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七十章 笨蛋也会有心事
    ***************************************************************************************************

    带着炫目火焰的长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壮丽光辉,和钢铁激烈摩擦碰撞的刺耳刮音响起,火焰剑尖在混沌装甲表面上划过,留下一道痕迹。

    “吴老弟,你的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要慢一点嘛。”战斗中,高特大猩猩的语气也带上了几分攻击性。

    “哦,是吗?不过你的剑似乎也比我想象中的要钝上那么一点点。”我看着铠甲上的那道痕迹,笑了笑,道,并非躲不过,只不是刻意想试一试自己现在的防御如何。

    这样看来,神符之语亚克南圆盾的高魔防,加上暗金黑帝斯的高物防,还是要比高特手中这把暗金双手剑外加卡丽娜的强化附魔要厉害上不止一筹。

    想想也是,才刚刚达到领域境界的强者,有几个能有这样豪华的装备?暗金黑帝斯外加圣堂亚克南圆盾,这两件装备就算放在世界之力强者中也不算落后了,这让我略有以装备压人的感觉,本来就不是在一个对等的环境下战斗了。

    没办法,总不能让我将装备剥精光吧,手中的亚克南圆盾一抬,挡住了高特的反手第二击,我冲他露齿一笑。

    “只有这种程度吗?可是连防都破不了哦。”

    “吴老弟,你太着急了,热身都还没开始呢,等着睁大眼吧。”话回荡在空气中,高特的人已经消失在眼前。

    好快。速度要比我的本体快,是圣骑士的突击吧?

    或许是和大师兄战斗次数太多,让我毫不犹豫的就想到突击这个技能,大师兄可谓将它练的出神入化,衍生成了全新的瞬步,速度快的让人发指。连开了挂的狼人变身,也不敢说速度能比他快多少。

    高特自然没有大师兄那样的天赋,可以将突击修炼成瞬步,不过将突击当成是位移技巧,取代普通的移动走位,却是大多数圣骑士都擅长的事情,突击的迅猛性,突击的迷惑性,都足以让圣骑士对它钟情有加。

    果然。以突击挪移到了身后的高特,发动了让我脑后胜丰的猛烈攻击。

    来不及回过头,耳朵一抖,我听到了好几道破风声自身后响起,是圣骑士的白热技能,这个技能因为和德鲁伊的狂怒比较类似,我已经介绍过不止一次了,虽然狂热对命中率会有一点点影响。但是你可别指望一个领域级的圣骑士,还能将狂热挥偏。

    手中的圆盾往后一挥。划过一道奇妙的弧线,竟然抵挡住了大部分白热攻击,与此同时,水晶剑紧跟其后,将最后一剑白热抵挡下来。

    “不错嘛,你什么时候练就了一手盾牌功夫?”见我露出这么一手。高特十分惊讶。

    “你猜。”我嘿嘿一笑,其实是跟塔力克那家伙学到了,和他战斗了一万多场,对他使盾的出神入化功夫我深有了解,自然也能模仿一下。虽然只学了个形似,但用来应付应付高特这个级别的对手并不难。

    “可别得意过头了。”高特请喝一声,攻击忽然变得狂猛起来,圣骑士的复仇,带着饱和的元素攻击挥砍而下。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奉还给你。”手中的水晶剑忽然流淌炎光,和高特的双手剑化作同一色,宛如一只巨爪般迎上复仇。

    砰锵一声,剧烈的火焰风暴将我们两个隔离开来。

    “怎么回事,刚才是什么技能?”

    “德鲁伊的炎爪啊。”我无辜眨眼。

    “你不是没有变形吗?”

    “我说啊,你还真是彻底小看我的本体了,就算没有变形也能使用变形技能,一般到达领域境界的德鲁伊都能做到吧。”

    “话是这样说,可是你根本不像有修炼过本体的样子,真是怪了。”高特摇头晃脑,内心充满不解,带着这份疑惑,他以更快的突击速度冲刺过来,在路径上留下一连串的残影。

    这就是突击技能的迷惑效果,大师兄当初不知道用这一招骗了我多少次先手,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两把剑再次交织纠缠到一起,托属性共享的福,我的力量属性要比高特高,但是他占着双手剑的优势,在武器力气的碰撞上反倒小胜我一点点。

    不过,冒险者的交锋,始终还是要看技能用的溜不溜,很快,高特的速度再次加快几分,他的全身覆盖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狂热气息。

    嗯?圣骑士的狂热光环,已经开启了吗?这家伙终于准备动真格的了,我精神一振,也打算拿出点什么,可是仔细一想,元素系早就被我抛弃多年,召唤系又被禁止,还不准变身,这水放的有点离谱啊亲。

    幸亏,和野蛮人三大爷的一万多场战斗没有白打,本来本体状态下我只能使出焰拳这一式技能,但是在野蛮人三大爷的锤炼下,我的其他几个变形技能也修炼的出神入化,已经可以在本体状态下使用出来。

    唰的一声,狂热高特大猩猩手中的双手剑再次化作近十道光影,宛如数条饥饿毒蛇一样齐齐噬咬过来,快到了极点。

    又是白热这一招,但是在狂热光环的加持下,简直变了个大样,威胁度提升十倍不止,这头大猩猩,在营地的这些年可完全没有荒废一丝一毫啊。

    我轻微合上眼,寻找着白热的最中心一剑,手中的水晶剑宛如波浪一般挥出。

    震波!

    以剑的形势挥出的震波,准确无误的击在白热最中心一剑上,霎时间,明明只是一次碰撞,却传出连绵不绝的撞击声,白热挥舞出的刀光剑影立刻告破。毫无防备的高特,踉踉跄跄的退后了好几步,手中的长剑差点被震的飞出去。

    好机会,瞬间逼前,水晶剑化作火焰狼爪,蓄势待发。

    就在这时。背后忽然传来危险警报,我想都没想就放弃了眼前的高特,一个横挪闪开,千钧一发间,十多枚冰尖柱落到我刚才站着的地方,形成一道巨大的冰封障碍。

    “吴小弟,姐姐我可要厚着脸皮支援咯。”往身后一看,原来是卡丽娜,眼看丈夫落入下风。她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漂亮的援助,丽娜,多年没有配合,你我还是那么默契,果然不愧是夫妻,哈哈哈。”

    高特笑的那叫一个灿烂,久违的夫妻搭档,配合无间。这场战斗输赢感觉都无所谓了,当然。能赢还是最好的。

    可惜卡丽娜不领情,或者说对丈夫比较傲娇,她继续朝我挥手:“吴小弟,要不这样,等会你落入下风的时候我也攻击高特好了。”

    “丽娜啊啊啊!!!”高特发出来自灵魂的悲怆呐喊。

    真是的,你们两个别一说一唱好不好。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可不想看你们夫妻秀恩爱。

    我忽然有些明白那些时刻对我虎视眈眈的营地光棍男的心情了。

    “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丽娜大姐。”说着,一回头,展开了主动攻击。

    二重。普通攻击。

    锵一声巨响,双剑再次碰撞,高特怪叫着,倒飞出去,在相当于十倍普通攻击力的二重攻击面前,它那丁点小胜于我的力气毫无作用。

    感受到了丈夫的危机,卡丽娜毫不犹豫的祭出魔法,数十个火球不断从她掌心发射,将我和高特之间的地面炸的轰轰作响。

    真是个睿智的女人,到底是怎么看出我不畏惧她的魔法,而选择了这种更有效的干扰方法?

    爆炸尘埃中,高特冷峻的身影再次闪现,这一次他学乖了,不再和我硬碰硬,仗着快我一筹的突击技巧,间歇性的从狂热光环切换到精力光环,以换得更快的速度,和我打起了游击战,配合上卡丽娜不间断的魔法攻击,一时之间,到还真拿他没什么太大办法。

    “不错嘛,你这头大猩猩,看起来并没有把战斗放下。”

    “吴老弟你才是,明明成为冒险者才十多年吧,境界提升速度我就不再吐槽了,为什么连经验技巧,这些丝毫走不了捷径的东西,都完全不像是一个只历练了十多年的冒险者,反而像第三世界那些一两百岁的高深前辈?”

    在我的重击逼迫下,高特已经没办法像之前那样从容的说话,但还是极力反驳道。

    因为我在你们看不到的地方,足足被人虐了一万多场啊,我心里悲叹一声,如果没有那一万多场战斗,我现在同时面对高特夫妇,还被限制了那么多,或许真会有些手忙脚乱。

    可惜这只是如果,在三大爷的三角包围下我都勉强存活下来了,何况是二人夹击?太简单了,太简单了!

    手中的水晶剑狂舞,让高特只有抵挡的份,没有攻击的份,卡丽娜发出的魔法攻击,我躲的躲,懒得躲就挑开破开,干脆利落,简直就像是绝顶高手在欺负两个江湖小虾米,即便压制实力,在技巧方面依然是完全碾压。

    如果没有那一万多场战斗……我心里已经不知道掠过多少次这个念头了。

    二重击,以我现在本体的能力还不能频繁使用,得用在关键地方,因此,也给了高特可乘之机,忽然间,他手中的长剑一花,竟然多出了一面盾牌,带着野兽的咆哮,狠狠向我砸过来。

    切换武器?我一愣,或许真是和三大爷打的有点思维僵化了,竟然没考虑到这一点,因为三大爷从来不切换手中的武器。

    所以说有利也有弊啊,艾芙丽娜的劝告很正确,我真的不适合继续和三大爷战斗下去了。

    这一砸之下,我还真没能躲开,被撞的大脑晕乎乎,圣骑士的重击技能取得了奇效。

    紧接着,高特退后一步,忽然单手一举。

    天空轰隆发出一声轰隆。一道笔直的光线从天而降,砸在我的脑门上,宛如一把利刃刺下,闪电外加神圣伤害,让我浑身麻痹。

    呃,圣骑士的终阶技能天堂之拳。

    高特咬咬牙。又是将举起的手再次猛地一握,相隔不到一秒的第二道天堂之拳再次落下,接连打在我的身上。

    两记天堂之拳落下,在地面扩散出十多个圣光弹,这时候,高特高举的手落下,横着一挥,一枚圣光弹从他手中击出,宛如漩涡般。将其余的圣光弹卷入其中,汇聚成一个巨型的圣光弹,冲我呼啸而来。

    另外一边,卡丽娜心有灵犀,夫妻同心,在高特的天堂之拳落下之时,就已经蓄势待发,当巨大圣光弹挥出的一刹那。她酝酿已久的招式也在手心的控制下,自云端轰然砸落。

    陨石。蓄力陨石,比普通的陨石大了三分之一,撕裂空气,带动熊熊燃烧的烈焰,拖动着一条彗星尾巴,比天堂之拳更猛烈。更狂暴的从头顶上砸下来。

    两记天堂之拳,一个超大圣光弹,外加蓄力陨石,这等威力,还真能将某德鲁伊的本体打下半血。训练场中,损失半血就等于是输了。

    但是……

    霸体!

    低喝一声,天堂之拳带来的麻痹被震荡一光,身体瞬间灵活起来,在千钧一发间躲开了天空陨石和地面圣光弹的夹击。

    但是,就在这时,高特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前方,高举双手剑。

    “抱歉,吴老弟,这场战斗,我要拿下了!”说着,他的巨剑猛烈挥斩下来,在狂热光环的作用下,势大力猛,带着一股剑出无回的猛烈。

    牺牲,是圣骑士的牺牲,但是为什么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高特竟然拿出区区一阶技能牺牲,而不是更加强大的复仇呢?

    答案瞬间出现,因为我太熟悉这一招了,熟悉到了骨子里去。

    二重击。

    二重牺牲!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

    可惜,破绽百出啊。

    手中的剑轻轻往前一搁,击在最弱的点上,高特手中的双手剑就像玩具一样被击飞出去,在半空打着旋转,锵一声斜斜插落在数十米远的地上。

    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高特露出苦涩笑容。

    “我输了。”

    “嗯,你输了。”我点点头,把水晶剑插回菊花里,结束了这场战斗。

    “原本以为还能成功一次,凭着这次热血沸腾,超常发挥……”

    “重击技巧,可不是凭着一腔热血就能更容易使出来。”我摇摇头,一脸惋惜,真可惜呢,要是刚才高特能够成功使出二重牺牲,说不定还能再抵挡一点点时间。

    不过,他已经做的很好了,虽然失败了,或者说从来没有成功过,但是别忘了大师兄和二师兄,也是在领域境界才掌握二重技巧,这至少意味着高特有追赶他们两个的决心和勇气。

    “真是的,让你别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使了,你以为凭借着和吴小弟战斗的压力,就能施展出来吗?还差的远呢。”

    卡丽娜也解除战斗,边说边走过来,高特认输,她也没有战斗下去的理由了。

    “这家伙啊,天天在家里闲着没事做,要么就出去给我丢人现眼,要么就一直挥着那把长剑,一次又一次的使用牺牲,以后用这种笨拙的方式就可以领悟出二重技巧,真有那么容易,大街上随便拉只猴子都能学会了。”

    训斥着丈夫的卡丽娜,目光里却隐含着心疼,圣骑士的牺牲,是一种以自己的生命值为代价换取伤害的技能,牺牲生命意味着每次使用都会给使用者带来一定痛苦,我完全可以想象出来一副画面,高特在无人的空地上,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静悄悄地挥洒着汗水,高举长剑一次又一次的斩落,施展出牺牲技能,直到生命值干涸,喝下药瓶,继续修炼,直到无法再喝药水为止。

    不这样做,天赋远不及大师兄二师兄的他,是根本不可能在刚刚突破领域这个时间,就能挥出一道有形而无神的二重牺牲,虽然距离成功还差一大段距离,但是,他已经找对方向了。

    “老实说。高特,你做的很好,我对你刮目相看了。”我伸出手,拍了拍高特的肩膀,这句话绝非安慰之言,而是发自肺腑之语。我从来没有想过高特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

    “真……真的吗?”高特的双眼忽然湿润起来。

    “唯独这一次不骗你。”

    “能、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抱歉,我忽然想一个人呆呆。”狠狠抹了一把眼角,高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

    卡丽娜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用目光示意。

    让他一个人静一会吧。

    “其实,远离了高特之后,和我一同并行的卡丽娜忽然开口。”

    “其实还有一个理由,高特想要和你战斗的理由。我没有对你说。”

    “什么理由?”

    “西雅图克曾经打伤过我们的队友,这件事你没忘记过吧?”

    “嗯,是有这回事,你们该不会到现在还记恨吧。”

    “当然不会,只不过那时候,西雅图克的强大和蛮横,让我们感到愤怒之余,更多是屈辱。甚至是恐惧,为什么同是伪领域境界。哪怕他比我们更强,但是我和高特可是联手啊,我还有整个冒险小队,竟然输给了他一个。”

    我安静的看着卡丽娜,等待她继续说下去。

    “然后,我们就遇到了吴小弟你。”她回过头。看着我,笑了笑。

    “通过吴小弟你,又再次见到了西雅图克,紧接着,没等我们来得及向西雅图克报仇。你就和他以及卡洛斯大战了一场,对吧。”

    “呃……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仔细想了想,自己和大师兄二师兄的战斗练习,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我分不清是哪一次。

    “最后,吴小弟竟然打败了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联手,那个让我们屈辱恐惧的西雅图克,竟然和别人联手都不是吴小弟的对手。”说到这里,卡丽娜的话语用力一顿,终于要说重点了。

    “所以我觉得,从那时候开始,真正在我和高特心里留下不可战胜的阴影的,不是西雅图克,而是吴小弟你,这正是为什么高特想要挑战你,哪怕明知道二重牺牲不可能成功,哪怕明知道就算成功了,也必输无疑。”

    “太夸张了吧,其实要是高特能使出二重牺牲,说不定能赢。”

    “别谦虚了,吴小弟,太谦虚的话可就是自傲,旁观者清,我看的清清楚楚,哪怕高特能使出二重复仇,二重天堂之拳,也不会是你的对手。”

    “……”卡丽娜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然后呢,和我战斗了,就能摆脱那份阴影吗?”

    “不知道呢,我已经转型了,没什么所谓,重要的是高特,只是,如果不战斗的话,就永远不知道,不是吗?”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说,让那家伙静一静吧。”卡丽娜拍了拍我的肩膀,率先迈出步伐,向着战场空间外面等候的女孩们边打招呼边跑过去。

    这夫妻俩啊……我回头看了看做思考者状,宛如一尊雕像般静静呆坐着的高特大猩猩,又看了看和女孩们围在一起,谈笑风生,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卡丽娜,无奈摇起了头。

    人与人之间,还真难搞懂呢,哪怕是看起来傻大咧的高特,也藏着这样的复杂心情,所以才说我更喜欢和小幽灵在一起。

    甩下高特,从战场空间走出来,迎来的却不是女孩们,而是一群老法师,零头的法拉老头,更是两眼通红,形同饥渴了十年的饿狼,这群老头唰啦一声,二话不说就把我团团包围起来。

    “臭小子,快说,这个魔法阵到底是怎么回事?”法拉老匹夫仗着人多势众,法不责众,竟然当着自己的学生维拉丝面前,臭不要脸的摆出一副【这个牛头你要交给国家】的嘴脸。

    “我是魔法白痴呐,法拉大人,你问我,我问谁去?”论脸皮,我丝毫不输给法拉老头,当着女孩们的面,也开始睁眼说瞎话起来…………(未完待续……)

    ps:第三更,六千字送上,还欠三更,能求点月票么?给点动力小七,小七会加倍努力加(还)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