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最甜的糖
    ***************************************************************************************************

    朦胧的睁开双眼,犹如一万根针刺着大脑的剧烈痛楚立刻袭遍全身,让身体立刻蜷成了大虾一般,在床上滚来滚去,死去活来。

    完全狂暴的后遗症,好痛苦啊啊啊!!!

    一直都将完全狂暴当成是可重复利用的杀手锏,我的身体却渐渐忘记了后遗症带来的苦恼,偶尔的时候,甚至有些期待能够用一用完全狂暴,看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现在,我终于又一次被教做人了,哪怕完全狂暴不会让自己成为废人,但是痛苦的感觉却一分都不会减少。

    虽然知道不大可能,但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再使用完全狂暴了,再多用几次寿命绝对会打个对折的。

    经由这一次过于随便开大的教训,我终于找回了世人对完全狂暴的深深敬畏感,仿佛有感于我学乖了,脑子的剧烈刺疼感渐渐舒缓了不少,我开始有心情打量周围的景色。

    这可不是惯例的白色陌生天花板了,周围昏暗一片,墙壁是巨石加黏性极强的粘土所垒砌,看起来十分结实牢固,粗犷狂野,唯一的确定就是寒风似乎会微妙的钻进来,不怎么暖和。

    不过,这一切又被屋内许多兽皮制成,包括自己躺着的床,盖着的被子,都是由不知名而又十分暖和的兽皮缝制。而变得格外暖和,这些从动物身上剥下来的天然皮革,很好的阻挡住了寒意侵袭,并且让看似简陋的石屋,生出了几丝低调的奢华感。

    不过摆设到的确是挺简陋的,空荡荡的屋子。面积极大,足有普通屋子两倍的高度,会让人产生处于巨人国的感觉,那么大的屋子却只有最基本的家具,桌子椅子茶壶茶杯这些,少的可怜,到是一边的石头墙壁上,燃着一堆长方形架筑的篝火,篝火上面吊着十几个熬药用的瓦锅。让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苦中带甘的草药味。

    此外,还有十张以上的大床,有序摆放,看起来竟像是一个多人居住的病房。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有些蒙了,意识还停留在晕倒在亚瑞特之巅的那一刻,三位大爷总该行行好,把我送回去吧,不会把晕倒过去的我扔在亚瑞特之巅。那么无情无义吧?

    事实上他们好像的确将我送回来了,只是搞不懂这里到底是哪。女孩们又在哪里?

    我下意识的看向窗口,窗口也是做的……嗯,极为豪迈,两块活动木板并在一起,就是一个有那么一点点漏风的窗了,稍微挪动木板打开一道口子。入目的纯白雪色,让我不禁微微眯上了眼。

    看来是白天,而且还是个大晴天,自己还是哈洛加斯,从这一眼中。我迅速得到信息。

    而且,这窗离地面略有点高度啊,我看看,应该有二十多米的样子,换算成普通楼层高度,那就是七八层楼那么高了。

    这种高度的建筑,不说在苦寒之地哈洛加斯,哪怕在整个联盟,放眼最富有的西部王国,也难以找到,哦,在赫拉迪克到是常见,法师塔什么的,一般都比较高。

    想了想,我立刻就知道自己在哪了。

    应该是在哈洛加斯的马拉奶奶家里,马拉作为整个联盟最著名的药师,常年留在这苦寒之地帮助活蹦乱跳的野蛮人治疗,用她的精湛草药知识救活了不知多少野蛮人,被野蛮人一族视为大恩人。

    为了显示对马拉的尊重,也是出于让马拉的屋子能够容纳更多伤员的考虑,于是勤劳能干的野蛮人们,毫不犹豫的给马拉建造五层石楼,在整个哈洛加斯,是数一数二的高度,野蛮人个头大,一层楼起码要建四五米高才不会显得压抑,所以这栋石楼是极高极高的,而我,现在似乎正处于顶层,也就是传说中的威而屁病房?

    就在这时,苍老慈和的女性声音从背后传来,回头一看,可不是伛偻慢步的马拉奶奶,推门进来。

    “亲爱的吴,看起来你的精神好像很不错。”

    “那一定是多亏了马拉奶奶您的草药。”我立刻给前任大长老献上一记马屁。

    “恭维我可没有任何好处,你自己省心一点,才会让我,让大家更加省心安心。”马拉摇摇头,叹气道。

    “孩子,你用了完全狂暴对吧,虽说阿卡拉已经和我说过,你的身体强壮,恢复能力极强,完全狂暴只会损伤你的身体而不会危害你的性命,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能不用则不用,尤其是用在这种地方。”

    “让您担心真是很抱歉,我知道了,我以后绝对会再三考虑。”马拉慈祥而又带着严厉的语气,让我完全无法找借口理由,只能一个劲的低头认错。

    看起来她都知道我去干什么了,也对,毕竟是联盟的前任大长老,就算退了休,该知道的东西也会知道。

    “别和我道歉,我这把老骨头啊,最多也就能帮你熬点药,到是你带来的那些小女孩儿们,这几天可担心死她们了,你还是多留点口舌,好好安慰她们吧。”

    见我语气诚恳,马拉的声音缓和了许多,面带笑容的将拐杖轻点了点。

    “能下床走动吗?”

    “我想应该能。”我试着将双腿从床上挪下,穿好鞋子,勉勉强强的扶着床沿站立起来。

    “嗯,竟然能下床了,出乎我的意料,恢复能力果然不错,野蛮人也远没有你这样的强大身躯。”

    马拉有些惊讶的上下打量我一眼,看样子如果我不是顶着救世主的头衔,她估计是想要从我身上切下几块肉什么的好好研究一番了。

    “我没别的特长,就这副摔不坏打不烂的结实身体。值得炫耀一番。”

    我哈哈的开玩笑道,其实现在站的很勉强,全身都在刺疼,两腿止不住的发软打颤,若不是马拉看着,想让她不要那么担心。我恨不得立刻滚回床上痛苦呻吟几番。

    “好了,我知道了,躺下。”马拉做了多少年的药师,岂会看不出我现在的勉强,她不由分说的抬起拐杖,在我的膝盖窝上点了点,只用了蚂蚁那么丁点的力,却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让我终于再也无力支撑。重新倒在了床上。

    “我和琳娅在下面帮你熬了一点药,你稍微等一下。”说着,马拉拄着拐杖,转身离开,不一会儿,琳娅小妮子急急忙忙的冲进来。

    “吴大哥!”

    “唉唉唉,小心点,你手上还端着药锅?”

    我有些胆颤。这万一要是把药锅打洒了,按照导演那尿性。妥妥的要淋到我身上,这可是嘴壶子在噗通噗通冒热气的家伙啊,要把我的小伙伴烫熟,做成茶叶蛋之类的么?

    “真是失礼,我可是不像吴大哥那么冒冒失失。”听到我活蹦乱跳的语气,琳娅脸上的喜色多了几分。脚步放慢下来,将药锅摆到了旁边的木桌上。

    “这样才对,琳娅宝贝乖,让我抱一抱。”我眉开眼笑的躺在床上朝琳娅做了一个抱抱的手势。

    “我人站在这里,吴大哥想要抱的话。就自己来吧。”小妮子眼眉带着妩媚笑意,似在故意诱惑我一般的挺着胸膛说道。

    唉,想试探我的身体情况就直说呗,这些女孩呀,一个比一个精明。

    站是没办法再站起来了,不过也不能让琳娅担心,我眼珠子一转,有了办法。

    “我们可是夫妻啊,夫妻之间应该互相体贴才对,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你过来,弯下腰,我坐起来,把你抱住,这样就公平了。”

    “夫妻不是更不应该斤斤计较吗?吴大哥真是的。”琳娅微微噘嘴,但还是依言上前几步,来到床边,然后俯下上半身,这个动作让本就已经显眼的胸器,显得更加突出,伴随着她弯下腰的动作微微弹动,简直就要撑爆胸襟,呼之欲出了。

    看到这对迷人的玉峰山峦,我立刻精神百倍,感觉就算站起来也没什么问题了,立刻麻溜的从床上坐起来,展开双臂,将眼前的小妮子一把搂在怀里……虽然很想这样,但是琳娅却在关键时刻站直起来,让我扑了个空。

    “嗯,看到吴大哥还那么精神我就安心了。”带着狡黠的笑意,琳娅无视我的怒瞪,转过身去开始将瓦锅的药汁倒入碗里。

    眼看威胁无用,我垂头丧气,只好问起了正经话。

    “对了,琳娅宝贝,我睡了多久了?”

    “这次到是不久,只有区区两天多的时间而已。”琳娅回过头眯眼看着我,这次,区区,而已几个字眼,咬的很重,似乎在提醒我,吴大哥你以前老是这个样子。

    我讪讪一笑,故做没有察觉到琳娅语气中的埋怨。

    “维拉丝她们呢?”

    “得知吴大哥的消息,我们赶了回来,这两天都住在马拉奶奶的家里,方便照顾吴大哥,但是也不能白住,所以我和马拉奶奶学习草药知识,维拉丝她们则是复杂给大家做饭,包括那些伤员,现在她们外出买晚饭的材料去了。”

    “原来如此。”我嗯嗯点头,看来我家的小狗狗,走到哪都摆脱不了做厨娘的命啊,不过这也是她的最大爱好,所以我只要在一旁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好了,顺便欺负一下。

    外出采购中的维拉丝,忽然打了个冷战,提了提衣领,看一眼天色:“好像变冷了一些,是错觉吗?”

    目光看向旁边的爱娃儿,她摇了摇头,莎拉也表示没有感觉,让这只温顺呆萌小狗狗脑门上冒出了满满的问号。

    “维拉丝和莎拉,在爱娃儿的保护下外出购买食材去了,西露丝和艾柯露对药师这门手艺也挺感兴趣,正在草药屋里学习辨认草药,没能立刻得到吴大哥醒过来的消息,还有小茉莉似乎也想学一学。她的天赋很好,马拉奶奶想收她做学生,不过小茉莉的兴趣似乎不是很大,这一点让马拉奶奶很困扰。”

    坐在床前,琳娅细数着,三言两语间就将我最关心的女孩们的动向道出。

    “小茉莉啊……我看还是别想了。”

    听到还发生了这样的趣事。我苦笑一声,摇摇头,那h小公主,想要学习一些草药知识,大概只是想到用在奇怪的地方,比如说禽兽公爵系列,下一本的书名说不定就是【禽兽公爵系列外传之床震药王公爵的迷之浊白药液沙锅——只要吃上一口就会身心沦陷的爆衣迷情史】。

    话说我是不是越来越了解三无公主了,了解到有点不妙的程度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么?

    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这时候。琳娅将吹凉了的药汤端到面前,托天气的福,真是凉的飞快。

    “吴大哥,乘热喝下去。”

    “这是马拉奶奶熬的,还是你熬的?”我接过药碗,好奇问了一句。

    “你猜?”琳娅神秘一笑。

    “……”有种不安的感觉,谁熬的都没问题,千万别是那三无公主熬的就行了。

    抱着那么一丝丝悲壮。我将药汤一口气喝了下去。

    “嗯呜,好苦。”皱着脸。我干呕了几下,其实也没那么苦,就是想在娇妻面前撒撒娇而已。

    “苦口良药。”琳娅接过喝干的药碗,放到一旁,看看我。

    “真有那么苦?”

    “嗯啊,超级苦。苦到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这种说法有些奇怪呢,真是拿吴大哥没办法,我身上可没糖块哦。”琳娅小妮子苦恼的做思考状,没等我反应过来,她的身影飞快凑前。啾一下,吻在了我的嘴唇上面。

    “嗯呜?”我瞪大眼,微微张嘴,惊讶的呆住了,任由这小妮子探出香舌,在我的嘴唇上吃溜溜的舔了一下,又羞涩的钻到里面,轻柔缠绵,片刻之后,小妮子满脸通红的离开,眼神游离的躲开我的目光。

    “这样……总该不苦了吧。”

    “嗯,不苦,不苦了。”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这可是天底下最甜的糖块了,谁不服我打死它。

    ******************************************************************************************************************************************************************************************************************************************************************************************************************************************************************************************************************************************************************************************************************************************************************************************************************************************************************************************************************************************************************************************************************************************************************************************************************************************************************************************************************************(未完待续……)