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六十五章 那块石头其实……
    ***************************************************************************************************

    回到罗格营地,呼吸着新鲜而熟悉的草原空气,我立刻生龙活虎,忘了刚才没办法cosplay小不点往的雄风的失落。

    据说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我比金鱼还厉害,是不是很厉害呢?嗯哈哈哈哈哈。

    “大人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见某人刚刚跳出传送阵,就两手叉腰仰天大笑起来,怎么看怎么傻,女孩们都是一脸无奈。

    “大概是因为,大哥哥可以去看望莱娜了?”莎拉脱口说道,某德鲁伊的妹控属性已经是世人皆知,本人也根本没打算隐瞒。

    “说的没错,就是这个,我要去见莱娜了。”我猛回过头,朝莎拉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的萝莉小妻子,真是了解丈夫我啊,值得嘉奖。

    “那么,希尔曼雅,爱娃儿,大家就劳烦你们护送回家了,我先去见莱娜咯。”朝两大护卫敬了敬礼,我已经迈出了轻飘飘的脚步,冲着罗格中央区域方向飞奔而去。

    “拿吴大哥没办法,正好,我们回家收拾收拾吧,三个月没有打理了,想必积累了不少灰尘。”

    莱娜一个人在营地的时候,通常是不住在家里的,那么大的家一个人住反而更加寂寞,眼睛不方便的她也没办法打理整个家,别忘了她当初刚刚来营地的时候,在阿卡拉的小黑店附近。可是有一处帐篷住所的,这个住所一直没有拆下,就是为了在类似这种情况下可以用一用。

    至于维拉丝养的,规模已经变得不小的羊群,则是雇了熟人打理,不用担心会饿死。说起来,最初养的那几头羊,小凡小丝小莎什么的,现在也是祖爷爷辈的老羊了,可谓儿孙成群,五代同堂,不过也是寿命将至,每每看到它们苍老的身影,维拉丝都要伤感一番。

    “嗯。要让大人回到以后,看到一个干净整洁的家。”一提起家事,维拉丝的斗志就燃烧起来了,握紧拳头,干劲十足。

    另外一边,某德鲁伊轻飘飘的来到中央区域,沿着不起眼但是闭着眼也能认得的小路径直行走,远远的就看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屋的尖顶。在山坡上招摇。

    虽然小黑店这个称呼一直没改,不过阿卡拉已经不卖药水很多年。以前是生活拮据,再加上冒险者没有现在那么多,阿卡拉想要亲眼看一看每个新生冒险者的潜力如何,在心里做出一番评估,寻找可以支撑联盟的栋梁之才,才亲自开了小黑店。

    如今每年转职的冒险者数量。啧啧啧,是以前的两倍有多,她可照顾不过来了,再说了,救世主不是已经找到了么。嗯哼,看哪里呢,就是这,这里,请把镜头正对准我的脸,什么?收视率大跌?混蛋,路人脸有什么不好!如今这个社会,就连救世主也得看脸吗?

    自我吐槽了一番,我将目光转移到阿卡拉附近的几处帐篷,很久很久以前,阿卡拉附近是没有帐篷的,一是阿卡拉喜欢清净,二是毕竟联盟大长老,处于机密啊,安全啊什么的考虑,不适合在人多的地方。

    现在,多了两处,一处自然是莱娜的帐篷,就离着阿卡拉的小黑店百米远,另外一处则是更紧挨着小黑店,大概只有十几米远,看起来还很新,帐篷顶端上挂着几面不止为何意义的旗帜(打杂长老失职),煞有其事的样子仿佛是八国联军总部。

    咳咳,到是说对了一半,的确是总部,联盟的总部,现在联盟的负责人多了,总不能再挤在阿卡拉的小黑店里碰头,bigger不够,显得特没范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开丐帮大会呢。

    会不是经常开,毕竟联盟现在风平浪静,自我从地狱世界里跑出来后,好几年没出过大事了,平时,莱娜和琳娅就在这里办公,所以,说这里是她们两个的办公室也差不多,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就近请教阿卡拉,凯恩也会时时过来指导,丽娜大姐没事的时候也会过来闲聊几句,跟未来的(黑)联(社)盟(会)接(大)班(姐)人(头)莱娜和琳娅找点事情做做。

    你看看,和老酒鬼一比较,丽娜大姐简直就是天使降临勇者转生在世英雄救苦救难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有木有?

    我先去了总部看一眼,莱娜没在里面,只有整齐书桌上叠的整整齐齐的已经处理好的文件报告,看来联盟最近的确挺平静的,阿卡拉也有一段时间没让我去冒险作死了,虽然平时对她念碎碎,但是习惯了的东西一旦消失,还真是怪让人怀念的。

    好久不做死,生活没意思。

    念叨叨着,我无视阿卡拉,直接经过她的小黑店,来到莱娜的临时住所,看到和莱娜寸步不离的克劳迪娅在门口守候,心里立刻就蛋定了,错不了,莱娜在这里。

    “哟,克劳迪娅。”我远远的打了招呼。

    “长老大人,欢迎您回来。”习惯性手持长弓警戒的克劳迪娅,连忙将弓收起,挂在背后,肃然行礼道。

    虽然很久以前就提醒过她别那么客气生分,和希尔曼雅一样,老是叫我什么长老大人,亲王殿下,同住一个屋檐下,算是一家人,就不能用点更加熟悉的称呼吗?

    后来仔细一想,她们两个年纪都比我大,叫什么好呢,吴小弟?小弟?小吴?小凡?小狼?熊二?凡凡?似乎都不合适,还是算了吧,她们叫惯了口,勉强她们该反而别扭,称呼只不过是个代号而已,细节不必在意。

    “嗯啊。刚和大家一起回来,还没到家,打算先来看看莱娜,她在里面吗?”

    “莱娜正在看书。”克劳迪娅点点头,退让一步,让出门口。

    “没有在休息吗?那我就进去打扰打扰了。辛苦你了,克劳迪娅。”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目送某长老进入帐篷后,克劳迪娅默默的离开,有他在,她这个护卫是多余的了,不,应该说是碍事比较恰当。

    等我和莱娜一起从帐篷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推着莱娜专用的轮椅,我大脑还有点晕乎乎的发涨,每次每次和莱娜在一起呆久了,就会有这种感觉,简直就像被催眠了一样。

    不好,难道说莱娜在学催眠术,一直把我当成练习目标?虽说不是不可以,为了妹妹我可是什么都愿意做。但还是希望莱娜能够先打个招呼,我也不想在莱娜面前出丑对不。

    莱娜到是挺高兴。鼻子轻哼着宛如她自身清新白雪的气质一般的风情小调,整个后背靠在轮椅上,时不时侧着脸,用滑嫩的脸蛋在我推着轮椅的手背上蹭一蹭,神态亲昵之极,偶尔想起什么而闪现出一抹绝美红晕。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我家的妹妹啊,真是太可爱了,萌死我这个死妹控了。

    “哥哥。”

    “嗯,怎么了,莱娜?”

    “没什么。就是想叫一声哥哥而已。”莱娜抿嘴笑道。

    “你啊……”

    “哥哥。”

    “怎么了?”

    “哥哥能再多叫几声我的名字吗?”

    “当然可以,不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

    “秘密。”

    “好吧,真拿你没办法,莱娜,莱娜,莱娜,莱娜,莱娜……怎么样,满足了没有?”

    “好像满足了,好想又还差一点点。”

    “差一点什么?”

    “让我想想看,嗯,比如说……加点修饰什么的?”

    “修饰?”我沉思片刻,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太难,而是太简单,简单到我在考虑里面是不是包含着什么暗示和深意。

    结果没想出来,只好先说说看了。

    “比如说,莱娜很可爱,怎么样?”

    “这个……好害羞。”

    “……”这样就已经害羞了吗?真亏你能提出那样的要求啊,我可不管,要继续说下去了。

    “莱娜很漂亮,莱娜很聪明,莱娜很温柔,莱娜很善良,莱娜很纯洁……”我比划着手指头,用笨拙的语言一一数道,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真开了口,我还是有点语无伦次,没办法,谁让语文是外语老师教的呢?

    “哥哥我,最喜欢莱娜了。”数到最后,我瞎蒙了,只好用妹控之魂做个总结,话说这能算是夸奖吗?

    没想到,起先还微笑听着的莱娜,脸蛋忽然通红起来。

    “哥哥,这是犯规哦,犯规。”

    “怎么,又不是第一次听,我以前也常说吧,你想听的话就算说一百遍也无所谓。”我不以为然道。

    “笨蛋哥哥,这种话也分场合气氛。”

    “是吗?”我挠了挠头,气氛什么的我是不大懂,要说破坏气氛我到是一流好手。

    “嗯,今天就够了,但是哥哥可要记得说过的话哦,只要我想听,那……那个,说一百遍也没问题对吧。”

    “嗯啊,当然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拍着胸膛保证。

    “诶嘻嘻,说定了。”莱娜像个小女孩一般,时不时窃喜的,有点傻傻的笑上一笑,哪还有作为大长老接班人的那份从容恬静。

    唉,仔细回想起来,现在的我们,不就就像被恋爱烧晕了头,燃尽了智商的笨蛋情侣?莱娜,你要振作一点啊啊啊!!!

    等克劳迪娅从远处走过来,和我们汇合,莱娜才停止毫无掩饰的窃喜傻笑,恢复了大长老接班人的冷静淡定,和我聊起了这三个月在哈洛加斯的经历,我也和克劳迪娅聊一聊莱娜最近的身体状况什么的。

    咦,好像忘记顺路去阿卡拉的小黑店打个招呼了,她该不去怪责我吧?算了算了,她也应该知道我妹控心切,见着莱娜就忘乎所以了。一定会大人有大量,嗯。

    边走边聊,半小时后,我们回到了家,崭亮一新的感觉差点亮瞎我的狗眼,屋边用栅栏围起的四横八纵的菜园。刚浇过水,叶子翠绿欲滴,另外一边的草地空地上,根根竹篙撑起,上面晾着洁白的棉被衣单,在随草原的清风飘舞,更远一点的地方,从羊圈那传来一阵阵吃饱喝足的悠然咩咩声。

    “这可真是效率啊。”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道。自己究竟在莱娜的帐篷里呆了多久,总觉得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而已,嗯?

    换上了一身熟悉的女仆服的维拉丝,提着两大捆牧草卷向羊圈那边走过去,抬头看见我们,露出欣喜温柔的笑容。

    “大人,莱娜,你们回来了。正好,家里已经清洁完毕。快点进去吧。”

    “哦,辛苦你了,维拉丝,还有说过多少次了,要善用魔法。”

    看到维拉丝手中提着的两捆比她还要大一倍的草卷,虽然知道这点重量对维拉丝不算什么。但我还是很心疼,从她手中接过牧草卷后提醒一声。

    法师的心灵传动,别放着不用啊喂!

    “感觉这样做比较有实感呢,大人认为呢?”小狗狗维拉丝轻点下巴,用希望得到认同的闪亮闪亮眼神看着我。

    “随你喜欢吧。克劳迪娅,劳烦你先和莱娜一起回屋子里,我去去就回。”

    我无奈摇头,给了维拉丝一记额头对对碰,便提着草卷走向羊圈,留下维拉丝一个,脸红红的飞快瞟了莱娜和克劳迪娅一眼,想了想,便像跟随主人的小狗一样,追逐着丈夫的步伐小跑过去。

    “哥哥和维拉丝姐姐可是越来越恩爱了。”莱娜轻轻笑道,就算眼睛看不见,她也能感觉到空气中流淌着的甜得过分的气息。

    “是啊,虽说营地里很多人都不高兴长老大人娶走了他们的梦中情人,而且一娶就是好几个,但是,对于长老大人和维拉丝大人之间的感情,大家还是很佩服的,甚至悄悄的将其当做夫妻模范。”

    “我也听说过,偶尔在路上能听到【你看看凡长老是怎么对待维拉丝大人的,你一个大男人知不知羞】这样,然后对方就会说【那你得有维拉丝大人对凡长老那么温柔细心,我再考虑考虑】。”

    克劳迪娅悄悄观察着莱娜的脸色,喉咙几次涌动,最后终于开口:“莱娜……不觉得羡慕吗?”

    莱娜抬头,静静的看着克劳迪娅,让克劳迪娅有一种无所遁形的窘迫感,眼前的狼人少女,真是越来越有阿卡拉大长老那份不可捉摸的莫测威严感了。

    这样数秒过后,她重新低下头,用着自言自语一般的低声,恬静微笑道。

    “怎么可能……不羡慕呢?”

    “我们先进屋子里吧,克劳迪娅姐姐。”在克劳迪娅愣神中,莱娜再次开口,忠心耿耿的护卫连忙点头,取代了某德鲁伊的位置,推动着轮椅上的少女进了帐篷。

    到了晚上睡觉,我进入梦之境界,迫不及待的呼唤咸鱼剑。

    “艾芙丽娜,艾芙丽娜,咸鱼剑,锤子剑,搞笑艺人剑,你在哪,听到快应答一声啊喂。”

    “看来你这家伙已经彻底忘记了我的本命呢。”好一会儿,天空上面终于传来了艾芙丽娜咬牙切齿的声音。

    “哟。”

    “哟你妹啊!我的本名,别说你已经忘记了。”

    “从来不记无关紧要的事情是我的绝活之一,诶嘿。”我卖了一个萌。

    “别把记忆力差说的很自豪,你就是个吴傻蛋!”艾芙丽娜抓狂的咆哮道。

    “别这样,我来可不是和你吵架的。”

    “啊啊啊,说的好像只有我幼稚一样,好吧,等你什么时候记起了我的本名我再和你说话。”

    “别这样,艾弗李娜。”

    “别以为在微妙的地方弄错我就察觉不了!”

    “爱抚利亚。”

    “根本不是名字了好不好!”

    “唉福利呀。”

    “你真是好大狗胆!”

    “爱抚*艾尔文森林公主*福利*波多野井空*亚历山大十世*比利王。”

    “我对那个艾尔文森林公主特别在意呢能说清楚点么混蛋我保证不打死你!”眼看这把咸鱼剑已经快要黑化,我连忙打住,见好就收。

    “好吧,艾弗利亚,我们谈点正事。”

    “一直不正经的人不是你吗?”

    “瞧你,我不是想和你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吗?”

    “你这张傻里傻气的脸就已经够活跃气氛了所以不需要其他了!”

    “保质期快到的咸鱼剑。”我扭过头,背着天空呸了一下。

    “我要走了。”“对不起,我错了。”

    “你就不能在道歉之前先管一管嘴巴吗?”

    “能管住我就不叫德鲁伊吴凡了,哼。”

    “你到底在神气什么?!”

    “好了好了,我们不是来吵架的对吧,还是快点切入主题,喏,那块石头你看到了吧。”

    我罢了罢手,强行将话题扯回正轨,真是的,怎么能怪我呢,明明是这把咸鱼剑太容易让人歪题了才对吧。

    “没看见。”对方赌气道。

    “少骗人了你这偷窥狂,说好了我把石头弄到手你告诉我答案,说话不算数可不好。”

    “好吧。”犹豫了一下,艾芙丽娜艰难的答应下来。

    “看在你这三个月的确是挺拼命的份上,到不是不能告诉你。”

    “哦哦,伟大的艾芙丽娜大人,您的心胸让人敬佩。”

    “迟早有一天我要打个雷将你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叫法都劈掉!”艾芙丽娜咬牙切齿的怒吼一声。

    “听到了,那块石头其实……”

    “其实?”艰难的吞咽一声,好兴奋,我好兴奋……(未完待续……)

    ps:月末快到,按照现在的节奏,白天的工作不增加任务的话,小七月末时间会比较宽裕一些,看能不能把之前欠的五章还清吧,最近月票啊订阅啊,成绩都很差,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让小七有动力多码点字。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