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成吨的心灵阴影
    ***************************************************************************************************

    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的快速到来,给这次庆祝会增添了几分热闹,虽然不可能当天晚上就来齐人,举办宴会,甚至明天晚上,后天晚上都不一定来得齐,但在晚饭时间,我们还是约了高特夫妇,加上侍女三人组一起,还有今天刚到的贝雅小丫头,先嗨一嗨再说,有菲妮这活跃气氛的小伪娘在,还有贝雅这一刻也安分不下来的主,已经不愁会冷清冷场了。

    碧丝带来了好酒,尤其是专门给我酿制的好酒,让在野蛮人三大爷那痛**上全部好酒的我终于再次重振雄风,提着酒坛子牛逼哄哄的挨个敬过去,眨眼间从歌神进化成酒神。

    可是没料到,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那就是酒鬼水晶,这货长着小圣月贤狼的模样,肚量却还是巨龙级别的,而且尤嗜喝酒,我竟然不长眼和她死磕上去,结果,虽然碧丝给我的酒是喝不醉,但就算是水也能将膀胱喝爆啊。

    最终,我败给了水晶,不,不能这样说,身为饲主怎么能输给区区宠物呢,应该说我败给了厕所才对。

    要不是维拉丝制止,水晶还真能将碧丝带来的美酒一口气喝光,饶是如此也喝了大半,本来我还打算用这些酒用在庆祝会上呢,没想到在一个预热的晚餐上就喝了那么多。

    幸好,我们这里有土豪在。贝雅喝的微微醉熏,看出了我的苦恼,为了在新的小伙伴面前表现一下她身为精灵公主的能量,小手一挥,就将庆祝会要用的酒全包下来了,水晶可以放开肚皮喝个够。

    身处库拉斯特森林。物产丰富,精灵族什么都不缺,一年四季都能酿酒,天知道整个精灵族的存酒量有多少,估计将整个精灵王城淹没绝对不是难事,珍贵的只有顶级好酒,比如说萨克水晶。

    可以看到,当贝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水晶看着贝雅的眼神。那是**裸的从头顶上连续冒出一连串的【好感度+100】,堪比当年马【哔】奥一代第三关的无限踩龟壳奖命,要是这是galgame贝雅是男主角水晶是可攻略角色的话,水晶的好感度高的已经可以让贝雅开后宫玩双飞都没问题了。

    好吧,恭喜你了水晶,继我和阿卡拉之后,第三个冤大头不差钱的饲主又找到了。

    因为是预热庆祝,说白了就是找个借口大家乐呵乐呵。为了避免透支庆祝会的气氛,大家都有默契的没闹太晚。约莫一两小时过后就各自尽兴散去,只剩下膀胱快要爆炸的我和因为太高兴一不小心又卖了不少节操快要卖光的大猩猩苦不堪言。

    咦,这货还有节操可言吗?是我的错觉吧,早就已经透支到他的人猿祖宗去了吧,节操瓶是大姨妈巾做成的吧。

    体验了一个晚上上两位数厕所的快感后,我终于在凌晨降至的时候。晕晕沉沉的就近在倒在客厅长椅上睡着,咦,身下有什么搁背的东西,看我一脚踹飞,顺利霸占了整张长椅。大字型躺着呼呼熟睡起来。

    迷糊中,似乎刚才被我踹出去的东西,又爬了上来,把我当成垫被睡了,真是岂有此理,不过今个本德鲁伊实在困的不行了,等醒过来之后再和你计较。

    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或者说日上三竿都差不多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忽然感觉身上压着什么东西,我想起了凌晨时分的事儿,好胆子,到底是谁,胆敢把救世主当垫被睡,死狗?水晶?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保持身体不动,猛地一低头,终于看到了趴在胸口上的大型垃圾为何物。

    呃……都猜错了,竟然是贝雅丫头,这家伙怎么睡在这里?我挠了挠头,充满困惑。

    还有,是谁如此贴身,在我们两个身上盖了一层温暖的毛皮被单。

    恰好维拉丝经过,我连忙招呼。

    “贝雅啊,昨天喝的有点醉了,硬是抱着椅子不肯起来,说这是她的专用床呢。”

    维拉丝带着温暖的目光注视着我们俩,似在说,大人和贝雅挺般配的嘛,作为父女,你看一起睡的多温馨。

    哦,我应了一声,这样说的话,当初被我一脚踹开的家伙就是贝雅咯?幸好她当时醉醉的,应该没怎么意识到,迷迷糊糊的摸上来又睡着了,结果是我鸠占鹊巢而不能怪她将我当垫被咯?

    混蛋,你以为我会乖乖认错吗?所谓的男人啊,就是一旦做了哪怕是跪着也要含泪继续做下去并且死鸭子嘴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做错了的生物啊!况且这里是我的家,我爱睡哪里就睡哪里,何来鸠占鹊巢一说,我真是太仁慈了。

    这么一想,我顿时觉得自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看着贝雅的眼神也再无怜悯。

    “嗯呜~~~”小丫头大概还有点晕乎乎,发出一声略带痛苦的呻吟后,小小的身子在我身上蜷抱的更近,脸蛋在怀里蹭了蹭,迷迷糊糊的梦呓了一句。

    “妈妈……贝雅好想你,呜~~~~”

    我:“……”

    维拉丝:“……”

    “能将这丫头一脚踹飞吗?”我面无表情说道。

    “难得做这样的好梦,大人就忍心吗?”维拉丝似早已经看透了我,嘴角含笑,身上的温柔光环更甚。

    “问题是,为什么是妈妈?为什么要在我怀里做妈妈的梦?我和她的妈妈哪里像了?你就不觉得奇怪吗?很奇怪对吧维拉丝,说不定贝雅现在其实是在做噩梦,很快她梦中的妈妈就要把假发和怀里的两个肉包扯下,变成恶魔张牙舞爪的扑向贝雅,所以说现在叫醒她是为了她好。”我振振有词,强词夺理。

    “真是拿大人没办法。”

    “维拉丝你啊。不要说的很了解我似的,我其实……”话还未说完,维拉丝就在身边蹲下,温柔小手从被子里探入,和我的大手相连,五指紧扣。

    “这样……总该满足了吧。可以安分下来了吧,大人。”纯净美丽的俏脸抹上一层深邃醉人的红晕,维拉丝轻声细语的挨着我的耳边说道。

    “这……”我的确被维拉丝的举动小小吓了一跳,并随之产生了小小的满足感,只觉得如果是这样,别说胸膛上趴着一个贝雅,就算趴着两个三个,十个八个,也没什么所谓。一直握到天荒地老也没问题。

    但是,这会显得我是个很容易驯服的人,我是一家之主,必须有事没事的时候装一下深沉,才能保持自己的男性逼格魅力?咦,刚才为什么用的是语气上扬的疑问句呢,难道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拥有所谓的男性魅力?

    咳咳,总之细节不必在意。一句话,我不能就这样轻易满足于维拉丝的温柔之中。必须让她觉得,我是一个更别扭,更难伺候的一家之主,这样做她这个妻子做的也更有成就感不是吗?

    “不行,我还是觉得这波亏了。”我目光一沉,语气悲痛而无奈。

    “除非……”

    “除非什么?”维拉丝明知道丈夫在打歪主意。但还是忍不住红着脸问道。

    “除非你让我亲一口……不,是几口。”

    “大人。”维拉丝轻咬娇唇,脸红成了熟透的大虾,不过这份羞色之中,似乎又饱含几分笑意。

    “太过得意忘形的话。可是会后悔的哦。”

    “后悔,我的字典里从没有这个字。”我嗤之以鼻,就你,维拉丝?你的威胁实在太软弱无力了,说实话就像午夜剧场里的“太太,我已经忍不住了,无论如何都想要你……”、“不……不行,我的丈夫……他很快就要下班回家了”、“但是我是快枪手所以没关系”。

    “真的吗?”维拉丝的笑意更加明显。

    “当然。”

    “那你抬头看一看。”

    “……”我下意识顺着维拉丝的话仰头一看,发现了两个一模一样小小脑袋,正从椅子后面探上来,好奇而羞涩的看着这一幕。

    西露丝和艾柯露。

    “咳咳咳,西露丝和艾柯露啊,来了怎么不出声呢。”我差点被口水呛着,立刻就摆出了一张好父亲的温柔国字脸。

    “因为。”

    “没有出声的机会啊。”

    “爸爸和维拉丝妈妈这样那样的……甜甜蜜蜜。”

    “才……才没有,只是……那个……很正常的……”结果扮了一回孔明的维拉丝,先羞了个大红脸。

    “嗯嗯呜~~~”似乎人有多点,面对大家有意无意的强势围观,怀里的贝雅开始有苏醒的征兆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你们,有那种打扮用的水粉吗?”

    “水粉?”三个女孩相视一眼,齐齐摇头。

    我家的女孩们果然是天生丽质,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啊,我高兴的点点头。

    “那你们知道谁身上有吗?”

    “啊,我知道我知道,菲妮姐姐身上有。”

    哦?是那只小伪娘啊,也是,无论怎么说毕竟不是真的女人,平时也必须依赖这些打扮打扮才更像。

    “听菲妮姐姐说是平时表演的时候要用到。”

    “……”原来那货也是天生丽质,打从娘胎开始就有做女人的潜质啊混蛋!

    “能去菲妮那帮我弄一点回来可以吗?拜托了。”

    双子公主欣然领命,高高兴兴的出门了,侍女三人组的落脚处离我们这并不远,很快她们就回来了,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

    于是,我猛地在脸上一阵涂抹,没来得及照镜子看看效果,贝雅就已经朦胧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疼疼疼,昨天喝酒有点喝多了,不过,做了和妈妈有关的美梦,值了。

    揉着太阳穴,贝雅迷迷糊糊,不情不愿的睁开一条眼线,从狭隘而朦胧的视野之中,入目的风景让她呆滞。

    一张明显是男人的国字脸,打着一层厚厚粉底,涂着浓重的眼影,朝这边高高努起的两片肥厚嘴唇,上面胡乱涂抹着鲜红胭脂,宛如血盆大嘴,不断的在视野中放大,逼近,并发出含糊的声音。

    “贝雅,我的宝贝女儿,妈妈想你了,来,香一个。”

    轰隆一声,贝雅脑海中划过几道晴天霹雳,睡梦中妈妈的美丽高贵身影,和眼前这张用群魔乱舞形容也不为过的人妖脸两两碰撞,迸发出火星撞地球般的爆炸。

    或许是在不足一微秒的时间里,贝雅的理智神经断裂,以史无前例的嗓门高喊一声“不要啊~~~~~”,瞬间着装,带上了铁指虎,雨点一般的拳头火力全开,朝着眼前这张还在不断靠近过来,试图亵渎她心目中美丽高贵的母亲身影的人妖大脸轰过去。

    系统提示:玩家贝雅,遭受到了10000000点精神伤害,其中50%转化为心灵损伤,造成持续性心灵伤害,并产生了约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心灵阴影面积。

    系统提示:玩家吴凡,遭受到了100000点北斗无情破颜拳伤害,因为颜值已经降到平均线上受平凡属性影响无法再低,系统感到十分遗憾。

    遗憾你妹啊!

    最终,我和贝雅两败俱伤,当然,是我占的便宜多一点,换言之,赢了,哼哼哼。

    “笨蛋吴,等着瞧吧,本殿下绝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

    小丫头显然也知道这一点,被怒抢肉山失去盾和奶酪,就连为了抢盾而丢到地上的奶瓶也被敌人悄悄摸走的羞辱感,让她的一张俏脸布满羞愤,眼角含泪,楚楚可怜。

    “你这丫头可真不知感恩,我可是听到你在我怀里一直喊妈妈,心生怜悯,所以不惜牺牲自己高大的形象来抚慰你,你竟然不领情。”

    “我……我在你怀里?都……都听到了?”贝雅闻言,全身颤抖的更加厉害,小手哆嗦的指着我,似乎恨不得射出六脉神剑把我穿成马蜂窝。

    “啊啊啊!!!耻辱!!!奇耻大辱!!!本殿下不活了,临死也要拉笨蛋吴你垫背!”

    “你垫了我一晚上还不满足?休想!”

    结果,某德鲁伊和精灵公主的日常打闹再次拉开帷幕,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宛如一首营地的和平进行曲…………(未完待续……)

    ps:月票还算给力,再更一章吧,嗯,这次可是加更了,不是还更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