被你发现。”

    “你以为我们斗了多少年?”

    “但是,食戟里面的规则,只说过身为决斗者的我们,不许吃对吧。”

    “当然了。”

    “但是,我并没有用嘴吃,所以没有犯规不是吗?”

    “你……”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时刻紧盯着我一样,我也看到了,在那最后一刻的关键时刻,你这家伙也一样试图将自己做的面包夹苍蝇肉塞到菊花里面对吧。”

    所有人:“……”

    该怎么说呢,这两个家伙不愧是斗了几十年的老对手,一样的狡诈,一样的卑鄙,一样的无耻,谁也没资格说谁。

    汉斯脸色大变:“别胡说,少血口喷人了,我要是这样做了,你还能赢?”

    “是的,你要是成功了,还真没办法赢,只不过是平手而已,可惜你失败了不吗?哈哈哈,你这个蠢货,终于知道自己做的苍蝇汉堡有多让人绝望了吧,它的个头让你无法将它塞到菊花里面,而我能,所以是我赢了,哈哈哈!!!”

    “混账,混账!!!”汉斯终于留下屈辱的泪水,跪倒在地,不断捶打着地面。

    “等着瞧吧,我现在立刻就要研究迷你型号的汉堡,你也就乘着现在得意一阵子吧!”

    别以能塞入菊花为前提研究啊混蛋!……(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月底最后一天了,期待月票给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